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第九回 英雄救美,接二连三

义妖传 鳳燕 5286 2014-06-20 13:35:11

  书接上回,此时此刻别提琼缘是多高兴了。他在杨逍跟前才叫我行我素呢!没有一丝紧张和拘束。放松是美的,和杨逍在一起是更美的。做个“得宠的妃子”(比喻杨逍对她的照顾无微不至),比啥都让人羡慕。

今年的暑假到了,酷暑的炎热叫人受不了。刚刚吃完午饭,琼缘就把丽婷、孙平平、白冰儿,及其他小伙伴们找来了。和大家一商量想去河里洗个澡。一致通过。琼缘高兴的走在前面,小伙伴们紧随身边。“这个领头羊”(指琼缘)把大家带到后山,此后山有两条小河,河分东西两处。琼缘她们来的西边的小河,河岸上有好几棵大柳树和枣树。其中有一棵柳树正歪长在河的紧边儿上。树根已经在水里浮出一大截儿了。河里还有许多芦苇和香蒲(指蒲棒)。风一吹,阵阵清香入人鼻孔,沁人肺腑。

丽婷是杨逍的亲妹妹,水性自是相当不错。可其她几个就相差太远了,一般只会“狗刨”,更让人不放心的是琼缘,她什么也不会。丽婷把她带到水边,试着慢慢地下水。让她双手抓住那棵大柳树的树根。一点点的学“打扑通”。琼缘觉得很好玩儿,就喊其他几个小伙伴也下水来。大家有的用“狗刨”、有的用“立浮”。都在水中各显神通。琼缘看看人家,又瞧瞧自己。干脆就把双手离开了大树根,也想学旁人那样威风,但还没来得及呢!就先喝了两口水。直灌得她鼻子、耳朵、嘴里都是水。在水里露出个小脑袋,用手不停的擦摸鼻子和眼睛,呜呜地哭泣。“看你真像个小鸭子,抖抖水吧!”丽婷从对面游了过来,取笑琼缘说。“别胡闹啦!你怎么不知深浅呢?还逗呀!”琼缘边哭边擦眼泪,丽婷甩头一看,说话的不是旁人,正是自己的亲哥哥:杨逍-----杨永孝。丽婷不依不饶的说哥哥:“你干嘛呀?总向着她说话。又不是我让她挨淹的。谁叫她不会水呢!”杨逍一听狠狠地瞪了一眼丽婷,没有理睬她。伸手把小琼缘拉上岸来。回过头来对丽婷说:“好好玩儿吧!当心别去水深处啊!你们都相互照顾点儿。”说完转过头来拉着琼缘走向东边的那条河。丽婷接着和小伙伴们玩儿水、戏水,不提;再说杨逍带着琼缘到了东边的河岸上,把外衣脱下,给了琼缘。让她在岸上等着,自己下水去给琼缘揪香蒲,顺便摸些“小铁盖儿田螺子”。

杨逍的水性是相当高的。可以在水里立浮、漂浮、仰浮。而且仰浮时,能够脸朝天在水里躺着,非但不会沉底,还能把身体露在水面上。

可杨逍真怕琼缘出什么危险。所以今天只揪香蒲,和摸田螺。根本无心来耍水。到此我再插上几句,在这部《义妖传》中共有五绝。一、是杨逍对琼缘的痴情为一绝;二、是琼缘的适者生存,无论在任何条件下都能随机应变占着一绝;三、是杨逍的真功夫占为一绝;四、是薄飞娘的“护犊子”也占一绝;五、是后文书中琼缘所收的五鬼,他们弟兄对琼缘的忠心更占一绝。

另外还有三丑:一、是前文书所提到的那位悍妇人-----甄倩。也就是丽凤的继母,她的凶暴占为一丑;二、是后文书所讲的刘金定,她的相貌独为二丑;三、是后文书所提到的穆百合,她的心计占位三丑。

可以说这部《义妖传》中如果没有五绝、三丑,那它就没有意义了。更谈不上吸引更多好奇的读者啦!

