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第八回 贪玩童不服管,三戏老夫子(之一)

义妖传 鳳燕 7894 2014-06-05 22:40:50

  书接前文,琼缘对仁义的良苦用心,十分不满。越想越生气,希望爹爹找到的先生是为“通情达理”的好老师。自己啥时候想玩儿,老师都不要计较。她把这事告诉了丽凤,丽凤一听乐得小手都拍到一起啦!“琼缘我要是你呀!不定多高兴呢!”琼缘听了一皱眉:“你生病了?”丽凤不解的摇摇头:“没有啊!”琼缘又问:“那你怎么说是高兴的事呢?”丽凤口打唉声:“唉!你怎么不想想只有家里富裕的人才会把自己的孩子,往先生手里送。穷人家想都不敢想。我真羡慕你呀!”琼缘听出丽凤的意思。脱口说道:“这才不难呢!我让你和我同去学习不就行了吗!”丽凤听了大声问道:“真的吗?”琼缘拍拍胸脯做了保证:“当然了,我娘对我言听计从。我的话她从不反对。”说完她拉着丽凤去找飞娘说情。飞娘听的女儿有如此想法,甚为高兴。立即答应了。

这件事过后才五日,琼缘便和丽凤到山下的麦田地里,去吊“骆驼”(指一种春天常见的小虫)。喽啰兵就是那个李俊,他对琼缘保护有佳。生怕出一点闪失。又带了一个小喽兵,为的是保护好这俩小女孩。简短截说,琼缘等四人到了麦田边儿,见地前有一棵老柳树,丽凤拉着琼缘来到这棵老槐树下,伸手从怀中拿出两条牛皮草的纸绳儿,给了琼缘一条。琼缘接过绳子一看很细。丽凤告诉她:“用唾沫把绳儿的一头洇湿,然后再将其放进树底下的窝里。”琼缘听着点点头。随着丽凤一同把小绳儿放进另一个窝里。丽凤又告诉琼缘这个窝不对,得像自己一样找一个圆形的才行。那不圆不方的是蚂蚁窝。最后丽凤又让琼缘把小窝捂住,不能让里面的“小骆驼”发现。这样上面一捂,下面就黑了,地下的“小骆驼”便以为是天黑了,不会有防备的。它才会大胆的去吃小绳儿。只要它一咬住绳子,绳在地面的另一头就会晃动。我们便可以用最快的速度,把手张开。迅速地拽起小绳儿来。到时候“小骆驼”它就不会跑掉了。琼缘边听边学着。嘿!照丽凤所说的一做,真的钓到一条“小骆驼”。她高兴的跳了起来。兴奋极啦!同时丽凤也钓上了一条。细看这所谓的“小骆驼”就是一条小虫。只是背上有一个小弯儿。大概因此才得名儿

