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二十八回 中秋佳节,人月两团圆;醉翁之意不在酒

义妖传 鳳燕 2267 2014-08-23 14:32:13

  上文书正说到:杨逍送琼缘的“灵药”帮了大忙。让着美人坯子又现得意光彩。一切也终恢复了往日的生机。看着琼缘无忧无虑的样子;听着她那天真、活泼的笑声;杨逍心情垮塌一下子放松了不少。薄夫人与仁义更是放心多了。这时间一转眼到了八月十五,中秋佳节。这可是个团圆日子。除了过年就数此节。家家户户人都聚到一起,到了晚上还要赏月,吃月饼。摆上祭祀的水果来祭拜月中的嫦娥仙子。也有不少百姓家里要蒸糖饼。那糖饼呀可大了。一般来说是一锅底一个。放在笼屉上蒸,也有的放在平屉上蒸。可大同小异。都是把事先发好的面擀开加入糖和芝麻,再卷起。最后再以干放入要蒸的屉上去蒸。待它熟时再用刀切罗,分给一家人吃。这表示共分享团圆。可我偏不爱吃糖的,所以一直没有想到口福。再说正文:杨逍也不例外,在这美丽的月光照路下,急急来找琼缘。怀里还揣着两块月饼。兴冲冲地进了琼缘这院子。但只见这位“不食人间烟火的粉衣女正在院中摆祭拜的水果:如苹果、葡萄、桔子、香蕉、水蜜桃、石榴和西瓜……等等。边摆这些东西,便自言自语道:“嫦娥姐姐,你还好吗?又到了一年的中秋节啦!人间千家万户团圆。天上你却,定心酸。对你奔月的传说多有说法。但他们谁也不会体验到你的伤心,它远远超过了你的美丽。没有后羿相陪,在广寒宫中对着玉兔过着流离失所的日子。那种痛心现今我还能清晰记起。为了后羿,你心目中的英雄。久留月宫永不下广寒。世人都流传记下了你的美,却为何不细细记下你的心。也为情所牵。后羿若在世,嫦娥你定会死死相追。可世上事难遂人愿,所谓明月难得几回圆。也不知他日里谁会连我心儿酸。在此我敬你一杯葡萄美酒。”说着她拿过酒壶自己倒了一杯。“举杯邀明月。”杨逍的一句话下了琼缘一跳,好悬酒壶撒手。琼缘可不高兴了,瞪着杨逍,气呼呼的说:“杨大哥,你干什么呀?把我吓得差点儿把酒壶扔了。”杨逍忙安慰道:“小心眼儿,别太在意啊,我向你赔不是好吗?”说着从怀中拿出两块儿月饼来,递到琼缘手中,“拿着,是我亲自为你做的。尝尝吧!味道怎样?”杨逍哄琼缘。琼缘怎会不晓得。笑着拿了一块儿,“这一块儿我尝尝,那块儿你也吃好吗?”琼缘知道杨逍心疼自己,定是做了没有吃。先给自己送来了,所以才借花献佛啦!杨永孝心头一热,知道琼缘也疼爱自己。所以高高兴兴地吃起来。

俩人边吃边聊。琼缘把酒壶递给了杨逍,她清楚杨逍的海量。(指酒量大)与此同时也想到了那“形醉意不醉,神醉心不醉的-----醉拳”。蹉跎了多少岁月,都没有机会向杨逍请教。偏好杨逍今日一饮酒。琼缘方灵机一动,上前劝上行酒令了。以带酒字、酒意的诗为首。其实这就叫“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她才真的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呢!可假戏演得非常逼真。但杨逍那叫狐仙。机灵的不是一点儿半点儿。只是不想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了。将计就计,随着她。琼缘吟道:“风吹柳花满店香,吴姬压酒劝君常。杨大哥,请接下句诗。”杨笑心中好笑。放下手中的酒壶,对道:“金陵子弟来相送,欲行不行各尽觞。”琼缘端起酒杯,对着屋中大喊:“紫燕,上酒!”“来啦!”紫燕应声而来。怀中抱着个大酒坛子。

杨逍更一步相信了自己的推断是正确的。琼缘定是老鼠拉木锨:-----大头在后头呢!心里清楚,脸上却不露声色。琼缘接插为杨逍倒酒,作诗:“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乘来琥珀光。”杨逍笑答:“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琼缘说吧!”杨逍笑着看心上的姑娘。(指琼缘)琼缘不服气的说:“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刚对到此,杨逍偷眼看琼缘,琼缘脸上泪珠点点。见罢,杨逍酒兴全无。忙上前再三相问:“好妹妹,你这是为何?我哪又让你不高兴啦?”琼缘边擦眼泪,边说:“杨大哥,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心里想天庭了。想着想着就……”“好了,别想那些不高兴的事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说着杨逍想拉琼缘的手,一起拜一拜月中仙子:-----嫦娥。但他万没想到,就在这时一件出乎意料的事发生了:

琼缘怎么就没有走好,一个趔趄要摔倒。杨逍和身后的紫燕都大吃一惊。本想去拽、都来不及啦!情急之下,直的摔自己了。想到此杨逍:杨永孝使了个撒缰信马驰下坡。把自己的身体横着躺出去。说时迟,刹时快。琼缘正好摔倒在杨逍的身体上,杨逍赶紧抱住了受惊吓的琼缘。“没事吧?琼缘。”“没事……”琼缘从杨逍身上不好意思的站起来。羞红了粉面,低垂着粉颈。(颈读geng)杨逍则一个鲤鱼打挺,“噌”的一下跃起,落地无声。紫燕在旁看的呆若木鸡,傻了。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转过神来。“杨公子好功夫呀!小姐你怎么会平白无故的摔倒呢?真好叫人担心呀!”杨逍一笑哦啊,言:“没什么,只是琼缘你刚才怎么会?”琼缘也十分不解,可低头细看,“噢!”明白了,地上有个香蕉皮。是刚才为杨逍敬酒时,自己吃了一个香蕉。“看来定是这皮在作怪。”说着她随手要丢掉。杨逍上前忙劝止道:“哎!不可,把它丢了又要出笑话,谁若踩到也会摔倒。”说着拿起香蕉皮叫过紫燕,“紫燕姑娘,烦你把它给送到驴、马的草料槽里去。”紫燕应声而去。杨逍见无旁人了,逗哄琼缘说:“哎呦!人都说摆供人吃,尽心神知。怎么神不知情,反而要人帮解。”“你刚才……”琼缘羞得不想再说。杨逍笑着又问:“哈哈哈……我刚才怎么了?什么呀?”“我我……你你……”支支吾吾琼缘说不出口。

不巧不成书,欲知后文,请看下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