接着前文讲杨逍,他是宁为红颜受艰苦,只愿回眸换一笑。为了琼缘他真是忘记了,水底的水草在划他;忘记了河面的蚊子在嗡嗡;更不记得妹妹的讥笑和讽刺。

伸手揪了不少香蒲递给岸上的琼缘。又哈腰摸了好多小田螺,依旧又给了琼缘。对她讲:“好妹妹,你千万不要下水来,我到那边去给你采几朵漂亮的水莲花。你千万不可不听我的叮嘱。”琼缘笑着满口答应:“我听话,你去吧!”杨逍见她答应了,才放心的去摘水莲。可他刚转过身去,身后在岸上的琼缘就开始“活动心眼儿”啦!悄悄地尾随下水。本想向杨逍一样显现神通。但她不显神通还不要紧,这一逞英雄,到水里就张开嘴了:“咚、咚,咚咚咚”一连气儿喝了好几口水。在水里乱折腾。嘴里还进喊着:“救命!救救我呀!杨大哥……杨……”这一喊不要紧,又连喝了好几口水。杨逍听见声音,急忙回转身来搭救琼缘。可他并没从正面相救琼缘,而是绕其后,对琼缘使个拦腰锁玉带,将琼缘抱上了岸。她不服气的质问杨逍:“杨大哥,你怎么不从前方救我?而是绕我身后呀!都快把我勒死啦!”杨逍笑呵呵的回答:“你呀!若是我从前面相救,你在水里正处于挣扎状态,根本不好下手相救。因为你当时的力量要比平时强数倍,恨不得快些抓到东西,好上岸来。所以你不懂如何与我配合,弄不好救不成呢!因而也只能从你身后救你,这样才安全妥当。”他的话句句属实。说得合于情理。琼缘不再支声了,此时,杨逍也无心再下水去,只得陪琼缘回家。

这一天总的来说是让人提心吊胆,但终归逢凶化吉啦!-----人都说冷在三九,热在中伏。这话是一点儿不假,到了中伏,也就是琼缘与杨逍出玩儿耍水,刚过五、六天。山上必备战马的草料不太多啦!仁义一见这哪行啊!立刻叫李俊和几十个年轻的喽兵下山去割青草。所谓大军未动,粮草先行。杨逍听说后,主动请令跟随。仁义自是应允。琼缘更是好热闹的“穆桂英”,当然少不了她。紧随杨逍身边。大家是兴致勃勃的下山来。到山下遍地的野草野花,让每个人都开怀畅享大地妈妈所予的山野之爱!有的朋友到这里会问“为什么要多此一举下山来割草?而不是在山上收割呢?”可以说老百姓有句大实话叫-----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这是仁义与薄飞娘自始以来对大家所定下的规矩。谁也不会反其道而行之。到此您可能又会想山上的草难道是留着观赏的吗?当然不是。因为这是怕官兵来剿,以备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再用解燃眉之急。还有就是赢民心者安天下。荒草山的喽兵和大小头目们,都不夺百姓一砖一瓦;不动百姓一草一木。附近百姓是有口皆碑。就连官府都不敢不服。也就是这种原因,才使荒草山上的英雄们出入自如,无人相拦阻。-----好啦!咱放下远的不提,再说眼前的几十个人,他们似下山的猛虎,出海的蛟龙。一个个小马乍行嫌路窄,大鹏展翅恨天低。下得山来各自找块青草地,拿出镰刀,快速地割起新鲜的嫩草来。杨逍是学什么像什么,做什么赛什么。琼缘则纯粹是滥竽充数,心里一直在想着玩儿,在杨逍的身边东揪个毛毛草,西摘朵小野花。想割草但谁也不给她镰刀使。大家很快就割了一大堆青草,喽兵们你一抱,我一捆。把青草都捆好。时间还离太阳下山早着呢!所以又往前走,到了河边,这里的草更是新鲜、透绿。有水的地方草木自是茂盛。大家又继续找了块草地,各自接茬割青草。琼缘这会又来了精神,到水边来趟水玩儿。杨逍让她回岸上,她说一会就回去,自己宁是下的水来玩耍。趟这趟着,突然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腿上咬了一口。怪痒痒的。上岸来低头一看:是个既黑又细长的东西,没有眼睛也没有腿。“这是什么呀?杨大哥你们快来瞧瞧呀!什么东西在我腿上呢?”她急得叫喊。杨逍和众多喽兵们吓得赶紧跑过来,一看:有个喽兵笑着对琼缘说道:“嗐!小姐这是蟆蜱。”(读作mo,pi)杨逍也点头说:“对呀!”杨逍是话到手到,“啪!”就是一下正打在琼缘的腿上。就是那只蟆蜱所叮之处。把个琼缘疼的一眨眼,说道:“你疯啦!杨大哥你干嘛要打我呀?好疼啊!”琼缘说着又低头看她自己的腿。杨逍不慌不忙的看着她,笑呵呵的对琼缘解释道:“别乱冤枉人,我是好心来救你,你I为何要骂我?”“是啊!小姐杨公子的确是为你好,如果再不打你腿上的那只蟆蜱,它就会继续往你肉里叮。到时候想救都来不及啦!只因这东西吸人血液,以此为生。要是生拽它,它就会更加用力地往你腿上钻着咬。而且它的身体滑溜溜的,人们是很难揪住它们的。眨眼功夫它们就会整个身体都钻到人体里去。所以只能用力地打它们。虽然这样做对一个受害者来说是疼了点儿,可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喽兵的解释把杨逍的话给补充完整啦!这小琼缘才:哑巴吃点心-----心里有数啦!

