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第三回 三娘子报恩,荒草山如虎添翼

义妖传 鳳燕 2254 2014-05-15 13:57:42

  书接前文,上文书正说到:夫人薄飞娘向姐姐介绍了琼缘的事。话音刚落,未等云娘搭话,在一旁的小杨逍跑到床前细看琼缘。“娘!姨娘的孩子好漂亮啊!我能抱抱吗?”仁义说:“行,只是你要当心啊!她小你也小。”“不可胡闹”云娘呵斥小杨逍。“我看哥哥是动心了。看人家都像书中写的一见钟情似的。真不羞····”小丽婷取笑自己的哥哥说。小杨逍气得白脸化关公。“你····”“你什么呀!真丢人呀!”小丽婷又笑小杨逍。“算了,都是孩子。没事姐姐就让逍儿去抱一下琼缘吧!莫说丽婷是个孩子,所谓童言不忌。就算丽婷是大人,她的话是真的,逍儿真喜欢上我们家琼缘了,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我看逍儿长得不错。相公你说对不?”飞娘笑着对大家说道,又笑着问仁义。仁义也满面赔笑说:“哈哈····是啊不值得为此事训斥孩子,姐姐不应如此啊!”听了他们夫妻一席话,云娘也只好答应小杨逍的请求。但再三叮嘱要他多留神,小心别把小琼缘给碰到哪儿。小杨逍喜笑颜开。用小细手把小琼缘抱在怀中,越看越爱看。“干嘛这样看着我呀?你是何方妖孽?快放开我!”小琼缘用“千里传音术”问小杨逍。小孩儿杨逍先是一惊,可很快就红着小脸笑着对小琼缘同样以“千里传音术”答复道:“别怕,我不会害你,更不会害你们家里人。我虽不是人类,却无有恶意。别喊,我们就用这千里传音术说话好不好?我是狐仙更不是妖孽。别把我们的低抖了好吗?”还没等小琼缘做回答,一旁的芸娘忙上前快步,从杨逍怀里抱过小琼缘。说是抱啊,还不如说是抢呢。“这孩子真是俊俏可爱。”边说边逗。但同时也用上千里传音术:“孩子,别害怕。我们虽是狐仙,绝无恶意。我真名姓洪,单字一个姑。在家排行老三,都称我三娘子。此事万万不可对他人所讲,包括你的亲生父母。算洪姑我求你了。”

红姑就是现在的云娘。她的千里传音术可以边说平常话、边用此术,这样的本领今儿算是让小琼缘亲眼目睹了。真是强中更有强中手哇!能人背后有能人啊!琼缘心悦臣服得对洪姑笑了。“瞧,她才这么小就懂事了,知道我在夸她,还会对我笑呢!妹妹你好福气呀!生得个九天仙子般的女儿,将来一定会有好报的。”洪姑的话让在场得人都爱听至极。飞娘一听“姐姐”在夸女儿和自己,当然高兴。笑着说:“哪里,哪里。托姐姐的福。姐姐大老远来到这儿,就不要回去了。咱们这山上多你们娘仨儿,无非就是添双筷子、加个碗儿。不成问题。与妹妹共聚荒草山享享这不受拘束的生活。过过着自由自在的日子如何?”“别了,我只是到这儿看看你,”说到这里洪姑把话停了一下,又说:“还有件事要求妹妹与妹夫。不知你们能否帮忙?”“哪的话,”薄飞娘与仁义异口同声道:“自家人何必见外,有啥儿事尽管说,我们夫妻定会相助。”“好!我呀是要回家去,习惯了老家的生活,在那里也有几个好姐妹们,时常与我相聚一起。分开了怪想的。所谓故土难离啊!还有就是这两个孩子,我想把他俩儿留在你们身边。这样我在哪儿都放心。不然一个妇道人家,做买卖难安心啊!”洪姑说出了她的请求。“姐姐为何如此?”飞娘哭泣着说:“好不容易相聚一块儿,就又要分开。你的性子就不能改改吗?做买卖我给你拿本钱,要多少姐姐尽管开口。”“不用,真的不用。妹妹、妹夫,你们的好意姐姐我心领了。我若到无有本钱时,定会来取。只要把这两个孩子收下,替我把他俩拉扯成人。我这做姐姐的就心满意足,感恩不尽了。”“瞧,又说见外的话了,总把亲生妹妹当外人看。”薄飞娘诚心诚意得对姐姐说。云娘(就是狐仙洪姑)听后若再拒绝,真怕眼前的妹妹多心,故而点头答应了。

说到这里,咱还得续上几句,这狐仙是何来历:在一年多以前薄飞娘为求子,下山进香。没想到在半路遇上一位猎人巧捕红狐。后来征服了猎人,向猎人买下红狐,并放生。谁又能想到今日的薄云娘便是昔日的红狐(狐仙)洪姑三娘子。只因当时三娘子的丈夫遭雷劈,当场被雷击亡。三娘子悲痛万分。借酒消愁。不料酒后醉倒在地,乃至现出原形。才被猎人捉住,多亏飞娘相救。因此洪姑三娘子感激万分。紧跟飞娘身后,发现飞娘去了荒草山,这才止步,化为人形屈指一算,知道了她叫薄飞娘,又为何到此····等等。就这样洪姑三娘子回到自己家中。把一子一女叫到身边,讲述了自己的丈夫遭雷劫身亡。自己又如何酒醉、后又被薄飞娘所救。一、一说出。两小孩儿一听爹爹没了,自然是难过。都哭了。但小男孩儿杨逍号永孝,这个小狐狸可不一般。他偷眼一看母亲双目红肿。知道没少落泪。心想:若再难过,母亲定会双倍伤心。于是便上前劝说:“娘,暂请您老节哀,儿杨逍杨永孝定会不让您生气。就像我的名字一样永远孝顺娘亲。能让儿为您效劳的事,您尽管说。儿定会全力以赴。”小女孩儿也讲道:“是啊!娘我会和哥哥常伴您身边的。帮娘亲做事,不让娘亲生气、伤心。好不好?好不好嘛?娘!”他们小兄妹的话真让三娘子听了心如刀绞、滚油煎肺一般难受。猛的扑过来,把两个孩子搂在怀里。泪如雨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好一阵子,才勉强止住了悲声。同时三娘子已算出飞娘有一姐姐,叫云娘。在河北老家住,但在几年前就因病去世。所以准备带杨逍和丽婷去冒充云娘认亲进荒草山。也巧了云娘的丈夫也姓杨,但都不在世了,又无有儿女。所以才编出这个谎言来瞒天过海。结果飞娘认亲心切,就这样鱼目混珠了。这便是以往的经过。再说飞娘一听姐姐娘儿仨愿意留下,自然是欢天喜地。下令让灶上师傅做一桌上好的酒席。为姐姐娘儿三接风洗尘。这当然是高兴。有话则长,无话则短。冬去春来,春去夏至一转眼五年已过,这回呀,洪姑三娘子说什么也不在这了。非走不可,留也留不住。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文分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