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曼陀罗没有眼泪

三十三

曼陀罗没有眼泪 只言片语 2323 2016-05-31 20:50:24

  聂圆圆越发觉得与周晓媛亲近了,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况且自己和周晓媛的苦痛都是由同一人造成的。但是她又有些不理解,难道她都不恨甘晓媛吗?甘晓媛可是间接杀了她全家的逍遥法外的凶手啊。而她还帮甘晓媛照顾自己和聂兰。她没法装作可以理解周晓媛感受的样子,也没法改变一切已经成为事实的事实。只能让自己接受。

一周后,聂圆圆接到了龙非凡打来的电话。

“圆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周阿姨洗脱了嫌疑,肇事者自己来自首了,而且街道的视频也拍下来整个事件的全过程。”

“具体说说,怎么回事啊?”

“说白了就是一个单纯的车祸事件,肇事者那天有急事,一晃神就撞到了从便利店出来的刘梅,他自己知道撞了人,但是有更紧急的事,索性开车跑掉了。现在回来自首了。只是刘梅说出了自己二十多年前犯下的罪,因昧着良心,这些年饱受着良心的折磨······”

周晓媛也知道案情的真相了。她要去医院看刘梅。聂圆圆陪着她一起去了。

每次来到医院的感觉都是凄凄惨惨戚戚的凄凉,好像死神、病神、怜悯神等等各种冷神都在这里候着。传出来的氛围自然也是冰凉沁骨的。五层楼高的住院部,刘梅住在第三层,沿着楼梯走上去向右转,然后直走六七米,就是一个大大的窗子,靠着窗子的病床上,躺着一个面色苍白的车祸病人。病人已经清醒了,撤去了脑袋上的白白的绷带。

周晓媛提着果篮,走了进去。刘梅被吓了一跳,一下子哭了出来:“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一个劲地说着对不起。

周晓媛面无表情,就站在病床的另一头。与刘梅对着。聂圆圆把周晓媛买的果篮放在病床边的床头柜上,退到病床的一旁。周晓媛看着如今的她,心里好像平静了很多。

“好了,不要哭了。想来,这些年你自己也并不好过吧?”周晓媛对刘梅说。

刘梅擦了擦眼泪,闭上眼摇摇头,再慢慢地睁开眼缓缓地说道:“我算是相信报应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人啊,不能恶语相向,也不能昧着良心。一旦这样,就一定会遭到报应。早晚的事,总会受到报应的。”

周晓媛静静地看着虚弱的她,没有说话。刘梅顿了顿,接着说:“那年,我答应了你,自首并作证,但我回家给我妈讲了,我妈狠狠地教育了我,打了我。她说尽管蜡烛不是我点的,是甘晓媛点的,但我算同谋,一样是会坐牢的。何况是三条人命啊!就让我打死都不要承认。并且还故意诬陷你偷东西,好给我们的不承认找个借口。后来,你在学校背后的路边拦住我,问我为什么不但不出来自首作证,还要诬陷你,我没有说话。我也心存内疚,但是我真的害怕去坐牢。就是那一天,我永远都忘不了你激怒的眼神和恶狠狠地话语,你说‘刘梅,你以为你和甘晓媛就这样跑得掉吗?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们等着,就算我坐牢,这仇也一定会报!’,我被你的话吓傻了,真是吓到了。”

“我真的很害怕,我妈也觉得这样不是个办法,干脆带着我去到我爸爸那里,从此再也不回那个地方。甘晓媛也说了,她也会走,她跟着在外面认识的一个叫聂强的男孩走。反正不喜欢读书,就不读书了。但是走掉,并不是结束,而是噩梦的开始。”

“从此,我就常常做梦,我担心你找来了,我还四处打听你的消息,害怕同你碰见了,我害怕你会杀了我。开始一段时间,我也和甘晓媛通信联系,问她怎么办?甘晓媛说她才不怕呢,她说她妈妈寒暑假会照顾你,也算赔罪了。何况事情已经过去了,没有事的。她说这也让她狠狠地出了一口气。只是好像结局太过严重了。听了她的话,我也觉得壮了壮胆。没有那么怕了。但是,不多久,出事了。我爸爸从高楼上摔了下来,直接摔死了。他在工地上做事,那天,同行的七八个人,都没被摔下来,唯独他摔了下来。我和我妈都觉得是你父母弟弟的冤魂来报仇了。工地上的人都说很奇怪,那个地方好好的怎么会摔下来呢?自那以后,我的噩梦就没有再停过。梦里都是你的各种报仇的方式。我又想写信给甘晓媛,寻求一些安慰,但是她也跑来跑去,没有音信了。”

“我和我妈靠着爸爸地抚恤金在这里买了一个小小的房子,有个栖身之地。但是不多久,我妈就无缘无故瘫了。这可真是害苦了我。我到处打工赚钱,还不够她的医药费。为了减轻一些负担,我早早地嫁人了。我老公对我挺好的,勤劳,老实,但是我们一直没有孩子。到医院检查也都没有问题。我依然噩梦不断,老公说做些善事,烧香拜佛。我照做。但是都没有用。”

“发生车祸了,我的第一反应是你来杀我了。如今见了你,坦白地说出来,心里终于轻松了。我再也不想过这种梦魇不断的日子了,我宁愿去坐牢。”

周晓媛静静地听着她讲诉这些年的事。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我不会再追究了。这些年,你也算是受到了惩罚了。”

“谢谢你,谢谢你的大度。”刘梅再次放声哭了起来。

“刘梅,别想那么多,养好身体,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吧!我早已不去想报仇这件事了,曾经,我一直活在仇恨里,非常痛苦。我们都四十了,回想过去的四十年,最开心的却是你、甘晓媛和我,我们三个人在一起的童年时光。那时候真好!”

“是的,可惜,再也回不去了。”刘梅也感叹道。

“是的,再也回不去了,你看。”周晓媛指着聂圆圆,“这是甘晓媛同聂强的孩子,聂圆圆。 ”

“我还以为是你的孩子呢?这么大了。甘晓媛还好吗?你们?”

“甘晓媛自杀了。我和她之间也发生了很多很多事,不知不觉中,就这样了。”周晓媛很简单地回答着,然后想了一下,继续说道:“好好养身体吧,好好过日子。以前的事就忘记了吧。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周晓媛和聂圆圆一起走出了医院。

聂圆圆对周晓媛的言行感到十分地吃惊,同时也很敬佩,这需要多大的胸怀呀。她忍不住惊喜的心情,有些不敢相信地问:“周阿姨,你真的不再介意以前的事情了吗?真的就这样放下了?你就一点不恨刘梅和甘晓媛了?”

“对呀。”

“你是怎么做到的?”

“经历的事多了,慢慢想慢慢悟,很多事很多理自然就想透了悟明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