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十四回 为百姓,六杰解危;初出茅庐,五鬼立头功

义妖传 鳳燕 4559 2014-07-19 22:39:37

  书接前文,再说李俊和五鬼。李俊外号:俏皮郎。长得颇帅,就是肤色微有些发黑。他到聚义厅外找“东”、“西”、“南”、“北”、“中”,原本有些不解,想来陌生人怎能与小姐成为至交呢?可又转念一想:这五人一定有独特之处,说不定还会像杨逍-----杨公子一样,是个奇人才呢!对,要不琼缘小姐怎么会如此重用他们呢!”

他是边想边走,走到聚义厅外才一百五十米,就发现有五个素不相识陌生人。但见他们精神百倍,神采奕奕。一个个威风凛凛。刚想上前去问话,那五个人之中有个胖子,穿着打扮十分气派,他头一个上前拱手,问了话:“请问你是李俊、李先锋吗?”李俊忙答话:“是啊!在下正是李俊。”这五人一听忙齐答言:“李先锋,我们哥儿五个正是小姐所说的“东”、“西”、“南”、“北”、“中”。我们愿随李先锋速去山下救百姓,尽快消灭蝗虫。”李俊闻听大喜,说:“五位哥哥既是小姐的“哥哥”,那就是我李俊的兄长。不必李先锋长来,李先锋短的称呼我。直接叫我名字:-----李俊就行了。”五鬼听后伸大拇指说道:“嗯!真不愧是琼缘小姐的部下。够豪爽的!”道了心中的赞赏便与李俊同下山去了。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到得山下这五鬼中的“西”可就拉开话匣子:“我说俊呀!”李俊一听这位说话瓮声瓮气的,把自己叫的像个小孩子,所以就笑着答应道:“嗳!我说哥哥你有何事?”“西”接插说:“俊啊!我叫“西”,是这“东”、“西”、“南”、“北”、“中”的老二。”李俊忙说:“是啊!那我得管你叫“西”大哥。”“西”又依个给李俊把另外四位做了介绍。他一指那个黑大汉,相貌堂堂的,还挺威风。说:“这位是我的大哥,名“东”。”李俊急忙给“东”见礼。“东”慌忙摆手说:“别客气,咱都是自家兄弟。”“西”又瓮声瓮气的接着介绍:“俊呀!这是“南”。”李俊见“南”生得活像个雷公崽子。但却十分精神。也见过礼。“南”也客气了几句:“兄弟不必多礼啊!咱们没事!”他一说话是小唐嗓儿。把个李俊逗得挺高兴的。“西”又把蓝脸红头发的叫过说:“俊啊!这是老四,人都称他为“北傲”,你就叫他为“北”大哥即可啦!”李俊又见过“北”。同样“北”也客气了一番。最后到了英俊的“中”跟前,没等“西”做介绍,李俊先一步上前说了话:“这位兄弟想必就是“中”吧?错啦!我应该叫您为“中”大哥才对。”“中”生前和“东”一样,都是书香门第。自然文才出众,礼数更佳。所以以礼相还:“李俊兄弟太过客气了,我等初来宝地,真是寸功未建,寸草未拿啊!日后还请你李俊兄弟多多关照才是。”李俊笑着道:“中”大哥太过谦了,只要李俊能办得到的,定会为五位哥哥效劳。”“东”这时说了:“大家别太客气了,把李俊当成自家兄弟便可,当务之急是快想出一个锦囊妙计来,让百姓与我们齐心协力。一鼓作气把蝗虫灭掉才是上策啊!”“对呀!可是五位哥哥,小姐只叫我们去动员老百姓除掉蝗虫,并未说步骤如何呀?”李俊双眉紧锁,面露为难之色说道。“西”在旁忙说:“嗐!大伙儿别慌了神儿,我有个好法子。就是有点儿缺德。”“南”忙答言说:“二哥,你就别卖官司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吧!”“西”睁着小眼睛朝“南”嚷嚷:“老三,你个小雷公瞎嚷个屁呀!没有什么注意,还老瞎起哄。听好你二哥我的锦囊妙计:就是你呀,随我到老百姓家中去……”说着他来到“南”耳边,用耳语唧唧喳喳嘀咕了几句,不知说些什么。但见“南”脸带喜悦,嘴里还说:“行!真有你的,小弟服你了,二哥!”说完,两人一同来到大伙儿面前,同讨令要去动员老百姓,李俊一听,真的有些不放心:“二位哥哥,你们的心意我领了,但这是大半夜,天可还没亮呢!你们如何能叫得动所有的百姓呢?”旁边的“东”、“北”、“中”也给他们提醒:“你们此时去,万不可草率行事,不能伤害一个百姓。听明白了吗?”“西”和“南”满口答应说:“请各位放心,我们哥俩绝不会做出过格儿之事。保证马到成功。旗开得胜。”“没错!请静候我们的佳音吧!”没办法李俊也只得同意他俩先行一步了,哥俩一听是眉飞色舞。总算可以在人前显示了,快步如飞转眼间消失在夜幕之中。李俊心中赞叹:“真神人也!好快的身法呀!”

