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十三回 天灾降蝗虫,琼缘大点兵

义妖传 鳳燕 4266 2014-07-14 23:08:04

  前文正说到:杨逍问“东”和“中”究竟出了何事?二人口打“唉!”声:“唉!杨大哥,并非我们兄弟有难处,而是荒草山上蝗虫太多了。照此下去恐怕过不了十天半月,就将不可收拾。”杨逍闻听大惊失色。“两位贤弟,山上如此,那山下的百姓……他(她)们庄家又怎样?”“中”说:“嗐!还能咋样,只会比山上更惨,昨天的后半夜我等就发现有不少蝗虫,只是因连日雨,老百姓怕是还被蒙在鼓里呢!”“东”又说:“是啊!他们的五谷杂粮是收不了了。”杨逍双眉紧锁,当即让“东”和“中”带路四下巡视了一遍。不看则好,一看真是:一把辛酸泪。”心里特别替老百姓感到惋惜啊!若真让它们顺其自然,定会有无辜百姓饿死。人常说:功高莫过于救驾,计狠莫过于绝粮。这粮食乃百姓之命,因此杨逍心又揪成一个儿,暗下决心:定要救百姓于水火。一举歼灭蝗虫。但他也深知此事应从长计议。现在正是二更天刚过,大家都处在熟睡之中。可谁也没有想到这事被屋中的病弱之身-----琼缘听到啦!她是踉踉跄跄在“南”、“北”、“西”的相随下,来到杨逍面前,强打精神,开口道:“杨大哥,各位兄长们,依我之见,此事万万不可再拖延,救人如救火呀!万一这庄稼全被蝗虫所毁,那百姓将会……所以我看还是即刻到前寨聚义厅擂鼓聚将吧!”杨逍听了琼缘的说:“琼缘,你呀心系百姓,总是为别人处处着想。可自己呢?身体这样怎能让人不心痛,这事交予我吧!你呀听我的好好回我房中休息。”说着伸手来牵琼缘的纤细之手。琼缘羞得粉面通红。此时杨逍才意识到五鬼还在自己的身旁。情无奈何地把伸出的手又收了回来。别人都不言语,只有“西”睁着他那双小眼看个不停,嘴里还跟着不老实,胡说八道:“嗳!嗳!嗳!可别不好意思,我们不介意。你们继续卿卿我我,我等就当没看见一样。没事!没事!”他瓮声瓮气的几句就连杨逍都臊得面红而赤,更别提琼缘了,羞得她一口气跑回杨逍的屋里,把门一关,自己芳心乱跳。心说:“哪来个不懂事的程咬金啊?怎能这样乱讲呢!真臊死人啦!”她在屋中是羞羞答答。安下她玉体不安不说,再说杨逍和五鬼弟兄们:杨逍是人在曹营,心在汉。如果不是因五鬼在自己身边,早就去追琼缘了。现在倒好只得压住心里的情不自禁。叫上五鬼速去聚义大厅擂鼓聚将。“西”还不老实呢,又问了一句:“杨大哥,那琼缘小姐她……还去吗?”把个“南”气的用脚直踹他,说道:“去你个头啊!都叫你给气走了,你那嘴是吐不出象牙的,二哥呀!我说什么好呢!你真是个坏事母子-----申公豹他娘。”“小雷公,你少添乱,竟给我扣帽子。瞎扯!”“西”不服气的狡辩道。杨逍一见忙打圆场:“行了,各位兄弟不要再斗口舌啦!快些去聚义厅吧!”大家一听是点头随杨逍去聚义厅。

等大伙来到聚义厅,杨逍立刻擂鼓聚将。大鼓“咚咚咚……”是连响三通,鼓声如雷,再加上是夜深人静一传能传出多老远去。震得山谷都挂回声。

荒草山大小头目,一个个是赶忙速奔大厅而来。大寨主-----仁义也是急匆匆来到聚义厅。此时这聚义厅早已是英雄满座啦!

