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曼陀罗没有眼泪

二十五

曼陀罗没有眼泪 只言片语 2553 2016-05-28 21:11:58

  接着就是第二个女孩开始讲诉了。这个女孩个子不高,白白的皮肤,瓜子脸上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20岁,大家都喊她Amy。

“我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但是若可以由自己来决定要不要到这世界上来,我会选择不来。但是不能选择,既然来到这个世界,也就只能好好地活着了。据说我的亲生母亲是未婚先孕,有了我。搞大她肚子的男人跑了,她不忍心打掉我,觉得这毕竟是一条生命,于是就决定留下我。她在怀着我的时候就开始四处打听有谁要孩子,怎样可以把孩子送出去。但是都没有结果。后来,她在医院里生了我,就把我留在医院的床上,自己走掉了。同我一起留下的,还有欠医院的各种费用和一封信。信里写明了原因,说是没有钱缴费,更无能力养大我。医生无奈,只好联系了福利院,碰巧就遇到我的养父养母想领养孩子,于是养父养母替她交了医院的费用,并把我领走了。”

“听起来并不曲折,养父养母对我很好。完全可以用视如己出来形容。但是问题在于我,我的内心里无法接受自己的来历。我常常在想,生我的那个女人到底是怎样的眼光,看上的男人跑了,我身体的基因又是怎样的不堪与恶劣啊?生我的那个女人又是什么样的心肠?她说这是一条生命,不忍心打掉,可是为什么都不交医院的费用呢?我想她是没有钱打掉我吧,怀着我的时候就四处打听有谁要孩子,是不是想要把我卖掉呢?卖不掉所以才不得已生下我,眼看要倒花钱,干脆走掉算了。我时常都这样想着,我看着我的手,看着我的身体,想着我身体里流着的血液,我就觉得肮脏不堪,我就想如果可以把血液全部换掉就好了······”Amy一边说一边咬牙切齿,露出她内心底恶狠狠地恨。

“我也是这样想的,我想死,好想好想死······”又是刚才问Lily想不想死的那个女孩发出的声音,这次她是哭着说的。 旁边的女生递给她一张纸,让她痛快地哭一会儿。

Amy对着那个想法比较极端的女孩说:“等我讲述完,就换你来讲述吧。你是第二次说到死了,不能这样去逼迫自己。听我继续说说我的想法。”

Amy接着说:“这些问题,就是一直缠绕着我的困惑。我试了很多很多的办法,都不能让我自己不去这样想。但是,我并不想死,他们当年抛下了我,我的身体是他们给的,但是我的灵魂却是上帝给我的。生命的意义不在于躯体,而在于灵魂。我的灵魂和未来却是我的养父养母给我,他们对我真的很好很好。且不说其他,就是这养育之恩,也够我用这一辈子来偿还。每次这样想,我就觉得自己轻松了不少,我就当那对生我的男女,借了一副躯壳给我。总之,我觉得自己也还算幸运,我更感谢自己的养父养母,更感谢能活在这个世界,认识那么多的同命相连的人,也是你们给了我力量。”

Amy说完,全场响起了掌声。大家都为她的灵魂论和感恩之心而感动。是的,这何尝不是一种幸运呢?

聂圆圆听着Amy的故事,想着自己,想着甘晓媛日记里记着的,是因为再打掉孩子就不能怀孕,于是甘晓媛生下来自己,从此把自己丢给奶奶。奶奶养育了自己,却······Amy的恩还可以报答,自己呢?想回报这份养育之恩已无处可报·····想着想着眼泪不禁哗哗地流下来。

接下来就让那个两次都在中途说道想死的女孩来讲述了。她很瘦小,面色有些憔悴,目光有点呆滞,眼角红红的,还有些像皱纹一样的东西,应该是常常哭,经常伤心而长的眼翳。16岁,叫Alice。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这个俱乐部。在这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原来还有这么多和我一样从中国被领养来的孩子。光是被领养就已经够凄惨了,可是自己却不仅仅是被领养这么简单。据说我的生母是一个女流浪汉,她把我生在福利院门口就死去了。福利院的人发现了我和生母,把我的生母安葬了并留下了我。六岁那年,有一对夫妇来到福利院把我领走带到了BB城。那是我的第一任养父母,第一任养父母对我并不好,他们经常打我,喊我做很多的事。我常常哭,也想着逃,可是能逃到哪里去呢?我无处可逃。只能自己忍受着。”

“这样地日子过了六年,我十二岁的时候,养母跟着别的男人跑了。就剩下养父和我,养父很生气,常常酗酒,酗酒后就骂我打我,拿我出气。不仅仅是骂我,还骂我的生母,说我的生母是一个流浪汉,一个女流浪汉是怎样生活呢?说很多很多的不好听的话。又说我又是哪来的野种呢?用脚拇指都能想得到······我听着听着,就想杀了他。有很多次,他叫我给他做饭的时候,我就想着在饭里下点药杀掉他。但是我没有钱,也不知道去哪里买毒药。就只能忍着,夜里常常哭泣,我想不明白,我的生母为什么会是流浪汉,她又发生了些什么?为什么要生下我?既然她自己的日子就已经那么难过了,干嘛还要生下我呢?自己过的又是怎样的日子啊?想着想着,我就想杀掉自己,一了百了。我试了很多次,但都被第一任养父发现了,又是一顿毒打,也没能去见着上帝。”

“从那时起,第一任养父就开始容不下我了。他开始找各种途径,准备把我卖了。几个月后,他已经找到了买主。那天晚上,我已经睡下了,他又喝醉了酒,走进我的房间里,一上来就把我全身压住,我立即惊醒了。他说反正就要把我卖给别人了,还不如先让他爽一爽,也还了这几年的养育之恩。我当场被吓坏了,就拼了命地挣扎,我拼命地叫着,我说要么今晚你就杀掉我,不然我一定会去报警的,让你坐牢,我再自杀。也许是他害怕坐牢吧。他狠狠地扇了我两个耳光,从我的身上滚下去了。然后就坐在门口看着我,他怕我自杀了第二天就卖不到钱了。”

“第二天,我就被卖给了现在的养父母,离开了那个噩梦般的BB城。我现在的养父母年龄比较大了,他们的年龄都可以做我的爷爷奶奶了,但是他们对我真的很好。他们让我感到了温暖,他们是我见过的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他们听我讲诉了之前的事后,很心疼我,把我捧在手心里。但是,我始终无法摆脱掉前十二年的心病。每天,这些烦人的事就缠绕着我,让我不停地想到这些事,我很害怕很害怕,渐渐地我患上了抑郁症,还是很严重的那种。养父母带我去看病,给我治病,治了这么多年了。已经好了一些了,但是我还是时不时地做噩梦,害怕与人接触,还是会时不时地想到过去的事情。一个偶然的机会,养父母听说了这个俱乐部,他们鼓励我来,多参加参加活动,认识几个朋友。我一直不愿意来,养父母给我做了很多的思想工作。今天,来到这里,看见你们,我就觉得自己看见了亲人。”

Alice说到这里,眼泪根本止不住了。大家都拥上前去抱着她,安慰着她。让她看到未来的美好生活,又用Lily和Amy刚才的话安慰她。直到她平复了自己的情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