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第十回 有情鸳鸯屋内语,无情怪事窗外生

义妖传 鳳燕 1522 2014-06-25 23:14:18

  书接上回,而今琼缘变得多愁善感了,尤其今天正是六月二十八。也就是传说中“秃尾巴老李回家的日子”。天从拂晓就开始下雨,直到黄昏雨也没停。别人都无妨碍,唯独这个人琼缘,她一直在杨晓的屋里。书也无心读,字也无心写,画就更不用说了,一点儿灵感都没有。就连武功都无心练。这一连串的举动,让杨逍不解,开句玩笑来逗她:“琼缘你怎么了?江郎才尽啦!还是女儿家大了,在想自己的心事了?”琼缘看了一眼杨逍,心里清楚眼前这位痴情郎是在慰问自己。但她没有回答杨逍的话,反而眼里沾满了泪花。杨逍一见,心里一翻个儿,心想:“我说错什么了?她今儿是咋了?”想到此,忙上前用双手给琼缘擦眼泪。“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好妹妹,快告诉我为什么你伤心?”琼缘伸双手拉着杨逍的双手说道:“欲将心事付君子,知音少,心碎有谁怜!”杨逍听出琼缘定有心事,忙说:“好妹妹,快讲啊!有我呢!我怜你,听清了吗?快说吧!”杨逍忐忑不安的追问琼缘。琼缘擦了擦眼泪说道:“杨大哥,你看这天都随人愿,秃尾巴老李回家泪流满面,天也跟着哭个没完。谁都不会忘养育恩。生育情的;而我却不晓得自己的真正生母是谁。有时候我也在想,难不成自己的亲娘也是像灌江口:-----二郎杨戬的母亲一样,触犯了天条被罚下界,压在桃花山下。杨戬为了救生母:长公主-----瑶姬。劈开桃山,才有后来的二郎山。如果我母亲也是被哪个恶魔所害,我就是把天捅个窟窿!我也要把她救出来。”她斩钉截铁的回答,使杨逍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但还得慢慢好言相劝:“傻妹妹,你今生的生母是薄飞娘、薄夫人啊!前世上的是你先放在一边,养生父母重于泰山啊!姨父、姨娘他们都视你为掌上明珠。宠爱有加,你可不要做糊涂事啊!”琼缘听了杨逍的话,微微一笑:“杨大哥,你把事想的太过认真啦!我绝不会做不孝之女,不可能做一个不义之人。把你的心放回原处,好好收着吧!”杨逍看看琼缘心照不宣了。

正在这时,院里的老槐树下,那个石碾子和石磨好像有点儿不对劲儿。“吱扭儿”、“吱扭儿”,的叫了好几声。接着从另一棵老柳树下也发出了怪响。这回可把琼缘下个不轻,一头扎在杨逍的怀里,嘴里还喊着:“杨大哥,好可怕呀!什么东西在作怪呀?”杨晓也为之一惊,随手拿起一支毛笔,嘴里说了声:“变!”那支笔即刻化作一个火把。杨逍一手持火把,另一只手携着琼缘的手,又把雨伞用法术传到琼缘的另一只手里。这才推门而出。两人四下打量:只见老槐树和那棵大垂柳树下个站着两人,另外在石碾子上也坐着一位。见此人坐在碾子上跟碾子差不多。都长得挺宽,这位个头儿不高,按现在的个子来说也就一米三、四,两只小眼炯炯有神,一张大嘴还长了满嘴的大板儿牙。七上八下排列不齐。别看这个,这位穿的可不错:但见他头戴王帽,帽子上还嵌金加银,身穿大红朝服,朝服上用金线绣着五龙戏水。不晓得这是哪来的王官、大臣;另外在他左边那棵大槐树下站着两人,为首的是个黑脸,面似黑锅底,黑中带亮,亮中透黑,一对剑眉,斜入天仓,一双豹环眼,鼻直口阔,个头有八尺开外。看外表是个英雄气概。穿青挂皂;在这黑大汉的下垂手站的是个漂亮小伙儿。穿白带素,是仪表堂堂。但并不带一丝书生的弱气;其次是柳树下的两位:一个蓝脸,穿着打扮也不像普通百姓。另一位的多讲几句:但只见他生得瘦小枯干,骨瘦如柴,大锛儿头,一张小脸没张开,黄脸好像大病未愈,一字横眉,一对小黄眼,滴溜溜乱转。长个雷公嘴,说话还小糖嗓儿,再看个头比那个大胖子高不了多少,两个小胳臂比麻杆儿还要细。真是掐吧掐吧不够一碟,恁吧恁吧不够一碗。

看罢,杨逍笑呵呵的问那几位:“我说几位贵姓?这深更半夜不请自到,是何意呀?”别人都没言语,那个小个不高的胖子答了话,他这一回答不要紧,才激怒了杨逍-----杨永孝。

要知实情,请看后文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