走在杨逍面前,低着头。红着脸开了口:“杨大哥,真对不起呀!我又错怪你一次。你不要和我一般计较好吗?”杨逍被琼缘的话又弄了个脸红。微微一笑对琼缘说:“我几时生过你的气呀!快走吧!一会太阳要下山啦!”他把话题转到别处,是怕喽兵们笑话。琼缘也清楚,所以不再做过多的解释。

此刻山上也已下来了好几十辆大马车,大家都明白是特来拉运草料的。每辆车上都有专用的绳子。赶车的到了琼缘他们眼前,把马拽住。“吁……”一声吆喝这些马车都由着车老板儿指挥,妥当地停在合适的地方。喽啰兵们开始又忙活了。大家七手八脚你捆我抱,都把割下来的青草往马车上装。有句话叫:人多好干活,人少好吃饭。这是一点儿也不假。时间不大,这几十辆大马车都装上满满的青草了,车老板儿又用事先准备好的绳子开始依次地杀车。都处理好啦!这才把大伙儿又叫上车,每辆车上都坐了两个押车的。看他们个个都手拢着绳子,脸上是神采飞扬。一路之上更是有说有笑。看得出大家的心情是格外舒畅。杨逍带着琼缘没有做马车,而是骑着一匹白色战马。这匹马是真漂亮,连人带马可赞为:面如银盆,两道浓眉斜天仓又入鬓,两只大眼是双眼皮,眼珠皂白分明,通关鼻梁,齿白唇红,穿白带素,体态匀称。这是夸赞杨逍的。再看琼缘:她面似桃花,水汪汪双目,小嘴樱桃点朱唇,活拖拖天上的小玉女下凡尘。接着说这匹宝马:跨下宝马白如银,嘶鸣咆叫似龙吟。连人带马似美玉,亚如平地起绿云。

