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二十二回 吟诗作赋,灵性大显

义妖传 鳳燕 2180 2014-08-09 22:50:44

  书接前文,杨逍出对子,让琼缘猜。他的上联为:“天若有情,天作合。马蹄踏进仁府中。对下联吧~!”“我的下联是:……”“是什么?快说呀!”杨逍诙谐的笑着问琼缘。琼缘你了半天“你……”红着粉面不好意思对出。最后生气地趴在床上,娇声艳气得哭了起来。无奈杨逍又笑着来解劝,妹妹长来,琼缘短的。好话说了一大堆,才算打动了小公主。琼缘边让杨逍为她擦眼泪,边羞答答的轻声说道:“对子之事对出也不算依对子行事,你不能欺负我。”杨逍连连点头说道:“我出的对子,你对不出便罢了,又何谈欺负二字?”“你欺负我,就是你。坏死了杨大哥,我不理你了。”说着琼缘把小脸扭了过去,顺茬又接对子说道:“地若有意,地位证。三年五载花轿中。”杨逍听后是喜上眉梢,乐得双手都要拍不到一块了。“哈……我不欺负你了,其他的都不算只管对对子好不好?”“行!”“你听好啊!我的上联为:赤胆忠心,照荒草;愿伴日、月、明。”琼缘皱着眉对道:“马革裹尸,还人情;永陪三、日、晶。”杨逍又说:“一刀一枪,起干戈;战场硬碰硬。”琼缘对道:“一针一线,穿锦绣;巧女之手弱莲弱。”正这时门外有人叫好,“好个硬碰硬,若连弱啊!”接着又是一堂哈哈大笑:“哈哈哈……”杨逍和琼缘都有些害羞。尤其是琼缘又羞又恼,气呼呼地定睛瞧那门外之人,此时这位不速之客也已庐山亮真面了。“是您呀!爹爹您干嘛呀?真是的吓了女儿一大跳。”琼缘撒娇着喊道。来者非别,正是大寨主:-----仁义。这位公道大王对自己的女儿是百般疼爱,平日里很少训斥,琼缘今生真比神仙府中的仙子还要幸福。连皇帝的女儿都无法与她先提并论,深宫中缺少的欢乐是帝王将相所给予不了的。并且那明争暗斗的日子根本无法与百姓相比,人间平常百姓人家更多了无穷的乐趣和无忧无虑的自由。-----至于这琼缘她更是伸手五指令,拳手就要命的山大王之女。自然多得是开心,再加上大家对她的抬举,更是自信不疑。所以说话自己娇惯自己,我行我素的性格注定无法改变。在归正文接着说仁义他是怎么来的?之前我所言道大寨主:

-----仁义随孙处忠父女去抓药,现在药已抓好,并且夫人:-----薄飞娘亲自煎熬,丽婷把火儿。仁义见夫人与丽婷快着煎药,一时半会儿也熬不好。所以没有告诉夫人与丽婷自己先行一步,到女儿房中想去看看女儿病体如何。但不成想听到屋内杨逍与琼缘正在对对联,还巧没有听到头几句。只晓得后两句。尽管如此,杨逍也显出了不自然,脸色发红,看出十分不安和羞涩难当。老头儿仁义看了是哈哈大笑道:“哈哈……没什么莫不开的,你们俩都别不好意思。我从你俩的对子中想起一灯谜来,”刚说到此,琼缘高兴的喊道:“爹爹真的吗?您快说什么灯谜啊?”琼缘打断了仁义的话问道。任意接茬儿讲:“这灯谜为:我有一间房,半间租与转轮王。有时射出一线光,天下邪魔不敢当。你们俩刚才对的那么好,现在先不要说出谜底的答案来,也已谜面形式出一首,但谜底必须是同一个答案。听清了吗?”杨逍点头道:“听清了,姨父。”仁义听了说道:“好,听清了,就来对上一首如何?”“杨逍先来对出一首,作为谜面:我有一艘船,一人摇橹一人牵。去时牵牵去,归时摇橹还。姨父杨逍献丑了,请多多指教。”人家杨逍才华出众,且礼数不减。让人听着特别舒服。仁义是连连点头夸赞:“好,好样的。出的谜面太好了。缘儿该到你了。”“我……”琼缘支支吾吾看了看仁义,又瞧了瞧杨逍,用千里传音术问杨逍:“杨大哥,我对不出啊!这谜底是什么呢?”杨逍用千里传音术快速的给她提示为:“木工做木匠活儿用的。”琼缘听了心里有了底,脑子里闪出了答案。只是没一语道破,说道:“我有一张琴,琴弦藏在腹;为君马上弹,弹尽天下曲。爹爹看女儿也对出来啦!”仁义手捻胡须道:“嗯!真乃名师出高徒也。这都是逍儿教徒有方啊!”“姨父过奖了,杨逍实在不敢当啊!”杨逍谦虚的回答。“诶!逍儿你太过谦了。”人家正说着呢,琼缘在旁自言自语道:“莲子心中苦,梨儿腹内酸。”

仁义和杨逍那都是人中的尖子。一听都明白了,琼缘心里有气了,没夸她,她有些受不了了。脸上虽说没带出来,但心里却十分不悦。因此才会说出这两句诗来。仁义哈哈大笑道:“哈哈……缘儿你这醋未免也吃的太过格儿了吧!夸逍儿,没有夸奖你,你就不悦了,那好为父倒想问问你,刚才的谜面已有,那谜底又为何呢?”这聪明人一听就明白了,仁义明显这是给琼缘找台阶下。琼缘自是更清楚,兴致勃勃的回答:“爹爹那谜底是-----墨枓。”老仁义听后是笑不拢嘴,“儿啊!你就得有逍儿这样的老师来教学,才会学有所长啊!”这一番话使得琼缘高兴了,她看了看杨逍笑了。

此时院内丽婷随夫人也已把煎好得药给琼缘送来。进得屋内夫人一看琼缘病情好转了不少。时方才在院内便听得屋中有说有笑。这一看更放心了。夫人上前劝说琼缘快些把药喝下。丽婷把药碗给了琼缘,琼缘紧皱眉头,问道:“娘,这药苦吗?”“傻孩子,你没听过良药苦口吗?快喝吧!”“好!我喝。但是你们都先回避一下,我想一个人在屋内喝。”“你这孩子,又要把药扔了啊!这可是你娘亲手为你熬的。”仁义在旁看不过去了,说了一句。丽婷也说道:“没错,姨娘为你熬药,我还为你把火儿呢!快喝了吧!”“哎呦!看来今儿我是在劫难逃了。莲子心中苦,梨儿腹内酸。道不尽这酸酸苦苦,默默的喝下难咽。”杨逍听了是心里一酸,心疼琼缘。可在这莫多人面前又无法表明。心中万语千言。只得收藏他的怜香惜玉,多情万种。

此章结,要知后事如何?请看下文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