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三十二回 众星捧月;一诺千金

义妖传 鳳燕 5075 2014-09-11 22:39:32

  书接上文,琼缘听了杨逍的话,转忧为喜。天真的问:“真的嘛?杨大哥那场面热闹吗?”杨逍胸有成竹的回答:“当然热闹了。那是皇上眼皮底下。不过在那儿一切要小心行事。”琼缘不解得问:“为什么呀?杨大哥。”杨逍声趣地说:“因为不到京城不知道官小,一块护城砖下来就能砸死一个府尹。”说完自己也控制不住捧腹大笑:“哈哈哈……”“杨大哥你又哄我,不着边儿……”虽如此琼缘把这事放在了心上。盼望着这“上元节”早些到来。从这一刻起她是日日想,夜夜盼。薄夫人知道自己的女儿生来任性,难以管束。对什么都我行我素。所以让仁义在清闲时,多想想法子,如何才能让她定下心来,好好学习。以免少小不了努力,老大徒伤悲。在此我要多说几句;做娘的处处为自己的子、女着想。为了孩子心儿操碎。虽说有时候“出发”的方法有些叫人难以接受。但目的是一样的。都是为了爱心。希望孩子将来成才,哪怕他是一个极其坏透的母亲,同样也盼自己的孩子长大后,有所作为。所谓:虎毒还不食子呢!更何况人乎。好了咱再说荒草山的大当家的:-----仁义。这位总辖大寨主,对自己的宝贝女儿时难以“定棋”。(比喻像下棋一样,不知该走哪步。)夫人找到他,他也无有对策。夫妻二人是一筹莫展。

人家其他孩子都知道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惜时如金。就连丽婷都孜孜不倦的学习。其他人也是发奋图强。唯独这个执迷不悟的琼缘。谁若来相劝,她非但不幡然悔悟,反而反唇相讥。对来相劝之人发号施令,指手划脚。弄得大家都不敢觐言。

再说高莲,这位高先生:前文书在{贪玩童不服管,三戏老夫子}中描述了一番。他是一个认真负责、且又特着死规的教书先生。(指旧的、老的方法)现在人到中年,可算鬓生霜,胡须也比前几年要长了。这一日无事,正闲着坐在院中品茶。旁边他的夫人在做一些针线活。夫妻之间无话不谈,就提到了这山上的孩子们。高先生是把自己教的学生捧上了天。可夫人一提到琼缘二字,高莲就像那泄了气的皮球一样:

-----“嗖”地一下没了精神。夫人笑着问:“当家的,你怎么啦?咋不夸啦?”高莲瞧了眼夫人,不住地摇头道:“唉!你一个妇道人家,怎晓得这里面的机密。真可怜我那大哥仁义、和嫂夫人薄飞娘啦!也不知怎么就得了这莫一个久木不可雕的女儿。每日里执手为天,玩的快-----乐不思蜀了。哪里肯学习呀!如此下去就半途而废了。学业难成啊!”夫人听后言:“你啊!岂不知学不严师之错。孩子应慢慢教,急不得。再者说人家琼缘又没用你教。你操什么心呀?”高先生听完夫人的话,气就不打一处来。争辩着说:“是没用我教,我本应操不着这份心。但你别忘了咱一家老小全仰仗荒草山的仁义大哥,和嫂夫人-----薄飞娘。是他们夫妻把咱全家都安排得妥妥当当。人不能没有人心啊!替他们操操心也是应该的。只是这丫头太难约束了!”“那咋么办呢?”“怎么办!我看祖师爷大概真没给她这碗饭。”夫人一听不爱听了说:“你呀!少要说那么损的话,要是让人家听见了多难为情啊!”高莲不服的讲:“嗐!你怎知会叫他人所听,又不是恶意。”夫妻二人在屋中你一言我一语。

