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十一回 一绝战五杰;琼缘斗智,计收五鬼

义妖传 鳳燕 4515 2014-06-27 21:17:36

  前文书正说到,杨逍问话,小胖子回答。一开口是瓮声瓮气的:“我就知道小白脸儿!长得小白脸儿绝对没有好心眼儿,看见没,他自己半夜三更的不睡觉,和人家姑娘在一个屋里乱七八糟的……还有脸说别人不请自到,是何道理?真是不害臊!呸!我都替你们丢人啊!”您听这位说话有多损啊!杨逍那是茅房拉屎-----脸朝外的人。听了这胖子的几句损,脸顿时臊得通红。但见他剑眉倒竖,是虎目圆睁。“呀!呀!呸!你个死胖子,你刚快给我住嘴。你家小爷我是行的正,走的端。才不会如你所言,做出苟且之事。琼缘妹妹更是冰清玉洁,守身如玉。岂能与你等相并一提。而乃属贼盗窃之辈。”“无耻小人!”琼缘也气得芳心乱跳、玉体不安地骂道。这五位初次见面的不速之客,听了杨逍和琼缘的怒斥,是相互大笑:“哈哈……”

领头的是那位相貌堂堂的黑大汉,其他四人也都到杨逍和琼缘的近前,黑脸大汉先开口说道:“早就听得赵匡胤千里送京娘,谁人能比赵大郎。没想到今天又蹦出个自称是:正人君子的杨逍-----杨永孝来。但却不知是不是真的大丈夫。”说着他朝杨逍一招手:“来来来,不管是顶天立地的英雄,还是只会耍嘴皮的小白脸儿,某家愿意领教一、二!”说完就要出手,旁边站的小雷公嘴,就是那个瘦小枯干的小个子,他走上前搭了话,一开口小唐嗓儿,还先亮了一声嗓子:“啊!呵!嗯!啊!哎!”把个杨逍气的心说:“这位是什么毛病?嗓子卡鱼刺啦!”小雷公嘴接着才说:“嗐!我说大哥,你何苦要亲自动手呢!有道是杀鸡焉用宰牛刀。有事小弟一人足矣。各位哥哥兄弟替某观敌,我去会会这个小白脸。”“贤弟你千万要小心,杨逍非等闲之辈呀!万不可掉以轻心啊!”黑大汉再三叮嘱。“放心吧!大哥料也无妨!您就瞧好吧!”说完他指手叫杨逍:“嘿!我说小白脸敢不敢跟爷爷过过招?我大哥把你抬得老高,我今儿倒想见见你的本领,看你究竟有多了比起!请赐招吧!”杨逍自出世以来,头一次碰上这不知死活的“东西”,气得杨逍白脸发青,伸手就拉开架势。琼缘生怕杨逍出危险,用千里传音术提醒他:“杨大哥你小心啊!不要看他瘦小枯干,人生古怪相貌,定有古怪作为。”杨逍回过头来,朝琼缘点了点头。这时那五位的脸色都立刻一变,满脸吃惊的表情呈露出来。琼缘能察言观色,一见就更为杨逍捏把汗。心里当即明白了,这五位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呀!并且都不是凡人,看他们这时的表情就清楚了,自己用千里传音术跟杨逍说话,对方都听的懂。可见人家定也会这套本领。心中暗自着急。

杨逍这会儿也已和小雷公嘴打上了。一打上仗,杨逍暗自称赞,眼前这位小雷公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呀!其身法够快的,只见他身子滴溜溜乱转,上蹦下跳,左功右退。身体快似狸猫轻如电。抬手踢脚都有独到之处。杨逍赞这个小雷公嘴;这位小雷公嘴也暗中挑大指赞杨逍:“罢了!真是个好样的,难怪我大哥让我多加小心呢!这个小白脸儿不仅长得好看,而且还真是个武术行家,够我一戗啊!”他边打边想主意。

琼缘在旁看的清楚,这位小雷公嘴那对小黄眼打着仗,还一个劲儿地乱转。就猜中了,这小子定要用诈。所以先用了草木皆兵这一招。把火把朝小雷公嘴扔去。本来小雷公嘴战杨逍就是小鸡吃黄豆-----强扎扎呢!在杀出个琼缘来,他哪里受得了啊!一见火把奔自己来了,嘴里喊了声:“不好!”赶忙一闪身,火把他是躲过了,可又没躲过的,就是在他身后为他观敌的大胖子,他可没留神,前方打仗,他像没在意似的。正在四处寻望,书中交代这乃是个饿死鬼所化身。一口气能吃下一桌上等酒席。今儿又饿了,想找点东西打点饱肚子。因此琼缘甩火把,他都没留意。一就是一眨眼功夫,琼缘的火把不偏不歪,刚巧打在大胖子的帽子上,这大胖子头戴的王帽居然像没有被打到一样,毫无伤损,反而把火把颠起老高,丢到一边。此举更足以证明这位绝非人类。杨逍一见便伸手喊了一声“来”!梅花亮银枪紧握其手中。也是等于在告诫对方,自己也是大有来历的“人”。

