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三十九回 真鬼吓假鬼,四小耍色鬼

义妖传 鳳燕 3257 2014-09-25 22:36:19

  俗话说得好,福不双至,祸不单行。这话一点儿都不假。高兴之余,琼缘来到杨逍近前,用千里传音术提醒他道:“杨大哥,那个什么唐国舅服的事儿还没管呢!我看这会儿时间差不多了。不如咱们来个罗成的回马枪,转过身去管管这不平。不知杨大哥你意下如何?”杨逍当下点头,用平常的说法给琼缘交代:“我看这样吧!张天乐、白冰儿、到咱先前吃饭的饭馆儿去牵回战马,和自备之物。五虎将“东”、“西”、“北”去城门口等着接应,”丽婷急着问:“那其他人呢?”“其他人丽凤、和“家中”来的兄弟们(指荒草山的弟兄们),由李俊哥哥带着在饭馆儿不远处接应。我和琼缘、“中”、“南”两位哥哥,四人去玩儿回罗家枪中的绝招:-----回马枪。”孙平平也沉不住气了,问道:“杨公子那我去做什么?”杨逍笑着细讲:“平平你和丽婷负责打接力。哪方都需要。尤其是城门口万万不要让城门关上,不然玩儿的就没多大用了。”大伙儿都连连点头,分头行动。

花开两朵,也得一枝枝表。单说杨逍与琼缘和“中”、“南”四位。按计划先回到唐国舅的府门口。这往返时间可不短了,按现在的钟表来说到了晚上八点左右。这会儿七殿下暗自看也没甚么事儿了,才刚刚回太子府。其实他来的目的就是怕在这乱世之中,唐国舅寻花问柳。可一看时间差不离了,这会儿谁家大姑娘、小媳妇也应回自家中去了。所以才起身告辞。唐国舅心里巴不得他快快离去,但表面上还得假装挽留再三。一见七殿下真的回去了,他是乐得眉飞色舞:“哎呀!我的妈呀!他好容易走了。我也不能闲着……”说着他向身旁就喊:“来人啊!……诶……”怎么回事?他本想叫家奴来找美丽的姑娘开开心。冷不防发现在自家胡同里站着一个小美女。美女年龄看上去也就十四、五的样子,周身穿着桃花粉色的衣裳。真像个桃花仙子一般;脸美娇仙子,身像小魔女。头发像瀑布飘飘悠然然。看罢他心中暗想:“嘿!看来老天爷真是怜我,深知我一片痴心为佳人,所以才送上这莫个小美人儿到门前。”想着想着他这身体就不由自主的,来到这位漂亮姑娘面前。借着灯火之光细看,更是美貌绝伦。“哎呦呦!我说小美人儿,你是谁家小姐啊?这莫晚了怎你一人出来?也不怕遇到坏人吗?”说着他这手就伸过来,意思是想动手动脚。可就在这时,他万万没有想到,一件怪事发生了:“啪,啪”不知谁打了他两个大耳光。打得这小子不住的用手捂脸。眼四下寻找,嘴里问着:“谁?谁呀?明人不做暗事,是人物的出来。爷爷今天要会会你。”但不管他怎样叫喊也没有人影。此时旁边的家奴们“呼啦”一下子来了一大群人。为首的问他:“国舅爷,你怎么了?”怎么了,你们他娘的都一个个瞎了,没看见本国舅挨人打吗?还问我怎啦呢!你们说呢,我平日里养你们一个个白吃饱啊!正事儿你们他娘的跟个小娘儿们似的,往后退呀!把本国舅丢下不管了,告诉你们都给我听清了,本国舅要是有什么好歹你们都吃不了,兜着走。”“是是……奴才们清楚。可是国舅爷您恕小的直言相告:我们真没看见一人啊!怎么会看清是谁在打您呢?”“是呀!国舅爷您好端端的自己怎么说起话来了,我们大伙儿正犯寻思呢!您又“啪啪”脸被打了,怪事是不是有甚么鬼狐作祟呀?”家奴们七嘴八舌的解答让唐国舅头发根儿发胀,浑身起鸡皮疙瘩。哆了哆嗦地问:“你们不要吓唬本国舅,本国舅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刚才这的小美人儿上哪去了?”

