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五十二回 酸公主,大闹荒草山

义妖传 鳳燕 2172 2014-10-29 21:58:05

  咱还是有事则长,无事则略。简短截说:荒草山已大丧重葬了丽凤之父,如何放葬土就与本书没有多大的关系了。无须细讲,再说仁义:把丽凤父与他的结发妻同葬一处后,又想起在此期间,杨逍曾抽出时间以自己谈到如何救下的穆百合,又因何要把这陌生女子带回荒草山……此事让仁义又怒火再生。非为旁的,就因荒草山名声被毁。此一桩便让人气火上升啦!

现而今该到解决的时候了。老头儿好容易把丽凤之父的事处理妥当,还没喘一口气儿,便又“做起大当家的”来。“来人,快把夫人和百合姑娘请到大厅内,就说我有重要之事要议。”一声令下如山倒,接着一个小喽啰兵应声而去。“遵令啊!”仁义又对李俊讲:“李先锋快给我擂鼓聚将!”李俊也答应着擂起大鼓来。不大会儿众人都陆续赶到-----“聚义厅”薄夫人和百合也到了,仁义见百合一到、其他人也都齐了,便开口问起百合来:“百合姑娘,你近日来身居我荒草山,对此山中的男女老少应了解一、二啦!却不知你对我荒草山有何看法?”百合飘飘万福:“大寨主以德治山,已义待人。非一般可比。”仁义听了手捻须髯,又问:“那姑娘可能相信,你父是我荒草山之人所劫持?”“这……您有证据证明不是荒草山之人所为吗?我虽不能拿出真凭实据,但那天的蒙面之人酷似这位壮士。”说着她用手一指“中”,“中”是五虎将之心脏,小伙子本事大,但脾气像《隋唐演义》里的裴元庆。那真是点火儿就着。闻得此言直气得七窍生烟,言:“你胡说”话到手便到,伸手就来了个“五指山”,幸好“东”一把拽住他,可虽如此,还是出手缓了些,“中”的出手太快了,又赶上今日急了。因而这一下也不轻,若不是“东”拽他,恐怕穆百合性命休矣。耳轮中听得“啪”一响,在看百合姑娘瓜子脸蛋立刻长出了“三指花”。为何叫三指花?并不是五指花?那是因为“中”的大拇指与小指都没沾到她脸上,“东”使出全力拽“中”。“中”呢,也只是轻微的一扫百合的面孔。可就这样百合姑娘也受不了了,双手捂脸,哭哭啼啼地说:“你打人,大寨主您可看清!他的胆子不小吧?这莫多人都看到了,他定是想杀我灭口。斩草除根啊!我爹爹肯定是他所劫,算是您不知;可以也难免他这类人不做呀!”还未等到大寨主发话,“中”就有要动怒,“东大哥,你放开我。今日我非宰了这个贱货不可,让她贱人血口喷人!”杨逍和琼缘齐出列,杨逍先对“中”言:“兄弟,你先冷静,莫要大动肝火。事儿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看在哥哥和众家弟兄的薄面上,先消消火啊!”接着他又向琼缘一使眼色,示意琼缘去劝说几句。

但不想琼缘并未向“中”开言,反而让人难料的是:她向百合发了话:“嘿!你可真是申公豹的他娘:-----坏事的母子啊!竟敢朝我的兄弟身上打主意,这移花接木的把戏别在这里演,鬼才会相信你的谎言呢!若是“中”大哥,你头一眼便会认得,为何先前所见不提,却在今日乱扣帽子。假的可怜啊!再说了谁若没做坏事、被人所污指,谁会不言语?当然有例外的,除去哑巴以外。”说着她向穆百合狠狠地瞪了一眼,往日的善良、纯真之心,一扫而光。反之眼里充满了杀气,脸一沉面似水。看着让人觉得冷冰冰的。杨逍忍无可忍,心中也起了火儿,心想:“琼缘呀琼缘,你也太不懂事了。“中”兄弟火气盛也就罢了,你咋还冷水泼头?火上浇油,雪上加霜啊?在这使性子呀?”想到此杨逍没理琼缘,直接来到百合姑娘的面前,用安慰的口吻问:“你没事吧?穆小姐。”百合心里早就偷恋上杨逍,一听杨逍在这关键时刻对自己如此关心,心里一酸眼泪出来:“杨公子谢谢你的关心,小女子无事。”杨逍又对丽婷说:“妹妹快帮穆小姐擦擦脸上的红迹。”丽婷明白哥哥是在暗示自己:用法术帮穆百合治脸。答应而行。这一举动让飞娘、仁义和许多明事理之人,对杨逍又挑大指:“罢了,这才是真人物呢!做事情就是总不让人挑出理来。”有夸的就有踩的,此举要指“西”、“中”、琼缘三人,他们的气儿可堵上了。“西”是个粗人不懂细理;“中”是火没消呢,不多考虑;但琼缘却与他俩截然不同,生了一肚子的气,全是酸的“醋”。见杨逍对百合安慰的话说的那么好听,气得她是柳眉高挑,杏眼圆睁。本想大骂一番杨逍,但又想到了爹爹、娘亲,因此她暗气暗憋。并非她不敢来演《三哭殿》,而是她想看看下一步进展会到什么样儿。

“ 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这样的诗句在她脑海里涌现了,又留在心里接连不断,却没有爆发出来。但要想再留此处是比登天还难!忽的一下心中难受,这股气直压到胃口,顺水推舟她便喊了声:“不好,爹爹、娘亲,女儿肚子发疼啊!”仁义与夫人自知琼缘诡计多端,定是今日见逍儿对穆姑娘微有一点儿近人情,便受不了。所以才想打“退堂鼓”。仁义想到此没表态,可夫人慈母爱心。说道:“缘儿,即是身体欠佳,便回你房中休息去吧!”“娘,女儿还要带上五虎将。”“这又是因何?”“我现在疼痛难忍,让五位哥哥相随-----为我煎汤熬药。有什么事也好多有照应。”“嗬!你太会装蒜了,都是你娘娇惯的。”仁义不高兴的训斥。夫人听后不高兴了,把嘴一撇,脸一沉,言:“这事儿不能这莫说,养不教可是父之过!”接着又看了眼五虎将,说:“你们五位是何看法呢?”五虎将听出夫人这是借花献佛,明敲侧击故弄花枪。哥儿五个齐言:“夫人、大寨主,小姐所言不为过分。我们哥儿五个愿为小姐效犬马之劳。”“好,那你们六人回去吧!”“谢娘亲。”“谢夫人。”

就这样六人离开了聚义厅,回转后山琼缘的住处……

要知详情,请看下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