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四十二回 丽凤祭母,悍妇人再次撒泼

义妖传 鳳燕 2715 2014-10-08 22:37:40

  安下杨逍和丽婷先不讲,再继续讲荒草山的仁琼缘,看着杨逍和丽婷远去的背影渐渐的消失在遥远的归途中。心中一阵酸楚,语言在此是无法表达的,默默地与众人回到家中。

“轰”的一下又想到了眼前还有丽凤,在近日也要重返故里。立即又传来了五虎将,召集他们是准备一份厚礼,替自己带回送与丽凤聊表寸心。另外又特意挑了上好的石碑,亲自赶刻。制成了一份难得的“孝意”。碑文上写的是:母亲钟氏之墓。爱女丽凤祭拜送上,然后又有一份代表作旳礼,是一副挽联:上联是“洁去一生清贫日;下联为:化来半世归仙境。横批是:重返故亭”原本琼缘想把这横批写成“重返瑶池”但因自己对天庭并无好感,反而更加喜欢人间了。所以才写出“重返故亭”四个字。意思是随着丽凤亲娘的心愿,想到哪里就去哪里。这几份厚礼在连日的赶制中,总算大功告成。琼缘让五虎将在三月三的头天送与丽凤,丽凤倍受感动。“琼缘……”“别说了,再多讲就是见外了。赶快把应用之物都准备好吧!明天一早还要早早地赶路呢!早些休息吧!”说完把五虎将叫走,各回各的住处不说-----单说次日金鸡鸣啼,旭日缓升。丽凤一大早便起来了,先向父亲告了别,又去向琼缘打招呼。不想琼缘与薄夫人、大寨主,等人都早在寨门恭候了。这送行场合,同样也是一幅依依不舍的画面。珠泪涟涟,五虎将在旁把马匹都准备好了。礼物更是不能忘,样样被带。唤丽凤六人才打马扬鞭奔下山来。

思亲之心、念家之情,永久的等待今日终于化成了现实。能不高兴、兴奋、激动吗?一股“我回家了”的劲头儿,在丽凤心里澎湃而起。这一路上五虎将就与丽凤商量:是先回家中看那位悍妇人呢?还是先去祭拜扫墓?丽凤思索片刻说:“还是先回去看我二娘吧!”五虎将点头应允。------书中交代荒草山离丽凤家中就不远路程,再加上这六位心中有事,心急嫌马慢,故快马加鞭。眨眼间就来到丽凤的家中,大家牵住宝马,甩蹬离鞍跳下马来。众人一看这的房子倒也不错,都是浑砖儿盖起。在那个时候连茅屋、大泥的土建房都常见,能盖造成这样已经不错了。又见并无篱笆矮墙,倒是些高墙大院。看罢五虎将心里还挺高兴,心说:“早听说丽凤的继母生性泼辣、悍狠;不想今日却能把家治理得如此得当。真难得改过自新啊!”

