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十七回 落花有意,金定调情;流水无情,杨逍动武

义妖传 鳳燕 3204 2014-07-28 23:10:22

  书接前文,刘金定心中暗暗的把大指挑,好一个俊美的少年郎啊!但见他头上戴玉镶银,千锤打万锤震,二龙戏水圆珠沉,绛头双缨上下分。面似银盆,目如朗月耳有轮,天庭满地阁衬,牙排碎玉红嘴唇。

身上铠甲龙鳞,绕绕增光冷森森,护心镜像月轮,不怕打枪,不怕棍。任你千计难伤身。

绣白袍大钾称,女儿巧针穿,能工细剪裁,游龙飞凤行麒麟,鸟式环得胜钩,梅花亮银枪,明又亮重又沉。

胯下闪电白龙驹,咆哮嘶鸣惊天地。好一个身长八尺,相貌堂堂的杨逍啊!

丑姑娘见杨逍年轻英俊无人敌。两只眼睛都直了,死气白咧地看着,就像那下天的蚊子往人肉里盯一样。都出了神。把要动手打仗这茬儿忘了。杨逍一见火气撞,他对这个丑姑娘的举动十分不满,便把鸟式环得胜钩挂的梅花亮银枪摘下,用枪一点,“呔!你是何人?来我荒草山敲锣打鼓所为何事?速速道来!”一声喝喊把个丑姑娘吓了一哆嗦,才明白过神儿来,是在两军阵前打战。“你问我呀!你坐好马鞍上,听我对你慢慢道来:我的祖籍在山东,老祖宗为上古前朝立下过汗马功,后来退隐山林中,埋没真名和实行,借水改为“刘”字姓。我乃他的晚辈和后生,自当样样都依从。我的爹爹刘守信,镇守三关是总兵。我的叔叔刘守用,他乃三军的押粮官。我是刘守信他老人家之女:-----刘金定。人称银锤夜叉。”众英雄闻听都哈哈大笑。杨逍把手中的枪又挂在鸟式环得胜钩上了。忍着笑问刘金定:“我说姑娘你今年多大了?怎么叫银锤夜叉呀?你不怕日后找不到婆家嫁不出去吗?”五虎将中的“西”在杨逍身后也搭了话:“丫头,看我大哥多关心你呀!要不你就嫁给我得了。反正我现在也没娶媳妇呢!咱们俩还是挺般配的,看看你的模样,我的长相。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嗨!我说行不行啊?杨大哥给兄弟我做个大媒得了,牵一根红线,我请诸位喝喜酒。”杨逍回头一笑,又跟刘金定开玩笑说:“姑娘若有意,看到没,我家兄弟愿娶你为妻。”刘金定用她那三角眼狠狠地瞪了眼“西”,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哼!别做梦见西施了,-----想得美。谁看得上你呀!丑胖子!”“西”一听气得直嚷嚷:“你说我丑,我看你还不如我呢!癞蛤蟆缠脚面:-----不咬人,你恶心人!嫁给我那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分,瞧得起你。你还不识抬举!要不是看在你爹爹是个,保家卫国的忠臣面子上,今儿我就叫你有来无回,成为我口中的肉饼儿!”那个丑姑娘刘金定听了气得哇哇怪叫:“哇呀呀!死胖子你太气人了,我把你逮住定将其摔成肉饼儿、踩成肉馅儿!才消我心头之气。”“嗯!我说姑娘,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南”刚才那个胖子是我二哥,名叫“西”。我看你俩倒挺般配。我愿成全你们想做个大媒,与我杨大哥共牵这根红线,不知姑娘意下如何?”丑姑娘一看说话的是个小个子,骨瘦如柴像个小雷公转世,说道:“嘿!我说小雷公,你当真想为我牵红线?当回大媒吗?”“南”满脸赔笑、满口答应,拍着胸脯说:“二嫂,那是当然,这是小弟的肺腑之言,实乃千真万确呀!”刘金定听完笑着点头:“小雷公那我刘金定就先说声谢谢你啦!不过,可不是和那胖子做夫妻,”“南”问:“那你是要和谁结连理呢?不会是看上我了吧?”“瞧你那个小样儿,自作多情,单相思;我是喜欢他。”说着话她的头还低下了,用手一指白马上坐着的杨逍:-----杨永孝。“他呀!”“南”好悬没气死了,心想:“这个丑丫头还不傻呀!真会挑啊!”在众人后面桃红马上坐着的琼缘,乐得手捂肚子。笑着对丽婷说:“丽婷姐,看杨大哥多有人缘儿啊!这个刘金定真有眼光呀!”丽婷明白琼缘是在开玩笑,所以也对琼缘说道:“是啊!连这样的女子都为我哥倾心,却不知那些自以为是的姑娘到何时才会有自知之明啊!”琼缘不服气,看了一眼杨逍。杨逍无奈:“丽婷别气人了。”“哥!你也真是的,干嘛呀!”这时对面的刘金定又开了口,张口杨将军长,闭口杨将军短:“杨将军,你好好想一想咱俩的年岁,我今年一十五岁,看样子你也比我大不了几岁。我家有财,你有貌。你我成了美满姻缘,实属天造之合也!他日里到我家见到我爹,他老人家定会欢喜。择良辰挑吉日咱们拜堂成亲。过个一年半载生个孩子管你叫爹,管我叫吗。你说开心不开心。”还没等杨逍说话,“西”又说了:“嗐!我说娘子,你怎么不识数儿啊!这一年能生孩子,可半载要是生了,那也就别乱点鸳鸯谱了,现在就找我成亲正好。”“你个死胖子少掺和,我在等杨将军表态呢!”说着刘金定还脸红了,羞羞答答地偷看杨逍。把杨逍直气得白脸变青,剑眉倒竖,虎目圆睁。只见他那银牙咬得嘎嘎响:“呸!你个不知羞耻的丫头,我无心戏你,你反倒自我陶醉。今念你呆痴无知,故不与你相争不休,快快回去!”“我不,我偏不!还没成亲,更没圆房呢!你凭什么来管我呀?”这个丑丫头-----刘金定,认起真来了,杨逍此时的火儿一个劲儿往顶梁撞,压下去又涌上来。大伙儿都知道杨逍要急了。就连丽婷也不敢多一句了,琼缘见罢催马上,前用她那嫩白而细长的手拽了拽杨逍的白袍。双目带羞,两朵红云飞上腮边,慢启朱唇微说道:“杨大哥,你莫动怒,把你的火压压、气消消;我来劝她几句。”

