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曼陀罗没有眼泪

曼陀罗没有眼泪 只言片语 2360 2016-05-25 17:45:20

  村委们第一时间通知了聂圆圆的三个姑姑和大伯二伯。唯独联系不上她的爸爸——聂强。村民们已经买来了鞭炮、香烛钱纸,准备后事。

聂圆圆守在大黑狗和奶奶的尸体旁,弓着腰,把头埋得很低很低,脸与地面形成了平行的两条线,烧着钱纸,珍珠般晶莹剔透的泪珠一颗一颗的从她的眼睛里掉到地面上,混合着大黑狗流出的血,浸湿了一大片地面。

村民们都来了,有些村民应姑姑伯伯们的嘱托帮着操办起了奶奶的丧事,大多数的人是三五成群地围在一起,目击者声情并茂地讲着看到的画面,你一言我一语地描绘着。一边说着一边朝着聂圆圆递眼色,挤眉弄眼地不时地对聂圆圆看一眼,再看一眼,瞄一眼再瞄一眼。可是谁也不知道那群人是谁,为什么发起了冲突。不停地有人走到聂圆圆身边,不是来宽慰她的,而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地来审问她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她的爸爸妈妈在哪里?当然,问也白问,聂圆圆已经悲痛欲绝,心里想的只有奶奶和大黑狗。也有人感叹说这只狗真好,这狗真是感人啊!

姑姑伯伯们都住在县城,闻讯急忙赶回村里,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他们一回来看见屋子里除了奶奶的尸体外,还有一只大黑狗。大声安排着:“把狗抬出去!把老人与狗的尸体摆在一起,这是对老人的大不敬!”

“不要!”聂圆圆心里大声吼着,说出来的声音却只有她自己听得见。

大黑狗被抬出去了。随意地扔到了坝子上。

聂圆圆跟出去,蹲在大黑狗的旁边,大声地哭起来。

她才刚蹲下去,就被小姑姑一把拉起来,几乎是拖着她到了大门口,门口迅速围满了人,几个姑姑伯伯都在这里,大声审问道:“那些人是怎么回事?来干什么?怎么就发生了冲突?”

聂圆圆看着他们凶神恶煞的表情,与那群人又有什么区别。呆站着不言语。

“问你话呢?说话!”

“你父母把你扔给你奶奶就不管了,一扔就是十几年,中途只回来过几次。很多年前就叫你奶奶跟着我们到县城里去生活,就因为你在这边上学,一直呆在村里,结果呢?现在发生这样的事。”这话更像是说给旁边围着的村里的人听的。

“一回来,还把狗和老人摆在一起,真是过分!一点尊重都不懂!”

“你爸妈在哪里?怎么联系?”

“打了无数电话,关机。在哪里?”

“别闷着,说话,怎么回事?”

······

姑姑伯伯们七嘴八舌地质问着。

聂圆圆低着头,红肿的眼睛还在流着眼泪。她站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唉,你说嘛!”

“就是,说看看吧!”

“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

围观的村民们也七嘴八舌地说起来。

所有人都非常关心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没有一个人想到这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而且她刚刚失去了她最爱的也是最爱她的奶奶和朋友,这意味着她已经失去了所有。可现在,她还得接受所有人无情地审判。好像这一切都是她的错,她是罪魁祸首一般。

“啪!”一巴掌扇在了她的脸上。是小姑姑打的。现场一下子安静下来了,格外安静,静得可怕。绝大多数的人都惊呆了。

她拿起手摸着脸,呜咽起来。

“哭什么哭啊!你倒是说说啊?”一个伯伯大声说道。

“你们别打她嘛!她也够伤心的。”围观人群中终于有一个年轻女人开始同情聂圆圆。

“唉,半天不说话,着急啊!”

“好了好了,别哭了。”聂圆圆的大姑姑说着递给她几张纸,让她擦掉眼泪。

过了一会儿,聂圆圆简单地说了当天事情的经过。至于大家关心的聂强为什么欠了债,欠了多少债,在外面做什么,人在哪里,为什么联系不上等等相关的问题。聂圆圆也很想知道,但是无从知道。

她平时和父母的联系也比较少的,虽然有手机,但是基本上都是一个月联系一两回。每次联系,说的话也是学习怎么样,生活费学费多少这样子,通话时间超不过三分钟。每个月与父母的沟通最多十分钟。少则一两分钟。她的父母好像总是很忙,小时候,她想和父母多说两句,也被父母的“我很忙,下次说”给无情拒绝了。

那些天,姑姑伯伯们对聂圆圆一直都是各种难听的话,明明是骂她的父母,却都是对着她骂。村民们指指点点的也是指着她。她这个替罪的羔羊只能带着内心的伤痛哭着听着忍着。

按照村里的风俗,下葬那天是要大摆宴席的。她的一个伯伯提议说大黑狗那么肥,挺大的,肉很多。反正是被打死的,肉是可以吃的。剥皮洗净弄一道狗肉菜。其他的姑姑伯伯也没反对。村里的很多人倒觉得高兴:嗯,有狗肉吃了。

聂圆圆听完后,立刻哭着跪了下来,哀求道:“我求你们了,求求你们了,不要吃小黑,不要吃掉它。把它埋了吧!求求你们了。肉不够,我买。我这里有一张卡,是爸妈给我打生活费和学费用的,里面还有一些钱,我把钱拿出来,去买肉。求求你们不要吃掉小黑。求求你们了······”

有的村民说道:“这只狗比人都有感情,如果不是大黑狗,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还是埋了,不要吃。”

姑姑伯伯们听着这样地话,同意聂圆圆的央求。最后把奶奶埋在了爷爷坟墓的边上,小黑埋在了奶奶坟墓的边上。

聂圆圆的父母一直都没有联系上。奶奶的丧事都弄得妥妥帖帖了。聂强和甘晓媛都没有音讯。

该算账了。奶奶办丧事的各种开销,前些天都是姑姑伯伯们垫付的,都记了账。现在事情办完了,大家应该坐下来算一算账了。聂圆圆的父母不在场,就让她代替。

姑姑伯伯们又是各种指责和唧唧歪歪。并且从他们都知道的情况来看,聂圆圆家的经济是最好的,父母一直都在S城这样的大城市做生意。虽然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原因欠债,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最后得出结论:奶奶是一直照顾聂圆圆,并且也是因为聂圆圆一家才突发脑溢血身亡的。所以所有的费用应该由聂强来承担。聂强不在,聂圆圆卡里有多少拿多少。不够的再打欠条。后来又觉得欠条不靠谱,还是拿在自己手里的东西踏实。于是,他们就把奶奶那里放着的聂圆圆父母给的教育经费瓜分了。清算下来,聂圆圆的教育经费还有余呢。

姑姑伯伯们还一致决定卖掉奶奶的这个老宅,让聂圆圆找自己的父母去。他们像强盗一样抢劫了这个十五岁的小女孩。

聂圆圆无奈,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带上了最爱的水晶球。此时,水晶球将成为她永远的怀念。只好暂住到外婆家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