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曼陀罗没有眼泪

曼陀罗没有眼泪 只言片语 2511 2016-05-25 17:45:20

  清晨,阳光穿过窗户躺进宿舍里。照在还趴在桌子上熟睡的聂圆圆身上。一阵电话铃声将她从睡梦中拉出来。

“喂,哪位?”睡眼惺忪的聂圆圆看都没有看显示屏,拿起手机就接了。这时的她还没有想起这几天已经发生的事情。

“聂圆圆,你在哪里?你妈妈怎么突然就自杀了?什么情况?你爸爸在哪里······?”电话里的话几乎是用吼的,传出吵吵闹闹的声音,聂圆圆猛的一下清醒了,她把手机从耳边移开,看了看屏幕。屏幕显示:幺姨。随即她挂了电话。

她正准备站起身,电话又响了。她把手机按成静音,准备站起来去洗漱。趴了一晚上,腿脚全都麻了。她捶打着自己的腿脚,等待恢复知觉。此时手机不停地响着,一直不断地连续响着。听烦了,她关掉了手机。

腿脚恢复知觉了,她到洗脸台洗了脸。清醒了。各种烦心事和失落烦躁的情绪将她掩埋。想起早晨的电话,她真想从阳台上跳下去,一了百了。六年前她已经死过一回了,不怕再死一回。她把脸看向窗外,仿佛看到了楼下坝子边上的香樟树下,有一个爱穿T恤牛仔裤运动鞋的男生,总在那里等她。那是她男友,是的,她还有陪伴了她三年的男友。她不能死,死了多可惜。她又想起曾经听过的两句话:死是最简单的事,活着才难。以死的勇气活下来,还有什么不能克服。她捧起一捧水,洒在脸上,让自己清醒再清醒,给自己勇气去面对所有的事情。

她打开手机,短信来电提醒快把手机刷爆了。她翻看来电提醒,有幺姨打的,舅妈们打的,二姨三姨打的,大舅二舅打的······还没看完。手机又响了。这次是周阿姨打来的。

“圆圆,我今天要上班了。你白天照顾一下你妹妹,幼儿园还在联系中。”

“好的,周阿姨,我这就过来。”

聂圆圆不会拒绝这个一直照顾自己的女人,尽管她对于自己的妹妹还是非常非常陌生的。

她背着背包走出宿舍门,开始拨打男友——龙非凡的电话。才在通讯录里找到龙非凡的电话号码,没来得及拨,电话又响了。又是幺姨打来的。她挂断了,趁着空隙,打给男友。

姨妈舅舅们的电话一直就没有停过。她想起甘晓媛告诉她的事情,心里一阵阵发麻。她又隐约记起早上幺姨电话里说的那几句话,问甘晓媛的死,问聂强的行踪······她要怎么面对,怎么回答。她心乱如麻。又不能关机,关机了联系不上男友,也无法与周阿姨联系。她一路上就在不停地按静音或者挂电话。路上同行的陌生人看见她一直不接电话,都用奇奇怪怪的眼神看着她,她无数次想把手机砸了。真是快把她逼疯了。

她到周阿姨的家里。周阿姨问她怎么手机一直占线打不进来。她还在不停地按静音或是挂掉。周晓媛想也许是娘家人关心甘晓媛,聂圆圆却一直不接,她觉得奇怪。但因赶着上班,她没有多问。让聂圆圆自己处理。

聂圆圆告诉男友周阿姨家的地址后就直接关机了。她心里很烦,倍感无辜,每次出事,这些人都是找到她,六年前是这样,现在同样是。

聂兰还在睡觉,聂圆圆走到聂兰的床边,聂兰就睡在自己睡过的床上。周晓媛家里是两居室,一间周晓媛住,一间聂圆圆住。聂圆圆看着眼前这个熟睡的小女孩,大大的眼睛,双眼皮,浓浓的眉毛,瓜子脸,高高的鼻梁······长得和自己是那么的相像。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认真地看这个亲生妹妹。她微微一笑,被这个小女孩纯真甜美的面容打动了。

