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曼陀罗没有眼泪

二十四

曼陀罗没有眼泪 只言片语 2049 2016-05-28 21:11:09

  聂圆圆背着背包,独自来到了城市中心。她想既然来了一趟国外,签证也没有到期,那就在城市里转一转,感受一下异国风情。

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内心是有一些新奇和恐惧的。新奇的是到处都是不一样的风景:建筑群不一样,装潢风格不一样,吃的用的不一样,文化景观也不一样······不一样的人:肤色不一样,血统不一样,习惯不一样,语言不一样。恐惧的自然是各种眼光和没有安全感。在国内,看见外国人,虽然没有非常惊奇,但还是会在人群中多看他们一眼。在国外,这样的情形也差不多。尤其是黄皮肤的人种到了白皮肤的国度,更是会因为种族的不同引来无数不一样的眼光。

聂圆圆边逛边感受着异域不一样的风景,从没得到过这么多关注的她开始有些不自然了,但是这种关注又让她感觉怪怪的。她干脆不去看任何人,就这样自己逛着,看着,以此来让自己放松。她按照早已整理好的路线游玩着。走过了三四个景点后,她来到了音乐广场。

在音乐广场里,空气里全是艺术气息。各式各样的行为艺术在这里演绎得淋漓尽致:人体彩绘、音乐乐团、面具舞会、现场绘画、古玩陶瓷、各种手工制作等等艺术形式。聂圆圆走走停停,一下子凑近这个人群,一下子跳到那个人群,接着又转到另一个音乐群里。聂圆圆继续向前走着,迎面而来的人让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亲切。

黄皮肤的一群人耶,是中国人吗?聂圆圆眼里立即这样想到。那群人看见聂圆圆,十分热情地迎上前来打招呼:“你好,你是中国人吗?”

“是,我是,你们也是吗?”聂圆圆兴奋地回答道。平时绝不会和陌生人说话的她,面对眼前的这群陌生人,却像是看见了久违的朋友。这群人全是女生,一共12个人,都同聂圆圆差不多的年纪,二十岁左右。她们一起相拥着聂圆圆,手牵着手,继续向前走,一边走一边聊起天来。

聊天中聂圆圆才知道,原来她们都是一个叫做“异国亲人”的俱乐部成员。她们都是孤儿,是这里的当地人在中国去领养的孩子。聂圆圆有些吃惊,“孤儿”这个词并不新鲜。自己却从来没有和被称作“孤儿”的孩子近距离接触过。聂圆圆一下子想走进她们,了解她们的生活。

傍晚,她们邀请聂圆圆一起吃饭开派对。她们告诉聂圆圆,她们的派对有各种各样的主题,各种各样的形式。今天聂圆圆这位嘉宾的到来,为了加深彼此的了解,今天的派对主题就是聊天倾诉+表演节目。

她们来到俱乐部的楼顶,在这里铺上了地毯,在地毯的四周摆上了小桌子,桌子上摆放着鲜果糕点,还有各类饮料红酒等等。她们席地而坐在地毯上,围成一个小小的圆圈。空出中间的地方,是表演节目的场地。

派对开始了,首先,每个人讲述一个自己的故事,加深彼此更多的了解。老规矩:依然是逆时针方向开始。

第一个开始讲诉的是一个高高瘦瘦的女孩,圆脸,五官标致,19岁,叫Lily。

“我的中文不是很好,因为我的养父不想让我学中文。养母又说我本是中国人生的孩子,也应该学习我原来的语言,中英文都要学。他们发生分歧,我的中文也就学得断断续续的,学几天又停了,过段时间又开始学。事实上,我的养父养母一直都在我的教育问题上发生分歧,经常为此吵架。开始还好一点,后来越来越严重,就演变成他们吵完架后冲着我发火。小时候,我就哭,开始他们会心疼我,就不吵我了。后来哭也没有用了,越哭越被骂。为了少挨骂,我就忍着,也不哭了。再大一点的时候,我越来越想不通,我是中国人,黄皮肤,为什么会在白人的家庭。我的亲生父母在哪里?为什么要把我丢掉?我开始问他们,他们却很生气,说辛辛苦苦养大我,我却要问亲生父母在哪里。”

“从第一天想这个问题开始,我就一直没有停过。我不停地纠结,不停地想得到答案,还是得不到答案。他们也因此吵架,甚至怀疑当初该不该领养孩子。养母说,至少在养育我的过程中还是得到了快乐,体会到养育孩子的各种喜怒哀乐,足矣。至于长大后我要怎么发展,她不会管了。权当养了一个宠物。养父也同意养母的看法。他说,我已经耗费了他们将近二十年的时间,接下来他们要为自己活了。”

“昨天,我又和他们大吵一架。虽然他们养了我,但是我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界呢?是谁把我带来这个世界呢?既然带我来了又为什么不要我?我的养父养母不养我,那么我又会是在哪里?我又会怎么样长大?我很烦恼,很想不明白,我想逃却不知道逃到哪里去?我很好奇中国,总想着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去中国看看。”

“他们没有告诉你从哪里收养的你吗?你想过死吗?”其中有一个女孩子提出问题。

Lily回答道:“我不想死,干嘛要死呢。生命是很珍贵的。就算养父养母说的自己是一个宠物,宠物也应该珍爱生命的。我只是想弄清楚是什么原因让我来到这个世界,我的亲生父母为什么不要我?我又是怎么样来到养父养母家里的?他们都不告诉我。”

聂圆圆听完Lily的故事,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味道。比起聂强和甘晓媛的不负责任,Lily的命运比自己更惨,连自己的亲生父母在哪里都不知道。养父养母应该对她还算好,可是却说权当养了一只宠物,人与动物同比,尊严又在哪里。听起来就比其他的孩子降低了一等。想着想着,聂圆圆脑里就想起了聂兰,聂兰这么小,甘晓媛就散手走了,聂强又不管······心痛开始蔓延,蔓延到她的每一个细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