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曼陀罗没有眼泪

十七

曼陀罗没有眼泪 只言片语 2609 2016-05-26 15:43:42

  他们向后面翻看了几篇日记,这几篇日记都是记录着甘晓媛在那个时期一直都是白天提心吊胆,夜晚胆颤心惊的过活。与之前几个月的美好日子形成鲜明的对比,前几个月过的是天堂般的日子,如今过的是地狱般的时光。

聂圆圆看到这一篇日记的时候,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地叹了一句:“老天还真是会捉弄人啊!”

2008年5月26日 晴

自上个月起,好朋友就没有来看我了。我以为是这一两个月精神压力过大造成的,没有太多的在意。这是第二个月了,好朋友还是没有来。我想我是怀孕了。什么时候不好呢,偏偏这个时候。

我们所带的存款已经不多了,还只剩十多万了。以这点钱作为本钱重新起步,以强的本事是完全可以的。但现在被逼债,我们下山不得,也无其他可安身之处。到镇上去买些吃的都要等到天色将晚的时候,生怕被人发现了,也怕俱乐部的人找到我们了。

强一直在想办法,可是办法总有不尽全面的时候。所以总也拖着没有动。我劝强要不就答应俱乐部老板吧,风险大不就意味着赚钱多吗?强却说风险太大,有命赚钱没命花。什么生意会这么危险呢?我不禁又多想了。强说让我不管这些事,他有办法的。

现在我怀孕了,要不要给强说呢?如果说了,他现在也同我一样,既高兴又担忧。说不定就冒险答应俱乐部老板了。但是,强做事一向是稳妥靠谱的人,他觉得不可行的一定不可行。还是听强的吧。

我现在依旧,等强想到办法后再说不迟。

Q城山上(甘)

聂圆圆心里失落地想到:“为什么甘晓媛,你一个做妈妈的,心里心心念念的只有你的男人。为什么都很少考虑到自己的孩子。看了你的日记这么久,提到自己的却只有一两次······”

他们继续看着下一篇日记。

2008年6月15日 晴

噩耗传来,俱乐部的人找到老家去了。强的妈妈因惊吓脑溢血死亡,家里养的那条黑狗忠心护主被打死。俱乐部的人很多都被狗咬伤。圆圆没事。

强听到这个消息后,他瞪大了眼睛,紧咬着牙齿,一吸一呼的踹着粗气,在屋子里踱来踱去,突然他拿起了桌子上的东西就开始往地上砸,一边砸一边恶狠狠地骂着俱乐部的那些人。一个个的问候他们的祖宗十八代。我躲在旁边,看着发怒的强,眼泪止不住地流,心里钻心地疼。桌子上的东西全都砸完了,强走进厨房,将一把水果刀藏进腰间,转身就要向外走。我哭着爬过去抱着他的腿,他定住。说:“你放开!”

我撕心裂肺地哭着喊道:“不要去,不要去,求你了,强,会没命的······”

“你放开!”

“我怀孕了!”

强听了,低下头,瞪大眼睛看着我,我抬起头,也盯着他,哭着说:“真的!应该有两三个月了,你不是还说我长胖了吗?我见这两三个月的情景,不敢说,我想等安定一点了再说。”

强听完,抬头,闭上眼,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双脚一抖,挣脱我的手,走出门外,朝着家的方向,跪下来,大声哭道:“妈,儿不孝啊!你一生操劳,一直为我带着孩子,我不能为你养老送终,反让你因我送了命,家里的狗还护着你,我连家里的狗都不如······”泣不成声。随后,他向着那个方向磕了几个响头。

我走过去,跟着跪了下来,磕了头。随后,强扶起我。我们走进屋里。

电话一直响着,都没停。我们把手机关机了。强一直是用业务手机和很多临时卡与俱乐部的人联系的。他告诉我说,怀孕了也要花钱,不想让我再吃苦,还有巨额的债务。他答应了俱乐部老板的条件,去D城开工厂。不过他们得谈一谈。

