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曼陀罗没有眼泪

十一

曼陀罗没有眼泪 只言片语 2242 2016-05-25 17:45:20

  他们回到周晓媛家,告诉周晓媛他们准备一起去D城。正好现在他们都面临找实习单位,索性就在D城实习。他们决定即刻动身。

为了给自己更多的一些时间去平复情绪,他们没有选择坐飞机,而是选择了坐火车。S城到D城,坐火车要三十多个小时。聂圆圆告诉自己:自己已经是遍体鳞伤,历经了很多痛苦,现在的苦痛自己是可以承受的,就算不能承受,也得承受。现实不会给她太多的时间去修复自己的伤口。

火车上,聂圆圆和龙非凡是上下铺,聂圆圆心烦,她想和龙非凡聊天,可是又不知道聊些什么,何况是在火车上,这么多人呢。一个车厢的其他乘客,颇觉无聊,提议聚在一起打牌混时间。除了龙非凡和聂圆圆,其他乘客都参加了。他们两相望无言。龙非凡带了书,打开书来看,聂圆圆没有心情看书,她的心里想的都是这些年发生的各种事情。很多事情对于她来说,不仅仅是谜团更是伤害。一边说她是小孩子不关她的事,一边又偏偏要义正言辞地找到她这个小孩子。所有的事情看似都与她无关,却全都与她有关。她无法选择,一切都像是宿命,都是命运安排好了的。留给她的只剩无奈和承受。

她想起了背包里的甘晓媛的日记。甘晓媛,这个已经自杀的女人,对于聂圆圆来说完全不了解的女人,却是自己的妈妈。而现在,不管她对于甘晓媛有怎样的情感,都得深深地压在心底。虽然甘晓媛已经永远地离去,但她留给聂圆圆的却是各种各样的不解的难题。遗言还要求聂圆圆必须去做,这是她的命······想着想着,鼻子一下子发酸。她深呼吸,鼓鼓眼睛咽咽气,坚决不再让自己的泪腺肆意妄为。

她的手机提示收到一条QQ信息,是龙非凡发给她的。

“在干嘛呢?我们用QQ聊天吧。”

看到龙非凡的信息,她顿时觉得好温暖好温暖。她给龙非凡回信息:“好啊,那我一边和你聊天一边看甘的日记。”

于是他们一边聊天一边各自看各自的东西。

她清楚地记得,六年前,她在医院洗胃时,甘晓媛毅然决然走掉的那一天,是两千零八年的八月十四日。她从背包里拿出甘晓媛的日记本,开始翻找那天的日记。

2008年8月14日 阴

此时,已是深夜两点。我,无法入睡。强,还没有归来。

自从来到D城,开设这个厂子,强就经常通宵达旦的加班。

这样的日子我已经厌烦了。但是,我无法。万事开头难,以后就好了。

事情已经够多了,圆圆又添一事。这个傻瓜,居然自杀未遂。我好像对她太过冷漠了,但我无法。事已至此,没有退路了。

这孩子,欠她的太多了。在所有事情没有处理好之前,都不要再与圆圆联系了。把她交给妈妈和闺蜜周,我是放心的。现在,她还是个小孩子,与其让她知道更多的事情,还不如让她恨我。

她也许是上天派下来替我还债的吧。我的情因她而陷,亦因她而毁。我深知自己对不起她,我也爱她,但我更爱强。很多很多的事情,我无法。

等度过这个阶段就好了,一切都会变好的。我相信强。

D城(甘)。

聂圆圆看完这一篇,心里堵得慌。她用手机拍下这一篇日记,发给龙非凡,然后打字道:“她知道自己冷漠,却又说自己无法,像是有什么天大的难事。可是,再大的难事,能大过自己的孩子吗?又说与其让我知道更多的事,不如让我恨她。什么事呢?什么事不能让我知道呢?说我是上天派下来替她还债的,可不是嘛,丢下烂摊子给我收拾,到底是怎样的烂摊子,我也还不清楚。还说什么爱我,爱我就应该从小亲自把我带大照顾我陪着我······然而陪伴着我的前十五年是奶奶和大黑狗。奶奶和大黑狗因他们而永远地离开了。十五年后是周阿姨和你······”发完信息,她多多少少平息了她无尽的愤怒与悲凉。她把日记往前面翻了一摞。此刻,她要想知道六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2007年3月11日 晴

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酒水批发部的生意越来越不好了。真是奇怪,明明那么好的生意,怎么突然直线下滑呢?

强也变了,我说的话也不爱听了。之前我说什么就是什么,现在他却非要听他那些兄弟伙的。

昨晚,强说要去向老余家的一个朋友借钱。那个朋友,我从老余媳妇丽丽那里了解过了,是做高利贷的。高利贷,能借吗?何况,之前赚了那么多钱,干嘛要去借呢。我叫他不要去借,直接用存款还。他却告诉我,流动资金和存款全部都用了。真是奇怪,怎么会用了呢?

我们因为借钱的事吵起来了,不论如何,我是不同意强去借钱的。他却执意要去。如果真的要借,就向银行借,把房子拿去向银行贷款或者直接动用孩子的教育资金,缓解了经济压力后再存进去不是一样的吗?他却发神经一样,什么话都不听,非要去向老余的朋友借钱。还说我不懂生意上的事,是的,我是不懂,但是向谁借钱和生意有必要的联系吗?

他也不想一想,那是高利贷啊,那些人他自己也知道,都是些什么人呢?他怎么这样了。我这段时间不能再打牌逛街了,我要悄悄地查一查,查查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生意会直线下滑,为什么赚的钱都花光了,为什么强非要去借钱,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S城(甘)

聂圆圆心里叹道:钱钱钱,钱真不是好东西。接着她又看了龙非凡发过来的信息,无非就是些安慰她的话。她又发信息问龙非凡:“钱重要还是责任义务或者说感情重要?”

龙非凡是一个超越年龄的成熟理性的男生,正是他的成熟理性才一直深深地吸引着聂圆圆。他回信息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都重要吧。如果是物质极其贫乏的年代,甚至都不能填饱肚子,责任义务或者说感情根本摆不上桌面来谈。历史上就有易子而食的典故,孩子一换就是锅里的一堆肉啊。当有了钱,才会去注重精神层面的东西。”

聂圆圆看着这段文字,心想:真是牛头不对马嘴,现在这个时代了,会有人吃不上饭缺钱花吗?只不过是个自私薄情虚荣的时代,物质上应该没有人会缺的。

她把日记拍下来发给龙非凡。然后继续看日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