这五位一见是相互使眼儿:“哥哥、”“兄弟”“杨逍非一人能敌的,大家一块上。”说着那个小雷公嘴也嚷嚷:“是啊!咱今天别管什么君子战,小人战了。打胜杨逍是主要的,咱们哥们儿也抄家伙儿!”随着他这一嚷嚷,这五个人都各拿兵器,要动手。琼缘急中生智,喊了一声:“且慢!你们五个小鬼儿,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连你家主人也不认得啦!”这五人一听一愣:“你待怎讲?”黑大汉问道。琼缘“噗嗤”一声笑了:“嗐!我说大个子,你呀该不会竟长个子,不长心吧!摸摸你的脑袋好好想一想:这是什么?”琼缘从他们的样子就可以看出,都不是人类。刚才这一瞎喊乱叫,也算是投石问路。结果又胜了那“五人”。心中所想、脑子里所推断的完全是对的。尔等定是鬼怪们,不然这以假乱真的招数是不会起作用的。故而琼缘继续编谎说:“孙悟空-----孙大圣你们听过吗?”这五位一听都气得不轻:“废话,那是斗战胜佛!”那个黑大汉气冲牛斗的回答。琼缘也不生气,反而泰然自若的说道:“孙大圣想当年闹地府、闹龙宫,闹天宫是何等的威风啊!在闹龙宫时,得了定海神针铁“如意金箍棒”。可你们定不会想到,那不是金箍棒听孙大圣的,而是夏禹在治水时留在东海的定海神针铁,它只听大禹王的。也就是说孙大圣就是那个大雨的转世之身。有后人说是孙大圣到龙宫寻兵器,不如说是定海神针铁寻孙大圣。”那个小白脸冷笑了一声:“哼!你年岁不大够能讲的,真是口若悬河呀!好一张伶牙俐齿啊!可你所说的跟我们哥几个没有关系呀!”说着他笑着瞧琼缘,脸上没有带那几个人的杀气、凶气和怒气。反而多了一点怜香惜玉的逗气。(只开玩笑的表情)琼缘看了一眼那个说话的那个漂亮小伙儿,开口很自然的说道:“你不知我也不怪你,可我还是要给你们哥几个讲清了:是这样的,我就好比是孙大圣,而你们就好比是金箍棒。也可以说我是专为收你们而来的。”“不明白,”那个胖子在旁搭了话。“是呀!何以见得呢?”那个“蓝电壳儿”脑袋,也惊讶地问道。“这还不清楚吗?秃子脑袋上长虱子-----明摆着呢!分明就是尔等乃上天所安排,在此特地恭候我们的。”说着琼缘脸上飞过两朵红云。回眸一笑百媚生。她笑含情,眼传意神带羞。可谓:活泼中不带轻浮;婀娜中不带放荡。即不含大家闺秀的气派,又不添加委身求全的畏惧。给人以一种清高枝洁、一呼百应的亮相。这一举动让在场的几位都有些畏惧。黑大汉上前二次把话问:“你竟敢如此大言不惭,信口开河。把我等兄弟当猴子耍,今日定要你吃点苦头,长长记性!”说完他是舞动双手直奔仁琼缘,杨逍一把把琼缘拽到一旁,伸双掌来接黑大汉的招式。杨逍使了一招叫金丝缠腕,黑大汉一见不妙,忙撤双手换招为丹凤朝阳,直打杨逍的太阳穴。杨逍使了个缩颈(读geng)藏头,黑大汉一招落空,杨逍紧接着又用个泰山压顶,以上示下,直打黑大汉的头。黑大汉急忙一闪身,就只样黑大汉与杨逍是插招换式,两人战在了一起。有句话叫:事不关心,关心则乱。此话现在可起效了,两旁关敌的琼缘和那四位都为自己的人担心。尤其琼缘她心都提到嗓子眼儿啦!急得她香汗淋淋。用手一边擦汗,一边转心眼儿:“这可如何是好啊?”忽然灵机一动,喊了一声:“三昧真火!”这声喊还真起了作用。但见这五个人都脸色巨变,个个全显出了畏惧的样子。琼缘与杨逍更一步清楚了对方的来历-----阴间的鬼怪所为。因为只有“:三昧真火”才能叫地府的鬼怪们闻风丧胆。与杨逍对战的黑大汉也赶忙虚晃一招,跳出圈外。杨逍也并未相追,琼缘跑到杨逍面前,对杨逍开口问道:“杨大哥,你没事吧?”杨逍清楚琼缘又在使诈戏弄对方,但是为自己好,所以点头笑道:“没事!”接着琼缘又朝那五位把双手一伸,出言唤应:“你们五个好好看看我是谁?都给我过来!”她这一镇,真把五人给镇住了。五个人相互看了看,提心吊胆地来到琼缘面前,都睁开双目,仔细观看这位英姿飒爽、倾城亮相的小姑娘,她的双手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不看则可,这一看真是大吃一惊。五人吓得都赶忙给琼缘跪下了,口称:“主人!您让我等好找啊!”琼缘心中好笑;心说:“你们上当了,还是人有办法!”但脸上不带一丝高兴,反之显出很吃惊的表情,伸双手相搀,嘴里还说:“各位兄弟们快快请起,有话到屋里讲!快起来讲话!”那五人还是不敢起来,为首的黑大汉说道:“主人您不生我等兄弟的顶撞之气吗?”琼缘依是原样搀他们五位,还说道:“不生气,你们又是不清楚我的真身,我不怪你们,快起来吧!”这回这五人才站起身来,黑大汉双手抱拳说道:“主人,我等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东”是个落水鬼,”说着他又一指那个胖子说道:“主人,他是我的二弟名“西”是个饿死鬼。”胖子在旁也深施一礼:“主人,在下给主人问好啦!”又叫过来那个小雷公嘴,“东”介绍说:“主人,他乃我知三弟为“南”是个追命鬼。”“南”忙施礼:“主人南也给您见礼啦!”次之又叫来了蓝脸红头发的那个人,“东”说:“这是老四,名“北”人称吊死鬼。”“北也给您问好!”最后那个小白脸自己笑着介绍道:“主人,一向可好?我是“中”乃无影鬼,也是五鬼之心脏。我等兄弟如有得罪之处,请您海涵!”说着这五鬼又一次施礼。琼缘这回清楚了他们的底细,从心里不想害他们,可说是能治一服,不治一死呀!所以不再起坏主意,善言善语的把他们五鬼收下了,但同时琼缘也叮嘱这五鬼万不可再叫什么主人,这样的称呼受之不起。此五鬼闻听一皱眉:“那我等将如何称呼您呢?”“就叫我琼缘好啦!”琼缘很随意的说道。五鬼一听又不住地摇头,黑大汉“东”连声说道:“这怎么行呢!”其他四鬼也郑重的说:“不行,这样太没大没小来了。”小雷公嘴“南”小眼睛一转,说道:“不如我等称您为小姐,总的称呼为琼缘小姐,您看如何?”“这……”琼缘还是犹豫不决,一旁的杨逍上前搭话:“琼缘,你就依他们兄弟吧!”琼缘见杨逍替自己表了态,只得点头顺其所叫啦!

