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三十回 讲述故事,秒点人生(二)

义妖传 鳳燕 4981 2014-09-02 21:59:26

  书接前文,白衣公子哈哈大笑,口言;“姓渡,名……”并未说,年轻人也不便多问。只称白衣公子为“渡公子”。闲言少叙,时间不大就来到一座房富丽堂皇的豪门府邸。姓“渡”的白衣公子开朗地对姓“周”的年轻人说:“周兄,这便是小弟的寒舍。周兄请随我进去歇歇脚吧!”人家白衣公子的爽朗性格、和这雕梁画柱的气派豪宅,真让姓周的年轻人心中佩服。“好,在下就此打扰渡公子了。”“嗐!哪里话啊!”说着渡公子又笑答一个“请”字。“周兄请。”“啊!公子请。”二人进到院中。年轻人细打量着院落更是被打扫得一尘不染,“哎呀!真是人间仙境啊!”年轻人情不自禁的夸赞出。杜公子一笑道:“周兄哪里……你过奖啦!快请屋中一叙。”年轻人口说:“是……”这才进得屋中。一进屋,年轻人更是刘姥姥游大观园-----开眼了。眼前琳琅满目的摆设,对年轻人来说在农家,那都是想都不敢去想。从没享过呼奴唤卑的日子,今日算是尽了富贵中了。

渡公子叫人上茶。二人分宾主入座。杜公子是彬彬有礼,对年轻人道:“周兄请不要客气,随便点儿更好。吃什么、喝什么尽管开口,小弟这里不敢说应有尽有,但也是独具特色的。”“是是,在下也已看出公子家境富贵中,人在潇洒地。真不雅如神仙府一般。”说时这青年人站起身来以礼送。渡公子是哈哈大笑言:“周兄太过奖了,难不成周兄你见过神仙府地吗?”年轻人苦笑一声道:“我……哪里来的那福气呀!”渡公子听后更是拍案而笑道:“周兄,我看你就有那份厚福啊!哈哈哈……”正这时香茶献上。“周兄请品尝一下,这茶味道如何?”渡公子边让边品茶。“好。”姓周的年轻人接过仆人敬上的茶碗,喝了一口:“嘿!可真香啊!”渡公子言道:“周兄这茶茗大红袍是产自武夷上的。乃我先祖所收,后由我祖奶奶特留。年年进收。这便是今年的新产。周兄若喜欢,待明日多送一些与周兄便是。”年轻人忙摆手言道:“不不不……,如此打扰已经过分了,又岂可再生枝端。”渡公子听了把大指一挑:“服了,小弟今日算是没白费心机啊!原来人间还真有富贵不能淫的正人君子。弟甘拜下风。”说完渡公子起身向年轻人深深地施一礼。年轻人吓了一跳,赶忙离座相搀,说:“公子,快不要这样,折了小的阳寿啊!”二人越谈越投机。

不知不觉到了吃晚饭时间了,一桌丰盛的酒席摆上。此时年轻人真的饿了,刚才的高谈阔论让他不太拘谨了。放开胃口这顿吃啊!最后吃了个沟满壕平。撑得他直打饱哽。“哽哽。”渡公子问他:“周兄可吃好否?”“吃得太好了,哽。”“好,吃好就好。”渡公子满面赔笑地答道。时间像长了翅膀似的,一下子到了睡觉时间啦!渡公子拉着姓周的年轻人之手,叹道:“哎!周兄小弟只恨与周兄相见恨晚啊!就像这天色一般,要休息时间到了,不能再多耽搁了,明天一早你还要赶路渡船呢!小弟这就带你到寝室。安排你休息。”年轻人点头道:“好!一切听从渡公子的安排。”就这样渡公子把年轻人带到后院,这一到院里就更是叫人大吃一惊:满园的红珊瑚树,还有在地上闪闪发光的。(指宝石)不知是什么。看着让人眼花缭乱。年轻人随着渡公子进了一间东厢房,到得屋中一看:那真是水晶的帐子,玛瑙的枕。蚕丝的被子,玉石的床。年轻人目瞪口呆,心说:“我不是在做梦吧!想都不敢去想,这会是真的吗?人家都说做梦被人咬、让人掐都不疼,今天我试试。”这位想着想着伸手在自己的腿上掐了一把,“嘿!真不疼唉!”他的话才出口,有人在旁受不了了,使大劲儿地叫喊:“周公子您怎么掐我腿呀?”姓周的年轻人被吓了一跳,这才注意到那位书童在自己身边,正用手在摸扶着大腿。一个劲儿的呲牙咧嘴。“不好意思啊!真是对不住啊!在下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所以认为是在做梦,才掐我的大腿来证实一下真假。不成想忙乱之余竟弄成这样,真的是过意不去呀!”年轻人说着忙向小书童双手一抱拳,深施一礼。一恭扫地。这下可吓坏了小书童,忙说:“公子爷,快快起来啊!我怎受的住哇!”说完急忙相搀。身旁的渡公子呵斥小书童道:“虾儿,还不快快退下,四处乱跑、乱跳。”小书童吓得直发抖道:“是是……”随之便回其住所去了。年轻人不解为何渡公子要说小书童四处乱跑、乱跳。您也定会疑问。先别急到时候我定会解释清楚。再说渡公子告诉年轻人:水放的地方,晚上若冷多盖几双被子,若起夜(指上厕所)床底下有夜壶。但若不习惯,可上门外的那个小门里便是。千言万语最后多一次强调不要到西厢房去。因为那房中住着神志不清的老祖奶奶。她因上了年纪时常昼夜不分。有时会半夜出来溜达。但周兄不必担心害怕,她不会害人的。”年轻人老实的说:“渡公子太客气了,我禁忌就是。”渡公子这才放心,与年轻人告别。回自己的住所去了。

