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五十三回 计上计,五鬼救主

义妖传 鳳燕 5553 2014-11-06 22:57:21

  书接上回:五虎将陪琼缘离开聚义厅,想去琼缘的住处。可万不成想琼缘脸色发黄,皱眉挤眼,双手捂着胃口:“哎呦!好难受呀!疼死我啦!”五虎将急上前,“东”把她背在身上,又问:“小姐,您到底咋啦?”“我……疼死了……啊……”“这……”五虎将一看不是假的,这可要坏。“东”把琼缘背好,又边急速加步,边对“南”和“北”说:“两位贤弟,你们快回大厅请孙处忠叔叔和孙平平,让她父女把医用之物全到齐。再叫夫人与大寨主快些到小姐的住处。”“西”和“中”忙问:“大哥那我们弟兄有做什么?”“到小姐的书房把炉火拿出,再多备些木炭。另外把那院中的枯井打开。”“西”问:“大哥准备炉火弟弟明白,只是那枯井早就是封住的,打开它有何用呀?”“东”说:“看来时间快到了,小姐这又是一劫呀!但愿得她能逢凶化吉,从中得到-----银梧桐。也就如虎添翼了。快去准备吧!”四将应声而动,各做各事情。

再说大厅内,夫人看着五虎将和琼缘离去的身影,渐渐消失。才回到原座,穆百合对夫人此举十分不悦,却喜怒不形于色。杨逍心里七上八下打起了鼓:不知这琼缘究竟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有心去看个究竟,又难以丢下面子;不去吧,心里又草长莺飞二月天。忽的一下,想到了“千里传音术”正想用此法传出,问五虎将真相如何。却见一喽啰兵慌了神似的跑了进来,结结巴巴地喊道:“报……报大寨主、夫人,可了不得,小姐真……真的病了。”夫人和仁义及在场的英雄们,都大吃一惊。夫人颤抖着问:“快……快与我讲清。”“是!小的正在厅外巡逻放哨,“南”和“北”两位将军急匆匆来找:-----孙神医、和平平小姐,让他父女快些为小姐看病去。说琼缘小姐胃痛难忍。又令小的速来请大寨主与夫人,要您二老急行呀!”闻他细讲真好比晴天一霹雳。吓得大家面面慌色。杨逍急一步与夫人先行,丽婷也要追随被杨逍拦住:“丽婷,你不要去了,这事儿还没解。在此陪穆姑娘与众家兄弟小谈片刻。我们去去便回。”大寨主听了心里更是喜欢这眼中的“爱婿”,对杨逍的安排众人都认为妥当。

穆百合看着杨逍心急如焚的样子,自己心里又凉了半截。看来很难“点石成金”(指百合姑娘对杨逍的爱恋情,想感化杨逍,却难以达到目的。)本打算用心计收得杨逍的怜爱,却不成想自己的美色动摇不了他的恒心。细想也不能怪杨逍却实那个“刁蛮”的琼缘太出众了。这仙女的脸,芙蓉面;小魔女的身材再配上缕缕青丝瀑布般。试问又有几人不动心。自己虽长得貌美西施,容胜貂蝉;却不能算是小魔女身材,虽白嫩却不带有豆蔻年华的活泼,随温柔却不藏着大好青春的任放。虽心计重重,却不见得到“护花使者”的垂爱。

至此之人世上大有人在,不表仁义、丽婷、大小头目,及这位机关算尽的穆百合。单提这后山的琼缘。“山一程,水一程;身在坎坷境界中。醒一惊,睡一惊;难忘今宵思绪留残景。问君更添几多情?肝肠寸断乱弹重。柔情化来一今梦,豪情不易万点情;为人怎能不心痛,身在绝望中。”她把这首深有所感的《绝句》断断续续地吟诵出口。让身边的“东”忧心忡忡,好个担心。恰在此时“南”、“北”哥俩把孙处忠父女请到。进院“南”就小唐桑喊叫道:“大哥,我弟兄把“孙神医”父女请到了。”随音而入四人进得屋内,这屋里布置得脱俗清雅。幽静却不缺少火热,一丝冷若冰霜也不夹杂。名人字画、古玩珍宝看不到,却增添了一位:齐天大圣、美猴王-----孙悟空大闹天宫的热闹画面。栩栩如生的描绘,生动逼真的鲜明艳笔。洒脱得刻出了一个个活灵活现的面孔。对面摆放着一张八仙桌,茶壶、茶碗儿样样俱全。桌子底下放着个“连环机关盒儿”。此盒儿可不比旁盒儿无大碍,它的奥妙至连后宅及“西”、“中”所去的书房。乃是暗门总扣把。一旦它被碰动那所有机关埋伏全会泛,可话又说回来了,若有其它一处被人所触动,它也会像张衡发明的:地动仪一样,哪一方有坏损,便会哪一方报警钟。到时串铃连接的方向就会不停的响起。

