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十二回 昏倒娇袭女;忙乱多情郎

义妖传 鳳燕 2168 2014-07-11 22:46:26

  人都说先下牛毛没大雨,后下牛毛不晴天。这句话是一点儿也不假,杨逍和琼缘把五鬼让进屋中,外面的雨依旧牛毛细。大家都兴高采烈,兴奋不已。唯有琼缘此刻真好比泄了气儿的皮球-----一点精神也没有了。整个人都像一滩泥一般,刚进屋中,她就再也支持不住了,还好杨逍在她身边,一把将她抱住,口称:“琼缘,你怎么啦?”“我头好疼啊!浑身发冷!”说话间琼缘又“阿嚏”、“阿嚏”打了两个“喷嚏”。杨逍一见知道琼缘又干上风寒了。也就是现在的感冒。琼缘身体一向不好,再加上刚才被雨一淋。虽说雨下的细小,可这时间也不短了,琼缘的体质像个林妹妹,她哪里受得了啊!刚才那会儿是强逞英雄,现在事已解决完了,她也松了口气,倒在杨逍怀中,头一歪,脸发黄,双目紧闭;杨逍和五鬼急得一个劲儿地呼唤:“琼缘!琼缘!”“小姐!你怎么啦?”“快醒醒呀!”杨逍心急如焚,只得把琼缘先放在自己的床上,用自己的薄被给她先盖好。本想是把她先送回琼缘自己的屋中,但现今这个样子,实在难以再次打扰她,真的很怕她病体加重,杨逍今天也无法再顾及甚么男、女有别,只愿琼缘快点康复。五鬼也一样,个个忧心忡忡。忽然“北”就是那个蓝脸红头发的“吊死鬼”他“唉!”了一声,随着又说道:“杨大哥,各位兄弟们,莫要发愁,小弟我想起一个偏方,不妨一试。”大家一听齐声追问:“什么偏方?快快说来!”“北”接着讲:“是这样的,用白菊花做枕头,可治头疼,”他的话刚说到此,“西”就忍不住了:“你这不是白说吗!你傻了呀!现在是六月底,离九月菊花开放时间还远呢!到哪去找菊花呀?”他瓮声瓮气地插言把“北”弄的脸发烧,还没等“北”解释,身旁的“南”又开圈了:“对呀!老四,咱二哥教训的太好了,你真是狗戴嚼子-----胡勒。老太太上鸡窝-----你笨蛋。”他的小唐嗓儿一顿瞎嚷嚷把“北”气得直瞪眼,但还得好言相劝,“二哥、三哥,你们误会小弟了。我再笨、傻,啥季节开啥花也知晓啊!我的话还没说完呢!现在是没有白菊花,可是菊花的绿叶应该有吧!就用一些菊花之叶,再加上薄荷的叶子和马齿苋及花椒的叶子,放在一起加上姜熬汤。然后再给她服下即可,到不了天明就会痊愈。”杨逍闻听此言是转忧为喜,“真的吗?”“北”满口应许:“真的,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杨大哥你尽管放心,小弟所言句句属实。”杨逍微微点头,“就依各位贤弟之见,请贤弟们多多替杨某照顾琼缘,我去寻那几味芳草。”五鬼一听忙说:“哪里,哪里,我们哥五个去寻几味芳草,望杨大哥多照顾琼缘小姐。”“是啊!有我们五个足矣,不用杨大哥你亲自出马啦!再说小姐又离不了人,我等心粗手笨,恐怕出差儿头。故而请杨大哥成全我们。”“东”也说了几句。杨逍深受感动:“那杨逍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望各位贤弟们多多留神。”五鬼道:“杨大哥尽请放心,我等万无一失,请稍候佳音,我等去也。”说完倾刻消失了。杨逍在屋中陪伴琼缘,静候佳音不提,单讲五鬼寻这几味芳草。“东”下令把“北”、“西”和“南”三鬼派到山的后宅院落外,去寻薄荷的叶子和白菊花的叶子。至于花椒叶和马齿苋由他和“中”亲自来采。一切都安排好了,才照计划行事。

时间也就三、五分钟,“东”和“中”便把花椒叶和马齿苋找到了。一会儿“南”、“北”、“西”又把白菊花叶和薄荷叶找到,就差加姜汤熬水了。“中”突然如梦方醒:“哎呀!我忘记取无根之水啦!服此药必须用无根之水才可。”“南”在旁一边笑着一边回了话:“老兄弟,你呀!成了事后诸葛亮。我在临行之时早已将无根之水(只为沾地的雨水)收集够了。我们赶快回去吧!杨大哥会在等着呢!”“中”一听“对呀!我们还是快点走吧!”大家答应了,又飞一般速度返回杨逍的屋中,杨逍见五鬼神出鬼没,速度极快高兴不已。乐着问道:“几位贤弟,东西都找到了吗?”“西”晃着脑袋说:“杨大哥你就放心吧!都找到了,我们现在就去熬药。”说完转身要走,杨逍一把将他们拦住,说道:“五位兄弟且慢,熬药之事交于我吧!”五鬼看出杨逍对琼缘痴心一片,又实在不愿去阻挡,就满口答应了。大家在院里的也有,在屋里的也有。雨对他们而言无济于事。时间也就是八九分钟,杨逍就把药熬制成了。当然五鬼也清楚杨逍定用了自己的法力,因而加快了煎熬药的速度。从此事更一步看出杨逍对琼原爱得深,疼到心里。五鬼谁也没多说一句。杨逍双手捧药碗,到了琼缘面前低声轻唤:“琼缘!琼缘你醒醒啊!快把药喝了。”只见琼缘微微睁眼,声音细弱:“杨大哥,我又给你添麻烦了,真的对不起呀!”“你又说的哪里话来,谁又没有嫌弃你,快把药喝了,不苦,这是五位兄弟亲自为你所寻的。”琼缘听杨逍这么一说,心里一阵酸溜溜的,很不是滋味,感到愧对大家-----因此没费多大事,一口气把药汤全喝了。在场的人看了无不高兴。总算一块石头落地了。工夫不大,琼缘的小脸有了起色,渐渐地由黄转变为粉色了。杨逍尤为开心。

但五鬼中“东”和“中”好像想起了什么事,脸上的表情显出了忧虑不安。琼缘因躺在床上,没有发现他俩心神不定的样子。可杨逍却不然,那真是眼里不容沙。当着琼缘的面不好道破,假意里说要去方便方便。(指上厕所)用眼神看了下“东”与“中”,这二位也随声附和,就这样三人同出了屋中,到了个没人的地方。杨逍问“东”和“中”:“两位兄弟,你们莫非有不愉快之事?若是请当面讲出。杨逍定当鼎力相助!”“东”和“中”哥俩相互看了一眼,才要吐出实情……

朋友们请继续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