杨逍此时看喽兵与赶车的老板儿,和他们已拉开一段距离了,这才对琼缘开起玩笑来:“朝夕相处,哥伴妹;真情日日成,只为爱生明。”他的话是玩笑,但也是真心话。琼缘没有对下句。杨逍激了她一句:“琼缘你对不上来吧?不行就算啦!”琼缘一听就急了:“谁说我对不上啊!你听好:两情相悦,妹陪哥;实意月月累,但求情意浓。看我对上了吧!门缝里看人-----把人都看扁啦!狂傲。”杨逍一听是接茬儿说:“三月艳阳天。”“五月皓洁地,”“你出呀!看你还有多少。”琼缘也叫上板儿了。“半夜三更半”杨逍笑着又说出了。琼缘稍思索对道:“中秋八月中。”杨逍忽然想到刚才大家在用香蒲捆青草,便说出:“香蒲扎草父抱子。”琼缘一皱眉,想了想,好像在去年间,在一片竹林里看到有几个妇女们把竹笋投进竹篮里,得意的对道:“竹篮装笋母怀儿。”杨逍听了心中暗自称赞:“罢了!真是人隔三日,刮目相看。她的文才是大有长进。”心里替琼缘高兴,脸上却没带出来。“你少得意,差的还多呢!”“才不会呢!我这是青出于蓝,胜于蓝。”琼缘骄傲的说道。杨逍只得随声附和说道:“好好好,你呀青出于蓝,胜于蓝。”这是琼缘的脸上露出得意的喜悦。他们到了山上正巧有只百灵鸟从这落在一棵树水杉树上。叽叽喳喳地唱起歌来,动听的歌声吧琼缘听的着了迷:“杨大哥我要这只小鸟,你快个我把它捉下来。”杨逍听后脸一沉,面带严肃对琼缘说:“琼缘我给你背首诗,你听着:谁言残生性命轻,一般骨肉一般情。劝君莫打枝头鸟,其子巢中盼母归。”杨大哥你说的这首诗是不是白居易的?”琼缘问杨逍。杨逍点头道:“是啊!”“那我就清楚了,你是想让我放过这只百灵鸟对吗?”“是的,它们也有牵挂,虽然没有人言,但却有兽语啊!真正的爱不是夺取,而是祝福。”琼缘重复杨逍的话问道:“祝福?”杨逍接着说:“对,祝福!你若真的喜欢它,就应该让它快乐,自由是首要的,所以不能把它们据为己有。”琼缘睁着水汪汪的眼睛听杨逍讲道理,“杨大哥我明白了,我们人类为了自己的快乐,把别的小动物感受挥之一空。我以后再也不捉小鸟玩儿啦!”杨逍又笑着对琼缘说道:“这也不能怪你,仕途乃迷途,几人不糊涂。”说着又加快几鞭,马飞快地奔驰,直奔后山的内宅。

现在也已近黄昏,他俩跳下战马,杨逍又带琼缘到自己的房间来,接下来给她拿出一支普通毛笔,又取出几只大小各异的一把毛笔。在一张宣纸上开始画画。眨眼间,一只百灵鸟落在水杉树上的情景,再次卷入琼缘的眼帘。杨逍双手调色,笔似龙飞凤舞,速度极快。时间也就几分钟,一张《百灵落水杉图》大功告成。看的琼缘目瞪口呆。“杨大哥,把你这神来之笔的长处教教我好吗?”琼缘耐不住想学的激动心情,用恳求的口吻跟杨逍说话。杨逍-----杨永孝,对琼缘一项常依百顺。一听她提出这样好的要求,理所当然、是满口答应。琼缘见杨逍同意了,马上来了孜孜不倦的精神。杨逍又耐心的给她讲道:“画画的头一步是先像成语中{纪昌学射}一样,把你要画、想画;的东西,先装进脑子里。而不是只用眼看完就罢了,等你闭上双眼时,心、脑都装进了你想画的东西,这时再用你的手来持笔,就能做到栩栩如生了。若能做到坚持不懈,还会画龙点睛呢!”琼缘点头认真的听着,不懂处就不耻下问:“杨大哥,什么叫有形无神呀?”杨逍又告诉琼缘:“有形无神就是指,画得有个模样,但少了画中魂。也就是指像写字一样,同样念一个字,只是甩的笔法功夫欠佳。”“我听懂了,我一定会用心学的。到时候出口成章,落笔成才。然后我再杀个回马枪,找那位高先生比试一、二。”杨逍听出她还没忘明落孙山的茬儿呢!

您别说,自从上次跟高先生斗气,她还真判若两人了,有时甚至废寝忘食。心诚所至,金石为开。这话一点儿都不假,功夫不负有心人。时光如流,又过了五年,琼缘终于可以在人前显圣,傲里夺尊了。明珠出土照四方,黄金离海发耀光。

琼缘的画现在虽没有像,唐伯虎一样出奇入境,但也独具特色。别开天地了。高先生更早有耳闻,尤为琼缘高兴。这事传到琼原耳朵里,她也就不想与人家分高低、论上下了。

读者们要知后来怎样?请接着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