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曼陀罗没有眼泪

二十九

曼陀罗没有眼泪 只言片语 2128 2016-05-30 20:15:59

  因为心疼聂兰,聂圆圆开始专心地照顾起她来,每天就是围绕着聂兰转。

早晨,周晓媛起来洗漱后就出门上班去了,聂圆圆帮聂兰洗漱,照顾她吃饭,然后就把她送到幼儿园,从幼儿园回来的路上就去菜市场,买一些新鲜的蔬菜和水果,还有肉。回到家里,她开始打扫房间洗衣做家务。这样忙完,差不多就是中午了,简单地吃了午饭,她就看看书或者看看电视,等着下午三点半去幼儿园接聂兰,接完聂兰又开始做晚饭了。

大概这样过了两个星期,她发现自己已经变成家庭主妇了,开始厌倦这样的生活。心里也一直惦记着一些事,闷闷的,像悬着一块大石头。

渐渐地,她做事时总在分心:做饭时走神,忘记关燃气,差一点就点了房子。聂兰被她烧的开水烫伤。在聂兰放学的路上,她牵着聂兰走到了花坛下,让聂兰摔了两跤。后来,她再想去牵聂兰的时候,聂兰有些嫌弃地说:“姐姐,我还是自己走吧,自己走,不会摔跤。”

又是一个周末了,周晓媛决定好好的同她聊聊。

“圆圆,你这些天是怎么了?老是心不在焉的。”周晓媛关切地问她。

“周阿姨,你有秘密吗?”

“秘密?”周晓媛迟疑了一下,顿了顿,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些秘密吧。但是有秘密的人会很累的,因为有些秘密会吞噬自己的内心而让人越来越恐惧。”

周晓媛的话好像一下子戳中聂圆圆的内心,此时此刻,聂圆圆的确越来越感到紧张担忧甚至恐惧。她叹了一口气,不知如何说。

周晓媛看出她的情绪,温和地说:“如果你有什么让你很压抑的事,不妨说出来,我乐意倾听,也许会对你自己好一点。”

“我,我一直在想着甘晓媛的死。你还记得吗?她把我叫进去单独和我说过话。”

“记得,她一直说有很重要的话和你说,还是我劝你进去的呢。”

“是的,你知道她告诉我什么吗?”

“我想那是你们的家事了,所以我也一直没问。你已成人,我想你可以处理好的。”

“我处理不好,我也根本无法处理。她让我不告诉任何人,让我去做,可是,我做不到。一是没有那个能力做,二是如果真去做了,也查到了,但是那个结果我无法承受也无法想象。”

“做什么,查什么?”

“她说她在聂强办公室看到不该看到的一幕,还说聂强是因为几个账本砍伤她的,那些账本关系重大,让我去查。”

“这个甘晓媛,真是!”这句话更像是周晓媛自言自语的话。接着她说道,“你那次主动说要去D城,就是去查吧?”

“是的,对不起,一直瞒着你,甘晓媛不让说。可是我实在承受不了了。也无从下手查,最主要的是,只要一想到要去查,心里总是不落忍的。我想着要不就去实习吧,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但是心里始终放心不下。我也很想很想知道你和甘晓媛还有刘梅之间更多的故事。这些疑问都缠着我,让我越陷越深。”聂圆圆一口气全部说了,感觉心里多少舒畅了一些。

聂圆圆接着说:“我现在想去联系实习单位了,也许这样就好了。”

“圆圆,你现在的状态不适合去实习,就算你去了,也不会做好工作的,等待你的绝对是各种批评和失望。”周晓媛对聂圆圆劝戒道,“你脑袋里想的事情太多了,根本超出了你的承受范围,你要学会清理,就像清理垃圾桶一样,该扔的就要扔掉。不要去想过去的事,把过去的事像垃圾一样彻底扔掉。”

周晓媛顿了顿,接着说:“至于甘晓媛说的什么账本的事,就让一切顺其自然吧,不要放在心上。她这样说这样做,的确有些不理智并且自私,根本没有想过你的处境。也难怪你一直不愿意叫她妈妈,都是直呼其名。”

周晓媛说完,好像是害怕和聂圆圆继续聊天,会聊到“三剑客”的事。于是起身走到聂圆圆身旁,对她微微一笑,拍了拍她的肩膀,转身回到自己的卧室里了。

聂圆圆心想: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很多过去的事,并不是说忘记就可以忘记的,甚至是一辈子都无法忘记,它们就像蛊虫一样,藏在自己的身体里,时不时就会跳出来全身爬着,吸自己的血,让自己痛得死去活来,动弹不得。

聂圆圆依然坐在沙发上,拿起手机,翻着通讯录里龙非凡的电话,这段时间,他总是很忙,他们的聊天也变得少了,电话更是好几天都没有打过一通。聂圆圆想和他聊一聊。

“非凡,在干嘛呢?”

“我的心情好沉重,脑袋里一片乱麻,没有任何思绪,给我出出主意,我要怎么办?”

“非凡,你很忙吗?看见信息速回。”

接连发了几个信息,龙非凡都没有回复。聂圆圆看着自己发的信息,迟迟没有回应。她冷静下来,坐在沙发上,闭上眼,静静地思考。回想起在大海边自己掉进海里的事情,对自己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解铃还须系铃人,当系铃人不会再出现的时候,要靠自己解铃。她正安慰自己的时候,手机里发来了信息。

“我的工作很忙,闲暇看到信息就会立即回复你的。我知道你在烦恼你妈妈之前交代给你的事,这些事你不要想太多,让一切顺其自然吧,事情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你现在最大的责任和义务是且只是照顾好你妹妹,调整好自己的心情。好好照顾自己。”

看完龙非凡的信息,她觉得心情又舒畅了一些。周晓媛和龙非凡都说顺其自然,好吧,那就顺其自然吧。可是,自己要怎样调整状态呢?她感觉自己就像掉进那天海里的漩涡里一样,快要窒息。

聂圆圆努力地让自己不去想其他的事,专心照顾聂兰,闲暇时自己就看看书,和心理医生或者自己的男友龙非凡聊聊天。她觉得生活好像终于平静了下来。

但是,这生活只是表面上又恢复了平静,实际上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而已。就像那平静的海平面,水面下却是波涛汹涌,暗潮涌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