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曼陀罗没有眼泪

三十二

曼陀罗没有眼泪 只言片语 2840 2016-05-31 20:43:59

  周晓媛大概哭了十来分钟,那种痛苦再次释放后,她立起身来。叹叹气,继续说道:“当时的我没有哭,不知道是不是被吓傻了。我觉得自己是在做梦,怎么可能呢?我不愿意去相信这个事实:我在一夜之间变成了一个孤儿。我也不敢相信,我在考试之前与父母一起吃的那一顿饭竟然是最后一顿饭。那个时候,我哭都哭不出来,我在村委会村民、老师同学和亲戚朋友的帮助下,安葬了我的爸妈和弟弟。然后我开始寄宿学校的生活。周末和放假就寄人篱下,这个亲戚朋友家呆几天,那个亲戚朋友家呆几天,老师也收留我,你的外婆也收留过我。”

“我在学校里,彻夜痛哭,哭着哭着就睡着了,有时候夜里醒来我还在哭,枕头全是湿的,都可以不洗脸了,用手一抹脸,全是水。我不知道人的泪腺里可以装多少眼泪,为什么哭不尽流不干。我开始陷入了无尽的回忆中,回忆起父母的音容笑貌,回忆起曾经的点点滴滴。我家虽然不富裕,但是我们一家四口很快乐很幸福······不过一下子全都没有了。后来我就开始想,为什么会起火呢?”

“我回忆着邻居们的说辞,回忆着检查人员的话语,都说是电源起火。具体的火因却不详。他们猜测大概是因为电线老化了。但是我不相信,我的直觉告诉我不是这样的。我开始猜测一切可能引起火种的原因。想了很多很多。我回忆起甘晓媛曾经言语羞辱我的话,放过的狠话。我又想起她们那一群人经常欺负我弟弟的模样,我怀疑是她,但是我没有证据啊。”

“让我十分奇怪的是甘晓媛和刘梅对我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她们俩看见我总是怕怕的样子,总是想尽各种办法讨好我。对我特别特别好。甘晓媛也没有出去和那群人混了,相反整天围着我转。这让我更加坚定我的怀疑。”

“有一天,正好是周末,我约刘梅去赶集,我知道她胆小怕事,老是当好人。我就和她聊天,聊了很多。终于她告诉我,其实火是她和甘晓媛无意中放的。我让她讲一讲经过。她告诉我说,我去参加县城的比赛后,村民们见着我的爸妈就夸我。恰好那天又碰到学校的一位老师,老师碰见甘晓媛,又拿我和她做了很多对比,还当着甘晓媛爸妈的面,说了很多甘晓媛的不是。甘晓媛气不过,就约着她一起去欺负我的弟弟。我弟弟就和他们闹起来,弟弟虽是麻痹儿,只是腿脚有问题,语言表达和其他方面并无大碍。这次,她们没占着便宜,反倒被我弟弟骂了一顿,她们不服气,就约好晚上在我弟弟睡觉的那个屋里的窗前去吓唬他。”

“她们拿着蜡烛,买了面具,约好半夜两点碰面,准备装鬼吓唬我弟弟。她们准备把蜡烛点燃放在窗子上,然后戴着面具,发出点奇怪的叫声,等我弟弟醒来窗子边看见就被吓到。因为是夏天,我弟弟的窗子没有关,甘晓媛刚把蜡烛点好固定在窗子上,就被不知是风还是什么的声音吓到了,来不及吹蜡烛,拿起面具就跑了。她们也担心蜡烛的事,但是觉得已经固定好了,何况蜡烛那么一点火苗,风一吹就熄灭了,就剩蜡烛立在那里,她们第二天在讲个鬼故事什么的,也能吓唬住我的弟弟。于是她们就这样点燃蜡烛走掉了。”

“虽是夏季,但是夜里两点正是大家睡得正香的时候。我家是那种老房子,又是在村子后面的独户子,加上暑假正是收获的季节,我家房屋的四周全都堆满了玉米梗和稻草,还有很多柴火,大火就这样燃起来了。估计我爸妈的呼喊声也没有人听到吧。村里的人发现我们这边起火的时候,整个房屋都已经燃起来了。熊熊的烈火烧了周围很大一片。村民赶紧来救火,却只能救附近的,夏天的大火蔓延得很快。村里挨着我们比较近的几家人也被烧到一些。好在发现及时,他们的损失并不严重。”

