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曼陀罗没有眼泪

十四

曼陀罗没有眼泪 只言片语 2125 2016-05-25 17:45:20

  他们来到车厢外,聂圆圆神情呆滞,目不转睛地盯着一个地方,双手衬着下吧,仿佛若有所思。她一想到甘晓媛日记里记录的聂强吸大麻,她就浑身不自在,一阵阵恶心,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告诉龙非凡她不想去D城了。她想逃了。她听闻过很多的故事,看过那么多缉毒片。吸毒的人是没有人性的。何况这些事情本就不是她的事,她不想淌进这趟浑水。

龙非凡心里想着七年前的那件事,那件事成为他成长之中的不可承受之痛。改变了他的整个人生轨迹。他原本的爱好是计算机的,但是因为那件事,他立志要学习刑侦,他不相信那件事是巧合,那样的巧,是不可能的。如今,他不经意间在聂圆圆妈妈的日记里找到线索,就好像是上天在冥冥中注定了的,他必须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如果说最开始决定来D城仅仅是因为聂圆圆的话,那么现在他要去D城就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事情了。D城,非去不可。

他想了想,告诉聂圆圆说,虽然聂强和她没有多少感情,但是毕竟是聂强花钱养大了她,并且是聂强给了她生命。聂圆圆一听到这个,气就不打一处来,不停地揣着大气,咬着牙,吼道:“我把命还给他可以吧!”话音未落,双手重重地打在火车壁上。惊得附近车厢的人都走出来看。龙非凡看着他们不好意思地点头笑笑,示意他们没事。他们认为只是情侣吵架罢了。看一看后就又回到车厢了。

龙非凡沉默着,也不敢再说话。他从她的举动里,知道聂圆圆有多恨聂强,那种既恨这个人,却偏偏是这个人给了自己生命。那种极度地想摆脱掉,甚至拿去自己的生命都可以的执念,却偏偏不能摆脱,生命又有其他可恋的东西。就像是蛊虫钻进自己的血液里,顺着血液到处乱窜,窜到心里,烧心地折磨着自己,自己却全身无力,挣脱不了。只能一直难受着难受着。

就这样沉默了很久,聂圆圆多少平复了自己的一些情绪,慢慢地冷静下来了。她说:“还是去D城吧,也许甘晓媛说对了,这就是我的命。还有周阿姨和聂兰呢。周阿姨的恩情我不能不报。聂兰,也和我一样,是个苦命的小孩子。不想看着她很苦。何况,还有你陪着我呢。如果不是你陪着我,我根本不知道我会怎么样,很可能一想不通就卧轨了或者从悬崖边跳下去或者跳进江河大海里······”

“别这样胡思乱想的,我们进去吧!”龙非凡心里还想着说些话安慰聂圆圆,可是话到嘴边就挤出这干巴巴的两句来。

他们进到车厢里。该吃晚饭了,他们吃完晚饭,又说了很多话,四处活动活动。

回到车厢,聂圆圆继续拿出日记来看,她要看看甘晓媛接下来又是怎样处理这些事情的。这次,她同意龙非凡的建议,在下铺和龙非凡一起看。

2007年7月20日 晴

强半夜跑回来,告诉我赶快收拾行李,带好平时用到的重要的东西,收拾好了同他一起走。他不告诉我为什么,就叫我收拾好后一起走。我照做了。

我们连夜换了十多趟出租车,绕了很多圈子逃出了S城。又转了几趟车来到了Q城,然后再走了几个小时的路,来到一个大山上。一路上赶路,让我又感觉回到了年轻的时候,那个时候跟着强跑货运,走南闯北的,也是这样,走不动的道,强还会背着我。强说这座大山上有一座老房子,是他一个兄弟伙的老家, 老家很多年没有人住了,很安全,收拾一下,躲一些天是没有问题的。

住下来后,我温和的与强交谈了。

他告诉我,老余的媳妇丽丽把他们在丽丽家抽大麻的照片发给了警察,又发去了俱乐部的照片,并且告知了警察很多她知道的情况。公安局派了警察来查,那个俱乐部的老板是有些关系网的,走走关系,又整理了一下俱乐部的一些东西,警察来了,啥也没搜查出来。

前两天晚上,来了一个穿便衣的,谎称是已经打下关系的,要进到俱乐部里面去。不成想被前些天才从局子里出来的一个兄弟伙认出来了。这个便衣正好撞到我们一行几个人从A吧台出来,A吧台里面是抽大麻的。另一边B吧台又出来几个人,B吧台是吸白粉的,都是些有钱有势的主。于是就打这个便衣警察。已经有很多人打他了,大家伙话赶话的,强又正在兴奋劲上,就出手了。不成想,一出手就打到那便衣警察没气了。这些天,俱乐部都要整顿了。那些人都赶快逃了。

我问强,为什么要带着我。强说,就凭着我十六岁就跟他一起走南闯北,就凭那天我知道丽丽要报警,就冲进去提醒他,他也不能丢下我。我知道,他是爱我的。他是对我最好最好的人。不管发生什么,不管别人怎么说强,我都不会丢下他。只要他对我好,我就跟定他。

强还为他那天第一次打了我而道歉,他说那是因为抽了大麻后的反应,控制不住。我原谅了他,只要他心里有我,我就可以什么都不计较。

Q城山上(甘)

聂圆圆看到这,心里如一块巨石压着一般,沉重沉重,再沉重。她不能接受,聂强居然杀人了。甘晓媛知道却并不在意,心里想的却是只要聂强爱她在乎她足矣。她觉得甘晓媛的脑袋完全是进水了。在乎你又有什么用?在乎你会砍伤你吗?现在呢,命都没了。随即,她又觉得不可思议,杀人偿命,为什么聂强还是一直好好地活着呢?她想起甘晓媛说的账本,甘晓媛去聂强办公室在一个隐秘的抽屉里拿了账本,聂强才反目砍伤了她的。她越想越害怕起来······

龙非凡看完这篇日记,捏紧了拳头,真想立即赶到D城,将聂**打一顿,或者绳之以法。他确信不会错,七年前的事就是这样的。绝对不会错的。看到日记里写道他们那么多人打那名便衣警察,他的心里就如刀绞一般。但他现在还不能表露出来,他不知道该如何同聂圆圆说。继续翻看下一篇日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