孙处忠父女和二小将,进到屋里见“东”正守在琼缘的床前,粉色帐子轻打起,床上躺着正在吟梦诗的断肠人-----琼缘。“东”上前忙向孙处忠施礼:“老伯,您老辛苦了。本不应打扰您,但此事实属万难千阻。”说完让孙处忠为琼缘把脉。老头儿一边把脉,一边皱着眉头,轻声问东:“东将军,老朽敢问你,琼缘可曾动怒发火儿?”“东”言:“不瞒老伯,小姐她的确是因火气太盛、无理取闹才……”他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都讲述一遍。老头儿一听琼缘这不是生病,而是心病:“狼顾狐疑”又想到了受屈含冤的杨逍,这才叫“徒劳无功”。“唉!她的病老朽愧不能医呀!”老头儿话音刚落,打院里传来了瓮声瓮气的责骂声:“什么!你个老狐狸见死不救,当大夫不能救病人,你还行什么医啊!我看你是欠揍。”话到人就到,大家一看来者非别,正是爱惹事儿的小霸王:-----“西”,他身后跟着小白脸儿:

-----“中”。这哥俩在前文是被“东”派到琼缘的书房内,把那口枯井打开。并寻炉火、木炭及取暖之物。这会儿才刚刚把事儿做好便忙忙赶回。刚入院便听屋中孙处忠说到“老朽无能医呀!”此话把“西”和“中”都吓坏了。三魂七魄差点儿变成无魂无魄。因此“西”火又上来了,把炉子一扔,木炭之类的东西也丢一边。气急败坏地骂完又要动手打老大夫。屋里的“东”和平平急上前拉着解劝:“误会,误会了!”“咋误会了?”“东”气得喊道:“你这浑人,休动粗野。”“南”、“北”也论说:“二哥,你太莽撞了,事是这样的……”“是这么……这么一回事。”他们就把经过说了一遍。这下“西”才感到自己又犯了傻,笑着又给孙处忠赔了不是:“老爷子,你大人有大量;大肚装大粪。别跟我这粗鲁之人计较,我就好比一个屁,一放就完了。哈哈……您说是不是?”老头儿听了西的一番话,没法琢磨:这叫什么话呀!大肚装大粪,真是无知啊!因此也便点头,这事算过去了。众人更是没工夫笑话“西”的前言不搭后语,只盼着琼缘能平安无事。

也巧了,真是不巧不成书哇!院里又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紧跟着就到了屋中:“琼缘!”“缘儿!”大家看来人正是杨逍和夫人:-----薄飞娘。她(他)们娘儿俩的到来,让屋里众人都高兴了。“西”又喊道:“得了,这回小姐保准没事儿了。药引子来啦!”“南”一拱他说:“行了,二哥你一会儿肚里装大粪,一会儿又是药引子,哪挨哪呢?真是驴唇不对马嘴。我看一会儿要是大寨主再来呀!你就要喊药方子来了,是不是?”“你老是和我瞎添乱,懂什么!那要引子是指咱杨大哥,没凭没据我才不会乱讲呢!这也是有根据的,动动你的小脑袋想想吧!小姐是因杨大哥对那姓穆的姑娘关爱,才生的心病。所谓心病还得心病医,因此我老人家聪明才喊药引子来了。意思是小姐有救了。你个糊涂虫不知还装起老懂来,快别说话了,等你小子小雷公嘴长好看了再:小肚子上弦儿-----谈谈心吧!”“嘿!嘿!”“南”被他教训得直摇脑袋,用手指着:“二哥,行行行,你聪明。可人家都说光滑大路不长草,聪明的脑袋不长毛。可你却头发不少呀!”“咋啦!老三你还不服,”“西”又要继续发言,“东”一看这俩人到一起就“单雄信见罗成”明里暗里一起来。“太不像话了,都别再喊叫,先救小姐要紧。”“东”一言那叫有分量,吓得二鬼哑口无言都缩到一旁。

