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曼陀罗没有眼泪

十九

曼陀罗没有眼泪 只言片语 3293 2016-05-26 16:00:06

  凌晨四点钟,列车停在了D城火车站。龙非凡和聂圆圆拖着疲惫的身躯拉着行李箱来到的士站。

聂圆圆记不得D城甘晓媛住的那个地方具体叫什么,但看着时间这么早,又不忍心打扰第二天还要上班的周阿姨。她隐约记得房屋坐落的街道的名称叫丁香路,于是就让的士先开到那个地方。然后自己找找。

一个多小时后,他们在丁香路下了车。两个人就拉着行李箱凭着直觉找起小区来。清晨,周围一片静谧,丁香路街道两旁是行道树,行道树高大挺拔。聂圆圆想起了洋房门前的那棵大榕树。大榕树衍生出很多的枝干,枝干伸进地底里去,就像是很多棵树长在一起一样。她对龙非凡说:“我想起来在哪里了,从前面那个支路口进去,应该就是小区,小区里面的其他门前都没有榕树,只有甘晓媛住的那个房子门前有一棵很大的榕树。我们进去后找门口的一棵很大的榕树,就对了。”

他们朝着预定的方向走过去,果然没错。聂圆圆拿出周晓媛给她的钥匙来开门,门却是从里面反锁的。她想,应该是聂强在家吧。她按门铃,没有人应。她继续按着门铃,过了好一会儿,有人来开门了。

门打开了,看见的却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女人。穿着丝绸的粉色睡衣,一副被搅了清晨好梦的不悦表情深深地呈现在她的圆脸上。眉头皱着,不耐烦地说:“你们找谁啊?”

“你是谁?”聂圆圆有点懵,接着低声说,“这里是甘晓媛住的房子吧?”

“甘晓媛?”女人听到这个名字,一下子清醒过来,好像是一盆凉水从头淋到脚,整个人瞬间清爽无比。随即快速地反应过来,说:“她已经自杀死了。你有事吗?”

“你是谁呢?我是甘晓媛的女儿。”聂圆圆话音刚落。门啪地一声关上了。

龙非凡和聂圆圆对看了一眼。完全糊涂了,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聂圆圆赶紧拨打周阿姨的电话询问。

电话里,周晓媛说她也不清楚这个房子的情况,没有听甘晓媛提起过。但她给聂圆圆分析了现在的情况,要么房子是租的,要么是聂强新找的女人。

聂圆圆又赶紧拨打了聂强的电话,已经是空号了。她所知道的聂强的号码已经注销了。聂圆圆慌了,眼前的一切让她不知所措。她急得直跺脚,向后退几步,刚好退到大榕树下,她背靠着大榕树,抬起头,仰天长叹。

龙非凡说,别泄气,现在只有继续敲门,再次问问刚才那个女的。就像周阿姨说的,也许聂强也在里面呢。

聂圆圆走上前来,又按了门铃。门铃响了好几声。门再次打开。

女人还是穿着粉色睡衣,还是皱着眉头,语言却是怒斥:“别按了!别按了!等会儿吵醒我家宝宝了!”她从门里边提出两包东西和一个行李箱来,接着说,“这房子是甘晓媛租的,她死了,现在租给我了。我昨晚才搬进来,这是清理出来的她的东西,你要不来,我就准备今天扔进垃圾桶了。你既然是她女儿,那就拿去吧!你要就留着,不要就扔掉吧。别再来打扰我了。”说完,门又啪地一声关上了。

聂圆圆和龙非凡还没来得及插上一句话呢。他们互相望望,摆摆手,无言。想想自己的经历:坐了三十多个小时的火车,凌晨拖着行李找到这个地方,连门都没踏进去一步呢,反而多了两个包袱一个行李箱。聂圆圆生气地朝着大榕树发气,却怎么想都觉得奇怪。

龙非凡说:“别气了,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再说。”

“把甘晓媛的包包和行李扔掉吧。我们根本拿不了。这段路需要走出去,才有车。”

“不行,说不定里面的东西有用呢。”

于是聂圆圆两只手各拉一个行李箱,背着自己的背包,龙非凡一手拉行李箱,一手提着两大包东西,背上还背了自己的背包。两人蹒跚地向着公路边走去。

看着眼前的一切,聂圆圆的所有计划都落空了。原以为吃住可以不愁,现实却给了她狠狠的一巴掌。聂圆圆还想着可以在聂强的厂子里一边工作一边调查呢?现在看来,别提工作了,连聂强都联系不上。一时间,挫败感,失落感,劳累困顿感一起涌上来。但还得先找一个住的地方,然后再做打算。

他们打到了车,好不容易找到了市区的看着还行的酒店,已经是上午10点了。他们又累又饿,就在酒店里拿了两桶方便面,烧开水泡面。

聂圆圆看着眼前的甘晓媛的行李箱和两大包东西,来不及顾着休息,打开来清理了。一包全是甘晓媛的各种化妆品和生活日用品,行李箱和另一包全是甘晓媛的衣服。她望着龙非凡说:“这些东西有用吗?我还辛苦拉了这么久。”