仁义坐在自己的头把金交椅上,向下问大家:“何人擂鼓?”杨逍忙上前一步,施礼道:“回禀姨父,是杨逍。”“逍儿,你半夜急擂鼓聚将,为何事?”杨逍又一次行礼:“姨父,只因山下蝗虫到处肆虐,所到之处,庄稼被啃得精光,就连咱荒草山也不例外。如此下去,蝗虫不除,百姓没有收成。必将流离失所。照此恐怕后果将大河落水-----小河干啊!”仁义听了是大惊失色,急问大家:“各位弟兄们,你们可有什么好办法平息蝗虫之灾?”他的话音刚落,底下大小头目就乱开锅了,有的说:“蝗虫是老天爷降给人间的灾难,靠人力捕杀是逆天而行,消灭不了的。”还有的说:“这事光靠我们荒草山是不行的,应该动员老百姓。”还有的说:“……”总之大伙儿七嘴八舌议论纷纷。正在这争论不休,举棋不定的时候,外面的喽兵喊了一声:“小姐到!”跟着琼缘急冲冲的进了聚义厅。对着仁义尊称:“爹爹,您老一向可好?女儿给您问好啦!”说完双膝跪倒,施了大礼。仁义一见女儿,那是打心眼儿里高兴,怎么看怎么好,所以这愁啊减去了一半,问道:“缘儿,你怎么也不休息?来大厅所为何故呢?”琼缘闻言是兴奋的回答:“嗐!爹爹与大家为何事而来,女儿自当也是为何事。女儿毛遂自荐请令挂帅,望爹爹成全。”仁义一听,把脸一沉说:“嗯!……你真是越来越能胡闹啦!你没看见这么多人都在想办法吗?竟敢信口开河,真是大言不惭,还不快给我退下。”谁知琼缘又来了拧劲儿,说道:“我不,爹爹你别用话来拍我,女儿不打没把握的仗。没有三把神杀-----不敢造反西岐;没有金刚钻儿-----女儿也不敢揽瓷器。就请爹爹把大令交与孩儿吧!如若不行,再从新定夺。”

仁义稍一迟疑,琼缘立刻向着身边的心腹打了招呼说:“喂!我说各位伯伯、叔叔、哥哥、姐姐们,你们倒是说句公道呀!”明眼人一听就知道这哪是在让说公道话,分明是在拉人缘儿呢!您还别说琼缘这一招还真灵。老用老不厌其烦。大家都够给她面子的,头一个捧场的就是杨逍:杨永孝。见他未开言,先带笑。朝仁义又一次施礼,说:“姨父,杨逍认为不妨让琼缘妹妹来一次韩信点兵。让她当回三军统帅,看看她的本领到底如何!如不称职,再另作安排不迟。再者说她也是用心之良苦,终为百姓及咱荒草山的兄弟们着想。故而请姨父三思啊!”杨逍刚说完情,接着就是李俊来发言,现而今李俊可不是当年的区区一个小喽兵了,而是现在的堂堂“先行官”了。比杨逍略低一些,但与其他人相比,那可是高高在上啦!所以他才敢第二个替琼缘说话。李俊说:“大寨主,您啊先别考虑其它的,就冲咱们琼缘小姐为百姓一片丹心,那真是为民请令啊!我等愿听小姐的差遣,还请大寨主成全。”他俩这一带头,乌拉拉都替琼缘请令了,大伙儿这也说,那也讲,弄得仁义也只得顺水推舟啦!索性把人情给了大家,圆了琼缘的“千秋大业”(指除掉蝗虫之梦)好梦。

想到这里,仁义对着琼缘说道:“缘儿,我本不想由你来做帅,但大家都抬举你,所以为父就依你,让你来做做头把金交椅。今日定要看看你如何调兵遣将!”琼缘一听乐得两手都要拍不到一块了。口称:“爹爹,儿遵命!”又向大家表示了谢意,然后快步来到正座前,这时候仁义也已退到旁边的侧座位上了。只见琼缘稳坐在大椅子上,向下望去,伸手抄起一支令箭。对着下面喊道:“李俊哥哥听令!”李俊一听琼缘头一个叫上自己了,那真是高兴哇!这就证明自己在琼缘小姐心目中颇有地位。小姐真看得起自己。所以高高兴兴的出列,说道:“李俊在!”“李俊哥哥,你拿着这指令下去到大厅外,找我新结识的五位哥哥。他们为“东”、“西”、“南”、“北”、“中”。见到他们要他们与你同下山去,到山下一定要动员老百姓,在晚上田间地头燃起大火,蝗虫见火的亮光,必然会向火堆飞来。在组织老百姓边打边捕捉,最后让老百姓们在田边挖个大坑,将烧死的蝗虫统统埋掉。记住对它们不要留下一丝的眷恋。”李俊听琼缘说完了才说:“得令!”然后转身下去找五鬼。再说仁琼缘又拿起第二指令,说:“孙处忠,孙叔叔何在?”孙处忠忙出列,说:“在!”琼缘微微一欠身表示了礼数,接插她又说:“这第二指令由您与孙平平共同完成。您拿着此令速在山上找些防暑消炎的草药来,放入天明早饭和午饭中。任何人都要食而品尝。”孙处忠不解其意,可又不便多问,只得下去找孙平平、爷俩照琼缘所说去做。