杨逍没作声,琼缘转身笑着对刘金定说道:“刘姑娘,你不要太过认真啊!刚才是他们在开玩笑,多有得罪还望海涵。我代他们向你赔礼啦!”说着在马上一抱拳,微微又一点头。“这个……”刘金定用目观,眼前好一个美貌的小婵娟:但见她年纪约有十二、三,仙女的脸芙蓉面,眉如西柳叶,眼似杏核儿水灵灵儿透,鼻如悬胆,樱桃小口不薄不厚,耳似元宝,戴着个翠绿的玉耳坠。头发黑,不用多抹桂花油,轻轻地动好像瀑布在流动。再往她身上瞧:上身穿桃花粉的小袄,外罩粉桃花的英雄氅,腰似柔柳,系一条粉色的腰带,下身穿桃花粉的战裙,足登粉白色的软靴。骑的桃红马配得一个玉鞍,细细看:人似粉团仙女下凡,马像玛瑙灵气活现。真是天生的素貌胜过浓妆艳抹。

金定看罢是暗自相比:人家眼前这位姑娘好比仙女下凡,行动动人。自己好比母老虎下山,凶样难看。都是爹、娘所生,双亲所养。为何竟差这样离奇?不由得自愧不如。听人家说话像百灵唱歌,怎么听怎么动听。在听听自己声音好像钔中瓮声瓮气。此时她是不住的拽马:“吁!”五虎将中的“西”看了是冒起坏水:“我说娘子,看到了没?这是我家小姐琼缘。人家和杨大哥才是天生的一对,地造的一双呢!你就别自作多情了,还是与为夫做夫妻才是呀!”“西”的话把刘金定气得又羞又恼。羞之羞:自己确实不如人家琼缘漂亮,难怪杨将军瞧不上自己。恼之恼:这个死胖子太可恶了。真是见缝儿插针啊!刚要发怒,人家琼缘把“西”呵斥了一番:“唉!“西”大哥你过分了。快退一旁!”琼缘本想先说几句安慰的话,但不料刘金定抢先开口说了:“你是琼缘吗?”“是啊!我正是仁琼缘。”“我想和你商量一下,不知你意下如何?”琼缘微笑说道:“行呀!但不知刘小姐有何赐教?”“嗐!赐教不敢,只是想请琼缘姑娘你成全我:-----刘金定。今日之事你也应看出我刘金定非杨将军不嫁。但我也清楚这是白日做梦。在人家杨将军心中只有你琼缘姑娘。所以我想只有姑娘你的话,他杨将军才能听得进去。故而望姑娘成全,在杨将军面前多进美言。我别无高望,只愿为小,做一妾便可。还请姑娘成全。我情愿抛弃这富贵千金不做,愿为小于你们共上着荒草山为王。不知琼缘姑娘意下如何?”“这……”琼缘犹豫了,转身看了看杨逍。杨逍现在是火上浇油了,听得刘金定这席话早把英雄气得七窍生烟啦!再也无法忍,催马上前一把拽住琼缘的桃红马,一用力把桃红马拽到自己马的后面,嘴里喊了一声;“琼缘!你快闪开!”话到手也到,迅速地从鸟式环得胜钩上摘下梅花亮银枪,不容分说飞马抖枪直奔刘金锭。这一枪是扎眉团带心口,金定喊了声:“来的好!”拨马闪开,与此同时她也从鸟式环得胜钩上摘下自己的兵器,是一对八棱亮银锤。舞动双锤,把两柄大锤往一起一撞,只听得“当、当!”震得山谷都带回音。嘴里说道:“好!今儿我刘金定就会会你这无意小白脸儿的亮银枪。看看是你的枪厉害,还是我的亮银锤更强!”说完她是抡锤便砸。

要知后事如何?请看下文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