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第七回 丽凤上山,仁义觅友

义妖传 鳳燕 3764 2014-05-21 22:52:14

  书接上文,有事则讲,无事则略。又过了两年多,琼缘已长到七岁。杨逍今已十三岁。到了念书的年龄啦!人家杨逍早在六、七岁就学会了不少诗书。现在早已能出口成章,落笔成才啦!可琼缘则不然:一天到晚除了玩儿,还是玩儿。但对武术喜欢学,不用费心,只需一点便透。杨逍是一招一式手把手的教。琼缘也是认认真真、踏踏实实的学。且能举一反三。杨逍一见甚是欢喜。可唯独对学文;她是不爱学。笔不喜欢用,急的杨逍没办法,只得把此事和盘托出,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仁义与薄飞娘。他这一讲不要紧,仁义和薄飞娘做为琼缘的父母,能不为女儿操心吗?-----人之常情:他们也是望子成龙,盼女成凤。做父母的哪个不是如此,只是儿女们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养儿不知父母恩啊!

闲言少叙,书归正文:这夫妻二人听了杨逍的如实讲述,急得一筹莫展。此事让仁义大伤脑筋,他深知要教琼缘非得一位智勇双全的老师才可。现在哪有现成儿的,也罢先由他自己去,暗中却派人四处寻访。再说琼缘一日三餐是衣食不愁。每天吃饱了玩儿,玩儿累了睡。真的比神仙都快活。无忧无虑的好不自在。这是一年的春天,窗外薄飞娘亲自种了许多油菜。近日油菜已开出了金黄色的小花。忙碌的蜜蜂正在采蜜。各种蔬菜都长出芽了。小草更是先从地里钻出来,绿绿的,满院都是。桃树也争妍斗丽的开出粉红色、粉白色的小桃花。微风一吹,飘着一股香气。几只小鸟在枝头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别看琼缘对文笔不喜欢,但对大自然尤为欣赏。她看看这儿,瞧瞧那儿,最后又到房后看了看一排杨柳。它们也发芽了。春风一吹,这柔软的柳条轻轻摆动。一些布谷鸟、喜鹊在树上欢叫,唱出清脆婉转的歌儿。这会儿小燕子也从南方飞来,它那乌黑的羽毛,雅茹墨染。再加上剪刀似的尾巴,把个琼缘看呆了,心想:“若是能把这一切都画下来,该多好啊!”可又一想自己不会用笔啊!怎么办呢?还得请杨大哥帮忙。想到此她急忙去找杨逍。在半路上遇到一个丫鬟带着一个小女孩儿,往这儿来。丫鬟见到琼缘忙上前施礼:“小姐您这是要去哪呀?您看我给您把谁带来了?”琼缘没有理睬丫鬟的问话,却看了看那个小女孩儿。怎么这眼熟啊?哦!想起来了,这就是在两年前自己与杨逍和喽兵下山所救的小女孩儿。名叫丽凤。-----对就是这个小女孩儿,她怎么上我们山上来了?“你是丽凤吗?”“是啊!”丽凤回答说。琼缘又问:“你怎么到我们山上的?快快说了听听。”说着伸小手把丽凤拉住了。笑眯眯的看着丽凤,丽凤也笑这对琼缘答道:“我是受爹爹之命特来找你的。”“你爹爹找我有何事呀?”“我爹让我做牛做马,给你使唤。为你当个小丫鬟。”琼缘一听急着问:“什么!我几时让你报什么恩呀?”丽凤又要说,丫鬟一见忙带她讲了:“小姐别怨她,她呀年纪小,没把事儿给您讲清楚。是这样的:自从当日您与杨公子救了他们,并且留下银两。自此他父女回去后,用这笔钱买了不少的鸡、鸭、鹅。以此为生发了一笔小财。他爹爹现在有了“腰包儿”(指钱财)自是腰杆硬了,挺起骨气。把个大男人气概显露出来。那泼妇真的让他三分。生怕被休了。这孩子也不受苦、受罪啦!她便时常记起您的恩情来。在他爹面前经常提起您。她的爹爹私下里便打听您和杨公子的住处。头两日到了咱的寨外,有个多嘴的喽兵把事说了出去。这大叔便回家急带女儿上山。说什么也不肯回去,非要把这孩子留在您身边做个小丫鬟不可。现在她爹还在前寨和大寨主等人夸您和杨公子呢!”琼缘这回算是听清了。心里明白了。“不用了,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无须记心上。我从不用人服侍,你还是请回去吧!”丽凤一听:“啊!我不想回去了。我爹已经把全部家产给了我二娘,他要和我一同在你们的山上为奴为卑,由你们差使。”“这怎么行呢!我家多几口人,多几双筷子不成问题。可我没有那么大的权力收留你们。得等我爹娘同意了才行呢!”琼缘一口拒绝了丽凤的请求。“那我们能在一起玩耍吗?”丽凤不高兴的问琼缘。琼缘很爽快的回答:“当然行啊!”说着拉着丽凤就玩儿去了。丽凤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一把葫芦籽而来,给了琼缘:“你吃吧!是熟的。尝尝香着呢!”“这是什么呀?你哪来的?”琼缘边问边拿了一粒放进嘴里。丽凤笑着告诉琼缘:“这叫葫芦籽儿,是我爹炒的。他给你带来了不少呢!还有这个。”说着丽凤把地上的一个小布包拿了起来递给琼缘:“这是我特意为你找到的各种花种儿,还有葫芦籽儿。你现在把它们种上吧!还不晚,来得及。到秋天花还能结出种子来,葫芦也能长出小葫芦。你说多好啊!”琼缘听了真太高兴了:“真的吗?我这就去种上。”她兴高采烈的和丽凤一块儿去中花和葫芦种。小孩儿见到小孩儿总有说不完的知心话。她俩有问有答,讲出了不尽的童年乐趣。说出了一生的伙伴心里。