到此会有人问:“为什么渡公子不和年轻人共处一室呢?他们又都是男人。”其实是有原因的,至于为什么、到该说时我肯定会说得明明白白的。现在还不到时候呢!闲言少叙,书归正文再说年轻人,他还真是吃得饱,睡得着。工夫不大就进入梦乡。这一觉大概到了二更天,年轻人正在熟睡之时,被一阵怪叫惊醒。“嗷、嗷……好睡啊!好睡……”这声音难以形容,就像下山的猛虎一般。叫得让人毛骨憾然,头皮发胀。年轻人揉揉眼,打了个“哈”。四面太黑,这是想起了渡公子告诉他如想点灯,只需推一下床头便会亮起蜡烛的。他半信半疑的试着用手轻推床头。“嘿!果真不假,床头一着人手,立即室内亮起明烛照耀。真不雅如白日一般。年轻人起身穿好衣裳,蹬好鞋。在烛光的照射下,寻那怪叫声的来源不料外面又传来了相同的“嗷叫”声。他大胆地拿起放在桌子上的一支蜡烛。提高警惕的推开门,凭着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叫门的良心。迈大步到了院内,竖着耳朵听声音不觉一惊,声音好像是从西厢房传出。想起渡公子的千叮咛、万嘱咐,不由止步未行。但又放不下那屋中渡公子的老祖母,怕老人家有什么用人之事。故又加了好奇之心。直至西厢房门口,站立身子,一只手拿着蜡烛,一只手扣门,道:“请问老人家,您有何事?要人帮助吗?我是渡公子的朋友,您若有事儿大可开口说出,晚辈定会效犬马之劳。”话音刚落,就见那屋里“唰”的一下,亮起烛光。接着又传来了一位苍老的夫人之声:“啊!你可以进来。我却有事儿,需要人相助。”年轻人闻听是一时的冲动,头脑发热。此时也已忘了渡公子的千万个不放心。答应一声:“嗳!”随着就推门而入。

等刚一进屋中,借着灯光往四下一打量:“哎呦!我的妈诶!真吓死人了!”年轻人喊出之后,吓得两腿发抖。腿肚子转筋。心想快跑……但腿却不听使唤,只一个劲儿的打哆嗦。那位说:-----他到底看到了什么?因何吓成这副摸样?-----书中交代,年青人看到了一个面像黑鱼的老太太。小眼儿,一张特大的嘴。嘴角还带着两根须勾。发尖的头,扁扁的鼻子,一双小的出奇的耳朵。脑袋上的头发稀稀花花在后盘着。头皮都露出不少。再往下看一身黑色衣裳,黑中带亮,亮中透黑。一双黑手长着长长的指甲。坐卧在床上是半躺半卧。正朝被吓坏的年轻人发笑呢!声音比晚上的猫头鹰叫都难听。叫的让人不寒而栗。“哈哈哈哈哈哈……小子!今儿我孙孙未给我上饭呢!不成想你倒要成为我口中美餐了,过来让奶奶我开开荤。好好享用一下你这生人味儿。”说完她像风一样飞到年轻人眼前,伸手要抓年轻人的脖子。要是真抓上,非一命呜呼不可。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院中有一人叫喊:“住手!老祖奶奶请您手下留情,万万不可乱杀无辜。大开杀戒呀!”此人话到人也到,伸双手把那个丑老太太带到一旁,耳语了几句:“老祖母他乃坦荡君子,非与他人同流合污。所谓人上一百,行行色色。望老人家开恩。”年轻人见来人心里稍放松不少,来者非别正是渡公子是也。因此年轻人结结巴巴地问:“公……子……您……?”渡公子听后是解释再三言说:“周兄不要害怕,本想不愿相告,但事已至此,也只得如实儿诉了:我等非人类,乃这条耍肚河中的水族一类。”说着他用手一拍自己的胸脯说:“在下乃此河中的白鲢鱼儿所化。”