再说“西”和“南”,这二位是神出鬼没,片刻间就来到方圆百里的老百姓家中,俩人一使眼色,轻飘飘地飞进一个大户人家。“西”一转身用了隐身法,穿过了前院,直奔后宅。“南”也不例外,身轻如燕,紧追其后。到了屋外,来到窗前,侧耳倾听。一阵阵鼾声如雷,知道这家主人也已熟睡梦乡。追命鬼:-----南,和饿死鬼;-----西,相对一点头,俩鬼冲进了屋中。用了“入梦法”闯进这家男主人的梦中。以“鬼叫差”的法子来吓唬这家的男主人。并且告诉人家蝗虫肆虐,庄稼难保;若想好好活着就找众多百姓齐心协力攻灭蝗灾。如不然定要尔等家宅难安。说完便用“醒梦法”把男主人呼醒。这家主人早在梦中被“西”和“南”吓得魂不附体啦!好不容易才从噩梦中惊醒。大汗珠子一个接一个,满头都是大汗淋淋。用手一擦才知晓是梦一场。但太像真的了。主人家不敢迟疑,便急忙起床,想到庄稼地里看看分晓。可又有些胆小,因为鸡还没叫呢!此时也就三更天,半夜这么黑会不会有鬼呀?他越想越害怕,尤其是梦中的两鬼差太吓人了。他们说的很清楚若敢不听令,定叫尔等家宅难安啊!”不行!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终于壮大胆量去找家里的其他男儿。家里人被他从梦中叫醒,他把自己的噩梦对大伙儿讲了一遍,可万万没想到得到的收获是一样的。家中所有人都竟做了同一个梦。他这回可不敢不信啦!立即点起火把叫上家人把街坊邻居,都依依叫门给喊出来。又一次把怪梦说了一遍。

他的左邻右舍也把自己的噩梦对他重复了一遍。这怪哉!简直就是一个人做的梦。怎么都一模一样呢?其实他哪里知道这就是“饿死鬼”-----西、对“追命鬼”------南,所耳语的话呀!因为当时李俊在场,这“西”粗中有细,生怕李俊起疑心,所以才在“南”耳边打起喳喳。-----哥俩自那时起,便做好了这条“连环计”的心理准备。他俩对于老百姓那是孙大圣对蟠桃一般:-----一吃定准啊!再多的老百姓也防不了他们啊!故而不费吹灰之力,二位目的达到了。

百姓被耍得乱成一团,他俩又接着像滚雪球似的,把面积越拉越大,而且还添枝加叶。声明:非荒草山六杰不可,旁人是解不了此危的。做梦的百姓们一个个被吓得魂不守舍,战战兢兢地互相交头斜耳;议论纷纷。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道听途说,越传越邪乎。把个“西”与“南”逗得捧腹大笑。

“南”对“西”说:“二哥,真有你的,这人都叫我们二鬼给耍了。还总说人有办法呢!今儿日一见,大相反了。”他的话把个“西”美得找不找北了。“三弟,你还毛儿嫩呢!你二哥我肚子里不光装吃的,还装一肚子的墨水呢!”“行了,一夸你胖,你还喘上了。你那哪是墨水呀!是一肚子坏水啊!”

哥俩边走边逗。时间不大,就回到李俊等人所等之处。离老远李俊就听到“西”的瓮声瓮气啦!“俊啊!各位兄弟们我们哥俩让大伙儿久等啦!”说着他是咧开大嘴哈哈哈大笑:“哈哈哈……”没等李俊问话,五鬼中的“东”就忍不住了:“嗯!老二、老三别讲不当紧的,快把来龙去脉说说!”这“西”和“南”一听大哥下话,“别讲不当紧的”,指的是不应该说的。所以这“南”先咳嗽了一声:“啊嗯!事是这样的……”他把事一说,把个“东”和“中”气得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心说:“怎么的了,我们的话收话里有话,你怎么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怕你说什么,你偏讲述什么。我们可以无所顾忌,沧海一声笑。可人家李俊还在此呢!人家会怎么想呢?连琼缘小姐和杨公子都会受到白眼儿相看。别人会认为小姐与杨公子竟用些妖魔鬼怪之物,来用下三滥的手段对付人。”想到此“东”和“中”能不生气吗!可俏皮郎:-----李俊却与他们的推理大相反。听完“南”的这番话时竖起大拇指:“高,实在太高啦!五位哥哥不必拘礼,李俊绝非不明事理,更不会因你们的身世有半点儿小瞧之意。在此请哥哥们放心,事儿定不会有第二个李俊知道。”话说至此,大家都把心放回肚子里了,“东”和“中”更是倍受感动。

