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二十五回 痴公子怜香惜玉,互送定情物

义妖传 鳳燕 3396 2014-08-15 21:57:13

  书接前文,正说到琼缘流下辛酸泪,杨逍哪里受得了,上前来紧劝琼缘道:“别哭了,休得与她计较,岁月如梭催人老,有我在;我陪伴你。咱们共白少年头。时光不留人我随着你。天上、地府生生世世永不分离。杨逍愿为你上刀山下火海,一梦白头。绝无怨言。”琼缘抬头看杨逍,“杨大哥,”杨逍接着讲:“美不光是在于外貌,更重要是在于心灵。心美人更美。反之再美的外貌,心如蛇蝎,其人也不能称之于美。你就好比是块美玉无瑕,心纯如水,美似冰。漂亮得像水晶。怎么会不没呢?区区几个小痘痘儿又算什么,过几日我定会让你像从前一样光彩照人。”“真的吗?杨大哥。”琼缘羞得粉面通红的问道。“当然啦!我哥才不会骗你呢!你要知道他可愿为你上刀山下火海啊!”丽婷轻笑细讲。杨逍忙上前朝自己的妹妹摇摇头:“哎!你少说两句怕有人把你当哑巴啊。”琼缘无法插言,只得回身想躲开,但无意中手没留神,右手的二拇指正巧戳到桌子上。疼得她:“哎呀!”一声,一个劲儿地抖动右手。把杨逍心疼的:心都要碎了:“琼缘你怎么样?哪里疼呀?”上前一把,把琼缘右手的手腕攥住。“好疼呀!杨大哥是这二拇指好疼啊!真的好疼。”说着脸上带出痛苦难当的表情。“哥,你别急,细细看看琼缘是不是戳手啦!”丽婷的一句话点醒梦中人。

杨逍一看:可不嘛,琼缘右手的二拇指像是与那几个不同,便小心翼翼地用手轻轻动了一下。琼缘本身娇气,人所共知。但谁也不承想今日添加一个“更”字,杨逍才碰到她的手指上,她便“啊!啊”的叫喊。“疼疼疼啊!别碰我手指好疼呀!”杨逍拉着她边走边说:“我让孙叔叔(指孙处忠)为你去捻。”丽婷忙拦住道:“哥,你今日是怎么了?她那娇柔之身哪能受得了那种罪呀!”杨逍急着问:“你说怎么办?”“你是狐仙,用法术不就行了吗。还要多此一举。”丽婷的回答让杨逍和琼缘都很吃惊。“你说什么呢?”琼缘狠狠地瞪了眼丽婷,杨逍用千里传音术提醒她:“你呀,才真的被我惯坏了呢!说话不计较后果。这是在荒草山,不是咱们家。小心点儿,隔墙有耳。”杨逍心里也知晓丽婷是为琼缘好,所以说话点到为止。丽婷自知太大意了,故而没有在意。脸发烧,对杨逍说:“哥,我去厨房准备些好吃的,一会儿给你和琼缘送来。你先照顾琼缘。”说完她向厨房走去,到了门口,还留心地把门带上了。杨逍看了看她远去的身影,心里也是一阵酸楚。琼缘明白杨逍的心事,不便道破。

之后,杨逍让琼缘在床前坐好。把手一伸真的用法术、为琼缘医治右手的二拇指。眨眼间妙手回春啦!琼缘手指伸、曲都活动自如。自是高兴万分。

“杨大哥,再谢你一次,又救了我一回。”“真的吗?要真感谢的话就跟我回家去得了。”杨逍嬉皮笑脸开琼缘的玩笑。“我今年才刚刚十五岁,你怎么……”“我怎么了?什么呀?”杨逍又逗着。“你讨厌,我不理你了……”琼缘脸色通红。杨逍越看琼缘越喜欢,心里美。手一碰正巧碰到自己胸前的白玉项圈儿上,灵机一动把项圈儿从自己的脖子上摘下。拿在手里转着玩儿。琼缘看到了不顾刚才的羞涩,开言问:“杨大哥,你手中的圈圈儿真好看,我拿会儿好吗?”杨逍一听正中下怀,说:“你要是喜欢别说拿会儿了,送给你也无妨。”“真的嘛?”琼缘高兴的差点儿蹦起来。“当然,我给你戴上。”说着杨逍把手中的白玉项圈儿给琼缘戴在脖子上。“真美呀!”琼缘正在摆弄项圈儿,“是呀!那是逍儿送的,能不美吗?”说着来人推门而入。杨逍与琼缘一看来了一位夫人,其后是姑娘:-----丽婷。那位夫人非是旁人,正是薄飞娘:-----薄夫人。书中交代夫人心急如焚,能在校军场呆得下去吗?忍了又忍还是来看女儿了,在厨房经过正看到春风满面的丽婷。细问才知女儿无恙。又是一场虚惊。便和丽婷同道而来,顺便带来了饭菜。丽婷亲自提着篮子和锦盒。