门铃响起来了,聂圆圆以为是自己的男友,觉得自己就要见到自己的精神支柱了,她抑制不住内心的高兴,有点兴奋地小跑着去开门,甚至忘记了从猫眼里确认一下。

她打开门,眼前的场景让她惊呆了。

门口围着的是一大群人,幺姨二姨三姨,大舅二舅和三个舅妈见到门开了,一下子冲进屋里来。

“聂圆圆,你以为你不接电话,我们就找不到你吗?这几年你一直在周晓媛这里住,我还是大概知道周晓媛的地址的。你回来了,不来这里,还能去哪里?”她的幺姨说。

“说吧,聂强怎么联系?你小舅舅现在在哪里?”她的幺舅妈接着说道。

聂圆圆的舅舅、舅妈们同姨妈们站成一排,气势汹汹地质问着聂圆圆。

“我不知道,赶到D城,就见到从医院出来的甘晓媛,晚上她就自杀了。一直没联系上聂强,这不,全靠周阿姨,现在我和妹妹都靠着周阿姨照顾。”聂圆圆简单地回答。

听完聂圆圆的话,她的姨妈舅舅们全都炸开了锅。各种控诉,激烈地讨论争吵起来。有的说孩子的确也不知道,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怎么管过孩子,孩子怎么会知道呢。有的却说,孩子的学费生活费总是给了的,既然在给钱,就肯定在联系啊。有的又说,甘晓媛也平白无故地自杀了,小舅舅和幺姨夫是聂强叫去挣钱的,现在,人联系不上了,这里边肯定有问题······他们的各种争论,最后又回到原点:要得知聂强在哪里,要联系上小舅舅和幺姨夫,要从聂圆圆这里打听到更多的线索。

“你不说,我们就赖在这里不走了。”她的大舅说。其他的人也立即附和。

“这里是周阿姨家,你们要找人,也不要连累人家周阿姨啊。”

“我们知道,周晓媛和你妈的关系比谁都好,比我们这些亲的兄弟姐妹好一百倍,甘晓媛的事周晓媛一定知道。等着吧,等周晓媛回来告诉我们吧!”她的幺姨说。

聂兰被这吵吵闹闹的声音吵醒了。穿着睡衣从房间里走出来。她从一出生就在D城,这些年也一直住在D城,从来没有见过这些人。她望着这些凶巴巴的人,一下子大哭起来。聂圆圆赶紧过去哄她,告诉她都是谁谁谁,让她不要害怕。

突然,一个身材矮小,动作却十分麻利的女人一个箭步地走到聂兰身边,一把将聂兰抱起来,再往回走过来。吓得聂兰哇哇大哭起来。哭声响彻整栋楼房。聂圆圆也被自己小舅妈的行为吓到了。

“你吓哭小孩了,她才五岁。”聂圆圆吼道。

“你爸爸不告诉我们你的幺舅和幺姨夫下落,那我们就抱走聂兰。你自己去联系,喊聂强带你的幺舅和幺姨夫来换她。”她的幺舅妈说。

“那你抱走吧,我还省得照顾她。”聂圆圆以为这样说会让他们放弃抱走聂兰。

“好啊,我让你们一辈子也找不到这个孩子。你不管总有人会管。你和聂强一样,还不接电话!我就不信你这个姐姐真能丢下这个五岁的妹妹!”她的幺舅妈说完就抱着聂兰走了。其他人也跟着出了门。

“你们别走,甘晓媛也是你们的姐妹啊,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呢?”聂圆圆一边追出去一边喊道,

“你们别走,她只是一个五岁的小孩子······”

“甘晓媛,早就没有我们这些兄弟姐妹们,她只有她自己······”

聂兰一直在哇哇大哭着。

······

混合着各种各样的声音,向四面八方荡漾开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