我心里很痛,一切都听着他安排吧。我相信他的。我没有那么多精力去考虑那么多。太累了。

Q城山上(甘)

聂圆圆又想起了奶奶和大黑狗,泪腺又分泌出水来,聂圆圆又将他们憋回去。她看到甘晓媛日记里记录的关于自己的话,只有轻描淡写的一句“圆圆无事”。虽然已经习惯了这种冷漠和忽视,但心里还是疼,像针扎一样,刺痛刺痛地疼。

龙非凡心里还一直想着七年前的事,他从日记里仿佛看到了聂圆圆爸爸的模样。他刻画着聂强的模样,感受着他的性格。他把他当作头号敌人。再想到聂圆圆,他又格外心疼,心里越发矛盾起来。就像美丽的风铃被大风搅乱了丝线,丝线全部都搅在了一起。

他们继续看着日记。

2008年7月8日 晴

强终于决定带着我下山了。为了保险起见。他先把我走水路带到Y城,那里离D城挺近的。安顿好我后,他就辗转回到了S城。

听强说,一回到S城,他本想拼了命,也要先揍那些人一顿,结果一到与俱乐部约定好的地方,他傻眼了。俱乐部老板带着那些去老家闹事的兄弟伙们早已设好了强的妈妈的灵牌,一见到强,全部都给他跪下了,道歉认错。他们没有想到会让老人家气急丧命,只是想逼强出来,老人家的事实属意外。

男儿膝下有黄金,强见这架势,也就忍了,毕竟接下来还要在工作中合作。

强告诉我,俱乐部老板快到五十岁了,但还同强拜了把子兄弟。聊起很多过去的事情。并说关于合作开厂,其实早就有此想法。对于强早年的那些故事也有耳闻,强从一个非常贫困的农村孩子,没钱读书,靠着自己的头脑与胆识一点一点,在三十出头就当上老板,入列中产阶级。挺厉害的。感叹看到了当年的自己。现在合伙做大生意。强的债务两百万就算俱乐部老板垫资入股。到时候赚了钱扣掉即可。

他们谈妥了一切后,强就立即动身到了D城,把我从Y 城接了来。

如今,我们也在D 城安身立命了。

这些日子,最让我感激的还有我的闺蜜周,当然我没有完全告诉她发生的一切,只是告诉她发生了很多变故,生意亏了。她一直安慰着我。

知道我在Y城,她还特地来看我。同她一起来的还有她的表妹,叫王亚。王亚26岁,已经工作三年了。之前在D城读大学,学财务专业,毕业后就同男朋友一起留在D城工作了,打算定居在这里。我一听,觉得正好啊。我不懂厂子的事,就让她的表妹替我管管帐,当我的眼睛,做我的耳朵。她表妹王亚也很乐意,说马上回去辞职来这边干。如此这样,我也可以放心了。

现在,我就安心养胎吧,等待宝宝出生。

D城(甘)

聂圆圆回忆起甘晓媛写日记的这个时间,两千零八年的七月份,那个时候,自己还在外婆家,被姨妈舅舅们嫌弃,外婆与姨妈舅舅们争吵。自己整晚整晚睡不着,做噩梦。全身吓出冷汗······想着想着,她全身发起抖来。那段回忆对聂圆圆来说就好像是一片沼泽地,连想都不能想,一想就会慌乱,一慌乱就会挣扎,一挣扎就会越陷越深。

坐在旁边的龙非凡看见发抖的聂圆圆赶紧推了推她,牵着她的手,紧紧地握着。这样也许能给聂圆圆一些温暖。然后说:“我们不看了,去车厢外的走廊透透气吧。”

聂圆圆回过神来,翻了一下日记,看到下一篇日记就是她六年前在医院,甘晓媛走掉后记的日记。两千零八年的八月十四日。已经看过了。

抬头对龙非凡说:“好。不看了。我收起来。也没什么好看的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