前寨里丽凤的父亲正在焕切的恳求,仁义等人收留他们父女。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仁义也犯难了,因为他本不想与百姓有瓜葛,可事到这种地步,又实在看不过去。年轻时的侠骨豪迈荡然又起。心潮澎湃没办法让他在左顾右盼,把心一横:“也罢!今日我仁义就收留你们父女,但你必须把你家里的事处理合体,免有后患。”“多谢大寨主,您请放宽心,在下早就已将家产归了內妾。并与她不再有往来。我算是看透了:人生一花甲,虚晃近百年啊!也想清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似过往云烟,唯一让我放不下心的就是我的小女儿-----丽凤。大寨主啊!可以这莫说我之所以要上山来,有一半儿多是为了这个丫头。琼缘小姐和杨公子对她的救济之恩,真是没齿难忘啊!您各位别看丽凤年纪小,但她恩怨分明。故而我们爷俩儿才上山来为奴为仆,愿效犬马之劳。一切听您的安排。”仁义一听连连摆手:“诶!严重啦!既然如此,仁某收留您们父女便是。”“好····多谢大寨主。”“来人!”仁义一喊从外面跑进一个小喽啰兵。“李俊,你把这位兄弟带到后宅,让夫人去安排他们父女的住处吧!”“遵命!”喽啰兵高声答应道。丽凤的父亲一看这喽啰兵并非旁人,乃是两年前与杨逍、琼缘一同帮助过他们的那个喽兵。小伙子现在有十七、八岁,个头中等,长得英俊帅气。皮肤微微有点儿发黑。周身穿青,遍体挂皂。扇子面的身材,细腰乍臂,双肩抱拢。好个仪表堂堂的少年郎。丽凤的父亲看在眼里,赞在心中。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安下丽凤父亲随喽兵-----李俊去后宅找薄飞娘,安排住所不提。单表仁义:这位公道大王,此时是心事重重。最让他头痛的还是琼缘这孩子不爱学文。对此他是颇为伤脑筋。“这····哎!我何不将计就计。”想到此脸上带出一丝喜悦。下令让孙处忠这位文笔师爷的女儿------孙平平和大小头目的孩子都到后宅去。这支令刚一下,大伙儿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真搞不清怎么回事,谁也猜不透仁义心里在想这什么。但都不敢不听。一个个接令行事。时间不大十多个孩子都到了后宅。薄飞娘见了也是大吃一惊,随后仁义和孙处忠等人都到了后宅,薄飞娘不解其意地问:“相公,你把这莫多孩子全叫到这儿有何事呀?”仁义听后笑着答道:“夫人你有所不知,我今日把咱们山上的孩子都聚到一起,目的是为了咱的宝贝女儿-----琼缘。因她生性难管,不好学习,故而才把这些孩子都找来了。我的意思是让他们到一起学习。这样可以有个攀比劲儿,学起来容易有上进心啊!”“是吗?”飞娘笑着说:“我看不见得。”仁义一听忙问:“夫人何出此言?”飞娘接着又说:“我说相公你呀!你为何不好好想想呀!咱家的女儿生性喜欢玩耍,你把这莫多孩子都聚到一起,是唯恐“天下不乱”啊!”仁义听了飞娘的解释是哈哈大笑:“哈····夫人呀!你怎么能这样多虑呢?不错咱家琼缘是喜欢玩耍,但你不要忘了她的要强心比一般孩子都强啊!就像夫人你····所谓有其母必有其女呀!你就安心静候好消息吧!”飞娘听丈夫这么一说,自己没法再讲了,只是一个劲儿的唉声叹气,不住的摇头。

仁义却没把夫人的话当成“良药”,只是看看夫人笑着又对大伙儿讲道:“各位刚才我对夫人所说的话,大家多听明白了吗?”大家伙儿一听都异口同声的回答道:“大寨主,我们都听清啦!”仁义接着又问:“即是大家都听清楚,我就不多说了,只是想问各位一句,把大家伙儿的孩子留在琼缘身边,与我的缘儿一块学习,不知大家同意否?”他的话音刚落,下面便回答道:“大哥、大寨主我们都同意了。”又有人说:“这美的事儿,我们大家打着灯笼都难找啊!我没没有不同意的。”“是啊!这就是天上掉馅儿饼,我们求之不得呢!”一个个高高兴兴的回答,让仁义和一旁的薄飞娘颇为欢喜。仁义向大家挥手又讲道:“大家先静一静,听仁某说几句,”大家都静下来了。仁义说:“咱们占山为王,落草为寇。都是被迫无奈,被逼走投无路,故而才会落魄到此,但绝不能让我们的后代一无所用。尽我们最大的努力,让尔等成为出类拔萃、有用的人才。也不枉我们用心之良苦啊!”大伙儿一听个个点头:“对,大哥讲的对呀!我等愿听大哥的。”仁义又告诉大家现在已想到了一位------目测的人选。就是离这座荒草山不远的大王庄,王员外的内弟(指王员外的小舅子),此人姓高单名一个莲字。大伙儿都知道这位高莲,高先生。他乃是当地首屈一指的大文人。这位高先生今年三十岁刚刚挂零儿,才华出众。就连山上的文笔先生“孙处忠”,对他也是仰慕至极。一听是他大家打心眼儿里高兴。

世上的事儿就是这样,有笑的就有哭的。这事儿被传到小琼缘的耳朵里,她是十分不悦。原本是件好事,可她却认为是坏事。自己要像小鸟一样,被关进笼子里。越想越生气,这才引出了下一回,要知后事如何?请看下文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