-----“骆驼”。

此时旁边的小喽兵也来了兴趣:“小姐,我带您到前面的那条小河去“打片儿瓦”好不好?”琼缘不怕玩儿,一听就来了精神:“好啊!喽兵哥哥快带我们去呀!”李俊在旁狠狠地瞪了一眼小喽兵。心想:“若是出什么意外,谁能担得了责任。”小喽兵不傻一见,吓得一缩脖子。可琼缘是见缝儿插针,说什么也要去河边“打片儿瓦”。李俊无奈只得应从。其实河离田地并不远,不足二百米。一会儿就到了,但见河水清澈见底。提鼻子一闻,一股泥土和野花的香气,沁人肺腑。河水的哗哗声更是叫人心旷神怡。大自然的美景让人放松了心情,李俊也感到心情舒畅。丽凤来了兴趣,一猫腰头一低,伸手捡起一块破瓦片儿,在手里拿着,嘴里还不停的说着:“打打,打片儿瓦,不是仨儿就是两····”说着一甩手把瓦片儿丢出,正好落在水里:扑通一声,水面里脊溅起一圈圈水波纹。“好,好啊!”琼缘鼓掌叫好。紧跟着她也照猫画虎,做得有模有样。小喽兵高兴劲儿不减她们,李俊在琼缘的督促下,也丢了一个破瓦片儿。但却不见有水波纹,更没有一点儿响。琼缘纳闷地问:“李俊哥哥你丢的瓦片呢?”李俊只笑不答。旁边的小喽兵看得清楚。眼都成“对眼儿”啦!用手指着河面说:“小姐,李大哥把瓦片打到河对面去了。”丽凤、琼缘都欢闹着又拍手,又叫好。“好,好哇!太好啦!”李俊不以为然的回答:“嗐!小姐要是杨公子在场,就会真的精彩呢!那才叫棒呢!”琼缘一听点头说道:“是呀!那是杨大哥在就会更有好戏看了,但是他不来也好,没有人多管我啦!”说着她接茬“打片儿瓦”。李俊无意中一回头,正好看到在大树后不远处藏着的杨逍。刚想作声,但见杨逍朝自己一个劲儿的摇头又摆手。暗示自己不要作声色。-----那位要问杨逍怎么会在这呢?其实琼缘他们四人刚出院门,杨逍就看到了,只是没有从正面出现,自己在暗中保护,跟踪至此。从这件事更能看出人家杨逍对琼缘是关心倍至。同时也更能体会的杨逍虽年纪小,却颇有心计。事要比别人想得周到 。生怕因自己的出现,让这位“小红颜”(指琼缘)不欢心,所以人家只在暗处观察,不愿出头露面。“大概这就是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喽兵李俊猜出杨逍的心意,暗中把大拇指一挑。

琼缘正玩儿在兴头上,才没有注意李俊的反应呢!玩儿完“打片儿瓦”小喽兵又现上一个小主意:让琼缘去玩儿捉“黑老婆”。(指黑色的小昆虫,大都在春天、秋后出现的颇多)他气昂昂的带头把大家领到一棵榆树下,伸左腿对准榆树,“啪啪啪”就是几下,踹得这棵榆树直晃动。紧接着从树上飞下不少的“黑老婆儿”还有几只特殊的叫“红媳妇儿”。(指红色的小昆虫)喽兵赶忙捡回来给了琼缘。并告诉琼缘现在来的时候不巧,若是赶上傍晚,这树上的“小红媳妇儿”和“黑老婆儿”会加倍多。丽凤不解的问道:“为什么呢?”喽兵答道:“因为此刻要到午时,气温高,它们飞得容易。若是赶上傍晚则不然,翅膀会发湿。所以容易捕捉。”“太好了!”琼缘在旁叫道:“今日出来真是收获不小啊!”她快要乐不思蜀了。但李俊还是提出要回山上去,琼缘撅起小嘴本不想走。可又怕爹爹怪罪,故而只得随大家一同回山了。树后的杨逍看罢也悄悄的离去。

这一天总的来说是让琼缘开够了心。她是美了。可仁义却忙个紧张得很,原因是为了那位高莲先生。好说歹说人家才算看在仁义的面子上,肯跟大家到荒草山来教书。做个“老”夫子。仁义为这位高先生是大量的接风洗尘。到了第二天,一大早儿仁义和夫人薄飞娘就起来啦!把个个孩子们都找到这院里,当然丽凤和琼缘也到了。仁义、飞娘夫妻带着这群孩子到高先生的教书房来。这是七间房大小的地方,屋里坐着高先生。他一见仁义夫妻带着孩子来了,急忙起身走到屋门口,给仁义和飞娘问好:“哎呀!大寨主哥哥与嫂夫人怎么来得如此早哇?小弟未能远迎,当面恕罪。”仁义与飞娘一听忙笑着答道:“诶!这是哪的话呀!咱自家兄弟,不必多礼。无需计较。”说着把孩子们都叫了过来:“孩子们都给高先生施礼,从今日起这位高莲高先生,就是儿等的授业老恩师。谁也不准对先生不敬,听明白了吗?”小孩儿们都点了点头,接着对高先生行师徒之礼。高先生一见伸双手相搀,叫道:“孩子们快快请起来,从今往后你们就要齐心合力好好学习,我也认认真真地教你们。”大家异口同声的答道:“是!先生。”