他边问边找。在此我要插上几句:小美人非旁人,您一猜也定会猜中。她就是仁琼缘。至于那个打唐国舅两巴掌的更非他人,乃:杨逍-----杨永孝是也。还有个为发招的“追命鬼”-----南。杨逍为何要在众多人中挑他呢?因他特长就是心眼儿多、力气大。至于“中”嘛,就更不用多说了,天生文才出众,且又对琼缘情有独钟。杨逍是狐仙怎会看不出这些细节。故而才做了双保险。生怕因抱打不平而节外生枝,伤着琼缘。这就是他的细心,更体会了他对琼缘的真心一片。好了再书归正文吧!唐国舅在找琼缘却看不见,是因为杨逍和二将把琼缘用隐身术隐了起来。其实就在他眼前,这样做目的就是要吓唬一下这个***让他也收收心。可唐国舅色迷心窍,执迷不悟。还在傻找,他不死心。“南”一看别浪费时间了,朝“中”一使眼,“中”明白了,哥俩一变脸现出原形。一个吊死鬼:舌头伸出老长;一个轻飘飘的追命鬼。这半夜出现在大街上怎能不吓人呢!不过只唐国舅和他的家奴们能见到这样的实景。杨逍用了隔离法,其他人是不会受到一丝一毫的惊吓。这种场景把唐国舅当场吓得“啊!”了一声,当时就吓死过去了。真魂出窍,二鬼一看得了直接了当的说吧:“我说你是唐奇德吗?”“正是……是……”把唐奇德吓坏了的魂儿都聚不到一整处了。“什么唐奇德呀!叫唐缺德还差不离儿。你是想活还是想跟我们走一趟呢?”“南”摇头晃脑地问。唐国舅哆了哆嗦地回答:“二位爷,人都想死。哪有想活的呢!”“南”听了把脑袋一晃又说:“这可是你小子自己说的,别怨我们弟兄手狠。”说完他就假意来抓唐国舅。这下唐国舅可不敢再装大模大样了,跪下一个劲儿地磕头说好话:“不是,爷爷!两位爷爷。雷公爷爷,”“中”一听把“南”当成雷公了,又不敢笑。假意在这接插儿戏耍唐国舅。

两鬼对唐国舅戏弄再三,唐奇德变成了唐无德了。跪地上像鸡鵮碎米一般把头磕,嘴里好话连不断:“爷爷请您饶了我吧,人生在世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人乎。我想活哪有愿死的道理。”二鬼一听他又清醒了,便说:“想活就好办,多多地做好事,救济一下当地的穷苦百姓。少要寻花问柳,四处乱逛。回去后到阳间为我们多送些买路钱。”“没错我们哥俩到地府为你疏通疏通,你在阳间要多多的行善事。不然我们哥俩捉你个二罪归一。”唐国舅听后是在地上不住的磕头谢恩:“是……小人一定照办。”“那好,你回去吧!”说着二鬼用法把唐国舅的魂魄归还他的身体。此时只有唐国舅清楚这是咋回事儿,其他人一概不晓。被吓得乱了营的家仆、家丁们见国舅爷又醒了:“国舅爷醒了,国舅爷醒了!”这大声喊叫真够气派的,唐国舅忽的一下想起刚才的事儿来,大骂家奴们:“瞎喊什么呀!本国就没事儿,只是在这打个睡盹儿。你们别乱喊乱叫,打扰了四邻我定不轻饶。快给我去多买些烧纸和阴世所用之物来。”“国舅爷您要它做什么?”说话的正是唐国舅的三妻四妾们。唐国舅一看这才发现自己已在府中,正躺在床上呢。原来家奴们一见“鬼”便要跑,但回头又不敢丢下唐国舅,所以转回身来又拽着他回府中。有那胆大的回头再看,空无一人。便自己给众人仗胆儿说:“兄弟们别自己吓唬自己,看看哪来的鬼呀!空无一人。定是大家眼离了,看差了。要不便是有夜行人要做什么案,我们还是回府去吧!”就这样他们自己给自己解宽心。但都多了个心眼儿:谁也不准对府中的奶奶、夫人们讲,以免出乱子。大家一致了意见,这才进得府中。这便是以往的经过。

这里乱折腾起哄咱们不讲,再说两鬼“中”、“南”和杨逍、琼缘,他们看罢国舅府的热闹场面,相对一点头。四位这才真的离开此地。-----杨逍边走边对琼缘说:“现在时间可不早了,到了定更天了(也就是现在的晚上九点钟)更梆都响了。我们还是快回家中吧!免得太晚了姨娘、姨父及其他前辈们不放心。”琼缘点头。二鬼发言:“杨大哥、小姐,我们哥俩出一计。既省时间到家中,又省马匹。”“是嘛!不知何计?两位兄弟快请道来。”杨逍追问道。“南”又发话说:“杨大哥,我们的意思是用法术把大伙儿一同送到家中。不知杨大哥意下如何?”“这样行吗?南大哥你这样做会不会有什么不妥呀?”“小姐,您放心我们的法力集一体,这叫兄弟合心,其力断金。定行的。”杨逍也说:“对,琼缘收回你的小心眼儿吧!有他们五个再加上我足够平安无事的了。”“好吧!那咱们快行动吧!”四小到事先约定好的地方,把众小将都找齐了。然后让大家出了城,这么晚了城门口只是多派了几支来回巡逻的兵士们,并未关上城门。但五鬼和杨逍、丽婷都发现有不少老百姓在来回来去的走动,一会儿出城一会儿又进城中,就连周围的做买卖商人也是心不在焉。完全不像天亮时的样子。这足以证明皇城并非放松了警惕,其实这样一来老百姓更多了几分安全。众小将暗中赞叹:“老百姓应庆幸,国安享太平。”

接下来咋样?请书友们接看下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