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曼陀罗没有眼泪

二十六

曼陀罗没有眼泪 只言片语 2224 2016-05-29 20:38:33

  聂圆圆跟着哭了起来。人在自己陷入低谷或是自己觉得很悲催的时候,听听别人的故事,如果比自己还惨,心里顿时就觉得安慰了。她一直以为自己的经历是世界上最凄惨的,听到这些孤儿们的故事,她的内心无法平静,但她不觉得自己很惨了。

接下来讲诉的这个孩子,是一个被抛弃的孩子,父母重男轻女,生下她后看见是一个女孩,就把她放在了医院的楼道里,自己悄悄走了。医生又联系了福利院,接着又被领养走。留给她的也是深深的伤害,她的内心不能平的是为什么生下自己又不要自己,男孩真的比女孩好吗?女孩哪里不好了?

这样的问题聂圆圆也想问一问,她想知道女孩哪里就不好了?何况性别又不是孩子自己能左右和决定的。那些男孩子不也是女人生的吗?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优秀的女性,她们的事迹和成就比好多好多的男性都优秀,为什么要歧视女性呢?

聂圆圆想起甘晓媛日记里写到的,聂强十分想要一个男孩,觉得女孩都是别人家的。殊不知男孩子长大要结婚,不一样也是别人的吗?就算生了孩子,习惯上或者说是祖上规矩跟着男方姓,但是法律上来说,孩子成年后姓是可以改的。很多孩子也是跟着母亲姓的。为什么就一定要一个男孩子呢?她又想起自己的妹妹,聂兰,假如以后聂兰问世界上为什么会有她,作为姐姐该怎么回答呢?

她继续听着这群可爱的女孩讲诉自己的故事。

“你们都在拼命地想着自己的亲生父母亲,而我却是同你们相反的。我是自己从亲生父母亲家里逃出来,逃到福利院,然后被人收养走的。我的亲生父母亲虐待我,打我,不给我饭吃。原因嘛,很大的一个原因是我是女儿。他们重男轻女。他们甚至觉得我的性别就已经给他们丢脸了。我实在是忍受不了了。天天就想着逃走,却也不知道要逃到哪里去。一天听着路上有人讲,一家人生了女儿后直接送到了福利院的门口,我就想着或许那是一条路。我打听到福利院在哪里后,就在一天晚上,自己悄悄地跑出去,搭着车来到福利院,走了进去。当福利院的老师问我问题的时候,我都说不知道。然后就留了下来。后来被收养。养父养母对我很好。按理来说,我应该没有烦恼了吧。奇怪的是,我的养父养母老担心我自己会跑回去找我的生父母。可我心里压根就没有这个想法。我也已经找不到回去的路了,毕竟自己跑出来的时候只有八岁,如今我都二十二了。怎么可能回去呢?可是养父母就是不相信,老猜疑,弄得我烦死了。现在,我只能用实际行动,好好地报答自己的养父养母,让他们知道自己知恩图报,绝不会做白眼狼。”

聂圆圆听着她的故事,同样是重男轻女观念下的悲惨命运,心里却觉得有几分温暖和惬意。毕竟她的命运好歹是自己把握着。这些事都是她自己愿意的。她被亲生父母压迫了,她逃走。逃到福利院,虽说也拿自己的命运赌了一把,结果来看,也算是赌赢了。如果她继续留在那里,不逃。面对那样的生父母,等待着她的又会是什么呢?生父母,狠起心来,一样的不是东西。

她又想到自己,曾经的自己却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好像就只能接受,无奈地去接受突如其来发生的一切。她看得到这群女孩子的坚强,她懂得她们内心的恐惧与彷徨。但,要面对未来的生活,就应该坚强,乐观,微笑着面对一切。跌入谷底再爬起来的人更懂得生命的真谛,生活的意义。

轮到聂圆圆了,她也讲诉了自己不是孤儿胜似孤儿的故事。

紧接着的两个女孩讲诉了自己是被拐卖到这里的,一个是六岁从大街上被拐走了。然后卖到这个地方,这个地方的养父母一开始并不知情,后来知道了也就罢了。还有一个辗转被卖了三次,最后被卖到了现在收养她的家庭里。

听到这里,聂圆圆心里荡起了涟漪,她立马想到了聂兰, 她下了决定,明天,就明天。自己必须赶回家去。自己要好好照顾聂兰。

那晚,她们开派对开到很晚,后来又表演了节目,互相开导彼此。把压在心里的那些不快都说出来,然后有着差不多命运的人又为彼此开药解痛。互相激励鼓励,打开心结,珍爱生命,勇敢坚强地活下去。

那晚,聂圆圆又失眠了。她想到,关于女孩子的故事总是那么多。今天见到的这群孤儿都是女孩子,据她们说,男孩子也有,但是很少。因为男孩子很少被父母送走或是遗弃。

那群女孩子的面庞一个又一个的出现在聂圆圆的脑海里,她觉得她们也算幸运的,至少现在都有一个对她们还算不错的家庭。要是没有这些家庭呢?她们的命运又会是什么?可是女孩子们的心病怎么办呢?

这些心病,严重影响着她们未来的生活。她们后来谈论的那些话题,关于爱情,关于婚姻,关于孩子。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很多心病,甚至是绝望,不敢到不会去面对这些问题。有的孩子活着的意义就是报恩,报答养父养母的养育之恩,这算是她们目前的希望。关于爱情,更是一种不相信。婚姻,就是恐惧了,看运气吧。孩子呢,不会轻易生孩子,有的直接表示绝对不会生孩子。

她们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年纪,青春美好,本应该是学习知识、收获爱情、充满着各种各样公主梦或是童话故事的季节,但对于她们来说,疗伤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聂圆圆不禁想到自己,想到聂兰。自己已经这样了,受到的伤害已经够多了,她不能再让聂兰这个无辜的小女孩受到伤害。她不能像以前那样,把自己对于甘晓媛和聂强的恨,也强加到聂兰身上。聂兰也是没有选择地来到这个世界。也许她有她来到这个世界的使命,但是自己的使命就是保护好聂兰。她回想起走之前聂兰眨巴着大眼睛问她的话,忍着哭说着不要自己走,那个可怜劲,即使想一想,也让聂圆圆肝肠寸断。

她又想起周阿姨,不管怎样,也是周阿姨照顾着自己。如今,自己也算是个小大人了。应该懂得感恩和爱了······

就这样想着想着,直到天亮。第二天,她与众女孩告别,返回S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