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曼陀罗没有眼泪

二十二

曼陀罗没有眼泪 只言片语 2879 2016-05-27 20:54:09

  夏季的夜晚真是短,黑得很晚,亮得却很早。大自然也格外喜欢夏季,树木都是苍翠欲滴的,鸟儿们起得早早的,起来吃虫子。叽叽喳喳的,不知道是不是在为争抢虫子而吵架还是吃饱了欢快地叫着。

龙非凡听着夏夜的喧嚣到些许的宁静,再到清晨鸟儿的叫声。他硬是睁着眼到天明。

他给聂圆圆打去了电话,约在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市图书馆。

他们在图书馆旁边的一家咖啡厅坐下来。一杯咖啡都快喝完了,龙非凡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张开口说自己不再同她一起去D城的话,只好喝喝咖啡,说说题外话,看看手里的书。他怕自己开口后,会让聂圆圆感到再次被抛弃,他不想让聂圆圆再受到一些伤害。

聂圆圆也想了很久,思来想去,还是直接说好一些。

“我有点事想和你说,是昨晚的事。感觉自己像个木偶,人让做什么,我就要去做什么,却没有人想过我的感受。更像是一个皮球,被人踢来踢去。”聂圆圆眼里带着些许哀伤,非常伤感地说着。

“怎么了?昨晚发生什么了?”

聂圆圆讲诉了昨晚的事。也告诉了龙非凡自己的顾虑和犹豫。她停了停,抿了一口咖啡,接着说道:“我好想为自己活一次,不在听任何人的。不再被任何东西束缚,不再被任何人任何事拖累。我觉得好累好累,我不知道到底是自己是别人的负担,还是别人成为了我的负担。所谓负担,都是自己不想不愿意的,如果是彼此都心甘情愿的,乐呵呵地去做一些事,一切都是开心与幸福,而不是心累了。我甚至找不到自己活着的意义了。”

“别这样想,就算世事已经让你非常绝望,但你自己要给自己希望。”龙非凡多少还是能体会聂圆圆的心情,毕竟自己也是孤儿,但是自己很幸运地是没有其他人,尤其是亲戚朋友,没有给自己更多的伤害。他竭尽全力地安慰着聂圆圆。

“不说了,说了你也不会懂的。我不想去查什么工厂的事了。但是D城还有行李和租好的房子。”聂圆圆说到这,停了一下。接着说,“我们要一起回去拿吗?我的想法是再去D城,反正我们就计划去旅行,就当作是去D城旅行吧!好吗?”

“圆圆,我恐怕不能同你去D城了,我要在开始实习了,已经联系好了。”龙非凡终于顺着话说出了要对聂圆圆说的话。

“哼哼哼哈······”聂圆圆冷笑起来,“你今天约我出来,就是要告诉我这个的吧?”

“我······”

“没关系的。”聂圆圆打断了龙非凡,自己接着说,“前些天,你能陪着我,我已经很感谢了。如果没有你陪着,指不定自己会怎么样呢?这个世界,没有谁可以一直陪着谁的,即便是情侣或者是夫妻。已经联系好实习就去吧。我自己去D城拿回行李,到时候记得出来拿你的行李。”

龙非凡觉得说再多也是多余,只好沉默着点点头。然后各自看看书,喝喝咖啡。

约好在第一次相遇的地方,加上此时的氛围,更像是一种沉默地宣告:这是暂时的分别。龙非凡心想着:等自己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再告诉聂圆圆吧!他全身心都投入到与自己命运相关的案子里去了。

聂圆圆,没有了龙非凡的陪伴,让她觉得失去了整个世界。前些天,她就是靠着龙非凡这个依靠,这个精神支柱支撑着的。而现在,他要去实习,为什么偏偏要这个时候去实习,多陪一陪自己都不行吗?她不解。她还是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但她又能理解。自从15岁那年,奶奶和大黑狗的逝世,甘晓媛自己走掉,抛下她在医院。她就深深地明白:这个世界没有人能陪着谁一辈子。能够陪着自己一辈子的只有自己。但她又十分地不解:为什么其他的孩子,都有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以及其他的叔叔伯伯、姑姑姑爷、舅舅舅妈、姨妈姨夫等等,围着疼爱。而自己呢?面临的总是无尽地生死分别与伤害。绝望、恐惧、悲怆。旧伤未好,一个又一个的新伤又来······这是命运的不公还是真是自己前世欠下的无数的债,今生来还。

