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曼陀罗没有眼泪

二十一

曼陀罗没有眼泪 只言片语 2534 2016-05-27 20:49:21

  他们两吃过晚饭,在步行街一边散步一边聊天。分析讨论现在的情况,一致认为突破口还是只有工厂和洋房那里。他们打车来到洋房附近,想看看晚上聂强和那个女人会不会回到这里。

他们背包里装着很多零食,两个人爬到高大的榕树上,坐在榕树上一边聊天,吃吃零食,一边静静地候着。夜晚十二点了,聂圆圆和龙非凡已经困得不行了。小洋房却还是如夜一样的宁静。他们从树上爬下来,走出小区打车回去。

第二天,聂圆圆和龙非凡有一个大胆的决定:到小洋房去盯梢,等那个女人一出门,就拿着钥匙打开门进去。没有那么多顾虑,一切随机应变。

他们继续研究甘晓媛的日记,知道他们的作息时间一般都是中午才会出门,于是上午聂圆圆和龙非凡睡了个自然醒。然后来到步行街找饭馆吃饭。一路上,总感觉有人跟着他们。而且还不是一个人,是一群人。顿感后背发凉,他们继续走着,那群人也继续走,他们停,那群人也停下来。他们不敢往人少的地方走,就往人非常多的地方走。就在人群聚集众多的地方,那群人快速地围过来了,拥挤中,聂圆圆的包包被抢走了,等他们从人群中挣脱开来,早已不见拿走自己包包的人。那群人也散了。

大白天的,居然跟踪聚众抢包包,这胆子也太大了吧。人群中发出包包不见了这种声音的也只有聂圆圆。

聂圆圆十分生气,大声吼叫起来。怎么都觉得这是预谋。绝不是偶然。不过庆幸的是,她早就把甘晓媛卡里的钱转了。不然,还真是更麻烦。

气愤之余还得冷静下来处理银行卡身份证学生证等等一系列事情。

突然的事故打断了他们的计划。正所谓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有些时候,越是着急忙慌地计划着什么越是不能成功,还不如随性一点,让一切顺其自然。

“现在我必须回S城办理各种银行卡的事情还有身份证学生证等各类证件。”聂圆圆对龙非凡说。

“我知道,我陪你回去一趟,顺便回一趟家。”

他们飞回了S城,约定好办完事情就再返D城。

龙非凡趁此回家,联系市局查看了七年前,在俱乐部被打死的那位警员的卷宗。甘晓媛日记里写到的被众人打死的警察,不是别人,正是龙非凡的亲生父亲。他的父亲是市里一名出色的刑警,立下赫赫战功,却因接到局长的秘密任务——调查俱乐部而牺牲。

卷宗里,记录着他爸爸被一个患有间歇性精神病的人打死。被打之时正好是病人发病期。龙非凡看着这样的记录,回想着甘晓媛日记写到的那是通过各种关系换来的证明。内心的怒火喷涌而出,他紧闭着眼睛,告诉自己一定会将真正的凶手抓捕归案。

“你怎么又想起来看卷宗了?”说话的是龙非凡的养父,S城市局的副局长。

“这是胡说的,那人根本就没有患精神病”

“这是我们大家一致的猜测,但是并无证据,法律是无情的,讲究证据。”

“我有新的线索了。”龙非凡一边说着,一边拿出手机里拍下来的甘晓媛的日记。那些日记有些是聂圆圆发给他的,更多的是他趁聂圆圆不在的时候,拍下来的。

“这些是什么?哪里来的?”他的养父看着甘晓媛日记里的记录,“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终有一天,会将你们绳之以法。”

龙非凡告诉了养父自己女朋友的事。

“又是一个苦命的孩子。”他的养父感叹着,接着又说道,“你们处着朋友,她的父亲却是你的杀父仇人,又是罪犯。孩子,你控制得住自己的情绪吗?她知道吗?”

“她不知道,我没有告诉她。我自己也不确定,那毕竟是她的父亲。”

养父拍拍他的肩膀,说道:“理智面对吧!感情的事你自己处理。你带回来的线索非常重要,可谓有力证据和关键性的线索。来大队工作吧,你加入特别行动小组,跟着老队长一起干······”一边说一边拍了拍龙非凡的肩膀,继续他们的谈话。

午夜,龙非凡一个人坐在书房里,思考着要怎么给聂圆圆说,他不会再陪她去D城了,他要投入到案子里去。他也想劝聂圆圆不要再去D城,他不想看见聂圆圆面对更多的痛苦与不堪。思来想去,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失眠了。

聂圆圆在周阿姨家里,要准备睡觉的时候,接到幺姨打来的电话。

“圆圆啊,在D城还好吧?”幺姨轻声细语地说。

聂圆圆真是太缺爱了,一点点的轻言细语都抵挡不住,她以为这是幺姨关心她担心她在D城,为他们寻人的辛苦。不想让她们失望,于是回答道:“挺好的。”

“噢,圆圆啊,你从D城回来吧,你舅舅和幺姨夫又打电话回来了。没有事,我们担心多余了而已。”幺姨高兴地说。

“额。”聂圆圆停顿了一下,怒火一下子涌向心头,“你们什么意思呢?一有点问题就找我拼死拼命,还拿聂兰做要挟,那边一打电话了就高兴了。是又寄给你们很多钱了吧?”

“寄钱回来那也是你幺姨夫和你舅舅自己挣的,你这个孩子还真是的。你是他们的孩子,出了事联系不上他们,不找你找谁呢?父债子还没有听过吗?”幺姨也凶起来了。

“从今以后,就算你们全部死了,都请不要再联系我。一切都与我无关。你们再拿聂兰这个小孩子做要挟,我就报警!”聂圆圆说完就挂断了。

聂圆圆呜呜咽咽地哭起来,说好的不再流泪,但她还是没有控制住。她想起曾经的一幕幕,被她们嫌弃,要把她从外婆家撵出去。这么多年过去了,心伤还在那里,她们拿聂兰威胁,要人就要人,不要人就一脚踢开。把自己当成什么了呢?为什么她们自己不去呢?她又觉得自己没有用,还以为对方是打电话关心她呢?她狠狠地扇了自己一耳光,怪自己太没有骨气了。接着她仰起头,把眼泪倒回去,她要让自己硬起心肠,狠下心来。

周晓媛走到她的身边,不用再多说,就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周阿姨平静地说:“没事的,这世上有的是人贪生怕死爱钱财。你要与这些人生气难过,那么气倒的是你自己,伤害的同样是你自己。别哭了!曾经那么难都挺过来了,没有事的。”

周晓媛最后这一句不知是在说给自己听还是在安慰聂圆圆。

“谢谢周阿姨,我进屋睡觉了。”虽然这些年都是周晓媛在照顾着她,但是聂圆圆与她并不亲近。聂圆圆总觉得她与周晓媛之间隔着厚厚的膜,看不清楚对方的真面目。她有时候觉得周晓媛是多管闲事,为什么要来管这些闲事。她不管,甘晓媛肯定会管的。很多事情,当没有人可以依赖的时候,自己就会去做了。

聂圆圆失眠了,她要怎么做呢?甘晓**代给她的事,她的确也不想去管这些事。她想着D城刚租下的房子和行李箱,又该怎么去和龙非凡说呢?要不就当作是一场旅行,龙非凡会同意吗?龙非凡会生气吗?她不想让龙非凡生气或是不开心。在她看来,如今,这世上对她最好的人恐怕也只有龙非凡了。她没有朋友,没有任何可以亲近的人,除了龙非凡。她不想失去这唯一的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