正在此时从院里传来的一阵喧哗的说笑声:“好……您走好……”“这是怎么回事?”大家都愣住了。连丽凤也不得其解,五虎将在此牵马的牵马、卸礼物的卸礼物。丽凤让大家先忙手里的活,自己亲自上前想叩门。不料大门“吱”一下开了,从院里走出两人,走在前面的的是一个媒婆打扮的婆娘。一走三扭,“她也不怕把腰闪了”“西”在门口看着打起趣来。这瓮声瓮气的话音把这位婆娘吓得一哆嗦:“谁呀?咋打老娘的趣啊!小猴崽子老娘我看你像是个磨盘成精了,粗的要命。”在她身后的也是一位妇人,她这时赶上来说:“是呀,看你们一个个都是欠打,兔崽子们还不快给我滚!小心你家甄大奶奶打断你们的狗腿。”五虎将刚要动怒,丽凤哭笑不得地解释道:“五位哥哥且压压火儿,她就是我的二娘。”说着又朝刚才后发火儿的那位妇人言道:“多年不见,二娘您还好吗?这身子骨儿还硬朗吧?丽凤给二娘问好了。”接着就跪地上磕了三个头。眼前的两位“丑”婆娘都发呆了。书中交代:刚才后发火儿的那位妇人是丽凤的继母甄氏吗?-----然也!一点儿都不假正是这个泼妇。现在的甄倩长得比以前是俏瘦了不少。但泼劲儿是有过而不及。越发可恶。瘦非正常而是采纳了一位叫做“滑油过”的医生,服了他所开的药后,才变成现在这个样的。并且在治疗病情的过程中,医生“滑油过”见甄氏风韵犹存,便与她逗情戏趣。这几年里是发生了苟且关系。但人家医生有妻室,又没法过门成为名正言顺的长房。只得是偷偷摸摸。这种事是纸里包不住火的,荒草山上早在几年前就听到音信,只是仁义把消息封锁,生怕让丽凤父女和其他小将们知道。这才“平安无事”地过了着么多年。也凑巧刚到今年二月,这位医生的老婆无故离世。老百姓自是说什么的都有。但这对甄倩而言是天大的喜事,自己终于可以成为名正言顺的接替者了。在早就和丽凤的父亲脱离了父亲关系。这下正好能大大方方的再做回新娘,反正现在什么都不缺,自己家中的一切都是丽凤父亲所留。再加上这几年来那个不正当的相好的大方、慷慨所赠。这真叫男人有钱才学坏,女人学坏才有钱。早忘了丽凤的父亲:这个既老实、又忠厚的丈夫,反而对这个下流无耻之徒是笑容常温了。也可以说是:俩人臭味儿相同,物以类聚。应就是这样。本打算托出个媒婆成全此事,可却在这时候丽凤和荒草山的五虎将当场撞到。真是不巧不成书啊!

这又请安,又问好。把媒婆弄得昏头转向,甄倩是“被当头一棒”(指丽凤的到来)惊得乱了阵脚。可是您别忘了,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这个甄倩心里发了慌,那个媒婆子却打起了歪主意。心想:“不能让眼前这伙儿人把到手的买卖,给搅黄了。当断不断定生后患。”想到此处她是紧上前煽风点火:“甄娘子,你可得想想啊!这哪头轻?哪头重?你自己应该心里有数。别让这苍蝇一嗡嗡就收拾东西喽!种地总不能把拉拉旮叫,还得该怎样怎样。”她的话把跪地上磕头的丽凤和五虎将,激怒了。丽凤站起身来,一本正经的质问甄倩:“二娘,她是何人?这……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她……”甄倩也有些尴尬了。脸发热不好意思的想避开丽凤的话题:“丽凤,你这孩子咋不事先通知我一声,回来这样突然我也没准备什么好吃的,看你们一路上也是辛苦奔劳。快别在大门外说话了,到家里聊聊吧!”说着来拉丽凤的手。丽凤听甄氏之言心里热乎乎的。“二娘,您还没忘了啊!我是来看您的,顺便为我的生母立个碑、扫扫墓。了表一下做女儿的孝心。”甄氏点头:“应该的,为你的生母扫墓乃人之常情。我真为地下你的亲娘高兴呀!快带着你的这几位朋友进家中吧!”看上去她十分热情,丽凤点头又向五虎将招呼:“五位哥哥,快请进来吧!”“南”忍耐不住苦笑叫住丽凤:“慢,丽凤姑娘不要着急进院,我看着刚才还是乌云密布呢!怎么眨眼间又亮瓦晴天了?这里定有蹊跷。”说完又对那四将言:“弟兄们,咱可是受小姐之托:来随丽凤姑娘祭拜她的生母的。丽凤姑娘要是有甚么闪失,恐怕咱们也不好交差呀!”“北”问:“那三哥你到底要做什么?尽管说吧!”“我们是来保护丽凤的,谁若不明事理乱起哄,咱们就送她回姥姥家。”“西”一听来了兴趣:“回什么姥姥家,去见阎王不就成了吗!”你一言他一语,其实是在给甄氏和媒婆“使下马威”。想让这两人知难而退。但不成想今日遇上了吃生米的。这二人谁也不吃这一套,反而更加嚣张了。甄氏气得脸红脖子粗,用手点指“南”和“西”的鼻子骂道:“好啊,你们两个锉鬼,敢管老娘的闲事。真是活得不耐烦了。看老娘不收拾你呢!”边说边四外寻找东西,准备打二小。

她一撒泼,不要紧;才引出下一段:欲知后文,请看下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