“没有人拨打火警电话吗?”聂圆圆很诧异地问。

“那是一九八七年,村子里哪来的电话啊。就这样,我的父母和弟弟就被熊熊的烈火烧死了。”

周晓媛又停了停,继续说道:“刘梅给我讲了后,我有些不相信的,我想起蜡烛燃过后,还有蜡印的。我就去烧过的房子那里找。我沿着弟弟睡觉的那个屋子的地基附近找,在地基内测,也就是屋子内挨着墙壁的位置找到了蜡印。我当时的情绪说不上来,既想哭却又不能哭,我只知道不能让父母和弟弟就这样白白送了性命。我对刘梅说,你可以站出来为我作证吗?毕竟蜡烛不是你点的,她沉默了。我又和她协商了很久,她勉强答应了。”

“我就去找你外婆和村委会的人说明情况,但是刘梅矢口否认了。她如果仅仅是否认也就罢了,最让我生气的是她妈妈和她居然说我在她家偷了东西,偷了钱,我自己不好意思了,就反过来陷害她们等等,各种难听的话,还要当众来打我。大家就开始挤兑我了,也有站在我这边的,说我是个三好学生不可能的,她妈妈又说,现在我一无所有,不靠偷点东西过活,又要怎么过活了,说人艰难的时候什么都干得出来。这世界上什么人都有,能堵得上水渠,堵得上各种实实在在的漏洞,但是就是堵不上人的嘴,而且从人的嘴里说出来的属于事实的,只有人自己心里明白吧。没有实实在在的证据和证人,各种诬陷充斥在整个空气中。刘梅的妈妈又到处嚼舌根,说我的坏话。”

“给我感觉最好的人就是你的外婆了,她并没有包庇自己的女儿,而是把甘晓媛喊过来,当面审问她,你外婆也说那天晚上三点左右的时候,她好像听见自家的房门开关的声音,当时还喊了一声甘晓媛,甘晓媛说她起来上厕所。但是,甘晓媛就是不承认。还当众顶撞了你外婆,说了很多不好听的话,你外婆差点气晕。刘梅的妈妈也说你外婆的不是。又有人说蜡印既然在屋子内测,说明是自己家里点的。可是按照刘梅说的来分析,蜡烛应该正好是从窗子上倒下去,倒进了屋子里,也正好是那个位置。各种各样的理论与推测,当时成了全村乃至附近更多个村子的新闻。”

“刘梅和甘晓媛死口不承认,我反被诬陷。当时的我真是百口难辨。在那个年代又没有其他的证明,又加上我家的电线的确有些老化了,这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但是,我的伤痛却没有停止。村民和亲戚朋友们一边可怜我一边嫌弃我,关于偷东西之类的事,在我的背后指指点点。我又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那个时候我就想,我能自己独立就独立,能不在亲戚朋友家住就不在亲戚朋友家住。好在老师们都是很好的,我初三那一年周末就经常到老师家。初三那年的寒假,你外婆,这位好心的老人专门到学校来请我去她家。她说,她相信我是不会偷东西的,也相信我说的,但是也说不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而且也算是孩子间打闹无意造成的。但不管怎么,就算是她给我赔罪了。她说寒冬腊月的,又要过年了,让我去她家里。我不肯去,她又不肯走,眼看她就要给我跪下了,她是长辈啊,我怎么能让她跪下呢,我答应了,扑进你外婆的怀里哭了起来,再怎么样,在那个时候,也是一种温暖,而且是很温暖的那种。初三那年的寒假就到了你外婆家。”

“就这件事发生后,刘梅一家没多久就搬走了。甘晓媛再也没有针对过我。高中,我自然考到了城里最好的中学,从那时开始,我就一直住在学校,再也不去任何亲戚朋友家。寒暑假就去打工赚钱。这就是当年的事了。”

“对不起,周阿姨。我没想过你还有这样悲惨的命运,命运真是不公。而这,也可以算是甘晓媛造成的吧!对不起。”

“就像你说的,这都是命吧,不说了。”周晓媛说着眼眶又有一点湿湿的。

随后,她们起身去手工制作中心看聂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