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曼陀罗没有眼泪

十五

曼陀罗没有眼泪 只言片语 2519 2016-05-25 18:04:09

  2007年8月2日 晴

已经在山上躲了十多天了。俱乐部的老板给强发来信息说,杀人偿命,虽然是失手杀人,但也会坐牢的。不过,他们可以替强解决,不过得花一些钱。

强告诉我说他犹豫了。他想不过是失手,打的有那么多人,其他人已经把那便衣警察打得奄奄一息了,他才去打的,现在听起来好像让他一个人背黑锅一样。大家都应该被算进来,实事求是的话应该判不了多少年。他不想花那么多钱。

与其让他去坐牢,我更愿意花一些钱。但是强也不是心疼钱的人呢?这种人命关天的时候,他怎么还担心起钱的事来了呢?

我问强对方要多少钱,强说五百万呢!酒水批发部加上现在所有的现金才值两百多万,何况酒水批发部还是抵押出去了的。房子车子全部加起来一百万左右。还差两百多万呢。如果自首,让警察查明,然后再花点钱打理一下,用不了多久就会查出来的。但是怕就怕俱乐部老板的关系太硬,现在做手脚,把责任全部推给强,警察就根本无法查明。

强说俱乐部的老板有办法让强完全脱身。可是五百万的费用,以后还能还得清吗?

我想起现在的这份家产,这可是我和强自己打拼出来的。当年跑货运那么苦,一点一点存起来,然后做点生意,慢慢发家。现在一下子就败进去了。心里实在是不甘。但是,如果强去坐牢了,我又怎么活呢?打点关系什么的,我根本不行啊。我劝强,五百万就五百万。好在这些年做生意认识的人也不少,借一些,再想法赚钱,总比坐牢强。自首是百分之百会背黑锅的。

思前想后,强也同意了我的想法。只是上哪里去借钱呢,这是个事,强叫我不用担心,他自有办法。

我担心也是白担心。就等着他去想办法吧。命保住了比什么都强。

Q城山上(甘)

这就是他们想到的办法,他们也还真是有办法。花钱救命。欠下债,让奶奶和大黑狗送了命!他们的办法还真是好······聂圆圆的心里荡起一个又一个的大波浪。撞击着她的内心。她明白了债务的由来,想起了六年前无辜死去的奶奶和大黑狗。悲从中来。

龙非凡在心里想到:你们以为这样就没事了吗?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们这群犯罪分子终究逃不过法律的制裁······

他们继续看着下一篇日记。

2007年8月25日 阴

天气是阴天,但对于我和强来说却是大晴天。

强告诉我说,事情都解决了。现在我们的店面以及店面里的所有东西,车子房子全部都变卖给俱乐部老板,并且剩下的钱,写一张借条,算是俱乐部借给我们的,前两年没有利息,第三年开始算利息。俱乐部的老板会动用他的各种关系,找精神病医院为强开间歇性精神病的证明,再打通政府公安部门的各种关系,强就没事了。现在需要强秘密地回一趟S城。只要强按照他们的吩咐做。一切就都没有事了。

心里其实挺心疼的,但是只要强没事,就行了。钱财都是强赚来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强还会再赚回来的。虽然心疼钱财,但我更高兴的是强没有事。并且强今天和我推心置腹地谈了谈心。好久没有这样好好说过话谈过心了。真是特别高兴。

强这些天还是偶尔抽大麻,他说那样可以让他销魂陶醉。我说我也要抽,他却坚决不让我碰。他说我一旦抽了戒不掉,他不一样,他只要想戒就能戒掉。这些话听着让我感到暖暖的。我知道他是爱我的。

我趁此问他,你为什么要抽大麻,又什么时候可以戒掉。

强说大麻这东西可以让他感到特别安定、惬意、轻松愉快,感觉一切都很美好,充满幸福感,然后倾诉发泄,再然后陶醉其中,怡静自得,渐渐销魂。

他告诉我说他想抽大麻主要是为了排解焦虑和压力,虽然他也知道对身体伤害挺大的,但是人想不通的时候,也可以给自己找个借口逃离一切烦忧。

我问他,现在的生活有什么让他想不通的。

强说,他觉得现在的生活很无趣,很没有意思。在生意中,生意伙伴们基本上都有一个儿子。上面有一个女儿的,都再生了一个儿子。唯独他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女儿也许会很体贴,但终究是别人的。自己的血脉就此了断了。他就想有一个儿子,而我又不愿意生,只打牌逛街。强说他爱我,让我再为他生一个孩子可好。

听完我是有些生气的,生气的是他的宗族观念这么深,重男轻女的思想是深深地扎进了他的心里去。但是又觉得没有错,自己何尝不是例子。十六岁就跟着强跑了,女孩子长大了,可不是别人的嘛?我害怕生孩子的痛苦,但是为了强,强对我好,我什么都愿意去承受。

我问强,如果我愿意再生一个孩子,他是不是可以戒掉大麻。何况抽大麻会影响怀孕的,抽久了,上瘾了甚至丧失生育能力。

强一口答应。立马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并且当即发誓,从现在开始戒掉大麻。决不再抽。随即他把现有的大麻全部扔掉了。

都说戒毒是一件很困难的事,需要超强的意志力。而且这个过程非常痛苦。我很担心强,不知道他能不能戒成功。强说,如果这点意志力都没有,他就不配做一个男人。他还要赚钱还债并且养育我们的儿子呢。听了强的话,我是很开心的。我也相信强,他可以做到。这些年,他从来没有负过我。他说的话都是做到了的。

强让我自己呆在山里,他去S城办事,几天就回来。我不干,一个人呆在山里,我害怕啊。于是,强去S城办事了。我到了Q城里,我自己在Q城里到处逛逛,也算旅游散心了,然后补一补身体,为生小孩做准备。

Q城城里(甘)

聂圆圆此时的心情就像冰雪天里的冰,冰凉冰凉的。她静下来,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望着车厢里打牌混时间的人们,她很想问问他们,女儿哪里不好了?她听着火车哐······哧······哐······哧······的声音,就像她内心的里的两个声音在碰撞。一个声音说放弃吧,这些事与自己无关,爱她的奶奶早已去了天堂,爱她的男友也在自己身边。自己在聂强和甘晓媛的心里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自己算什么呢?另一个声音却在说别放弃呀,想一想周阿姨,一个原本与这些事都无关的人,一个照顾了自己六七年的人。还有聂兰,才五岁的小女孩······她再叹一口气,上帝也和聂强甘晓媛开了玩笑。他们越想要儿子,越得不到儿子。生下来还是一个妹妹。这样想想心里会稍微平衡一点吧!

龙非凡看着聂圆圆,不知说什么好。成熟冷静的他内心却久久不能平静。他想起了七年前的事。从日记的记录来看,基本吻合。这本日记算是一本有力的证据了。他发着呆,不知该如何同聂圆圆说,也不知道该不该说,毕竟聂强甘晓媛是她的父母,再不好也是她的父母。而她的父母却是自己要找的人······

他们彼此想着自己的心事,却很默契地对望一眼,翻到下一篇日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