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十九回 二巧结金兰,荒草山仗义施粮,边关急化解

义妖传 鳳燕 2023 2014-08-03 21:15:30

  书接上回,正讲到大家束手无策,面对刘金定的荒唐。琼缘更清楚刘金定是为杨逍,可又无法相劝,杨逍心只在自己身上,心里只有自己。-----所以只得跳下马鞍,亲自来到刘金定面前解劝:“刘小姐,你又何苦呢!人有美丑之分,更有善恶之辨。你虽然长得一般,但我相信你和我们大家一样都有一颗善良的心。如果刘小姐你不嫌弃,我愿与小姐八拜结交,结为金兰好姐妹,不知你意下如何?”

琼缘的几席话让刘金定茅塞顿开,眼前“唰”的一下亮了,她这时也不哭了,站起身来用手边擦眼泪,边说:“你所言可属实?”“当然!是真的。”“太好了,我求之不得!”刘金定说完转身向官兵们吩咐道:“各位弟兄们,快来帮忙找齐结拜的东西。”还没等大家动手呢,琼缘忙摆手说道:“且慢,不必找寻,我们可以堆土为炉,插草为香。”说着便蹲下身来双手捧地上的土,五虎将一个个也帮着拿小毛毛草,琼缘亲自双手插上,然后跪在地上对着发呆、傻站着的刘金定喊道:“刘小姐,你怎么还不过来呀?”此刻刘金定才如梦方醒,赶紧也随琼缘一同跪下像“桃园三结义”刘、关、张一样起誓发愿。结果一报年龄琼缘一十四岁,金定一十五岁。自当金定是姐姐,琼缘为妹妹。琼缘又给金定磕头,金定伸双手相搀。姐姐长来,妹妹短的。一下子这气氛转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儿。官兵也好是荒草山的喽兵也罢,都为她俩高兴。琼缘更是热心,非要金定等人上山去做客不可。无奈何刘金定也只得恭敬不如从命了。

有个喽兵撒脚如飞早一步上山去禀报给大寨主:-----仁义。仁义下令:列队迎接。因为刘金定不光是琼缘的结拜姐姐,更是忠臣刘守信之女。所谓忠臣孝子人人敬,逆党叛贼留骂名。这是老言古语。流传至今。好了咱们闲言少叙,书归正文。再说仁义等英雄们大家高高兴兴的,把刘金定等人接进大寨。到了聚义厅分宾主落座,喽兵上茶。仁义吩咐排摆上等酒席,为刘小姐接风洗尘。

酒席宴前,仁义问刘金定:“金定啊,你父亲他现在身体怎样?”金定起身离座,抱拳施礼道:“老伯,不瞒您说我爹爹他老现在身子骨还挺硬朗,只是为粮草之事发愁。所以才叫我带上这一百八十七人前去京城告急,早些押运粮草以解边关之急。”她说话像个瓮钟,举止动作更不像大家闺秀。但有一股巾帼不让须眉的豪气。仁义听罢是不住地点头,接着又说道:“即是如此,金定你快些吃饭,吃完之后与众兄弟们各自早些安息。粮草之事我帮你啦!不必回京调动,救人如救火。当兵的没有吃饱饭如何能打仗啊!”在一旁的琼缘也放下筷子问道:“爹爹,难不成您要动咱自己的粮仓吗?”“那是自然!我与刘守信刘老将军也有同殿称臣之交,他的为人为父知晓。所以不管为国为民、为公为私我都不能不管啊!”“那爹爹您到底是兵呢?还是匪呀?”“是兵怎讲?是匪又怎论?”“嗐!兵帮是自然的,匪嘛?我就不说了。”“你这孩子,大盗亦有道,不是为别的,就为忠臣刘老将军和三军儿郎也不能见死不救啊!”琼缘听后是偷偷的发笑,仁义知道女儿是欲擒故纵。所以也用眼看了看琼缘,后又摇头。但金定不晓得这对父女唱的是哪一出戏。

此刻有喽兵大喊道:“夫人到!”原来薄夫人刚从后宅来。大家都起身相迎,(夫人因后宅有些杂活,故来迟了一步)但见夫人满面春风,来到大厅内,没等旁人答话,琼缘赶忙上前,口喊:“娘亲,您怎么才来啊?快来我给您介绍一下,”说着她伸手把刘金定拉了过来:“娘,这是刘金定,是我的结拜姐姐。”刘金定忙上前施礼口称:“伯母,您一向可好?金定给您见礼啦!”夫人赶紧伸手相搀,“免礼,免礼。”细打量眼前这位丑姑娘,心说:“这孩子怎么长得这般难看啊!哎哟!挺好的一个姑娘怎么长糟蹋了。”她心里怎想,脸上却不带露一丝。仁义让夫人入座。大家接茬儿推杯换盏,开怀畅饮。

吃罢午饭,喽兵们把残席撤下。仁义一挥手,有喽兵上茶。大家边品茶边议论粮草之事。仁义手捻须髯听听这个意见,想想那个看法。后又看了眼夫人和杨逍。杨逍没作声,夫人对丈夫点了点头。仁义明白是让自己拿主意。老头仁义高声宣布:叫三寨主-----白天顺和张英等弟兄们立刻去粮仓,开仓放粮解救刘守信之军队。另外又派五虎将和李俊速点兵二百人,与刘金定共护送粮车回边关。金定也是求粮心切,不敢多耽搁。与大家一道而行,琼缘本想多留,但深知军中无粮,等于不战自乱。所以没强留。

直至山下万事俱备,大伙儿就要启程了。金定是以大礼相拜,对荒草山上的英雄们千恩万谢。“大家请放心,回去后我定要我父加倍偿还!各位不要送了。请回吧!咱们青山不老,绿水长流。后会有期!”说完与大伙儿又难舍难离了一番。好一阵才打马而去。

看着她远去的身影,仁义是感慨万千。想起当年纵横疆场,到头来却落草为寇。杨逍看出仁义的心事,上前劝了几句:“姨父请回吧!望自保重身体呀!”飞娘也说,大家的话使仁义心胸开阔了不少。“是啊!回去!”众人都陪仁义回山寨中。后来刘守信真的报恩了,回送荒草山粮草实属双倍双利。这是后话再说眼前,琼缘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刚到大厅中,还没等坐稳座位,琼缘双手捂头,嘴里喊了声:“好痛呀!”

要知后事如何?请看下一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