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二十回 痴丫头乱头绪,慈母忧愁妙引言

义妖传 鳳燕 1716 2014-08-07 21:27:04

  前文书正说到:琼缘刚进大厅就喊头痛,跟着她是头重脚轻,身体发软,轻飘飘地要无找落。“踉踉跄跄练起了醉八仙”。身旁的丫鬟紫燕吓得惊叫一声:“啊!”杨逍本想上前去扶琼缘,但又想到姑娘家身大秀长,难免要多顾忌一些。尤其是在这大庭广众中下,做事更要处处细留心。生怕招人唾液讥讽。他有所顾忌,但他的妹妹丽婷不用忌讳这些。女孩儿对女孩儿当然显得随便多了。因此快速上前把琼缘扶住。这刹间薄夫人和仁义也到了眼前,轻声呼唤:“缘儿……”“琼缘……”其他人也呼喊。但见琼缘娇喘微微,咳嗽了几声,又把眼闭上了。飞娘和人一下话,“快把缘儿扶回后宅去。”可丽婷有些犯愁,因这前厅离后宅相差太远,自己无法把这任务完成。有心用法术但又不敢,那样一来就等于告诉山上的每一个人,自己与哥哥绝非凡人。所以她焦急难定。杨逍实乃万般无奈才上跟前,说道:“丽婷,你且稍退一旁,我来抱她回去。”说着便从丽婷手中接过不醒人世的琼缘,起步如飞的向后宅奔去。

飞娘与仁义忙又把孙处忠及孙平平叫到后宅。孙处忠双眉紧锁,口打“唉”声:“唉,大哥、大嫂!你们不必担心。缘儿这病也无什么大碍,只是需要几味药引。”“是何药引?”“白菊花、芦根、黄土和无根之水。”“缺一不可吗?”“缺一味也不行,不然就没法去她的病根啦!”大家都不解地问:“那她的病根是怎样得的呢?”孙处忠看了看左右,并无外人(有仁义、薄夫人、杨逍、丽婷,和孙平平及丽凤)这才开口道:“大哥、嫂夫人,琼缘得的是忧郁之症。至于因何而起,还得问她自己。”丽凤插句:“忧郁之症如何会头痛不知呢?”孙处忠不慌不忙地回答:“这乃她思考事情过于用脑,确切的说是缺少大量的睡眠。使得头痛才发作。”杨逍忙问:“请问孙叔叔她吃你所开的药能去根吗?”孙平平在旁答道:“杨公子,这些药只能控制一时,不可去除一世呀!”孙处忠也说道:“是啊!要想从根本上去除病根儿,还得问她是何缘故得的这病。”薄飞娘听后,脱口而出:“噢!看来解铃还须系铃人啊!”大家都不知道这位小姑娘心里到底的的是哪种相思。但都清楚定与杨逍有关,只是各揣心腹事,尽在不言中。这层窗户纸谁也不愿捅破了。仁义沉思片刻,自己亲自与孙处忠父女去抓药,至于那几味药引就交给了丽婷和杨逍。夫人薄飞娘看着孙处忠父女和丈夫远去的背影,脸上无法掩盖的愁容,凝聚了她的芙蓉面。取代了她的春风得意之情。把往日里的欢声笑语减去了一半儿多。丽凤在旁劝了几句也退下了出去。杨逍看了眼妹妹,示意她去劝说夫人。丽婷心领神会,飘飘万福给姨娘先见礼:“姨娘,请您放宽心,琼缘不会有事的。她呀福大、命大造化大。所谓吉人自有天相,才不会有甚么闪失呢!更何况有人并不比您关心差,为了琼缘他是什么都喝的出去。您若不相信,可细看:现在已火烧眉毛-----急死啦!”说着用眼神不住的望哥哥杨逍。话语不多,却句句在点子上。薄夫人细看杨逍,可不嘛,这孩子连带出的愁容比自己只多不少。

飞娘一看杨逍,无敌将杨逍是面红耳赤。未等飞娘开口,杨逍先说道:“姨娘若无事,杨逍先行告退,让琼缘好好休息吧!”飞娘笑着说道:“唉!逍儿何须多礼,都是自家人不必见外。别忙着走,姨娘我有几句话要问问逍儿你。”“姨娘有话尽请讲当面,逍儿定会听从教诲。”杨逍爽快的回答。薄飞娘接着说:“何谈什么教诲,逍儿做事一向让人一百个满意,一万个放心。只是姨娘我想听听你对琼缘的看法,你无须多虑,心里怎样想就怎样说。男子汉大丈夫,不要婆婆妈妈的。”杨逍一听是心里打起了鼓,心想:“姨娘问话,单刀直入。实在心里不曾有准备,这下可好来了个冷不防。真不好意思回答,但事情已经逼到这步,无法推脱。也只得硬着头皮说道:“她……我……这个……啊……”薄飞娘一听,这孩子怎么啦?今儿怎么打起结巴了,说的是哪国语言啊?一点儿也听不懂。薄飞娘忙安慰道:“逍儿,你别紧张。是难为情吗?”杨逍把头一低,实在难以启齿。-----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丽婷一见哥哥这个样子,急着说:“姨娘,您就不要再问了,他呀是哑巴吃点心-----心里有数。可又不好意思讲出来。”飞娘听后是笑而不提了,其实已有了答案。朋友不用我说也知晓了。杨逍对琼缘那是一百二十个关心。有几句赞语评为:虽未同人类,前生信有缘。真情为琼缘,实心天地见。

要知后文,请看下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