却不成想,说的这些话都被白天顺之女:-----白冰儿和张英之子:------张天乐二人所听到。屋内说话窗外有人听,大道说话草坑儿有人听。也可说是不巧不成书。张天乐和白冰儿都是琼缘的心腹。从小一块长大。这些话他(她)们怎能不告诉琼缘。又听了一会儿,没有其他的争议。他俩一使眼,悄悄地溜走。直到琼缘的住处,来找这位被贬的十三公主。进院一看琼缘的丫鬟紫燕姑娘,正在指挥着一伙儿人。在院中不知在找寻什么。紫燕一见张天乐和白冰儿,忙上前搭话:“呦!不知张公子和白小姐驾到,有失远迎。还望张公子和小姐恕罪!”说着便飘飘施礼。张天乐和白冰儿忙一摆手言:“不必,不必,紫燕姑娘快告诉我们琼缘在何处?我们有事儿找她。”“那我带二位去见小姐,她呀正在书房看书呢!”丫鬟紫燕的话让张天乐和白冰儿大吃一惊。他(她)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琼缘一向贪玩儿心不改。就算杨逍相劝也是贪玩儿的信念不衰。谁又有天大的本领让她回心转意呢?二人相互看了眼对方,不解地问紫燕:“请问紫燕姑娘,琼缘最近都这么好学吗?”紫燕一笑说:“二位如不信,可进去一看便知晓。”说完他在前引路,张天乐和白冰儿跟其身后。拐弯抹角三人来到琼缘的书房。这书房并不大,有三大间房的占地。但四周十分漂亮。小石头砌的小路弯弯曲曲,在院落外的右边拐角处长着一棵老柳树。树下是一个大石棋盘和两个石墩子。小篱笆寨子上长满了农家小菜。如丝瓜、苦瓜、山豆角;还夹杂了五颜六色的牵牛花:例如大白边儿,小白边儿,小金喇叭连成串儿。四下更是绿荫片片,点串晶晶。提鼻子一闻香味扑鼻啊!仔细听听:去去的叫声取代了蝉鸣之曲。张天乐和白冰儿心想:“罢了!这琼缘的雅兴真不少哇!这漂亮的地方,还特优雅。”

二人正在想着时,可不得了了。这院中到处都有串铃。不知怎么地响了个不停“叮铃,叮铃……”二人细听声音从身后传来的。回头一看:明白了,是那篱笆寨子上的小铃铛。你若不细瞧,真难发现。“怎么藏得这样隐蔽呀?”白冰儿不禁的赞叹。紫燕笑着解释说:“白小姐,张公子你们有所不知,我家小姐近日来,就在搞这些东西。才一会你们见到我和其他人也是在忙着找东西,准备布置这萧铣儿埋伏所用。”正说着呢,从屋儿传来了银铃般笑声:“我成功了,快快快,你们都进屋来。”说话间一个一身粉色衣裳的姑娘出现在三人面前。那真是仙女的脸,小魔女的身材,瀑布的头发飘飘然。-----来者非别,正是一生只为逍遥自在的仁琼缘。

张天乐和白冰儿边问琼缘,边随她进得屋中。“什么事儿?让你这么高兴啊?”琼缘一边让紫燕献茶,一边讲经过:“咱们呀,边喝茶边听我细述。是这样的:我觉得我是英雄无有用武之地。不喜欢习文,偏爱动武步超儿。学了这个想那个,想来想去就想到了西洋之物。嘿!你们可不要小看这玩意儿。它是把咱华夏之精华收取,又凝结了西方的独门之处。所谓取长补短,研制的东西就是高出一筹。我呢!就采用其中的奥妙。加以改进,又按自己的想象充实了一下。把整个院子都布置上了埋伏。像什么翻板、转板、连环板;脏坑、净坑、梅花坑等。都放上了应得的法宝。(指坑里放的东西)先动我的房子,再依依建造。到那时就算来了十万、八万的官兵也剿不了我们这荒草山。可以说是战可攻,退可守。咱们就可以稳稳当当的生活在这逍遥之所,何乐而不为呀!”白冰儿和张天乐闻听拍手叫好。尤其是张天乐兴奋得一蹦老高,拍着桌子道:“好!太好了。琼缘你这分明就是在排兵布阵。这萧铣儿埋伏就连你爹和我爹都不如你呀!”白冰儿也夸道:“是啊!这样一来那位高莲高先生就不用替古人担忧了。而你琼缘又可以扬眉吐气啦!”琼缘一听白冰儿的话,是话中有话。就追问了一句:“冰儿,你把话讲清楚些,到底为何?”白冰儿就把自己和张天乐经过高先生的房前,所听到的话,一五一十都讲了一遍。不细之处张天乐在旁做补充。

