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曼陀罗没有眼泪

二十三

曼陀罗没有眼泪 只言片语 2091 2016-05-28 21:10:36

  “你有没有很想去的地方?”医生问聂圆圆。

“长这么大,我还没有看过海呢!我想去看海。”

医生带她来到了国外的度假旅游的一个岛上。他们心理咨询工作室在这里设了一个点。每天,聂圆圆会定时定点地接受医生的治疗。其余时间,她就可以自由活动,四处游玩。

自由活动的时候,聂圆圆来到了海边沙滩上。她第一次看见海,苍茫茫一片全是幽蓝的水,一望无际。她赤脚站在海边,闭上眼,张开双手,好像要去拥抱着大海,海风吹在脸庞上,吹在伸开的手臂上,吹到整个身体上,雪白色的裙子向后飞去。她静默着,倾听着海的声音,浪潮过来了,伴随着海风轰轰轰的声音,打在米黄色的酥酥的沙滩上。她感到内心平静极了。她喜欢这种感觉。

她保持姿势,继续倾听大海,感受大海,又一片浪打过来了,这一次溅起的浪花亲吻到她的脚背上,浪花划过脚背,打湿脚底的细沙,湿漉漉的,她却感到无比的惬意,静谧。她喜欢这种与海水接触的感觉。她睁开眼,看着大海,一步一步向着大海走去。

远处的医生站起来了,被她的举动吓到了。医生对着她大喊:“聂圆圆,你要做什么?”

聂圆圆非常的诧异,回头看着医生,一边回头一边还在向前走。就在这时,一个大浪打过来,聂圆圆脚下根本立不住,脚一滑,倒下去了,跟着返回大海的浪花一起滚向了大海。

救生员赶紧跑过来,却看见海里一个大大的漩涡,他们都不敢跳进海里。医生想跳进海里也被拉住了。过了一会儿,漩涡沉下去了,救生员才赶紧跳进海里找人。不一会儿,聂圆圆被救起来了。

聂圆圆醒来时,躺在了酒店里。心理医生站着旁边,轻言细语地关问着她。

聂圆圆对着医生笑笑:“你一定以为我要自杀吧?哈哈哈哈······我才没那么傻呢?”说着,聂圆圆坐起来,继续说,“我只是觉得接触海水的感觉太好了,我就朝着海里走去,听见你在喊我,就回头看,没想到浪的力量好大,我的脚站不住,脚一滑,随着浪就掉进海里。我当时吓坏了,那一刻,我真的好害怕,我使劲地向上拱着。我不会游泳,接连被呛了几口海水,好咸好咸啊。我脑里却想到我不能死,我要向上游,我要活着,还有龙非凡呢,还有聂兰呢,还有甘晓**代的事情没有办呢?我就这样想着,手和脚向上拱着,又被呛了几口水。突然一阵阵向下的水直冲下来,冲力太大了,我根本抵挡不住。但我的脑袋却非常清醒,我知道那是漩涡,水流方向是向下的,又是向右旋转的,于是我屏住呼吸,用尽全力向左前方奔过去,想冲过漩涡,不要进到那个窝里去,进到窝里去,我可能就真的没命了。接着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医生笑了笑,说道:“你的确吓坏了我。我想,你应该已经好了。应该是你自己的求生意识救了你。我们的救生员在海里找到你的时候,你被一端固定在沙滩上的绳子缠绕着腰部,才救了你一命。因为忙,忘记告诉你,你去的那个地方是禁止游人过去的。沙滩上也划分了界限的。”

“我没注意看。”

“没关系,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聂圆圆觉得好奇怪,自己在真正面对生死的时候,却是龙非凡、聂兰和甘晓**代给自己的事,成了她求生的最大意愿。她平日里一直苦苦纠结烦恼的,只是一些痛苦,不堪回忆的往事,是她心理不能承受的。其实也许只是自己没有做好承受的准备。已经发生的,再坏的事情,如果自己做好了准备去接受,也就都可以承受了。

她突然回想起周晓媛说的两句话:曾经那么难的事,都挺过来了。 宽恕别人,就是宽恕自己。

在这一刻,她好像一下子懂得了。随即她想到:自己说甘晓媛聂强只顾着他们自己,然而自己又何尝不是一样,周阿姨为我付出这么多,而我却从没有去考虑过她的感受。她能够说出这么有理的话,她一定是有故事的。她一定经历了很多的难事。她好坚强。

休息好了,聂圆圆打算告别医生,自己一个人走走看看,逛着回到S城,去做她该做的事。医生看着聂圆圆的状态,神采奕奕,同意了她的建议。

临走前,医生告诉她:“人这一辈子,很多的路总要一个人去走,也必须自己一个人去走,独自完成,任何人不可替代。所谓的心病,解铃还须系铃人,但是,当系铃人不再出现的时候呢?这个铃必须自己去解自己去悟。”

聂圆圆对医生表示了诚挚地感谢后继续说道:“嗯,我现在就是要独自去走这一段路。人,就是要找到生的希望。当自己绝望的时候,不妨真的假设自己就在生死之间,即将结束生命之时,看看自己还放心不下什么,看看自己还牵挂什么,这个放不下的还在牵挂的东西,就是自己生的希望,是自己要努力去实现完成的事情。”

说完她自己觉得这些话好耳熟。对呀,龙非凡对她说过“不要太绝望,要给自己希望。”可是自己根本听不进去。她又想到:医生的话真对,道理谁都会说,每天讲的道理听的心灵鸡汤多如牛毛。可是,要真正打开自己的心结,真正宽恕自己,还得自己解自己悟。

她辞别了医生。开始一个人的旅途,一路上多接触一些人,多看看,多走走,说不定心伤就在不知不觉中治愈了呢。况且,这个真正能治愈心伤的医生,只能是自己。

如今,她已经找到自己活着的希望:S城,等待龙非凡,照顾聂兰,弄清楚甘晓**代给她的事,感恩周晓媛。

聂圆圆也弄不懂这是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的潜意识里就认定自己的希望是这几样,她想:或者真是宿命。每个人的一生就像是一次修行。从生下来开始,这一生要经历什么,该经历什么都是早已被安排好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