琼缘把头一低心里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过一个月可以到麦田地里去看麦浪啦!再过一个多月可以吃“炒麦芽儿”啦!我可不能让这位“黑先生”把计划给耽误了。(黑先生指高莲的外貌,长得黑)到时候还得想个万全之策,以便应酬。他的小脑筋只有一人能猜得出来,那人就是杨逍-----杨永孝。杨逍深知琼缘玩儿心太重。不让她吃点苦头,她是不会听话的。但自己又实在舍不得,所以只得借助这位高先生之手,由其好好管教一下。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这就叫各揣心腹事,尽在不言中。

嘿!您还别说,今儿头一天高先生把这群孩子们管教得非常听话。琼缘也是头一天上正式学,所以呀!这一天对她来说是非常新鲜。真挺爱学的。高先生一见自然更是高兴,对教书更充满了信心。就这样安然无恙的过了近二十天,琼缘要露她的“庐山真面目啦”!心里百爪挠心。怎么这么别扭呢?“这老师也不给放个假,人家都是春天报名的,秋天上学。怎么我么们就不一样呢?”您看她的心够瞎想的吗!其实这都是仁义的主意。他想尽快把高先生请来,先让孩子们跟高先生熟悉一段时间,能学多少算多少。到秋后再从新学一遍。这是人家哥俩事先商量好的,但这位小姑奶奶(指琼缘)不知情。没事便和孙处忠的女儿-----孙平平、丽凤,和小头目张英之子-----张天乐。及大头目也就是所谓的三把金交椅白天顺之女:-----白冰儿。就这几个小孩儿凑到了一块儿。除了丽凤以外,剩下的那几个一个比一个好“捅马蜂窝”。闲着还找事干呢!别说又多一个琼缘了。琼缘哭丧着笑脸,双手托着下巴问大家:“唉!我说你们天天上学,腻不腻呀?”几个小家伙儿一同回答:“腻呀!天天上学怎不腻呢!”琼缘一听脸色“由阴转晴”笑着说道:“太好啦!我就怕你们不腻呢!既然和我一样那就好办多了。”丽凤在旁插句问:“怎么好办呢?”琼缘说:“这太简单啦!明天我准备一大早儿去看“麦浪”。顺便玩儿玩儿“老鹰捉小鸡”和“青布、白布”(指游戏的名称)你们谁想和我一块儿下山,请举起手来。”呵!她这一问连丽凤都同意了,一双双小手举得老高。琼缘乐得那叫美呀!“我现在就告诉你们,我想到一个万全之策。就是让咱的老师生病。”孙处忠之女:孙平平一听打断了琼缘的话语:“老师他身体可好啦!怎么生病呢?谁又会有这样的本领让他生病?”琼缘自信的回答:“我呀!咱这里除了我,你们谁行呀?”大家没有人答话,她又接着说:“我这也是为大家好,要是为我自己呀,就不用这么费力啦!直接编个瞎话儿说头痛、或肚子痛就足以瞒天过海。但是大家都有和我一样的想法,那就只好让先生委屈委屈了,免得他出头阻止。节外生枝。”大伙儿还是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琼缘一招手把大家聚到一起,围成一个圆圈,自己在圈正中,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交代了一番。几个小家伙儿一听是不住的点头。但丽凤胆小,生怕出意外,想到人家个个出身“不凡”,唯独自己没有“后台”。所以问琼缘:“琼缘这么做行吗?会不会被人发现了呀?”琼缘胸有成竹的说:“才不会呢!这事儿我早在十天前就做到心里有数了。出不了任何意外。莫说不会的,就算真的出什么意外,我也不会拖你们下水。事因我而起,自然我会一人做事一人担,绝不会说出你们其中任何一个。”她说话是水萝卜就酒-----咯嘣脆。那几个小家伙听得是连连点头。表示同意。琼缘叫道:“好!一切按我的计策行事。”“是”大伙儿下去准备了。