他俩原本以为琼缘会大动肝火,想出对策。可万没想到,琼缘听了之后是噤若寒蝉。脸上表情也看不出是生气还是伤心。二人不知所措。张天乐忍耐不住心里的话,就开口问道:“嗳!我说琼缘你往日里可不是这个样子的。今儿这是怎么啦?你倒是表个态呀!”白冰儿也急着问:“是呀!你说说你的想法。我们也听听。”琼缘知道人家全心全意是为自己好。所以苦笑一声,言:“做得人上人,须持苦中苦。还有两句话叫:钱压奴婢手,艺可当行家。我不想多讲什么,只想用事实说话。我不想拿第一时,谁爱说什么就说什么。随他议论;但我若想夺第一,哼!这第一不管有多难,更无论它在谁手,哪怕在阎王爷手中,我也敢去争夺。至于代价,那就不论付出多少。只要成功就行了。”听她之言,言谈中带着怒火和不服。白冰儿和张天乐点到为止,又把话题扯到别处。呆了一会儿二人起身向琼缘告辞。琼缘送他(她)俩到门口。二人又说了几句道别之言,奔后宅住处而行。在这一路上张天乐是哈哈大笑:“哈哈哈……”笑得白冰儿疑惑不解地问:“你怎么也病了,傻笑什么?”张天乐瞧了眼白冰儿道:“冰儿,你还是女儿身呢!太大意了。”白冰儿不高兴地又问:“天乐,你这话什么意思?”张天乐乐呵呵的说:“人家都说女儿心要比男儿郎心细。可你却没有发觉:今日琼缘是莲子心中苦,梨儿腹内酸。我敢与你断言:琼缘定会披星戴月,食风饮露暗下决心-----与高先生斗气儿。她仁琼缘是宁可站着死,也不会跪着生的。看吧!高先生的话要化为泡影了。”白冰儿对张天乐的回答是半信半疑。

安下他俩如何推断,暂且不提。再讲琼缘,这个不想纸上谈兵的她,想把气、火都变为现实,要一鸣惊人。找回面子。但她更深知要想人前显贵,就得人后受罪。苦尽了甘才来。也可以说不经磨难不成佛啊!脑子里一涌念头,心中阵阵酸楚。把眼泪化作怒火和决心,抖擞精神要破茧成蝶。这才是一个人舍命,数万将难攻城。自这日起,琼缘是白天接茬儿布置机关;可一到傍晚,就开始忙文放武。二五更的功夫下着。有句话叫做:事在人为。她这一与高莲-----高先生暗中叫劲儿,学习可大有进步。在短短的半月中,就明珠出土。惊世的反常让人刮目相看。杨逍从张天乐和白冰儿口中,早已得知这其中的隐情。只是不愿揭穿,暗中赞琼缘的悟性。但同时又替她惋惜蹉跎的岁月,荒废的年华。

就这样她仁琼缘在当年的腊月初,让荒草山上所有的学子们又一次甘拜下风。把高先生的“高徒们”赢了个覆巢无完卵。与此同时她又“名利双收”。按照她的设计和指挥“机关埋伏”大功告成。在众人的夸赞中和热烈的掌声中:她收起了往日的活泼笑脸,高兴的留下了成功的泪水。暗自在叫喊:“我成功啦!我成功啦!”这是对每一个在不同岗位上、做出卓越贡献人的一声呐喊。因为这成功的花儿,人们都喜欢它的明艳。却没有人知道它的芽儿,曾经沁透了奋斗的泪泉;洒满了牺牲的血雨。