屋内五鬼静下了,杨逍和薄夫人又呼唤起了床上的琼缘。但依不见起色,孙处忠上前对薄夫人和杨逍言:“嫂夫人、杨公子,请你们莫要太激动,控制一下心情。也正如“西”将军所言杨公子便是药引子。但当用不当用就要看小姐的心了。”薄夫人闻言忙问:“贤弟你这话又当怎讲?”杨逍也连问:“请老伯明示!”孙处忠讲道:“刚才我为琼缘把脉,她的元神(指魂魄)已要金蝉脱壳,非人间的普通药物所医得了,心已欲死。若要清醒也只能呼其真身就其真心啊!”杨逍急问:“老伯说的呼其之身,就其之心;难道是指我来担当吗?”孙处忠点头:“然!杨公子猜中了。”杨逍听了是二话没说,以手示意大家“静”,然后来到琼缘面前,俯下身子蹲在床前,轻声呼唤:“琼缘……”杨逍此刻真是锥心泣血。在旁之人无不愁肠百结,语言无以形容。

这样的镜头还是不多见的-----可无论杨逍如何唤喊琼缘,她都无动于衷。此举令大家更是雪上加霜,火上添油。一个个心都拧成一团,堵在胸口。“嘣、嘣”跳成一个儿。慌得让人呆不了。在此时还得说五鬼中的“西”这个小霸王可名不虚传,处处到。简直就是个穆桂英。可他确实有出类拔萃的一面,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一瞧大家束手无策,他的歪歪脑子又开始打起了转转。花花肠子也一个劲儿地往心中传递新妙计。小眼珠儿一转,一招“激将法”使用开了:“嗳!小姐啊!你也太小瞧自己了,竟为了儿女私情,斗得争风吃醋。今儿又落了个轻而易举投城认输,(指不与百合相争杨逍)还敬什么斗战胜佛:

-----孙悟空啊!干脆打今儿起就像那些平庸之辈一样吧,唱那些男欢女爱、亲亲热热的“鸳鸯梦好了。”一语道破那四鬼“中”、“东”、“南”、“北”也你一言、我一语各显神通,用“激将法”激怒这“十三公主”的转世之身-----琼缘。

“南”先开口道:“小姐,我二哥所言虽有些不入耳。但句句忠言呀!所谓忠言逆耳利于行;良药苦口利于病。望小姐清醒吧!杨公子对小姐痴心一片,天地可鉴。有什莫误会不愿当面说开?非要弄个元神出窍。”他的小唐嗓刚说述完,“中”紧跟着发言:“小姐,你千不看万不看,看在夫人和老寨主的养育之恩上,回心转意吧!顾全一下做父母的内心能感受好吗?常言道:养育之恩重于泰山。此恩德不报,敢问小姐因何做人?昔日那巾帼不让须眉的傲气又化作了什么?如此一去真的不欠任何人情吗?逃避是办法吗?请小姐三思啊!”“东”又言:“小姐,我等虽为同“米大”(指“类”字,意思是人类。同“米大”意思是说虽然不是人类。在此这样说的目地是为了不让薄夫人、孙处忠父女知底。)却对小姐忠心不二。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小姐你是我们哥儿五个,所见到的最难得、最聪慧、最机婧的奇女子。你对朋友仗义;对弟兄有情。但今日却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为何不言不语?把话收藏心底。人的一生多波多难,不是顺水行舟永直行。逆风撑船练得是好舵手。风雨练翅膀,磨难练胆量。真金是不应怕火炼的。当年孙大圣保唐僧西天取经,历经九、九八十一难。除妖魔,翻山遇河;坎坎坷坷。却无能挡住唐僧师徒四人,最终到达西天“大雷音寺”见到如来。取回真经。这是为什么?就是因为这八十一难难不住七十二变-----大义凛然。我相信一个喜欢孙大圣的小姑娘,绝对不会清浊不分;是非不辨的。小姐听到了吗?”“北”后一个发言,“小姐我这个人拙嘴笨腮,不会讲什么大道理。更说不出好听的话语。可我却记得你说过,什么时候天下没有“贼了”,老百姓夜不关门,日不闭户。百姓都能过上好日子。那永无战争,千家万户团圆,你再一笑入九泉。今日却要失言,难不成你竟是一个言而无信之人吗?苦劳我弟兄扶保你一场。你心可安否?”