她的计策就是一个坏主意。她让孙平平到孙处忠的房间里去找:泻药和打瞌睡的药。另外又让白冰儿与自己到厨房看看,把药放在先生吃的什么饭菜里,比较合适。又把第三支令交给了张天乐,让他和丽凤去找其他几个小伙伴儿,由他们替自己做好掩护。有什么人来找编个适当的理由,代自己解决。一切都安排好了,她才开始行动。通过她的精心策划,细致安排。一切顺利。这位高先生一点儿觉察也没有,把放了泻药和瞌睡要的饭菜“一扫而光”吃了个净光尽。因为今天他非常高兴,看到孩子们一个个学习特别认真。所以一连中午、晚上都没少吃。

到了要睡觉的时候,高先生刚刚躺在床上,就觉得这肚子不对劲儿,怎么这么疼啊?“哎呀!不好,要出恭(就是去厕所)。”说不好就不好,他平日里是四方步稳稳当当的迈着,走路不慌不忙。可今天想稳也不行,再迟便要出丑了。高莲此时是急忙去茅厕。刚刚从茅厕出来,就又要再出恭。就这样一连跑了十多趟,高莲高先生可受不了啦!脸色发黄,浑身无力,最可恶的是还总睁不开眼。这双眼是上眼皮打下眼皮,“哈赤”一个接一个。把个身体健康的壮年人害得像个“泥捏面活”一般,怎么揉怎么是。现在的高先生手无缚鸡之力。

这阵折腾能没人看见吗!高先生从茅厕往回走,有气无力的举动正巧让杨逍给碰上。杨逍一见高莲这副模样,就猜出个八九不离十。因为他今天看到琼缘、白冰儿和张天乐几个小家伙儿是特别的高兴。还不停的挤眉弄眼,就知道准没好事。-----果然在高先生这出差了。可他又不能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了。因此假装不知,急忙上前把高先生搀住,细问:“先生您这是怎么啦?怎会成这样啊?”高先生叹气道:“哎!都怨我贪吃,大概多吃了些,所以才这副狼狈。让杨公子见笑了。”杨逍忙解释道:“不……先生别误会,杨逍绝无此意。”说着又扶着高先生继续回屋中。

此时杨逍更加相信自己的猜测:这事定于琼缘脱不了关系。便说些安慰的话让高先生静心安养。教书之事过几日再讲。这时已金鸡报晓,红日露影了。仁义与飞娘早早的起来,山上还有好多事等着安排、处理呢!刚刚梳洗已毕,丫鬟和一个婆子就跑进来报信:“大寨主、夫人大事不好啦!”飞娘一听把脸一沉:“何事如此惊慌,这一大早就大呼小叫的。”婆子忙说:“夫人您有所不知,昨天那高先生还教书,教得好好的。今儿就病了,”“是呀!夫人、寨主,高先生今儿一大早就起不了床啦!还是杨公子在头天亮时发现的呢!”丫鬟在旁边做补充。仁义急着问:“为何?”飞娘也说:“快讲呀!到底是怎末回事?”小丫鬟口齿伶俐,能言善辩。她说:“大寨主、夫人听杨公子讲高先生是泻肚,还有些发困。”飞娘忙说:“快叫人去请孙处忠-----孙神医。”“不用了,夫人杨公子早把孙神医叫去啦!”婆子回答。任意皱着眉看看飞娘,夫妻俩让丫鬟、婆子先退下。仁义这才对夫人说:“夫人,高贤弟地病太过于突然了。会不会……”夫人打断仁义的推想:“别胡讲,我们还是快去看看高贤弟吧!”仁义一听对呀!在这瞎猜也不中用。夫妻俩连早饭都没吃,就奔到高莲的住处。进院一看,门开着孙处忠正在屋里为高先生开药呢!旁边站着聪明的杨逍。仁义与飞娘急匆匆进屋:“贤弟,你怎么啦?”孙处忠忙说:“大哥、嫂夫人,高先生这是吃了太多的泻药和瞌睡药,两种药加在一起,才会变成现在样子。但大哥与嫂夫人请放心,我给他开些药物,吃后稍作静养。有个三五日足矣安康。”仁义与飞娘点头:“有劳贤弟啦!”孙处忠答道:“哪里呀!咱都是自家兄弟。”仁义又问高莲:“贤弟你感觉如何?”高莲不住的摇头:“大哥别提啦!现今我是筋疲力尽。”飞娘在旁急问:“兄弟啊!你究竟是怎么成这样的?”高莲自己也说不出了所以然来。“嫂夫人,我真不知到底是怎么搞的?自己会成这样。只怕一时半会儿是没法教书了。待我康复后再给孩子们上课吧!”飞娘、仁义忙解释:“不着急,不着急。兄弟尽管好好调养,身体当紧。孩子们先让他们不要去学堂了。”说着夫妻二人猜到高先生,才不会平白无故的自己生病呢!八成是有人从中捣鬼,想着相互看了一眼,夫妻二人都断定此事定与女儿有关。可谁也不想在此公开,便又说了些安慰的话,才与杨逍一同出了高先生的院子。屋里留下一个书童和一个婆子,让他们伺候高先生。如有大事小情好有个报信、照顾的。安下高莲先不讲,单说仁义夫妻与杨逍:这一路上仁义问杨逍:“逍儿,你对高先生生病之事有何看法?”飞娘也说:“逍儿,你不必多想,我们没有恶意,只是想听听你的推测。”杨逍本想找个借口躲开,但还是叫飞娘他们堵着了,笑着回答:“姨父、姨娘孩儿认为不会有什么,应该就是先生身体欠佳。”他婉言回绝了仁义、飞娘夫妻的推测,但更让这夫妻二人相信此事与琼缘有关。因为只有琼缘才能让杨逍说谎。杨晓回答得不合情理,与孙处忠所讲更完全打相反,更足已鉴定主谋定是琼缘

