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曼陀罗没有眼泪

十三

曼陀罗没有眼泪 只言片语 3003 2016-05-25 17:45:20

  2007年5月22日 晴

天气越来越热了,又是一年的夏天到了。我和强的关系也如同这夏日一般,我们吵架的次数越来越多了,不但吵还要动手了。他抓我头发,我扇他耳光。然后他摔门而去,几天都不回来。

吵架的核心问题还是再生一个小孩和批发部亏损的事。再生一个小孩,一定会要了我的命的。批发部的业务并没有减少,反而增多,为什么会说出现亏损呢?钱都到哪里去了?

前些天打牌,同丽丽聊起家事。老余的媳妇丽丽也发现了老余的异常。她家的烟草批发生意也是比之前更好,可是老余总说没钱,家里大把大把的钱,都不知去向。

老余和强经常在一起,他们都做些什么呢?钱都去向了何处。

丽丽家有一个儿子,她少了再生一个小孩的烦恼。

我们不能继续这样了,我们必须有所行动。如果连自己的男人都管不住,活着也太失败了。

S城(甘)

看完这一篇,聂圆圆看了下铺的龙非凡发过来的信息,她被甘晓媛日记里的“必须有所行动”吸引住了,她极力想专心地多看几篇日记,于是回信道:“等会聊,我先看看日记。”随即她放下手机,开始专心地看起日记来。

2007年6月18日 多云

明明是夏天,挥汗如雨的季节。而我,却生活在寒冬腊月的季节,心已经被冰冻到麻木。偶尔的确是汗如雨下,不过,全是冷汗。被吓到了。

这些天,我和丽丽约好各自跟踪自己的老公,看看他们每天都做些什么,随时保持沟通交流。强和老余白天都在各自的店铺里做自己的生意,晚上就一起聚集到放贷的那个朋友的俱乐部里。我们的跟踪,前几次都以到放贷的朋友的那个俱乐部门口而告终。我们开始对那个俱乐部好奇起来。却又没有那么大的胆子进去。思考再三,我们还是鼓起勇气要进到俱乐部里。

要进到俱乐部里,首先要身份证刷卡进大门,大门进去后,是一个大约一百平米的圆形大厅,大厅中央的地板上镶着一个大大的五角星,五角星的正中心的天花板上有两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监控摄像头。五角星的五个角分别指着五个通道,一个是大门,其他的四个通道口都设有一个吧台,吧台有工作人员。

今天,我们刷了自己的身份证进到了大门里。一进门一股混杂着其他味道的香水味扑鼻而来,昏暗的灯光打在我们脸上,我们顿时慌了。离着大门最近的吧台的人员一下子就看出我们不是常客,走过来问我和丽丽是做什么的。丽丽说找人。他们又盘问了我们很多。然后说这个地方没有我们要找的人。要赶我们出去。我在临走的时候向其他的一个吧台望了望,好像通过吧台后,通道里是一个长长的走道,走道两边好像设有一些包间,像KTV和茶馆的包间那种。

我们被赶出来了。感觉一下子轻松了不少,好像是逃离了地狱一般。但是我又担心起来,看起来那里要熟人才能进去的,我们已经用自己的身份证进去了,自己的老公会不会发现呢?丽丽却说还担心什么,她要直接盘问老余。我佩服她的那种直接的个性,我没有那个胆量。

回家后,我卷缩在床的一角,泪与汗混在一起,打湿衣衫。还是怕怕的。凌晨1点了,强还是没有回来,我好多了。爬起来吃点东西,写写日记发泄一下,希望没有事,希望强不要发现,不要吵架。

S城(甘)

2007年6月20日 晴

我不记得前天晚上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第二天一早,强一进门,直奔我的床边,一边掀开我的被子一边大声地骂起我来。我惊醒。望着他,不知如何是好,只是听着他骂。不管他说什么,我都不吭声。他骂得很难听,不仅不停地问候我的妈妈还问候了我的祖宗十八代。还有各种下流语言。我都忍着听着。他的一个来电救了我,他接完电话对着我吼了一句“晚上再回来收拾我”后就摔门而去了。

我赶紧打电话给丽丽,丽丽直接挂了电话。我想老余肯定也知道了。依着丽丽的脾气,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我就这样等着。白天一整天都没有消息。