五虎将你一言我一语,让在场众人都泪花点点。尤为薄夫人泪似断线珍珠,悲痛万分。杨逍眼里早就泪弹不止。心中暗自打算:“若琼缘真一气不醒,自己便随她而去。管它人间、阴界,永远不离不弃、生死同一。”他心中正在乱作设想,忽听琼缘像是在作声:“唉!”这微弱之声顿时使众将们茅塞顿开,一个个用期待的目光注视着琼缘。薄夫人高兴得喜出望外,展去泪花,笑中带泪轻唤琼缘:“缘儿,你总算醒啦!”说着抱住了琼缘,抚摸着她的头。显出了一个母亲对自己孩子的疼爱、关怀。琼缘温言暖语安慰了母亲几句:“娘,儿没有事儿。让娘又添了几根儿白发,都是女儿的错,您放心吧,女儿真的又捡回一条小命来。留着她尽孝心呢!”“小姐,你没事吧?”五虎将(指五鬼)紧问。琼缘此刻帮母亲擦去脸上的泪痕,又微笑着对大家言:“五位哥哥,多谢你们的苦口薄心,我没事。所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在此真是惭愧呀!”五虎将异口同声道:“小姐,过奖了。我等只是尽应尽之责。小姐不必客气。”孙平平、孙处忠都与琼缘说了热心话:“贤侄女,你呀太任性了。对自己的身体要倍照不已,你体质本就不如旁人,日后小脾气要改改。”“是,孙叔叔费心了。”“琼缘,你也太小心眼儿了吧!吃了个莫名奇妙的醋。自己咋想的呢?”平平压低声音开琼缘的玩笑。琼缘羞得评头论足:“什么呀?快坐一旁,我去给你们上茶。”大伙儿一见个个破啼为笑。

“西”是见风使舵,他一见小姐忙着打岔,就又当起“程咬金”来啦!一边替琼缘招待大家就座,一边亲自沏茶上水。“有事我会待您劳,何用小姐。”说着他依依为大家敬了茶。最后到了杨逍面前,假意把茶壶一推,茶碗一顿。眨巴着小眼儿对杨逍说:“杨大哥,你太不够朋友了,真没有哥们儿义气。我弟兄五人,为哥哥你:两肋插刀,肝脑涂地。可以说够意思了。可你咋就不表个态呢?起码儿也该向小姐说出个子丑寅卯来,诉诉你这窝火儿的心里话呀!要再不说,恐怕到时候……我们弟兄的好人心也会变成驴肝肺。”杨逍被他这一点心一动,“对呀!刚才只顾悲尽喜添了。不知应从哪儿插话,解这个铃儿”。正好“西”一语点醒梦中人。杨逍其实一直在琼缘的床前蹲着,直到飞娘抱住琼缘,唤醒后他才悄然由大家的各自安慰,换去了注视,黯然退后。此举更足见杨逍知事理。让大家都倾诉肺腑之言,到最后再轮自己。可见他的心胸多宽阔、视野多广泛。现在“西”的提议正中杨逍的心里,真英雄满面赔笑,接过“西”顿的茶碗,又手端茶壶,先给“西”来了个“大捧人儿”。“西兄弟,你所言实是在理,我这个做兄长的实属应罚,在此愿以茶待情,依次敬慰。望请各位弟兄们不必耿耿于怀。咱们一笑泯恩仇。”说着先给“西”倒了一碗茶,敬出“请,西贤弟请用茶。”把“西”给美得手舞足蹈。边品茶边哼哼着小曲儿。逗得大伙儿啼笑皆非。可“西”不以为然,还自我陶醉呢!再说杨逍真是哭笑不得,来到其他人面前,人家都一摆手,让他不需客气,最后才到琼缘眼前,此时无声胜有声。两眼默默暗传情。藕难断缠丝情,莲还连心相应。大家一见便要离开,让他们晓续情浓。但就在这么个时候,又出事儿了……

欲知详情,请看下文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