琼缘又拿起第三指令,对杨逍说:“杨大哥,听令!”大伙儿一听心说:“噢!合着你待谁都称名道姓,唯独对他杨逍另眼相看。”杨逍向前跨了一步,双手抱拳说道:“琼缘,你尽管分配吧!杨逍定会接令而行。”琼缘点头,说道:“你接这第三指令马上去找丽婷姐姐,你们兄妹务必在天亮之前,把荒草山上的蝗虫统统灭掉。记住给我带回一锅够炸吃的。此任务分同小可,请杨大哥把这千钧重担担好啊!”杨逍听了是点头把大令接过来,转身他下去找自己的妹妹-----丽婷,共完成此任务。

再说琼缘又发下第四支令箭,对着张英、白天顺和自己的爹爹:-----仁义笑着开口道:“张英叔叔、白天顺:白叔叔和爹爹您们老哥仨各带五十名弟兄们,把孙处忠:孙叔叔和孙平平所制出的草药依依带下山去。到天亮时定会派上用场。”说完她起身离座,脸色有些发黄,手指有些在抖动,勉强下来,到了仁义等人面前,强打精神说:“爹爹,各位看我派兵方法如何?”大家没等仁义发言,就各抒己见了:“同意!”“赞成!”“行!小姐太棒啦!”“好样的!”“真是虎父无犬子啊!”琼缘听后是摇头说:“唉!大家太过于夸奖我了,我让大家别失望就行啦!”话刚说到这儿,她就倒在了大厅中,正巧杨逍把丽婷带到大厅中,一见琼缘脸色这个样,就猜出她是大病未愈。再加上又一冲动,消耗了一定的精气神。所以呀!杨逍紧往前走,也可以说是不巧不成书。琼缘一倒,杨逍飞身跃起,来了个鲤鱼跃龙门。这身子横着出去,正好接住琼缘。一转身把琼缘抱在怀中。嘴里一个劲儿叫喊:“琼缘!琼缘!醒醒啊!”仁义和所有在场的人都慌忙上前来唤琼缘。大家伙儿一喊把琼缘叫得睁开眼了,微弱的说道:“大家不要只顾我,快快按令而行啊!救人如救火呀!”她那焦急的神情让在场的每一位都倍受感动。仁义说:“缘儿,你快回屋中静养身体;灭蝗虫,救百姓之事,为父定会按你所说去做的。现在我就让逍儿带你回你的房中。”说完他又对杨逍说:“逍儿,你快带缘儿会后宅休息吧!”杨逍点头抱着琼缘出了大厅。这一边走琼缘一边劝杨逍呢!“杨大哥,你快把我放下,去捉蝗虫呀!我没事的!”杨逍抱着她解释道:“琼缘你别操那份心了,杨逍已经把事办妥啦!”“你又哄我,我才不信呢!”“是真的,我是按你所说的,把丽婷找到,然后我们兄妹把山上的所有蝗虫都化了。”琼缘不解定要杨逍说个清楚,杨逍无奈,只得把她抱回了后宅琼缘自己的屋中,进得屋中把她放在床上,又给她盖好薄被这才说出实情:原来杨逍和丽婷兄妹接了令,就下去用法术把整个荒草山的树木、花草都用冰冻法给封上了。天一亮太阳一出来,这些树木和花草又会起死回生啦!但蝗虫却一去不复返了,它们是永远不会复生了。”听完杨逍的解答,琼缘急对杨逍说:“杨大哥,你再用法术把所有的蝗虫都冻死不就成了吗!”杨逍一听手捂肚子说:“好妹妹,你也太天真啦!如若真如此,我杨逍又为何要半夜擂鼓聚将呢?实话对你说吧!这已经是消耗了我们兄妹的大量功力啊!”琼缘听了仔细看杨逍,可不嘛!杨逍头上已出了不少的汗,虽然是酷暑,但杨逍这是头一次如此,平日里很少这个样子。看罢,琼缘心里觉得很对不住杨逍和丽婷。所以给杨逍赔了礼:“杨大哥,真的对不起呀!我又欠了你和丽婷姐姐一回。”杨逍一笑:“没什么,来日方偿吧!”琼缘清楚他是在开玩笑。所以没介意。

安下她与杨逍先不表,要说什么,请看下文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