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曼陀罗没有眼泪

二十八

曼陀罗没有眼泪 只言片语 2176 2016-05-29 20:41:12

  “周阿姨,周末了,你有其他安排吗?”聂圆圆在星期五的晚上约周阿姨。

“没有呢。”

“我想带着聂兰去游乐场玩一玩,你可以和我们一起吗?”

“好啊,那我马上准备一下明天可能会需要的东西。”

聂兰十分开心,在屋里跑来跑去,跳着唱着:“好喔,好喔,要去游乐场了······”第一次看见这个五岁的小孩子这么开心,毕竟五岁,天真可爱的孩子。这才是一个五岁孩子该有的状态。聂圆圆倒是希望她能一直这样开心下去。再也不要有任何的事或者言语让她变得像一个大人。

游乐场里,聂兰愉快地玩着那些游乐项目,有一些项目,周晓媛和聂圆圆也跟着一起玩。聂圆圆多么希望时间永远定格在这里,一直快乐下去。

吃过午饭,她们就带着聂兰到了儿童手工制作中心,让聂兰学习手工制作,她们就在旁边的咖啡馆里等候。

咖啡馆是英伦复古风格的,走进里面总可以感觉到一种怀旧的气息。这是聂圆圆特意考察后选择在这里的,她觉得这里更适合回忆。周晓媛和聂圆圆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各自点了一杯咖啡和一些甜点。

“圆圆,你今天提议到这里来,应该是有其他事情吧。”周晓媛毕竟是一个大公司的部门总经理,聂圆圆的这些把戏哪能瞒得了她。

自己的意图被发现了,聂圆圆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周阿姨,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就是想和你聊聊天。”

“好啊,想聊什么,只要周阿姨知道的,都可以告诉你。”周晓媛紧接着说,“对了,这两天忙,又加上聂兰在家,我也没问你旅行的事,怎么样呢?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聂圆圆给周晓媛讲诉了在海边发生的事,又讲了自己在市区里玩,遇到的那群孤儿的故事。那群孤儿的故事,让周晓媛十分动容和伤心,她好像看见了自己的一面,却又和自己有很大的不同。不禁流下了眼泪。

“那晚,我们一群女孩子,都是苦命的女孩子,也哭了很多次。但是彼此却都获得了力量,心里觉得暖暖的。原来不是自己一个人在与命运抵抗与挣扎。我最欣慰的却是那个自己从亲生父母家里逃出来的女孩,因为至少她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可以自己去决定该怎么走怎么做。我能想象得到,她也曾害怕彷徨,也曾伤心难过,但少了一些不情愿,心里也略微的舒服一些。”

“人的改变也许就在一瞬间。你长大了,圆圆,成熟了不少。你比周阿姨好,提前明白很多的事,活得明白。”周晓媛动情地说。

聂圆圆接过话题,趁此问道:“周阿姨,我想知道你和甘晓媛的故事。”

周晓媛听了,抿嘴笑了笑。心想:该来的迟早要来,该知晓的早晚要知晓。但是又觉得还不到告诉她的时候,有些事如果不发生,她一辈子都不会告诉任何人。

“什么故事?我们之间没什么故事。”

“我不信,那你为什么要替甘晓媛照顾我和聂兰?再好的闺蜜也不可能会帮到这个程度,连聂强和甘晓媛的兄弟姐妹都不管我和聂兰,只会给我们更多的伤害与欺凌。但是你,却像一个母亲一样照顾着我和聂兰。就算闺蜜的感情超过了自己的兄弟姐妹,但哪一个闺蜜会一直去照顾闺蜜的孩子呢?还有,你为什么不结婚呢?是因为要照顾我吗?”聂圆圆把自己的一些疑问都说了出来。她还有很多很多的疑问,但是,先弄清一些算一些吧!

周晓媛看向窗外,正好有两个豆蔻年华的女学生,背着书包从窗前走过。她回想起自己的那个年纪,那个年纪发生的事,导致了后来的恶果,成为自己一辈子的痛。

她回过头看着聂圆圆,微微一笑,说道:“那我从小时候讲起吧。”

聂圆圆点点头,认真地听着。

“我和甘晓媛住在一个很大的村子里,就是你外婆的那个村子。我们都是移民户,是祖上从各个地方迁徙到这个村子的。所以这个村子有各种各样的姓,又叫百姓村。在我们小时候,还是那种老房子,用黄泥巴、竹子和木头一起来搭建的房子。我家在村子的最里面,最里面的交通不是很方便,很多之前住在那里的人都陆陆续续地搬到外村去了,渐渐地就剩下了我家一户,因为经济的原因,我家一直没有搬,成了独户子。你外婆家是在村子的公路边,交通挺方便的。两家人相隔得较远,但是关系还是不错的。”

“非常巧的是,我和甘晓媛又是同年同月但不同日,只相差一天出生的。甘晓媛比我大一天。小的时候,大家都叫小名,甘晓媛的小名同你现在的名字一样叫圆圆,寓意圆满。我的小名叫晓晓,寓意黎明,因为我是黎明的时候出生的。大名一般都是读书的时候才用。后来上学的时候,发现我们上户口的名字居然是一样的,都是“晓媛”,只是姓不同。也可能因为名字的关系,我们两个格外要亲近一些,加上你外婆隔壁的那家叫‘刘梅’的女生。我们成为了当时的三剑客。”

聂圆圆打断周晓媛说:“我从来没有在外婆家看见隔壁家有人,隔壁的房子都快倒塌了。我问过外婆,外婆说不知道。”

“他们搬走了,也许永远都不会再回到那个地方了。做了亏心事,哪里敢现身!”周晓媛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又是那种直勾勾的。

聂圆圆听这话“亏心事”,看着她的眼神,这是她第二次看见周晓媛的这种眼神,怔住了。

周晓媛立马回过神来,微微一笑,继续说道:“这就是我们的故事了。所以我和你妈妈是从小就是很好的闺蜜。帮她照顾你和聂兰也没有什么啊,对吧?”

“周阿姨,你刚才说‘亏心事’,什么亏心事?”

“没什么,我去看看聂兰,下次再说。”周晓媛说完起身向手工制作室走去。

聂圆圆脑里回想着周晓媛近两次的异常神情:一次是自言自语地提到甘晓媛,说毕竟是甘晓媛。一次是提到小时候的好友刘梅,却说做了亏心事,不敢现身。她们三个又曾是三剑客,到底发生了什么?聂圆圆百思不得其解。周晓媛现在又不愿意说,她只得等机会再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