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曼陀罗没有眼泪

十六

曼陀罗没有眼泪 只言片语 2534 2016-05-25 18:08:33

  2007年9月8日 多云

强打来电话说就快回来了。事情办得很顺利。手续都已经办齐了,现在要做的就是选一个地方躲起来,最多躲个半年,S城的事情就能全部办得妥妥当当的。只要强好就行。

Q城的风景还真是不错啊。不愧是风景旅游区。

前几天,从以前的牌友那里得知丽丽同老余离婚了。老余知道是丽丽报警后,非常生气,提着砍刀,带着人就去到丽丽娘家,砸了她娘家的所有东西。丽丽也不是好惹的主,又报了警。警察将老余带走拘留了半个月。老余被放了后,才知道丽丽早已转走了家里所有的钱,并提出离婚。老余就劫持了丽丽的弟弟和妹妹的孩子,并放出话来,如果再报警就不要再想见到两个孩子。他只要自己赚的钱,让丽丽把所有的钱打到老余指定的卡里,他就放过那两个小孩。丽丽没有办法,只得把钱打过去。为此,娘家人都不喜欢丽丽,各种难听的话。丽丽就自己搬出来单过,找了一份工作,勉强维持生计。

一想到丽丽的遭遇,我觉得丽丽是傻,干嘛要对自己的男人这样呢。天底下除了自己的男人,其他人是靠不住的。只要结婚了,嫁出去了,就是与原来的兄弟姐妹和父母分家了。谁还管你呢?好一点的兄弟姐妹还可能互相帮衬一下,要是遇上人情淡薄爱攀比的兄弟姐妹,不在背后吐口水就不错了。我自己就是一个例子。我的那些兄弟姐妹远不如我结交的闺蜜周。还是要感情真,才是真的,感情不真,什么都是假的。

又回想起那些年,我和强是多么的艰苦,有谁支助过我吗?反而觉得我没有听父母的话,个人问题私自做主,丢了一大家人的脸,对我各种谩骂。婆家的叔伯姑子也欺负我,还好强为我撑起。后来呢,我们经济好了,发达了。所有的人都开始变脸巴结了。各种谄媚,看烦了,见多了。也就不足为怪了。

Q城山上(甘)

聂圆圆心里嘲笑着:“真是傻子笑傻子,笑丽丽傻,难道自己不傻吗?靠自己的男人,自己最后不还是命丧黄泉无人问。那个时候你的男人哪里去了呢?甘晓媛啊甘晓媛,你既然知道自己的兄弟姐妹是薄情寡义,见利忘义的人,怎么还把自己的孩子丢在那些人可以糟践的地方呢?不是丢在奶奶家就是丢在外婆家。你知道奶奶家的那些姑姑伯伯,六年前是怎样欺负我这个小孩子的吗?在你的世界里,只有男人,没有儿女。失去了男人,你便生无可恋了。你的日记里曾说我是替你还债的,你还真是说对了。宿命,一切都是宿命,也许,我真是为你还债的吧!如今,我还得去寻你的弟弟和妹夫······”

龙非凡看着甘晓媛的日记,心里顿时感到拔凉拔凉的。他虽然在七年前失去了很多,承受了很多,但是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也不曾体会过。他仿佛在这本日记里看见了这个世界依然存在的冷漠,依然存在的世故。此时此刻,他更心疼聂圆圆。感觉这是一个有父母还不如没有父母的孩子。但是,聂圆圆怎么想呢,这毕竟是她的父母。

车厢里,其他的乘客都各自准备入睡了。聂圆圆也爬到上铺,准备睡觉了。她和龙非凡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听着火车哐哧哐哧的声音,迷迷糊糊地睡了。

第二天,他们又一起看了甘晓媛接下来记录的日记,日记里记载的基本上都是聂强和甘晓媛在躲命案的日子里过得无比逍遥自在。夫妻恩爱,宛若热恋中的情侣。

蓝蓝的天,白白的云,一座青青的山,山上有一座小房子。房子里住着两个人,两个人谈谈情说说爱,爬爬山看看景,做做饭喝喝茶,逛逛街溜溜弯,时而来个露营,顺便弄个野炊。每天睡到自然醒,醒后又是大把的美好时光任由他们挥霍。

浓缩的整个画面,几乎令所有的男人女人都为之陶醉。

在那个阶段,聂强成功地戒掉了大麻。甘晓媛还没能再次怀上宝宝。

聂圆圆和龙非凡看完那几个月甘晓媛记录的日记,都有些羡慕甘晓媛和聂强。自己也期盼着可以过一过这样的神仙眷侣的生活。也都感叹原来他们之间的爱情故事那么美。聂圆圆想,如果一切都定格在那座山上,也许他们的爱情故事也算完美了。然而现实给了甘晓媛重重的一拳,直到甘晓媛生命的结束,她都是糊糊涂涂的,弄不清楚的事情,就留给了自己。

直到日记记录到两千零八年的三月份。现实终于将他们从六个月的美梦里拉回来了。

2008年3月16日 阴

延绵不绝的雪还没有化,白白的雪顶在绿绿的树上,也有顶在光秃秃的树上的,就好像是树上开满了白色的花儿一样。景色挺美的。景色越美却仿佛越是嘲笑,嘲笑我低落的心情,嘲笑我危险的遭遇,嘲笑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强告诉我说,俱乐部的老板变卦了。当时回S城办手续的时候,只因那边的事情紧急,所以与俱乐部的债务问题除了店面房子车子办妥了,借款两百万是搁着的,没有书面协议,只有口头协议。原以为出来混的都是耿直人,讲义气的。没想到俱乐部老板却变卦提出条件:要强去D城与俱乐部老板一起开一个厂子。

听起来是好事,但是强告诉我说这个厂子的风险很大,差不多也是拿命做事。我猜不到厂子是做什么的,会有这么大的风险。我问强,是不是不正规,做违法的事吗?强说倒不是违法和不正规。就是风险大,可能会欠下更多的债务,那就永远没有办法翻身了。又说我一个女人不懂的。对于这些事情,我的确不懂。所以也不再多问,我相信强,他决定了就好。

很明显的,强不愿意,他拒绝了。俱乐部老板就要求强立马还钱。见俱乐部变脸,强也变卦起来,说根本没有借条,算什么欠债。拿出借条来。俱乐部老板气疯了。到处调查强躲藏的地方。

我开始害怕起来。强告诉我说,不用害怕,他之前告诉俱乐部老板说回自己的老家躲了,根本没有告诉任何人我们藏身的地方。而且走的时候,也是特地绕回到老家,然后再等到没人发现的时候,再绕着来的Q城。那一刻,我真的佩服强,想问题想得太周全了。并且这座房子的兄弟伙与现在接触的人完全没有任何关系,是之前跑货运的铁哥们。

虽然是觉得安全了,可是心里总也放心不下来。总觉着会出什么事似的。会出什么事呢?或许只是我胆子小,想多了。这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有强在身边,我没有必要害怕。

Q城山上(甘)

“你觉得你们很聪明,那你们考虑到我和奶奶了吗?还特意绕回老家,你怎么都不会想到他们会动我们,并且奶奶和大黑狗因此丧命吧!”聂圆圆想到这里,低着头,鼻子酸酸的,眼里噙满泪水,她吞了几口气,深呼吸着,努力把眼泪憋回去。她说过不再哭泣的。

龙非凡看着日记里的记录,心想着这个人是个老江湖啊,心思缜密,好狡猾啊!接下来的事情难度真大。他也注意到了聂圆圆的情绪,他伸手抱了抱聂圆圆,又递了一张纸给她。静静地陪着她等她自己平复自己的情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