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曼陀罗没有眼泪

曼陀罗没有眼泪 只言片语 1879 2016-05-25 17:45:20

  聂圆圆奶奶家和外婆家的关系,因为聂强和甘晓媛的婚姻问题,一直不是很好,但是两个老人都是极好的人。外婆是这世上第二个最疼爱她的人。她经常来外婆这边,这一次,她要常住这边了。

聂圆圆见到外婆的那一瞬间,扑进外婆的怀里大哭起来。她大概给外婆讲了一下,外婆听着听着就陪着她一起哭。

外婆一边哭一边直念叨:“孩子,这一切都怪你妈妈早年不听话,要是当年听话一点,哪里有今天的事情。”

她的姨妈舅舅们知道后,开始担心起来。担心那群人找到外婆家怎么办。要赶走她,都被外婆挡了回去。现在,除了外婆,人人都想要赶走她,都要抛弃她。

自那以后,聂圆圆每天晚上都做噩梦:她梦到那一群人又来了,梦到鲜血一滴一滴地滴下来染红一片一片的大地,又或是梦到姑姑伯伯们骂她打她的画面,村民们都盯着她,她害怕村民们的眼神,再或者梦到他们从坟地里挖出了小黑,要把小黑的肉吃掉,也梦到姨妈舅舅们要赶走她······

各种各样的噩梦让她无法入睡。她经常在梦里被吓醒。然后把被子拉过来蒙着头,头上的汗直冒,汗水打湿身上的睡衣,甚至有几次打湿了床单和被子。她一直睁着眼睛不敢睡觉,等到天亮,等到外婆来叫她起床。外婆知道后,抱着被子来挨着她睡,但她还是做噩梦。外婆直心疼,却无可奈何。

聂圆圆在外婆家住了一段时间后,甘晓媛居然回来了。

甘晓媛说知道了家里发生的事情,还是回来祭拜一下奶奶。现在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让她安心呆在外婆家。聂圆圆哭着讲诉自己所遭遇的一切,让甘晓媛告诉她为什么。外婆也告诉甘晓媛,聂圆圆晚上做噩梦的事。甘晓媛却说她一个小孩子,上好自己的学就行了,别想太多。让她放宽心,学会坚强一点。人生这么长,遇到点事很正常,不要那么懦弱。别的事不要管。

聂圆圆只剩无语,她想不明白,甘晓媛怎么做到能够这么轻松太平,好像完全不关自己的事一样。

甘晓媛要离开的那天,天是灰色的,即将入秋的天气,偶尔还是会有雷阵雨。甘晓媛临走前告诉聂圆圆和外婆,说她和聂强现在搬到D城了。也告诉她们自己怀孕了,要生下这个孩子。让聂圆圆好好地呆在外婆家。

甘晓媛走后,聂圆圆又把自己关进了拉上窗帘的屋子里。她已经习惯将自己关进黑黑的屋子里,与黑暗抗争。与自己对抗。她抱着水晶球,蜷缩在墙角,脑里想着那天那群人来要债的画面,那一棍一棍的抽打,还能令她发抖心颤,小黑那一滴一滴的鲜血还时不时在她的心里滴着。奶奶一下子就倒下了,一个大活人在自己的眼前一下子就一动不动了,然后就永远消失了。姑姑伯伯们说的话,做的事,想着村里人的表现,还想着姨妈舅舅要赶走她的话。又想着这一个月以来自己天天做的噩梦,天天被吓醒的场景,而现在,她的父母还要另外生一个小孩······

她想着就感到恐怖,感觉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容不下她。她看见了对面墙角的杀各类虫子蟑螂的药,想都没想的就吃进了肚子里。

外婆开门进来的时候,她已经昏迷了。赶紧把她送到医院洗胃。外婆又急忙给甘晓媛打电话。

聂圆圆洗胃后,睁开眼看到的不是甘晓媛,而是甘晓媛的闺蜜——周晓媛和外婆一起在身边照顾自己。她给甘晓媛发信息:“我的死活你都可以不管吗?你都能狠心走掉吗?我问过你们无数遍:我是不是你们亲生的,你们为什么不关心我,你们总是回答你们忙,照顾不过来。那么,现在决定生第二个小孩,你们照顾得过来吗?准备生了后丢给外婆吗?准备让第二个孩子也过一过我的生活吗?今天,我还想再问一遍,我真的是你们亲生的吗?”

甘晓媛却怒了,回复信息:“你要干嘛呢,真想死那就去死吧!一天到晚尽添乱!”

“行,我去死。你不就给了我一条命嘛,我还你。”聂圆圆回复信息。

甘晓媛更愤怒了。回复道:“要死要活随便你。我权当没生你。从此井水不犯河水。别再烦扰我!”

聂圆圆看完信息,坐在病床上,双膝并排弯曲,双手衬在双膝上,手掌朝上,整个头埋进手掌里,掩面哭泣。

周晓媛站在床边,用手拍打着她的背。

后来,周晓媛带着她到了S城,去看了心理医生,做了很多治疗。情绪渐渐好了。并在S城读了高中,念了大学。都是读的寄宿学校,周末就到周晓媛家里,暑假到外婆家。

从此,六年没有再联系,她也不知道聂强为什么欠债,那年到底发生了什么,甘晓媛为什么可以那么狠心地走掉。她也会偶尔做噩梦,但她已经学会调节自己的情绪,控制这些恐惧。那些事,成为了她心里永远的伤疤,埋藏在心底。触碰不得,一碰就让她控制不住情绪。她也知道,总有一天要去面对那些事。她总有一天会知道那些事。但她没有想到,再次面对那些事的时候,却是这样的场景。

她回过神来,想起甘晓媛说的那是她的命。如果真有宿命这一说,那么她一定要亲自去揭开谜底。她手里还捧着水晶球,趴在宿舍的桌子上。她太累了,趴着趴着就睡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