龙非凡弯下腰来,一件一件的清理起来。外套的口袋,裤子的口袋,大小盒子,都不放过。他从聂圆圆那里了解到,聂强也是住在那个房子里。但是这些行李里除了一件男士夹克以外,其余的全是女士衣物。衣物也是贴身的居多,外套只有两件比较旧的风衣。大小盒子里面,没有贵重的物品。

听了龙非凡的分析,聂圆圆也感到怪怪的。外套和新衣服去哪里了呢?聂强带走了吗?剩下的这些都是不要了的吗······各种各样的问题缠绕着他们。

他们一边吃着泡面一边讨论着对于他们来说非常棘手的问题:找住宿的问题,找在哪个地方?甘晓媛的其他衣物和东西在哪里去了?聂强在哪里?那个厂子在哪里?幺姨夫和舅舅在哪里工作?工作怎么弄?怎么样展开调查?

聂圆圆几口就啪啦完一碗泡面, 然后打电话询问幺姨和舅妈她们。

幺姨告诉她,幺姨夫和舅舅的电话还是打不通,一直是无法接通的状态。聂强的电话今早又打了,已经是空号了。聂圆圆一直好奇甘晓媛在医院里说的那次报警,警察去搜查后,紧接着幺姨们就对甘晓媛说没有事了,还有很多客气话,到底是为什么?在电话里,她也顺便问了问。她幺姨说,因为紧接着聂强就打电话给他们,并让幺姨夫和舅舅也同他们通了电话,说一切都好。并且还给他们各自打了十万元钱。才去工作没多久,就打了十万元,毕竟是做大生意的,他们也就觉得没事了。只是后来又联系不上了,接着甘晓媛就自杀了。他们才觉得这里面问题大了。

聂圆圆又问起这几年甘晓媛和聂强的情况。幺姨说,聂强和甘晓媛到了D城后,没多久就发了财。开始那一年多都没怎么联系。后来,他们偶尔打电话聊天,甘晓媛都是各种炫富,不是买了金银首饰就是买了皮草貂皮,说到吃的,燕窝鲍鱼都是家常便饭,还有很多高档的东西,他们更是听都没听过。期间,甘晓媛偶尔会给他们寄一些衣服和吃的,的确全都是好东西,一点不假。

挂完电话,聂圆圆心里咯噔一下又一下。心想:自己对自己的爸妈以及自己家的状况真是一点不了解。难道周阿姨家的那些高档食物都是甘晓媛寄回来的?再回想自己每个月的生活费,没有计算过,但在同学当中也算富有的。突然感到有一些些可耻,自己吃的用的全是聂强和甘晓媛给的,可那又怎样呢,心里还是深深地恨。她不禁问自己,如果没有十五年前那些事,如果奶奶和大黑狗没死,如果当年他们没有抛下她······自己还会那么那么恨他们吗?但是没有如果,她的恨已经生根发芽很多年。她突然不想再花他们的钱了。

聂圆圆把这些情况给龙非凡说了后,他们都陷入了困惑:一切都像一个谜,好像没有一点点线索,唯一的线索就是甘晓媛的日记本和眼前的这几个包裹。一个字:找。

他们快速翻看甘晓媛在D城的日记,里面记录着的都是关于甘晓媛的享乐、攀比、强的夜不归宿、打牌逛街、首饰名牌衣物等等。没有他们要找的重要信息。他们又再一次翻找了甘晓媛的两大包东西和行李箱。还是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东西。

他们绝望了,叹着气仰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彼此对问要怎么办。原以为一切很容易,也很简单,没想到一切都是零,一切都是未知数,连从哪里开始都不知道。这个时候他们才又感觉饿了。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过了。他们从床上爬起来,看见一屋子的狼藉。东西全部都摆在了地上,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这些东西真是要扔掉的东西,没有用的。我却还辛辛苦苦地拉回来,真是气死我了。”聂圆圆一边抱怨着一边把所有的东西抱起来扔在屋子的一角,灰尘放肆地再次飘满整个屋子,他们打开了窗子。又拿起了夹克的下衣角,使劲抖了抖,准备扔到墙角那边去。伴随着抖动,一张小小的纸张飞出来了。他们眼前一亮,对看一眼,蹲下来,捡起纸片来看。

“名片,名片,聂强的名片。”聂圆圆高兴得跳了起来,“有线索了,不枉费我辛苦一场。”

龙非凡拿过夹克,自言自语道:“这是从哪里飞出来的,刚才不是已经检查过吗?”他再看了一看,原来这件夹克里面有一个内包,刚刚他们恰好漏掉了这个内包。

这张纸片就像是他们两的救命稻草一般,一切又有了希望,又有了方向。他们赶紧用手机拍下这张名片,生怕弄掉了这唯一的线索。接着出门吃饭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