又指了指那个丑老太太说:“她老乃是黑鱼精灵一变。因我等修炼多年才能幻化人形。但天有不公,冤我祖父。受刑难当,死于河中。老祖母火气大发连年给人间发动洪水。致使小小的一条河流变成了今天的大河。每到太阳要下山时,就不会有人敢渡河。今日不想周兄你恰逢此处。我看你心地善良,为人忠厚。才把你带入府邸。又见你对虚荣无动于衷,才请你再进内室小住一宿。绝无害你性命之意。还请周兄多多地海涵。小弟给你请罪了。”说着渡公子撩衣服就要跪下,被吓得半清半醒的年轻人慌忙伸手相搀。道:“渡公子您快快不要如此,我实属受当不起呀!想我们人类也有善恶之分,您等非人类,却有比人类更清楚的一颗爱心。在下虽生在农家小院,却能看出您的高风亮节。乃出淤泥而不染之靓。”说完把渡公子搀起,又向老黑鱼精深施一礼道:“老人家您老好好休息,刚才乃在下之错,请老人家不要计较。”老黑鱼精听后是不住的夸赞:“嗯!小白没有看错人,你却是个好心人。即是小白的朋友,我也应有所表示才好。”说着对渡公子言:“小白,你不可小气了,送这位善心之人一袋子黄豆。叫他明日一早带走便是。”说完她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哈……啊……”意思又要去睡个回笼觉。年轻人与渡公子对老黑鱼精客气了几句,退下把门给带好。渡公子又安慰了年轻人几句,也回去休息了。年轻人不知怎么会的房中,躺在床上久久难眠。一个劲儿的出白毛汗。

正在似睡非睡之际,小虾来唤他:“(小虾指的是那个虾儿书童)公子。公子醒醒啊!天要亮了。我家公子在外面为您隹备了一袋子黄豆。让您即刻启程。”年轻人揉揉眼问:“启什么程啊?”小虾忙说:“嗐!我的公子唉!您怎么忘了天亮您要去陈庄儿送信呢!快走吧!”说着不由年轻人分说,连推带轰把他硬是拽到渡公子面前。但见渡公子面色沉重,眼带无奈道:“周兄,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呀!我们水族并无其他之物,小小礼物望周兄莫要推辞。”说着从地上拿起一袋子黄豆。给年轻人搭在肩上。又接插说:“周兄送君千日,终有一别呀!望自多多珍重。”说完就要匆匆离去。年轻人忙喊:“渡公子你我还能再次相见吗?”渡公子摇了摇头:“一切看天定吧!望你多行善事。多多地……”正这时在旁边的小书童喊道:“公子来不及了,快些吧!”渡公子无奈只得把双手一拍,口喊声:“归去”。那年轻人在院中转起圈来,吓得他紧闭双眼。时间不大就像又离地了,然后又落地了。他仗着胆子真开双目。正巧前方金鸡报晓。回头一看那条大河已落其身后。这回他总算明白了,昨夜之事千真万确,定时河中水族相助。为此他又摸了摸身上的大布袋子。对着“耍肚河”拜了三拜,心中暗暗的道谢。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他顺利地到了陈庄儿把信送到,请帖呈上。主人高兴为他找了渡河之人。相安无事。他往家中走,人家渡船的船家向回划。这布袋子的黄豆让他的肩头越来越沉了。压得他有些不耐烦,停住脚步,放下不带打开细看:都是同样的黄豆,与人间百姓家中并无差异。于是他便随手抓起一把丢在一边。又一把又一丢,就这样接二连三的下去,整个布袋里的黄豆在短短的时间内,被抛去了大量之多。待他到家门时,口袋中仅仅剩下两颗未丢去。伸手扣打字家门言:“娘子我回来了!快开门啊!”有位妇人答道:“来了”接着把门打开。这妇人正是年轻人的娘子。见的丈夫回归,就唠叨了几句:“你呀!也真是的,一去就这个时候才回。害人家为你担心。”说着又把大门带上,把年轻人叫入屋中,问长问短。年轻人口中半晌无语,但又禁不住她再三相问,最后说出实情。妇人被惊呆了。这时年轻人想起那布袋中的黄豆,就想去拿袋子,但不知什么时候那布袋子自长了翅膀,不翼而飞。又觉怀中有什么东西,伸手向怀中一取,两颗又大又亮的天然珍珠,光芒四射。出现在夫妻眼前。妻子问:“这是珍珠?它从何而来?”年轻人没有回答。推门而去,向他一路丢黄豆的地方去找寻珍珠,却空手而归。进门后把前后之事对妻子讲出,却不想妻子噗嗤一声笑,说:“你呀!真呆呀!这就是你的命,命中注定只此两颗珍珠之命呀!”

说到此-----杨逍向在场之人都一笑。未做其他解释。丽凤在旁问道:“杨公子讲的太含义了,我听不清另指什么?”五虎将却看了看琼缘又瞧了瞧杨逍。心中清楚八、九。所以“东”带头儿用话把大家引开。说:“各位我想请大伙儿去吃我们做的月饼。请在场的都不要推辞啊!小姐与杨大哥稍候再去不迟。我等先行一步。”说着向大家一使眼色。在场的都没一个傻子,明白这“东”的话是指什么了。也清楚杨逍的两颗珍珠之命指的为何了。大家各自找来了个理由,都依依离去。

欲知后文,请看下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