这便是以往的经过。咱再说杨逍,小伙子机灵聪明又会来事儿。有些不好意思不假,但随之又稳定下来。问道:“姨娘您来了,杨逍不知姨娘到来,未曾远迎还望姨娘多多海涵。杨逍这里给您见礼啦!”说着深施一礼。夫人见了是眉开眼笑。一边伸双手相搀,一边说道:“逍儿,快快起来,不必如此见外。缘儿你看看你,每日里就知道无中生有。小题大做。何时才能像逍儿一样懂事啊?”琼缘一听撒起娇来:“娘,您也太看不起我啦!女儿在您眼中永远是不成器的小丫头。却不知女儿心中装国、装家、装百姓;系天、系地、系父母。”说着又捂头,一个劲儿地捏着。做娘的心疼女儿:“好啊!你呀太能演戏啦!快把今天的饭菜补上吧!我还有其它事情,先行一步。”说完夫人把丽婷一拉道:“婷儿,姨娘教教你绣花如何?”丽婷心领神会笑着说:“好哇!我这就随姨娘去学绣花。哥你好好照顾琼缘,让她呀多吃点儿,别娇袭一身之病。像棵昙花似的。”说着以手轻遮朱唇。“你又气人,我恨你……”琼缘把小嘴一撅。夫人紧打和道:“行了,你快去和逍儿用饭吧!”话音才落,夫人与丽婷匆然离去。

杨逍本想多说几句客气话,但所谓恭敬不如从命。所以没开口。-----琼缘把篮子里的饭菜、和锦盒里的美食都端了出来。杨逍帮忙往桌子上摆放。一看这桌饭菜都是自己和琼缘喜欢吃的。有:四川熏肉、缠丝豆角、黄焖大虾、回锅肉、红烧狮子头还有菠菜馅儿水饺,和一壶上好的老酒。杨逍伸手把酒壶拿过来,倒在事先准备好的酒杯里。提鼻子一闻:“啊!真香呀!”心里明白姨娘早就算着自己的份儿呢!事儿都为自己想到了。高兴的他有头看了眼琼缘脱口而出:“魂牵梦绕,所娇容。心神难宁。”琼缘听了心里欢喜,可却假意生气:“你呀!喝多了。”说着拿手在桌子上轻轻写道:“日思夜想,系多情。头脑发疼。”杨逍看得一清二楚。心里热乎乎的。可又不好意思在逗琼缘了。只是竟把她爱吃的多夹到琼缘碗中。

此时无声胜有声,这些情依依爱绵绵的话语就不多写了。吃完饭后,丫鬟婆子们把东西收拾干净。又为他们沏上香茶。杨逍边喝茶边告诉琼缘,明天一早定会让他对琼缘的承诺实现了。琼缘自是开心,可又担心杨逍有什么闪失,所以是千叮咛万嘱咐。杨逍一、一 点头。有朋友到此会不明白:杨逍对琼缘承诺为何?-----很简单就是要去除琼缘脸上的青春痘儿。

又小坐了一会儿,杨逍看了看天色不早啦,说:“琼缘你看快要到掌灯时分了,你也应早些休息,我先回去了。”“啊!你又要走啊!”琼缘是真的舍不得杨逍。杨逍心里自然而然清楚。可脸上却丝毫不带。

反而笑着说:“怎么?你舍不得我走啊!那我就不走了,今日偏好和你同床一梦。”“你胡说八道,谁会舍不得你呢!快走哇!讨厌……”“是嘛!我看你呀是口是心非。不过若我真不回去,在你这儿就算你我清清白白,可孤男寡女大半夜共处一室,传出去也是好说不好听啊!所以明天我再来看你,你呀!别乱猜想了,好好儿睡上一觉。咱明天见。”说着又逗琼缘笑,琼缘哪里肯笑,让他的几句话羞得脸红像红玫瑰。开言道:“你走就走好了,别再气我了,更不许看我。”“嘿!真不讲道理啊!眼睛长着就是看人、看物所用。再者你若不看我,怎么会知道我看你呢!”杨逍乐呵呵地回答。“我……好啦!我说不过你总行了吧!”“好好好,谁让我偏偏喜欢上你呢!事事都依你不就行了吗?”杨逍说着就要推门而去。琼缘急喊:“杨大哥,你别走,我还有事儿呢!”杨逍回身望琼缘,羞涩涩的脸上红的发烧,“杨大哥,你……把……这个……拿去,不准看,等回到你自己房中再看不迟。”说着从身后抽出一个小方盒儿,“里面放着什么?”杨逍边说边要打开看,琼缘生气的说:“你怎么这样呀!拿回去再看。”“知道了,我刚才是在逗你玩儿呢!”说完杨逍:-----杨永孝把那小方盒儿放进怀中。“嗳!琼缘,我可真的走了。”“嗯!你慢点儿走。”“无妨,你早些休息吧!”两个人依恋分开,各回各自住所。琼缘累了一天,也把心事“讲清了”到屋中把门关好,她是高高兴兴地拿着杨逍送的白玉项圈儿,像是看到杨逍本人一般。微笑着睡着了。再表杨逍回到自己的屋中把门关上。此时已经掌灯啦!把蜡烛点起,小心翼翼地打开小方盒儿,仔细一瞧:里面放着一个小红色锦帕。锦帕上绣着个白色狐狸和几句诗。诗为:“昔日瑶池宴,散分到人间。世上美梦圆,愿随汝心愿。”杨逍文才出众一看这首诗,就明白琼缘的心是在暗示自己,她也喜欢自己(指杨逍)心也牵情连意。又细细地看这只白色的狐狸:绣得栩栩如生。狐狸卧在一个草丛中。更离奇的是这首诗的字迹:居然全是用头发丝儿一丝一丝地绣成。可见琼缘对杨逍的真心。这丫头才不是一天两天就完成如此杰作的呢!杨逍越看越心疼。疼琼缘为自己消耗了一定的精力。因此他是暗下决心非-----仁琼缘不娶。

朋友们要知后文,请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