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曼陀罗没有眼泪

二十

曼陀罗没有眼泪 只言片语 2316 2016-05-27 20:47:55

  清晨,雨季中的D城又下过了一场雨,惬意凉爽。清风吹进酒店里,吹醒了熟睡中的聂圆圆和龙非凡。他们真是好几天都没有睡一个好觉了,尤其是聂圆圆,好久都没有睡得这么香了。

刚刚睁开眼,聂圆圆就接到周晓媛的电话,问问他们安顿下来没有,打算怎么办呢?

聂圆圆告诉周阿姨,他们找到了聂强的一张名片,知道了厂子的地址在哪里。今天打算去看看厂子的位置,并在那附近租一间房子。周晓媛听完后,很关切地嘱咐他们注意安全,随时保持联系,有什么需要就对她说。然后就挂了电话。

根据名片上的地址,聂圆圆和龙非凡打车来到附近。下车的时候,他们问了师傅,这里离丁香路有多远,师傅告诉他们不远,十多二十分钟的车程吧。

这里一片辽阔,放眼望去,远方的山脉此起彼伏,连绵不断。四周都是高大的植被,葱葱郁郁。清香混合着刚下过雨的味道扎进鼻来,让人神清气爽。

聂圆圆对龙非凡说:“这里真适合居住。景色真美,空气真好,感觉自己一下子爱上这里了。”

“是啊,是挺好的。不过,我们有比欣赏风景更重要的事,赶快找找工厂的具体位置吧!”

聂圆圆白了他一眼,找起工厂的位置来。

这一片全是工厂, 生产各种各样的东西,进出口贸易等等。聂强名片上写的是SUNNY RUN 集团旗下生产贸易有限公司。聂圆圆和龙非凡在这一带找到了SUNNY RUN集团的生产加工的工厂的具体地址。工厂在比较偏远的地方,离闹市大概要走半个小时的路程。

他们又在闹市去找房子,准备租住在这附近。这里挨着工厂的几个街道,全都是比较破旧的老房子,里面住的绝大多数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工厂的工人。完全可以用脏乱差来形容。

往这一带的东南方向走,走个二十多分钟,就到了一条步行街。这条步行街,就像是一道分界线。步行街的东南方向上,居住的绝大多数是外乡到D城来定居或者租住在此的白领们,也有创业的大学生,还有个体户等等。生活条件和环境相对舒适。

步行街东北方向就是一些休闲娱乐场所,再往前就是一片片小洋房小别墅,甘晓媛之前住的小洋房就是在步行街东北方向的丁香路附近。步行街的西南方向又是另一片工业园区,同样是各种各样的工厂,生产各种各样的东西。

聂圆圆和龙非凡选定了步行街东南方向的相对舒适的小楼房。他们去那里找了很多的租房信息,打算就在这里租住了。很快他们就找到了满意的房子,在一片片小楼房背后有一个新建的小区,小区里最高的一栋电梯房中,高楼层里面一套能看向步行街和西北方向的房子。

取钱付房租的时候,龙非凡身上的钱并不多。聂圆圆自己卡里的钱也没有多少了。她想起了甘晓媛曾给她的那张银行卡,查了查。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里面的钱别说租房子,就算是在D城买房子也绰绰有余。看着这么多钱,她乐坏了。昨天萌生的不花他们的钱的想法已经跑光光。她想,这些钱就当作替甘晓媛办事的酬劳了吧。她总觉得这些钱放在甘晓媛给的这张卡里不安全,于是她把卡里的钱分别转到了自己名下的三张卡里,又转了一部分到龙非凡的卡里。转账之后,她心里踏实多了。

然后就以最快的速度搬进去了。

聂圆圆看着租的这个一居室,属于她和龙非凡。心里突然有一种家的感觉。好像是他们自己建立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温暖袭上心头。这种感觉是她从未有过的感觉,好幸福好开心。好像住进了梦里,从此开始在这里过过自己的小日子。

“我们来商量商量查找你幺姨夫和舅舅的下落的事吧!”龙非凡的话打断了聂圆圆的白日梦。

“休息一下再说吧,天天说这些破事,很烦。你怎么比我还上心呢?”

“噢,早点查到了,我们也好安心地实习,工作,生活。”龙非凡从嘴里挤出这些话来。心里想的却是:能不着急吗?我要查清楚七年前的事情,我要完成我的使命,我要实现自己的誓言。终于有了重要的线索和证据,我要把一切真相都翻出来。随即,他又陷入沉思,这些事情要不要告诉聂圆圆呢?如果瞒着她,又有些不好吧?但是毕竟是她的亲生父母啊?以后再说吧,等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再说。

“好吧,商量商量吧!”坐到了餐桌上。

他们按照商量好的办法开始行动了。

原本说好分头行动,龙非凡去丁香路的小洋房,再询访一下那个年轻女人。聂圆圆去工厂,就在门口等聂强。但是初来乍到的,聂圆圆不敢,心里总是怕怕的,只好两人同行。

他们先来到了工厂,蹲守到下午三点的时候,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影从工厂大门走出来,出来的并不是聂强,而是在小洋房里见过的那个年轻女人。同行的还有一群人,其中还有两个外国人,那些人都是西装笔挺的,穿着时尚,气度不凡。一边走一边聊着,随后钻进了路边停着的轿车里。看起来应该是在洽谈什么生意。聂圆圆和龙非凡目送着几辆轿车远去。

他们都非常奇怪,工厂里怎么会出现了那个年轻女人,看来小洋房的确还是与聂强有关系的。

他们继续等候在这里,聂圆圆不相信自己等不到聂强。六点半到了,继续等,七点半到了,还在等,八点半到了······天还没有黑,夏季的天黑得都很晚。

“聂强难道不在这里上班吗?”龙非凡问道。

“不会的,应该会在这里上班的。”聂圆圆肯定地回答。

“你怎么知道?”

“直觉。”

龙非凡想,这毕竟是有血缘关系的。因为这,他不敢告诉聂圆圆,不停地浮现在自己脑里的七年前的事情。

那个年轻的女人又出现了,她从外面回来了。走出车里,看着一直在这里站着等候的聂圆圆和龙非凡,一边关好车,随着车钥匙发出的哔哟的声音,年轻女人走过来了。

“你们在这里等一天了,有什么事吗?”打扮得精致时尚的女人说道。

“你好,我们又见面了。昨天早上洋房门前,我们见过。当然有事,我们找聂强。”聂圆圆回应。

“他出差了,这几天都不在。别等了。”

“你到底是谁?那房子是甘晓媛的。不是你租的吧?”

“快离开这里吧!”年轻女人有点生气地说。

“你和聂强什么关系?”聂圆圆直截了当地继续问。

年轻女人,看着他们,嘴角向上扬了扬,并不回答他们。转身就走了。

他们见天色已晚,灰溜溜地回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