昨天晚上快十点的时候,丽丽一打来电话就开始痛哭起来,然后告诉我老余接个电话就出去了,肯定又是去花天酒地了。他们一整天都在吵架打架,白天老余连烟草店都没有去。她要我过去一下,顺便带一些跌打损伤的药。

我带着药过去看她了。她是爬着来开门的。地上一片狼藉,像是强盗进屋洗劫了一样。她被老余打得到处青一块紫一块的,都不敢出门了。一天了,也没有吃东西。我先给她擦完药,然后又为她熬了粥,等她吃了后,我就回家了。

这段时间我和强也经常吵架,比起老余对丽丽,强对我好多了,至少还不会动手打我。可是我们的沟通太少了,现在他又知道我跟踪他了,怎么办呢?我要找个时间好好的与强谈一谈心。

S城(甘)

2007年7月9日 多云

看到那一幕,我简直惊呆了,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现实就摆在我的面前。我的眼泪直流,静静地看着他那样地作践自己。

自跟踪后,这些天强都没有回来,我给他发了很多信息,要与他好好沟通,说了几大车话,他都没有回。

前天晚上,丽丽发信息叫我过去看好戏。我不明就里,赶紧打车过去了。

丽丽在门口等我,她叫我不要出声,她悄悄地打开了门,推开门,映入眼帘的就是强和老余躺在沙发上,双脚抬起来放到了茶几上,茶几上有一卷一卷的像烟一样的东西,还有针头和注射液。强和老余都闭着眼,一口一口吸着烟,他们脸上的青筋蹦起来,脸是血红色的,表现出来的却是很享受的样子。我差点叫了出来,丽丽立即蒙住了我的嘴,把我轻轻拖出门外。

我惊鄂地问丽丽他们是不是在吸毒。丽丽却很平静地告诉我那个烟是大麻。那个注射液是大麻提取物,应该是从俱乐部里面拿出来的。她眼里带着恨,告诉我老余打了她后,她就回娘家了,今天回来拿点东西,没想到发现老余却公然在家里吸毒。胆子也太大了。现在,她要我同她一起报警。我一听要报警,立即慌了,我怕伤害到强。我赶紧推开门,跑过去扯掉含在强嘴里的大麻,他睁开眼,眼里全都血色,我被吓到了,连退了好几步,差点摔倒。他站起来瞪大眼睛恶狠狠地吼着问我为什么在那里,随即就给了我一巴掌。这一下我摔倒了,只觉头晕目眩。这还是强第一次打我呢。丽丽赶紧拉起我往外跑。直接从楼梯跑走,他们没有跟着追下来。

楼下,我和丽丽大吵了一架。她也狠狠地扇了我几个耳光。发誓与我断交。

直到她打车走了,我才觉得我的脸全都是火辣辣的,好疼好疼。我木呆呆的,完全失去了方向,蹲在那里,一动不动······我已经记不清楚我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

S城(甘)

“我不相信这是真的,我绝对不相信这是真的,这一定是甘晓媛编出来的。”聂圆圆看到这里,拿着手机发了这条信息并拍照附上这几则日记给下铺的龙非凡。

龙非凡看着日记里记录的俱乐部的环境,他开始警觉起来。记忆中有一个场面和日记里所记录的几乎是一模一样。不会这么巧吧,会有这么相似的地方,即便是有,即便是巧合,难道不应该着实调查一番吗?再看看时间,相差不久的时间,这一切都太巧了,时间基本吻合,地点基本吻合。他开始格外关心起聂圆圆手里的日记了。他想知道接下来的事会不会与他知道的某些事有关联呢?他发信息给聂圆圆:“日记里的强是你爸爸吗?你到下铺来,我陪着你一起读日记,也省得拍照发给我。好吧?”

聂圆圆看到龙非凡发过来的信息,立即感到日记引起了龙非凡的兴趣。她回过神来,想起了甘晓媛在医院里要她不告诉任何人,包括周阿姨和自己男友。可是,男友是她最信任的人,她已经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他了。聂强居然在六七年前吸大麻,她觉得自己看的应该是别人的故事,不关自己的事。看到龙非凡的信息问强是不是自己的爸爸,好像提醒着自己,这是自己改变不了的事实,更像是一种耻辱,就像要脱光衣衣给别人看一样。又一想到日记里记录的聂强吸大麻时青筋蹦起,充满血色,顿觉毛骨悚然。赶紧把日记本放进背包里,爬下床来,紧紧地抱着龙非凡,要龙非凡带着她到车厢外透透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