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三十七回 群英斗胜,才子佳人破灯谜

义妖传 鳳燕 2402 2014-09-20 22:54:29

  书连上回,大家来到了一个卖泥人儿的摆摊儿前。这回没等大家开口说话,“西”慌慌张张的抢前一步说:“谁也别和我相争啊!我轮一次就得。”大伙儿还没听明白呢,他便下得手了。只见他伸手抓起摊儿上的小泥人儿,狠狠地往地上一摔。然后又抓了一把,两只手往一处一撞。这下能好的了吗!一下子把泥人儿摊儿上的泥人儿砸了个粉碎。大伙儿都不知他要为何?就连卖泥人儿的也被闹蒙了。都砸差不离儿了,掌柜的才大叫道:“你这疯子,胖子、死矬子你有病啊?平白无故的砸我的摊儿干什么?你你……给我赔……给我赔……”说着就来抓“西”的衣服。那“西”能干吗?一个老龙抖甲,嘴里还喊了声:“你给我一边儿去吧!我赔你的脑袋啊!正好我还得让你给我银子呢!”说完他把甩出多远的卖泥人儿的,又给揪回来了。“松手,快把我揪死了,快放开我!胖子……”卖泥人的不住地喊叫。“东”一看太不像话了,言道:“二弟,你这是为何?快把人先放下。”“哎!”“西”不敢不听大哥的话,边放卖泥人儿的便辩论:“大哥,你们不都看到了吗?我把泥人儿砸了,又把卖泥人儿的甩出去多远。这谜我也已猜出了。他应该像刚才那个卖书的、卖酒的一样,乐乐呵呵的给我掏银子。少说也得五两、十两的。这样才对呢!”卖泥人儿的听后好悬没给气死:“什么?你在了我的买卖,还要我给你掏银子。你可真是做梦想嫦娥当老婆-----想得美呀!”“嘿!你个老头儿,猜中了不给银子。还敢气本大爷,今儿我看你是找打。”说着这“西”就要下手。众小将纷纷解劝。“中”言:“二哥,你弄错了,这不是灯谜和面铺谜。是卖泥人儿的。人家没有出任何一谜,你咋会猜中呢?中什么了?快快向人家赔礼道歉。”“西”此时才清醒过来。眨着小耗子眼,朝卖泥人儿的老头儿一笑:“嘿!嘿嘿!嘿……对不住了老头儿,我弄错了。我给你磕头太过重啊!怕你受不起呀!不磕又心里过于不去。这样吧!我保你做个好梦。找个老婆儿做新娘。等你们成亲时,我为你们当大媒。你看怎样啊?好老头儿……”您听听有这样赔不是的吗?老头儿气得:“你……”你个半天没说出话来,手却不停地抖动。杨逍一看真不行,太说不过去了。伸手从腰里拿出五两银子,给了老头儿。好话安慰,说个不停。“老人家莫要生气,这乃我的一个不懂事的傻兄弟,不会说话;又有些缺心眼儿。做什么、说什么都不要与他计较,您这莫大的年岁,多多保重身体。”边说边把银子往老头儿手中一放。琼缘也把散碎银子拿出五、六两来,交给卖泥人儿的。同样也说了几句拜年的话。卖泥人儿的一瞧,心说:“得了,见好就收吧!”“我看在这位公子和小姑娘的面子上,不计较你个胖子了。你去你们应去处吧!”

琼缘忽然灵机一动,对大伙儿说:“我突然因此事想起一灯谜来。看看谁能猜中?我的灯谜为:{好汉交友}。”丽婷皱眉思索,平平言出:“应该是一个“奴”字。”琼缘笑着说:“对了,还有一个字呢?”张天乐说:“应该算个“汝”字。”丽婷说道:“琼缘对了吧!”琼缘点头。丽婷又说:“我也来出一个:{白蛇过江,头顶一轮红日}谁来猜试试?”丽凤问了声:“丽婷姐,你的灯谜也是猜字吗?”丽婷解释说:“不是,是猜一生活所用的。”五虎将中“东”答道:“表小姐,这可是-----油灯。”丽婷微笑着说:“东大哥好才华。今日我算是领教了。”话说完脸发红。琼缘和杨逍都是人尖子,在往日里就看出丽婷对“东”多有爱慕之心。但“东”却未表态。今日之事更显出丽婷对“东”的情意。做哥哥的哪能挑明了,更何况这么多人呢!只是想若有机会慢慢的说说他(她)们。看看人家“东”的心思如何。其实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更何况丽婷年龄已不小了,年方二十岁。整比琼缘大四岁。杨逍二十二,而琼缘刚刚十六。所以丽婷喜欢“东”也不是丢人的事,但她怕别人笑话。尤其是琼缘。可纸里还是包不住火,今日全露馅儿了。在场的人都有和杨逍、琼缘一样的发觉。

再说“东”他乃出身书香门第,自然对灯谜不会不懂。也脱口而出:“{青龙挂壁,身披万点金星。}请各位猜猜,同样是一生活用品。” 平平在旁答道:“东”大哥,可是称。”“东”点头:“罢了,平平姑娘你猜中了。”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不知不觉的来到了“当”铺门前。这儿的灯在门口也挂了不少,各有灯谜一语。大家看得清楚:头一个是一条白蛇的灯笼。写着“小青”请君猜一水浒人物的外号。众人看罢目目相视,都想不透“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难以相应。这时候杨逍才开口道:“当铺的灯谜我来猜试试。”这家当铺的伙计一听,高兴地说:“太好了,今儿总算有人肯赏脸了。英俊的公子爷,您今儿若能猜出头一灯谜,我家东家愿送-----上古的宝贝作为奖励。”一听说当铺的掌柜的要以上古的宝贝为奖励,门口的人可越聚越多了。有不少外行人,七嘴八舌瞎起哄:“是不是{浪里白条}啊?”“什么浪里白条!还云里金刚呢!”小伙计被气得当面顶撞。“西”也来了兴趣,更想侥幸得胜说:“是白日鼠吧?”“南”听了气呼呼的发言:“呆着你的,二哥你草包就得认草包。什么白日鼠啊!白在哪呢?鼠又指什么?”丽凤插言说:“是一丈青吗?”小伙计摇摇头:“不是。”“那是青面兽吗?”白冰儿也问。小伙计又说:“不是。”这时大家把目光“唰啦”一下都落到杨逍身上。“杨大哥,这到底是谁的外号呢?”琼缘也蒙住了。杨逍轻微一笑说:“应是-----两头蛇:{解珍}的外号才对。”话音刚落,就见那个“当铺”的小伙计乐得一蹦老高,把大家都吓蒙了,心说:“这小伙计有毛病啊?要不怎么好好的蹦起来了。”其实则不然,小伙计那是高兴的:-----都在门外久等了好一阵子,总算遇到良琴知己了。(指猜中灯谜之人)他自然而然是高兴了。一边大声朝当铺里喊:“掌柜的,有位年轻的公子也猜中啦!您快出来吧!”一边笑脸相赔:“请问公子爷您贵姓?”“噢,我姓杨。”“杨公子您请到这边稍等,我家东家定是准备礼物呢!稍等一会儿。”果不其然,眨眼间从当铺里面走出一人。众小将一看这出来之人,长的太像姜子牙斩将封神中的:-----灶王爷“张奎”了。

书友们要知接下来如何?请看下文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