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曼陀罗没有眼泪

三十五

曼陀罗没有眼泪 只言片语 1978 2016-08-22 14:26:00

  王亚看了看周晓媛,站起身,走到周晓媛面前,冷冷的愤怒地说道:“其实,造成今天的我,你也有很大的责任。你可知道,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是多么多么地后悔。但是事已至此,我后悔也没有用了。后来,我索性豁了出去,倒也过得轻松自在。不过,今天走到你家,看到你,再看看现在的我,我还是无法平静我的情绪。这一切都怪你,都是你!”

周晓媛被王亚逼得退后两步,然后稳下来,面无表情地说:“怪我?你今天发生什么了?你要怪我?你怎么怪起我来了?”

“如果不是你,我会在那里吗?我今天就不会逃了。”

聂圆圆听着这不明不白的话,努力地去梳理清楚故事的条理。她想起甘晓媛日记里记载的有这么一回事,周晓媛带着表妹去看她,表妹是学财务的,帮着管理管理厂子。看来这就是了。

“你们两的对话我听不明白,你不是说要把一切告诉我吗?那就好好的说一说吧。”聂圆圆对着王亚说道。

“看来你骗了我,你根本没有离开。”周晓媛盯着王亚说道,她停了停,继续说道,“你今天发生什么了?说说吧?”

王亚看了看手上的表,她觉得自己不能再耽搁时间了,必须要走了。说不说清楚都不重要了,现在,赶紧走掉才是最重要的。她再次站起身,拉着行李,走到门口。聂圆圆坐在那里纹丝不动。王亚把行李箱往地上狠狠地一跺,瞪大眼睛,大声地对着聂圆圆吼道:“你给我让开。”一边吼一边伸手去拉聂圆圆。聂圆圆也毫不示弱,双手抓着门框的棱边,双脚用力地撑住,始终不离开门口的那个位置。

王亚怒了,用尽全力将聂圆圆拉起来,再狠狠地推出去。说时迟那时快,这一推刚好将聂圆圆的头推到了餐桌的一个角上,聂圆圆只感到头晕目眩,毫无知觉,一股热气腾腾的的红色的东西从头上顺着脸颊流下来。周晓媛连忙上前几步,走到聂圆圆身边,将她扶起。聂圆圆已经晕了过去。

“王亚,你干嘛?你疯了吗?”周晓媛冲着王亚吼道。王亚回头看了一眼,恶狠狠地吼道:“我就是疯了!疯了也有你的责任!”吼完拉着行李扭头就走。

屋里的两个小孩子听见这么大的动静跑了出来,小男孩看见自己的妈妈走出门去,就跟着追了出去,一边追一边喊:“妈妈,妈妈,你去哪里·····等等我······等等我······妈妈······”

聂兰看见昏迷的聂圆圆,还有聂圆圆头上流着的鲜血,脸上,衣服上,桌子上到处都有血渍,吓得哇哇大哭起来。

屋子里,一下子乱成了一锅粥。周晓媛赶紧给聂圆圆止血,简单包扎一下,抱起她到车上,准备送往医院。刚抱出来,就看见王亚头也不回地打车走了,小男孩还在一边哭一边喊一边追着,哭得撕心裂肺。马路上还有来来往往的车子。周晓媛赶紧把聂圆圆放到车上,就跑过去抱起小男孩,小男孩又非要要妈妈,不肯要抱,不停地嚎着,摇晃着。周晓媛一边抱起一边哄。但是都没有用,此时的周晓媛真的快烦死了。两个小孩子还在哇哇地哭着,她已经崩溃了。她把小男孩放在车子旁,对着聂兰和小男孩发起火来:“别哭了!你们再哭就把你们仍在大街上!都没人要你们了!你们还不听话!”吼完,心里却没有好受一点,她自己也哭了起来。两个小孩子倒是被吓住了,屏住呼吸,小声地抽泣。周晓媛一边掉着眼泪一边将他们抱上车,然后开车送聂圆圆去医院。

龙非凡打不通聂圆圆的电话,就打给了周晓媛。周晓媛把大概情况告诉了龙非凡。

医生说聂圆圆的头部碰到的桌子角,被撞伤并造成了轻微脑震荡,加之身体较虚弱,所以才导致的短暂休克。

周晓媛守在病床边等着聂圆圆醒来。身旁的两个小孩,此时也乖乖地站着,等着床上的这个姐姐醒来。

王亚的出现,王亚的话语,王亚的丧心病狂和逃走,让此时的周晓媛心乱如麻,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没有想到王亚骗了她,王亚还一直呆在D城。看着病床上的聂圆圆,她有些心疼,如同看见曾经受伤的自己。过去的往事犹如电影一样,一遍又一遍的在她脑海里闪过。她以为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她可以永远不再想起,永远不跟人提及。而现在,往事被抽丝剥茧般一点点展示出来。就像已经愈合的伤疤,现在却要生生地掰开,让伤疤开裂,再次流血。她越想越乱,越想越烦,她站起身来,来回地在病房里踱来踱去,脸上的表情难看极了。

周晓媛心里知道,聂圆圆醒后一定会打破砂锅问到底,揪着王亚的问题不放。而她又该怎么回答。她不欠任何人的。她已经面对了过去的很多伤心事,她不想再重提更多伤心的往事。她没有理由留下来了,可是看着一屋子的孩子,她又于心不忍,往事激发出她的母性,她想要留下来照顾这些孩子。

周晓媛想着想着,感觉脑袋快要炸掉。往事留给她重大的创伤,这辈子这些创伤都无法愈合,需要她花一生的时间来找回,但永远也找不回。巨大的精神负担让她停下脚步,深深呼吸很多次,感觉稍微好一点了,她走进卫生间,用冷水洗洗脸,让自己清醒清醒。周晓媛冷静下来,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该来的总会来的,躲也躲不掉。坦然面对吧。人活着,就是经历痛苦承受痛苦。”接着,她走出卫生间,来到聂圆圆病床边,陪着两个小孩静静地等待着聂圆圆苏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