大家自知她的辛苦。杨逍心中也十分不是滋味。看着心爱的姑娘这样,自己心里更是流泪。高先生在一旁是不会体会到这一点的。但他也佩服这个难以收服的小烈马。也为琼缘今天的成功感到高兴。更为仁义和薄飞娘高兴。认为荒草山代有人才出,后继有人了。

尤其是仁义和薄夫人更是为自己的女儿高兴。夫妻俩乐得眉开眼笑。

自从这天开始,琼缘一直在大家的爱慕中过着。练武习文,她是一天也未间断过。时间过得真快啊!眼看着上元节也就是正月十五元宵节,又叫花灯节。就要到了,琼缘心中的乏味这回是要一扫而光了。她即刻去叫上孙平平、丽婷、丽凤、张天乐、白冰儿和五虎将及俏皮郎-----李俊。把要到大家到京城去玩儿,看花灯猜灯谜的心事对大家讲了一遍。在场的人无不高兴。都愿意散散心、溜达溜达。丽婷轻启朱唇笑着问琼缘:“琼缘你这点子又是我哥所应吧?”琼缘忙摆手言:“才不是呢!你呀疑心太重了,杨大哥没有时间理我。不过我还是要找他去,由他为我们大家做保镖才安全呢!”丽婷不信的说:“是嘛?他呀保别人是假,护着你是真呀!”说完笑着看大家。大家是控制不住心情,都笑嘻嘻的瞧琼缘。羞得她面似红玫瑰。“你竟胡言乱语,不理你啦!”恰巧此时紫燕姑娘喊了声:“杨公子到了,快请进屋坐坐。”大伙一听都清楚是杨逍到来。紧接着杨逍一挑帘栊,打外面进的屋中。“怎么这么热闹啊?”“哥,我们大家正在打算这正月十五,去京城看花灯呢!你去不去呀?”杨逍何等的聪明,一听妹妹的语气,便知道她是在故弄玄虚。只是顾于情面,不愿当众给她下不来台。才假意应和着这两句投石问路的话,让丽婷“问得无言以对”支支吾吾地我了半天,“我……我我……”琼缘那也是见缝儿扎针的主儿,怎可对丽婷礼让三分:“你就会明枪暗箭的讽刺人,少要在揣着明白,装糊涂啦!不像话!”她的话让人实难接受。但丽婷却不在意,反而苦笑道:“你怎么又心疼了,人家又一没提你名;二没道你姓;你又为何好做梁山好汉呢?就算真的是梁山好汉也不管用,近得我们杨家门,就要随我们杨家之人。这津津有味的回肠,还多着呢!日后够你吃一辈子的,若是不想再等也没什么,吉日不如撞日,钉是钉、铆是铆。我们马上为你和我哥准备喜事儿之用的东西,放心!我定会周周到到的安排妥当。怎样啊?”“你……找打。”说着琼缘脸可挂不住了,羞红了粉面,气坏了芳心。杏目圆睁,柳眉高挑。看着她这玉体不安的样子,大家急上前相劝道:“行了,行了,少说两句吧!”“丽婷你也静下吧!大家不要因逗闹而伤了和气。”“小姐我们再过几日便可去赏十五的花灯了,千万不要伤了雅兴啊!”李俊的话让琼缘和丽婷把当时的气氛缓了不少。

五虎将又帮琼缘打圆场,气氛平静了下来。杨逍这时才说:“大家都以和为贵。我希望到正月十五那天,都笑口常开的观灯赏月。不要因琐事所困,顾此失彼。”他的话举足轻重,特有分量。丽婷和琼缘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欲知接下来又有何事?请看下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