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曼陀罗没有眼泪

十二

曼陀罗没有眼泪 只言片语 2507 2016-05-25 17:45:20

  2007年3月15日 雨

吵架,吵架,还是吵架。家里的每一天,都充满着我与强的火药味。

强像吃了豹子胆一样,根本不听我的,还是去借了钱,并且用酒水批发部做了抵押。我真是搞不懂,就算抵押,用房子抵押不就好了吗?强说用酒水批发部抵押要借得多一些,借那么多做什么?房子是金蛋,酒水批发部才是下金蛋的母鸡。门面在那里放着,始终是进钱的,要是门面以后没了,怎么过活?好不容易有了这么点家当,难道要败家败掉吗?

强却说家当也是他赚的,就算败了他也可以赚回来。让我一个女人不要多嘴。他还是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跟我说话呢。他真的变了。

这几天,我在酒水批发部也没发现什么异常,但是强分明很不乐意我去店里面。他很诧异地说我干嘛突然想起来要去店里,他说我打自己的牌,逛自己的街,做做家务做做饭,难道不好吗?那些天天上班的女人,那么辛苦那么累,我有他这个依靠,就知足吧!让我不要去酒水批发部。越是不让我去,我偏要去。吵架就吵架。看你把我怎么办。

强还是有很多应酬,各种各样的应酬。但是基本上很少带我去,我要他带我去,他发火了。说我整天疑神疑鬼,没事做,想得太多。是我想得太多吗?真的是我疑神疑鬼吗?如果没有这一些些迹象,我会疑神疑鬼吗?明明是他的错,却怪我。要知道女人的第六感是很准的。

唉,不过,这些天还真是有些累,天天又吵架,人累心更累。朋友约逛街打牌都推了。手心直痒痒。明天起,还是去打打牌压压惊。再约闺蜜周一起逛逛街。

S城(甘)

“打牌逛街,这就是她的日常生活,就按照你的话来说,责任和义务在这样的条件下应该负起来。聂强挺大男子主义,封建思想。我开始从甘晓媛的日记里来了解她和他。”聂圆圆看完一篇日记就给龙非凡发一条信息,并且附上自己所看的日记。龙非凡看了信息和日记后,会从不同的角度去开导聂圆圆,他担心她怨恨太深走极端。

2007年3月25日 雨

接连二三的雨天,下个没完没了。每天都在打牌,逛街。今天歇一歇,在家看看电视睡睡觉。

前几天打牌,老余媳妇丽丽说她家老余也向那个高利贷的朋友借钱了。他们不仅仅是放高利贷,还会组织大家一起聚会,参加一些活动。那些活动只有借钱的朋友可以参加。我觉得好奇怪,真好奇那是些什么活动。我问丽丽,丽丽说她也没有参加过。

这么些天,强和我没怎么吵架了。因为没有机会吵。他总是凌晨三四点回来,有两天还没有回来。问他为什么夜不归宿,他说太忙,在朋友家聚会,就直接在朋友家睡了。问他什么朋友,他却说生意上的朋友,说了我也不认识。

夜不归宿这样的问题,应该算是大问题了吧。逛街的时候,我给闺蜜周讲了。闺蜜周让我跟着学着管一管生意,应酬什么的,都应该多参加参加。她的建议的确是很好,可是,强根本就不让我去店里,就算去了店里,我也弄不来那些事。要知道我从来没有上过班,现在又是什么电脑啊,输入东西也是靠打字的。我根本不懂那些,早知道十多年前就应该上上班,学一学。不过,学来也没有什么用吧,男人赚钱女人花,有我们家强,我也不用操这份心了。

S城(甘)

又一则发给龙非凡地日记与信息:“越看越觉得生气,每天都是打牌逛街睡觉,两千零七年的时候,我应该在读初二,她都没有关心关心我的生活和学习。老给我说忙。我原以为在她的日记里应该提到我的很多,可是基本没有。她在乎的只是她和她的爱情。”

2007年4月12日 阴

昨晚,强回家来说,生个二胎吧!

听完他的话,正在喝水的我,直接把嘴里的水喷了出来。听着就是一个笑话。让我再生一个孩子,我以为他是开玩笑。但是他后来说了很多,我知道他不是开玩笑。

强答应过我,我们只生一个孩子的。在生孩子的这件事上,我真是受够了。遭了太多罪了。

自打16岁开始跟着强,走南闯北,那个时候连吃的都没有。年龄小,什么都不懂。结果怀孕了,去医院马马虎虎地做掉了。后来才知道这叫小产,也要坐小月子的。可是,当年,根本不知道这些。虽然也没有做过什么重活,但是营养始终是没有跟上。再后来,又不小心怀孕了,也是差不多的处理方式。19岁那年,我第三次怀孕,有了圆圆,医生说必须留下,再做掉就很可能一辈子不孕了。

圆圆也是把我折腾得要死不活的。孕吐一直持续到她出生,那个时候,强要赚钱养家,有了这孩子,更辛苦了。我们都还没有到结婚的年龄,生孩子遇到各种问题,不得不到一家私人的医院。私人医院的医生一点也不好。扎错针,开错药,差点要了我的命。不过在这个过程中,强更爱我了,真是把我捧在了手心里。强说,他是从那个时候下定决心,要一辈子对我好,呵护我的,因为我为他受了太多的苦,遭了太多的罪。他也从之前因必须要这孩子的不开心,不满意到期待圆圆的出生。毕竟那个时候,我们都太年轻。回想以前,我只希望,圆圆不要学我。不要早恋。

后来,终于熬到圆圆出生了,可是却难产。我疼了两三天,疼得死去活来的,还是动手术了。结果大出血,不得不立即转移到当时最好的公立医院,最好的医生,最好的药,才捡了半条命。

当时那一折腾,几乎花光了我们好不容易存起来的所有积蓄。当时,我们就商量着,再也不生小孩了。两个人恩爱到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相伴一辈子。

这些年,我们很恩爱,日子也过得不错了。眼看着圆圆也长大了。强却现在提出要再生一个孩子。我问他是不是忘记了曾经的誓言,是不是忘记了曾经的痛苦。他却回答我说,当时只是因为条件艰苦,现在医疗好了,经济也可以,又正年轻,彼此都才三十多岁,再生一个儿子,不就凑个“好”字吗?他说女儿终究是要嫁人的,就像我一直跟着他,就是别人的人······我和他吵了起来。

我怎么也想不明白:强怎么突然一下子有着这样的封建迷信的想法。甚至有点重男轻女了。何况我真的不想再生小孩了,虽然十多年过去了,但是,当年的那种痛苦我还感觉得到,闭上眼也能够体会。强真的变了。现在的这个强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强了。怎么就突然变了。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变化怎么那么大呢?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听强昨天的口气,看他的态度,他好像真的非常想要一个儿子。难道真的要再生一个小孩吗?为什么呢?

S城(甘)

“非凡,看完这则日记,我心如刀割。原来我来到这个世界是个意外,妹妹来到这个世界却是个错误,他们想要的是儿子。这篇日记终于提到了我。看起来他们是受了很多苦,可我只想说活该。”

发完,附上这则日记后,她开始看下一篇日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