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曼陀罗没有眼泪

四十三

曼陀罗没有眼泪 只言片语 1976 2016-10-05 19:12:34

  “一切都是天意吧,上天用他的方式帮了我,也用他的方式惩罚了我。为了复仇,我一直没有恋爱,我想等着一切都实现的时候再谈个人感情的事。在介绍客户朋友给聂强之后,我就遇见了他——林琳。我们是在飞机上认识的。我的钱夹掉了,他捡到后在钱夹的名片里联系上我。我们可谓是一见钟情。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最主要的是,他的成长经历跟我很相似。他十四岁的时候,父母出车祸双双去世。从此他就跟着他的外婆一起生活。认识我的前一年,他的外婆也去世了。说白了,他也是一个孤儿,这世上没有亲人了。”

“我们在一起很开心,迅速坠入爱河。那段时光真是我这辈子过得最快乐的时光。我想以后我也不会像那个时候那么开心了。”

“一年后,我们结婚了,并且有了小孩。在孩子四五个月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我的公司的业务链里接触到一家国外的贸易公司,介绍给聂强的那个朋友正好给一家俱乐部的老板做事,老板想跟这个贸易公司牵上线搭上桥。他们想合起伙来做一些生意,这些生意都是违法的生意。他们知道聂强和甘晓媛跟我的关系很好。就这样找到我。各种威逼利诱想要我牵线搭桥。我不愿意,他们就拿着林琳和孩子来胁迫我。我害怕伤害到孩子和林琳,在千思万虑中给他们牵线搭桥了。我的要求就是我只牵线搭桥一次,其他的事就跟我无关了。请他们不要再来骚扰我,也不要伤害我的家人。但是,世事哪有这么简单啊。他们都是些什么人呢?怎么可能遵守承诺呢?他们一次又一次地让我做中间人。渐渐地,我意识到,我已经成为了他们交易中的一员。怎么办呢?退出,有生命危险,不退出,这就是一个无限深渊。早晚得接受法律的制裁。更要命的是,林琳和我的孩子。”

“经过深思熟虑后,我想把伤害减到最小,如果没有孩子,我有办法脱身,有这个孩子,我要想脱身,那是基本不可能的。后果不堪设想。而林琳,他是成人,我想先拿掉孩子,骗骗他,瞒着他,等从这件事里抽身后再跟林琳重新要一个孩子,组建自己的小家。林琳爱我,也非常信任我,我知道如果骗他是意外的话,他不会怪我的。我趁着林琳出差去了一家私立医院。然而天意弄人,那家私立医院的医生药物等各方面都不行,造成我大出血并且永远失去了生育能力。林琳也被紧急召唤回来,并且是他在情急之中办理转院等等,才让我捡了一条命。”

“你应该可以猜到,我没能瞒住,也没有骗林琳了。我告诉他我有苦衷,要跟他离婚。他非要逼着我问理由。我没说。他死活都不离,他说孩子不要也可以依着我。他跟我在一起总没有问题吧。我真的很感动很感动,但是我真的害怕伤害到林琳,害怕把他牵扯进来。我爱他。越是爱他越害怕他受伤害。我执意要跟他离婚。他心烦意乱,从不沾酒的他开始酗酒,最后醉倒在河边,倒下去后就再也没有醒来。”

说到这里,周晓媛忍不住抽泣起来,接着说:“我爱他,可是却是我害死了他。”

“对不起,周阿姨。惹你伤心了。”

“后来······”

“后来的事,我已经知道了。龙非凡都告诉我了。他说你想尽一切办法秘密联系了公安局。为他们去找证据并提供情报和证据······”

“是的,聂强后来出事并且去D城办厂等等,都由不着我来控制了,也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

······

周晓媛和聂圆圆返程回家,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坐在车里,远远地就看见家门口围着一群人。开近一点,再近一点,看清楚了。门口的这群人非常熟悉,他们是聂圆圆的姨妈舅爷们。

他们眼见着车子越来越近,不等车开过来,就一个劲地冲过去了。一大群人把车子围起来。敲着车窗,大声喊叫着。

“打开门,打开门,快打开门!”

“你的幺舅呢?”

“你的小姨夫呢?”

“人呢?”

“人呢?”

“你们这一家人都是些什么东西啊?”

······

各种骂人的话,各种难听的话响彻在车窗外。

寡不敌众,周晓媛想退出这条街后开车走掉。但是车子周围全都被围起来了。于是,周晓媛拨打了物业的电话,喊来了小区的保安。在保安的协调下,好不容易抓住一个缝隙,车子从那个缝隙里逃掉了。

“有一种大逃亡的感觉。”聂圆圆打趣着。

“他们又找到你了。”

“他们除了找我闹,还会干什么呢?”

······

周晓媛开着车,沿着刚刚的路开回去,开到刚才路过的那座大桥上时,迎面开过来两辆车拦住了去路。

“这车是他们的。怎么办?”聂圆圆有点慌张地问周晓媛。她害怕,害怕这群野蛮无礼的人,虽然这群人是她的舅爷姨妈们。她能够回想起之前的一幕幕,从外婆家撵走她,恶语相向,逼她去D城,劫走妹妹聂兰······看着今天的这个架势,她无法想象这群人又会做出怎样的事来。

看着惊慌失措的聂圆圆,十分淡定的周晓媛对她说:“没事的,有我呢。”

她们的车被逼停在大桥边上。车里的人都出来了,一窝蜂地围过来。一边敲打车门一边吼道:“下车!下车!”

“还开车跑掉,看你往哪里跑!”

“下车!给个交代,快点!”

······

看着他们像发了疯一样的势头,周晓媛说:“圆圆,没事的。逃避不是办法,我们下车吧!”

聂圆圆点点头,打开车门,走出车厢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