此时,琼缘忽地一下子又想到了这里这么大的动静,会不会惊吓到其他屋子里的人?五鬼看出琼缘的忧虑,漂亮小伙儿“中”发言道:“小姐,你无须多虑,我等不会影响他人睡觉的。不错,今儿这事儿是闹得不小,但我兄弟五位早已将其说话与打斗之声,与外界分隔开了。人类是根本听不到的,更不会看清所发生的一切事情。之前我等之所以敢贸然行事,也是因为看出您与杨公子……不对应该叫杨大哥-----非凡人。故而才敢试试真假,以话激怒你们。其实我们哥五个早就清楚你们是清清白白,一个是真英雄,一个是冰清玉洁的美才女。”他的话让琼缘红了脸,杨逍此时也知晓对方从一开始就无恶意。只是要开个大玩笑,验证一下琼缘的底。现在话已说开了,琼缘就把自己刚才戏弄五鬼的是和盘托出。五鬼非但不怪,反而更加敬重琼缘了。他们就把来历说出,哥儿五个是受地府中阎王所托之事和盘托出:原来这是早有安排的。其实书中还有另一隐情,等到时候再细将不迟。五鬼只把自己所知道的说了:阎王怕琼缘有什么意外,特地把“五福令”中的五鬼叫到,让他们到人间寻找十三公主,也就是琼缘。这五鬼领命而行。一等就是近二十年。因为他们比琼缘先行一步。所以相差五、六年。早就料到是琼缘,但因时机不成熟,乃至拖到今日。又看清了琼缘的双手都带有“五福令”,也就是指“夜行珠”。现在夜行珠已随琼缘融为一体,无法取出。所以那“五福令”也就是琼缘本人了。五鬼自当听之任之。

恁倒葫芦瓢又起,一宗不了又一宗。事后如何请看:下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