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曼陀罗没有眼泪

三十一

曼陀罗没有眼泪 只言片语 2266 2016-05-30 20:19:26

  “二十七年前,我、甘晓媛、刘梅都是豆蔻年华,十三四岁的年纪,正值青春期,开始表现出不同程度的叛逆。我的三剑客友谊也是在那个时候,有了明显的分裂。在这之前,有着童年时代最美好的回忆。”

“从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每天,我们都会在一起做作业,不懂的我会给她们两个讲。她们上课开小差后,就会拿我的笔记去抄。因为我的成绩特别好,总是年级第一。甘晓媛和刘梅在班上排名中等。下课,我们三个一起玩,周末寒暑假,我们也都在一起,有好吃的一起吃,好玩的一起玩,几乎是形影不离的。”

周晓媛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洋溢着幸福的模样,很怀念那个时候的她们。她又抿了一口咖啡,接着说道。

“然而,我们不会想到,成绩的差异会对我们的友谊造成严重的影响。我们偶尔会因为成绩而拌嘴,因为家长老师们拿我和她们的成绩做对比。我印象中非常深刻的是,家长老师们总会在拿着没考好的试卷加上板子在孩子面前教训说‘你看周晓媛,为什么都能考满分,我不求你考满分,至少及格吧,你要是能考个优,我睡着了就笑醒了。’她们两个更是天天被这样说。但是那个时候,并没有往心里去,只是会吵吵嘴,说让我不要考得那么好,再考那么好就绝交之类的话。”

“初中到了,成绩的好坏就像是一条分水线一样,硬是把我们三剑客的关系给分开了。我们的关系不再那么密切了,甘晓媛甚至把我当成了敌人,刘梅在我们两中间周旋,她就像墙头草,风吹两边倒并且嘴巴没把门,但同甘晓媛的关系更亲近一点。”

“我家有一个弟弟,在弟弟还是一个婴儿的时候,他患了一场病,留下后遗症而得了少儿麻痹症。家里一直要支付他的医药费,所以家庭条件不好,读书是我唯一的出路,也是改变家里条件的唯一出路,自然花了更多的时间来学习;刘梅是那种乖乖女,怕老师怕家长也怕惹事,总是当好人,但风吹两边倒,她总是在我和甘晓媛之间倒来倒去,倒向甘晓媛的时候多一点。甘晓媛呢,她跟着社会上的一些人开始混了。当时在学生的眼里,那些跟着混的孩子,显得比较有面子,自认为那是一种成熟的表现。当然在老师家长眼里,肯定就是坏孩子了。”

周晓媛又抿了一口咖啡,聂圆圆接过来说道:“这个我听外婆讲过,外婆每次都叫我要好好读书,好好学习,别像甘晓媛那样,逃学不做作业,每次都请家长。外婆说甘晓媛把她的脸都丢尽了。”

“其实,你外婆是个好人。是的,甘晓媛经常逃课出去混,不做作业。每次都被老师批评,请家长到学校。老师总是常常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指着甘晓媛说‘甘晓媛,周晓媛,你们住在一个村,名字还是一样的,差别怎么就那么大呢?你像人家周晓媛学一学······’隔三差五的都是这样的话。听得我自己都不好意思,虽然我是那一个正面教材。一直到现在,每次听到有家长这样说自己孩子的时候,我的心里就会一颤一颤的。深怕给孩子留下什么阴影。因为,就是这样的话,甘晓媛和刘梅闯了大祸。”

周晓媛说到这里,停下来了。她叹了叹气,又看了看窗外。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又放下咖啡,拿起甜点来吃。好像没有要继续讲下去的意思了。

“周阿姨,她们闯了什么大祸?可以继续说吗?”聂圆圆看见周晓媛的表情,小心翼翼地问。

周晓媛做了一个深呼吸,又转了转眼珠子,再做了一个深呼吸,看起来是很痛苦的回忆,她也不想再回忆。但是她还是抿了抿嘴,继续说道:“我就是打算告诉你的。不过对我来说,虽然过去二十多年了,至今仍觉得痛苦万分,是我心里的那一块难以启齿的柔弱。也是我一辈子的痛。”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聂圆圆递给她纸巾,心里揪得慌,她不明白,能让周晓媛这么一个平静的人几次三番的失控,该是怎样不堪的故事呢?她担心起周晓媛来,说道:“周阿姨,太过痛苦的话,就不说了。不想看你那么难受。”

周晓媛擦干眼泪,抬起头来,说:“没事,多少年了,再难的事也撑过来了。有点动情是很正常的。”她停了停,继续讲道。

“初一那年的暑假,甘晓媛同刘梅一起喊了一群混混拦住我,拿我的家庭背景对我进行言语羞辱了一番。以此来宣泄她被家长老师批评对比的不开心。那一次后,我们的关系彻底决裂了。但是老师家长并没有停止类似那样的对比,依旧是拿我和甘晓媛做着对比,用现在的话说,那时的我就是‘别人家孩子’。一次又一次地让甘晓媛深受打击,她却把所有的不开心和恨都转移到我的身上。不但开始对我进行言语羞辱了,还开始欺负我的弟弟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甘晓媛是这样,我都不知道你还有一个弟弟,我······”聂圆圆听到这里,内心十分愧疚,为甘晓媛的错误道起歉来。

“这不关你这个孩子的事,你也没有必要说对不起。你听我给你讲吧!”周晓媛继续说着。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初二那年的暑假,学校里选了我去参加县里的全能比赛,就是语文、数学、物理、化学、历史、政治等所有学科的综合比赛。总分第一者,既可以为学校挣得名誉,也可以为自己挣得奖学金。老师为了让我能取得好成绩,让我提前两周到她家去复习,复习完正好是参加比赛的日子,所以我一去县里就呆了大半个月。考完试我几乎都是满分,拿奖学金是肯定的了。我高高兴兴地回来想要告诉爸妈这个好消息时,展现给我的却是一片被火烧光的废墟,我家的房子,我的爸妈,弟弟全都烧死了。”

后面的话是周晓媛哽咽着讲完的。一说完这段话,周晓媛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又因为是在咖啡馆,她不敢大声哭,只得趴着,伤心地呜咽哽咽着。

聂圆圆也跟着哭了起来,她完全没想到,周晓媛还有着这么悲伤的故事。她不禁想到,大火?难道是甘晓媛和刘梅放的?这样的想法把她自己也吓到了,她张大了嘴巴,又用手捂着嘴,看着趴在桌子上哭泣的周晓媛,她不知所措。只好静静地呆着,拿出纸巾轻轻地递给周晓媛,自己也擦去眼泪,擦掉鼻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