。可又无有证据。只得不作声色。但小杨逍那是机灵鬼儿、透灵儿杯儿、小精豆子不吃亏儿。一看仁义夫妻的表情就知道人家开始怀疑琼缘了。所幸找个借口回到自己的屋里。可他坐卧不宁,替琼缘捏把汗。

再说琼缘,一大早就得知高先生生病的情况。心里美;乐得双手拍不到一块儿了。心说:“这是头一次,我一会儿下山顺便看看什么时候才能“炒麦芽儿”?还有“摔盆儿摔碗儿花”到多久才能开?”她又做第二步打算啦!想想这个、想想那个,就是不想学习和“眼前的祸”。

这是“小不点儿”(指年龄最小)白冰儿,高高兴兴的从外面跑了进来,进院就喊:“琼缘太好啦!先生真的病了,他……”还没等她说完,琼缘跨步上前,伸手把她的嘴捂住:“嘘……别喊,想让人听见了呀!”说完又把手撒开了。白冰儿一伸小舌头儿:“哦!我知道了,琼缘我们今天不用上课啦!而且放假五日呢!”她压低声音告诉琼缘。琼缘点了点头说:“走把咱的伙伴儿们都给我带上,下山……”“是!”小白冰儿去找孩子们,琼缘心想:“这才叫打碎玉笼飞彩凤,断开金锁跑蛟龙。”她又得解放了。(指自由)时间不大,白冰儿就把孩子们都找来了。一个个真似撒了缰的野马;出了笼的小鸟。兴奋的紧跟着琼缘奔下山。

到了山下琼缘放眼四望,但见不远处的“麦浪”在东风的吹拂下,一浪接一浪,绿油油的涌动。太让人心情舒畅啦!这时孙平平问琼缘:“琼缘咱玩儿老鹰捉小鸡的游戏好吗?”那个张天乐又说:“咱们玩儿“开镖仗”好不好啊?”白冰儿也说:“玩儿青布、白布好不好?”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把个琼缘逗笑了:“今儿我就让你们玩儿个够,都玩儿。”大家一听蹦了起来:“噢!太好啦!”高兴之余,琼缘告诫大家:一,不准踩麦田和其他庄稼;二,不准到不远处的小河边去玩儿;三,不准乱打闹。琼缘此时想起一句叫:“小心驶得万年船”。这句话她倒在这儿用上了。大家都表示同意,她才放心大胆的和大家玩儿乐。这一天让整个荒草山上的孩子都如愿以偿啦!事实上有几个小孩儿不贪玩儿?更何况都是“野性难驯”呀!