“电话或信息,随时保持联系。”临分别,龙非凡和聂圆圆说道。聂圆圆点头示意。相拥,分别。

聂圆圆独自走在街边,她的心里太过压抑了。这种压抑让她无法踹气,她又必须去看心理医生了。

她坚持着独自去到D城,拿回行李并退掉房子。

回来S城后,她立即去看了心理医生。医生已经成为了她的朋友,医生建议她去旅行。这次旅行医生会陪着她一起,她们会像朋友一样,通过旅行来拯救心灵。

夜晚,她在周晓媛家里收拾着行李,曾经独自居住的房间,如今多了一个小朋友。聂兰在旁边看着她收拾一件一件的衣服,眨巴眨巴着大大的眼睛,萌萌的略带着忧伤的眼神望着聂圆圆,望了半天,冷不丁地说道:“姐姐,你是要走吗?是因为我来了,你就要走吗?”

这一句话,一下子戳中了聂圆圆的内心,她停下了收拾东西的手,呆坐在床头。她好像看到了曾经的自己,最最悲痛的时候,多么想甘晓媛能够留下来,陪陪她。又想到自己从来没有得到过父母的陪伴,心里的那种孤单,那种心酸和难受。回想着小时候,看着别的小朋友都有父母陪着,自己的内心是崩溃的,流着血的。想着别的小朋友成群地欺负自己的时候,多么渴望有一个人可以站出来保护自己······奶奶,只有奶奶。但是奶奶却在自己的眼前,一下子,就一下子,倒下去就再也没有起来······大黑狗血淋淋的······甘晓媛的鲜血染红了医院的床单······想着想着,她又全身发起抖来······

“姐姐,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听见聂兰的喊叫声,周晓媛赶紧跑过来。用心理医生教授的办法舒缓着聂圆圆的心情。过了一会儿,聂圆圆好一些了。

“你要学会宽恕,宽恕别人,也是宽恕自己。”周晓媛说道。

聂圆圆没有接话,心想:你没有经历过我的事,站着说话不腰疼。宽恕别人?自己并没有对不起任何人,为什么?一切都是为什么?真是自己的命吗?前生的债?这样唯心的想一想,心里觉得好受一点。

聂兰退到门口,趴在门口边呆呆地看着。好像是自己惹了祸一般。聂圆圆回过神看着聂兰,这个同自己一样无辜可怜的小女孩。想着聂兰刚刚的问话,走过去,蹲下来,伸开双手轻轻地抱着她:“妹妹不怕,姐姐不是因为你来了就要走。姐姐有点事,要去一个地方看一看。姐姐会一直陪着你的,保护你。你要快快乐乐地长大。”接着,轻轻地把聂兰移出怀里,双手握着聂兰的手膀,看着聂兰的眼睛,微笑着说,“兰兰,你喜欢什么?告诉姐姐,姐姐回来时带给你。”这是聂圆圆第一次抱自己的妹妹,也是自己第一次这么温柔的同她说话。她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自己就心疼起眼前的这个小女孩来。自己抱着她的感觉是那么的温暖、亲切、美好。

“姐姐,我想要你不走。”

聂圆圆沉默了,她突然感到自己的一种使命。内心矛盾挣扎着。

“兰兰,听阿姨说,姐姐不会走的。姐姐只是有事而已。几天就回来了。对吧,圆圆?”周晓媛走过去,对着姐妹俩说道。

“是的。”聂圆圆说着,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了水晶球,她把水晶球递给聂兰,说,“兰兰,你看,这是一个水晶球,是姐姐最珍贵的礼物。现在你拿着,拿着它就当看到了姐姐。就像周阿姨说的,姐姐很快就回来了。回来后,姐姐就一直陪着,一直一直陪着你。好不好?”

聂兰双手捧着水晶球,漂亮的大眼睛里已经涨满了泪花,她含着泪花笑着点点头。看得聂圆圆十分难受,才这么小,就已经懂得了隐忍。这不应该是五岁孩子的世界。

聂圆圆迟疑了,她放心不下聂兰了。但她现在的状态,自己都控制不住,她必须先治好自己,让自己尽快从不好的情绪中抽离出来。

她还是装好了自己的背包,准备明天踏上旅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