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曼陀罗没有眼泪

三十七

曼陀罗没有眼泪 只言片语 2536 2016-08-27 21:24:29

  车子终于停了下来,停在了一块墓地旁的路边。周晓媛停好车,看了看聂圆圆,说:“下车吧,到了。”

“周阿姨,我们到这里干嘛呢?”聂圆圆怯怯懦懦地问。

“干什么!呵!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我的故事吗?你不是说出于本能吗?本能?我就告诉你,出于本能,我应该怎么做。本能?我,带你来,告诉你我违背了哪些本能!”周晓媛说这些话的时候,带着内心深处的恨和无奈,还有委屈,咬牙切齿地说着。

聂圆圆听着周晓媛的话,看着周晓媛的表情,不知所措。只感到后背发凉。整个人都是懵的。那感觉就像是多年前看着大黑狗被人打死,奶奶倒在自己的面前再也没有起来时一样。此时,聂圆圆的内心是崩溃的,无力的,感觉又要失去什么似的。

风从耳边呼啸而过,荒无人烟的地带,给阴森森的空气蒙上一层雾,看不清来时的路。沿着停车的道路,向上望去,一排排阶梯直通上顶,看不到尽头。周晓媛沿着阶梯一个劲地走着,聂圆圆默不作声地跟在后面,低着头,只顾跟着,就像一个犯错的小孩,怯弱弱地跟着。猜不出想不到接下来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这种对未知的恐惧让冰凉的空气更加冰凉,让冬天的寒意更加浓烈。

走到半道上,周晓媛停下脚步,向后看了一眼聂圆圆,随后右转,继续走着。走到一块墓碑前,停下了脚步。聂圆圆看着墓碑上刻着“亡夫林琳,亡子林念之墓”瞪大了眼睛,用手蒙住张得像圆圈的嘴,转头看着周晓媛。

“周阿姨,这······”

“这是我丈夫和孩子的墓碑。”周晓媛面无表情,冷冷地说着,接着,她转过身,双手握着聂圆圆的肩膀,瞪着她,愤怒地说,“你不是说‘本能’吗?他们的死,都违背了我的本能!告诉你,聂圆圆,我不欠你的!你没有任何权力来审问我责问我。你依着你的本能做,从此你的事跟我毫不相干。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带着你的妹妹滚蛋!走,回家。”说完,周晓媛放开了她,转身往回走了。

聂圆圆像个丢了魂的躯壳一样,又跟着周晓媛往回走。她被周晓媛的发怒吓傻了,也不明白自己到底错在了哪里。那一句“带着妹妹滚蛋”的话还响彻耳边。大脑里一片空白,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心里清清楚楚地明白:现在,她自己没人管没人要了,要睡大街了,并且还要带着一个陌生的妹妹······滚蛋!滚蛋!滚蛋·····她的正前方传来了呜呜咽咽地哭声,捏鼻涕的声音。她听着听着,也跟着哭起来。两个人在乌压压的天空下,在凄凉凉的墓地里,一前一后的,一边走着一边抽泣着,好像被鬼魂附了身,特地来这里祭奠亡魂一样。

走到车边,打开车门,钻进去。开车回家。各自沉默,一路无话。

回到周晓媛家里,她们各自把自己关在了卧室里。聂圆圆躺在床上,此刻的她已经冷静下来了,清醒了很多。这一次,她没有再哭。她安静地回想着发生的一切:龙非凡打来电话说聂强被逮捕了,紧接着王亚来了,还带着一个孩子。自己看见了王亚,想要知道之前的事,周阿姨和王亚的对话,奇怪极了。王亚责怪周阿姨,她始终想逃,自己不让,于是自己跟王亚拉扯撞伤。医院里,自己着急说了“本能”二字,惹恼了周阿姨。周阿姨带着自己看了她的丈夫和孩子的墓碑。发怒着喊自己带着妹妹滚,一个星期的时间······她想着想着,坐起身来,拿出笔记本,开始在笔记本上记录着这些人和事。

她又自言自语道:“原来,周阿姨结了婚的,还有一个孩子,可惜,都去了天堂。为什么呢?她说那是她违背了自己的本能,是什么意思呢?为什么她的丈夫和孩子都死了?”想到这里,她又想到:“周阿姨让我带着聂兰滚蛋,这是气话吗?我们滚到哪里去呢?我们没有家,妈妈死了,爸爸被抓了,连为什么被抓都还不知道。我们滚到哪里去呢?自己租一个房子住吗?聂兰要上学读书,我也还没毕业,工作还没有着落,就算毕业了,也要工作,谁来照顾聂兰······”想着想着,聂圆圆眼泪就要掉下来了,她忍着,硬是憋了回去。然后告诉自己说:“不能哭,哭是没用的。”随即,她又想到:“现在要怎么办呢?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啊?”

也只有在这一刻,她内心才感到自己是那么那么地感谢周阿姨。有个人照顾自己,给自己关爱,总比没人管没人关心没人关爱好一百倍。而今,自己也算是无意中触犯了周阿姨。她回想起甘晓媛,好像只是生了她,给了自己一条生命,几乎没有给她做过饭,没有洗过衣,更没有送她去上过学,更别谈陪着她了。而聂强呢?连话都没怎么说过,只是自己花的钱,用的钱,都是聂强给的。可是,钱固然重要,对于自己的人生和成长来说,钱也不是那么重要,或者根本不重要。想着想着,她又想起陪着她度过快乐童年的奶奶和大黑狗,眼泪还是掉下来了,她轻轻地擦去,然后仰头看着天花板,她要把眼泪倒回去,不能哭,绝对不能哭。此刻的聂圆圆脑袋里就像有一百头小鹿在撞一样,毫无头绪,冷不丁地冒出各种各样的想法,想到各种各样的事情。她又想起几个月前遇到的那些被抛弃的或是被拐卖的孩子们,和自己差不多的年纪,却有着各自不同的悲惨命运。随即聂兰又跳进了她的脑海:“我要好好照顾聂兰,不能让她像那些孩子们一样。我可以照顾好聂兰的。咦,聂兰呢?哦,周阿姨说了,同那个小男孩一块送到了托管中心。对,托管中心,我以后上班的时候,就可以把聂兰放到托管中心······聂强为什么会被抓?对的,他应该会被抓的,甘晓媛说过的。日记里也写到了。那会判刑吗?判多少年呢?聂强怎么被抓到的呢······”

此刻的聂圆圆,已经完全失控了,所有的事情都在她脑袋里撞来撞去,却理不出任何一点头绪。她从来不知道为什么,只能默默地承受着本不该自己承受的一切。她想着想着,只感到内心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要喷涌而出。她忍不住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她吼起来,拼命地吼起来。一边吼还一边用手捶打着床,捶打着自己的头。捶打着墙壁,发出“咚咚咚······蹦蹦蹦······嗙嗙嗙······”的声音。

声音惊着了周晓媛,她从另外一个卧室里出来,敲着聂圆圆房间的门,一边敲一边喊道:“圆圆,开门,圆圆,圆圆,开门,把门打开······圆圆,圆圆······”

过了一会儿,门打开了。周晓媛看见聂圆圆全身发抖,披头散发,蓬头垢面,爬着来开的门。现在,聂圆圆蜷缩在门口,还发着抖,眼睛直愣愣的。周晓媛赶紧抱起聂圆圆,用心理医生告诉的办法安抚着聂圆圆,把她抱到床上,又找到医生开的药,给聂圆圆吃了,过了好一会儿,聂圆圆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