大家高高兴兴得回山转,在半途中,琼缘觉得好像不对劲儿。总认为有谁在一直跟着自己。她让大家先走一段路,自己放慢了脚步。冷不防一回头:“啊!真有一人在背后不远处,此人此时想躲也已被琼缘发现了。这人非旁人正是杨逍-----杨永孝。前文书就讲了他在自己的屋里心神不宁,便到琼缘的住处去找她。到了那发现一个贪玩儿的孩子也没有,就想到他们定是又下山去玩儿了。私下便暗中跟着也到了山下。果不其然他到山下看到琼缘正在讲“三不准”,就暗自好笑。心想:“她也有订规矩的时候。”但仔细又一想就明白了琼缘贪玩之余,心中添了几分紧张和恐惧。所以这一天杨逍是暗中保护,不敢有一点儿疏忽大意。眼看要到山上了,杨逍才在后大胆地尾随。可他也没有料到琼缘的警惕性够高的。所以才会让琼缘发现的。

这就是以往的经过。琼缘此时见到杨逍明白了:他与小伙伴儿在玩耍时,大家吹捧、夸奖他的话:“说什么琼缘你的计策太高啦!太了不起啦!把个老师弄得真的起不了床了。”“这些话语杨大哥肯定都听到了,怎么办呢?”她开始害怕了。杨逍看了是笑而不讲。只是叫她快些走,免得回家晚了,要挨说。琼缘那也是冰雪聪明。听杨逍这莫一说就明白杨逍是话里有话。暗示自己怎么做。于是笑着伸手拉住杨逍的衣袖:“杨大哥,你帮帮我嘛?”杨逍假意不懂,问:“帮你什么呀?”“好哥哥你就别装了吗!快教我怎么过关吧!”琼缘一个劲儿的跟杨逍撒娇。杨永孝无奈,只得在琼缘耳边,耳语了几句。琼缘听后是喜上眉梢。对着杨逍连连道谢:“谢谢你啊!杨大哥……”杨逍摆手让她不要再做声色,怕被人看到。

智勇双全的杨逍让琼缘倍感高兴。总在关键时刻人家画龙点睛,为自己帮忙。心里热乎乎的,小脸儿也红了。杨逍见后拿起一根小木条,和一根早已准备好的绳子。依计而行。

他的计划就是让琼缘演一出:“将相和”中的“负荆请罪”场面。杨逍把琼缘绑好,带她到高先生的房间来。自己先进去打声招呼,经过高先生同意才把琼缘叫进门。高莲一见琼缘这个样子,就是一愣。问琼缘怎么回事?琼缘把头一低说了“实情”。所谓的“实情”就是杨逍所教的:说因为自己贪玩儿,才会想出这样在饭菜中放药之事,但是后一天的反省,实在是后悔不已。故而特来登门负荆请罪。望老师念我出错,原谅徒儿。请您消消气、压压火。用这根木条打我吧!”高莲一听又气又乐。气之气:这孩子什么损招都想得出来。乐之乐:有个幕后高参(读can,指杨逍)在帮忙。暗中教她该过错误。也算知错让错,况且这孩子胆量过人,能把事情都揽下来,足见这孩子勇气不小。为什么高莲这样认为呢?因为他猜出绝对不会是琼缘一人所为。少说也缺不了孙处忠之女:孙平平。若无她的“帮忙”,恐怕事不会这样让他们如愿以偿的。想到此,高先生说道:“罢啦!你I呀把你的小脑瓜而用在读书上吧!留着你呀!好好读书、写字。下去吧!”琼缘一听把小木条也扔了,笑着对先生说道:“多谢先生,您好好养着,徒儿告退。”“下去吧!别多谢我,好好谢谢你的杨大哥吧!”高先生一语道破。琼缘羞红了小脸儿,和杨逍退出高先生的房间。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互相笑了。此事让琼缘安分了整一个月。要知后事如何?请看下文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