事虽说天下太平的过去了,但他们五鬼和李俊的任务还没有完成。这六杰又向附近的庄稼地头走去。刚到地头,就看到远处的百姓在举着灯笼、火把,大家边走边喊:“快!后面的跟上,赶紧走!”声音由远而近,火把和灯笼的光亮把黑夜照得亮如白日。借助灯火之光,老百姓看到了眼前的六人,这六杰也观望了百姓。但见百姓有的不光手举灯笼、火把,还带这不少锄、镐和铁锹、木锨等手使家伙儿。六杰看罢,心中好笑:心说这是要人工动土啊!“西”又说了:“我说俊啊!兄弟们你们都看见没,这就是我等的功劳啊!他们要准备半夜挖海河。”李俊听了气得实在是受不了了:“西”大哥,这老百姓哪里是什么半夜挖海河呀!分明是要做灭绝蝗虫的准备。”他的话让对面的老百姓不住地点头:“对!这位公子所言极是,我们正是为了这可恶的蝗虫而来。”又有一人大胆地问道:“敢问一声,您六人可是荒草山上的六杰?”“西”和“南”紧答言儿:“是呀!正是我们!”老百姓闻听一个个忙撩衣服跪倒:“六位恩人,六位活菩萨!帮帮我们这些穷苦的百姓吧!”说这一个劲儿的磕头。李俊和五鬼只得把他们搀起。老百姓还说呢:“恩人啊!我们都做了同一个梦,是有仙家在暗中帮助,相救我们,叫我们来找荒草山六杰,由你们带我等一同消灭蝗虫。”李俊闻听心中高兴,心说:“如果没有这五位,真不知要费都少唇舌,才能说得动老百姓。”接着他按琼缘在聚义厅发令时所言,做了事先准备好的计划成为现实得总指挥。老百姓都真听话,在地头挖了好多大坑,并燃起大火来,果然蝗虫见火光,向火堆飞来。这时李军和五鬼下令让老百姓快速追打、捕捉,最后也是依琼缘的计策“以火攻之术”,将烧死的蝗虫全部埋掉。

这一顿捉捕已经是金鸡报晓,红日要出啦!可大家伙儿谁也不觉得一丝倦累。刚忙完了,山上就有不少人下来了,到近一看,李俊瞧得仔细。来者非别,正是仁义和白天顺、张英等人。见他们还带来了自家的“火头军”(指做饭的)锅、碗、勺、铲样样俱全。老百姓不懂,有的还以为这是要搬家呢!可李俊清楚,这是琼缘派下来为百姓做“草药饭”的一百五十多人。果不其然,下来的这些喽兵们在仁义、张英、白天顺的带领下“叮铛”开始了锅、碗、勺、盆上场啦!时间不大,“草药饭”做好了,大家伙儿提鼻子一闻:“嘿!还真香呀!浓浓的清凉味儿,一股股迎面扑来。”把在场每一位的劳累和疲惫都扫去了一半。另外所剩的那一半儿得等吃完饭再消失啦!

现在时间已近五点了,曙光照射得一点儿也不耀眼。梅梅细雨总算与大家告别啦 !仁义让老百姓先依依过来喝碗汤。这会儿老百姓也知晓是荒草山的大寨主和大小头目,及喽兵们在助他们一臂之力。所以万分感激,纷纷上前来取汤喝。但有几人因年龄大些,还有就是因体质较弱,又受了雨淋,这样的老百姓坚持不住。已有几十人倒下了。李俊和五鬼忙上前把他们唤醒:“醒醒,醒醒啊!”一面呼唤着,一面由白天顺、张英、仁义前来尽快给灌“草药饭”。真是神丹妙药啊!眨眼间,生病的老百姓又复旧如初。见此景荒草山上,下来的人们是个个心服、口服、外带佩服,服了小小年纪就能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仁琼缘。就连仁义也吃了好萝卜-----心里美呀!老百姓更是把荒草山上的人当成了“救星”。大家伙儿都抢着去喝“草药”所做出的汤。

自此,荒草山的六杰威名大震。在附近百姓心中:仁义的荒草山成了菩萨岭了。比官府都有威信。

事后如何,请看下文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