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曼陀罗没有眼泪

曼陀罗没有眼泪 只言片语 1991 2016-05-25 17:45:19

  在S城城市中心的一栋办公楼里,一间两百多平米的写字楼被隔成了前台接待室、四十多个工位的大厅办公室、左边是一大一小的两间会议室、一间财务室、右边是两间经理办公室和一间总经理办公室。聂圆圆的周阿姨就是在这里上班,是这家公司的一个经理。

早上十点整,会议室的门开了,出来一个英姿煞爽的气质美女。她身穿一件休闲的白色职业衬衫,配了一条黑色的西裤,披着一件长长的黑色的西装披肩,手里拿着记事本,抬头挺胸的走进“周晓媛经理办公室”。周晓媛放好记事本,端起前台同事送来的刚煮好的咖啡。就在这时,她接到了聂圆圆打来的电话。

“圆圆······”

一听到周阿姨的声音,聂圆圆就嚎啕大哭了起来。

“圆圆,你怎么了?”

电话这边只听见哇哇哇地哭声。

“圆圆,你先别哭。听我说。深呼吸。调整一下情绪。呼气。吐气。深呼吸。”

聂圆圆按照周晓媛的指挥做着,情绪好了很多。

“你现在说说,怎么回事?”

聂圆圆把护士给她打电话的事以及自己的想法给周晓媛说了。周晓媛答应帮她问问。

周晓媛和甘晓媛是初中就认识的好闺蜜。她是看着聂圆圆长大的,也陪着她经历了六年前的事情,这些年,也一直替甘晓媛照顾着聂圆圆,作为一个知性的职业女性,她自然理解这个孩子的感受。此时她的内心就像眼前的这杯咖啡的颜色,是焦糖色的,万分焦虑。她有些担心自己的闺蜜,也有些不敢相信聂圆圆说的,但她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抿了一口咖啡,然后拨通了聂强的电话,电话里嘟嘟嘟嘟地响了很久,没有人接。

周晓媛皱了皱眉头,心里的感觉就像是一杯咖啡被煮糊了,更焦虑了。虽然这两年,发生了很多的变故,和甘晓媛的联系越来越少,彼此的路不同,产生的分歧也越来越严重。但想着和甘晓媛的情分,想着曾经的往事,就像咖啡的味道,苦苦的又甜甜的,再混着玫瑰花的香味,那种感觉自然无言以表。她和甘晓媛的关系,也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说清楚的。现在,甘晓媛发生这样的事,她怎么能坐视不管呢?她继续拨打着甘晓媛老公——聂强的电话,依然没有人接听。她放下电话,又抿了一口咖啡,想了一下。她决定自己陪着聂圆圆去看一看。

聂圆圆继续趴在桌子上,她的脑袋一片空白,她透过镜子看着自己花了妆的脸,就像一只大花猫。她起身去洗脸卸妆。她用手捧着水打在脸上,水顺着脸颊往下流,流到嘴角,浸到嘴里,是咸的。是这自来水咸吗?她自己也不知道。

洗脸台的侧面就是宿舍的窗户了,她透过窗外,阳光洒满了大地,撒到宿舍楼下的香樟树上,高大的香樟树伸开自己的枝叶,撑起了一把遮阳伞。伞下,有个熟悉的身影。哦,是她的男友。她才想起来要和男友旅游的事。可她没有心情也无法决定接下来该做什么,要做什么。她看着楼下的他,让他在那里等着。他也早已习惯了等她。

此刻,聂圆圆的电话又响起来了。是周晓媛打来的,她告诉聂圆圆没有打通聂强的电话,并告诉她自己准备亲自去D城市一趟, 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聂圆圆因六年前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一点也不想去。但是本能驱使着她去,又经过周晓媛的开导,她还是决定去一趟D城。

她们约好在机场见面,快到中午一点了,周晓媛见到了已经哭红眼睛的聂圆圆,相拥,待机,登机。气氛像暴风雨来临前一样,空前宁静。仿佛空气都凝结了,机场的来来往往的行人也都静止了。死海一般,荡不起一点涟漪。她们各自都想着心事,一路无话。

周晓媛同聂圆圆终于在下午四点半的时候赶到了D城市医院的住院部的505室。

今天的505室显得格外热闹。里面躺着一个刚做完手术,尚在昏迷中的病人。门口坐着两名警察。来来往往的人们看着有警察,都会刻意地惦着脚尖向里面望一望,好奇里面的病人有什么特殊的故事。偶尔也有几个人,看着目前静止的画面,不能够满足他们的好奇心,等不及地要知道这个病房的故事,于是大着胆子向警察询问:“警察同志,这病人犯了什么事呢?” 警察的眼睛向上斜视着他们,然后把视线收回来,不想理这种好事之徒。询问的人见状,知趣地离开,脸上却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有的嘴角向上扬,一边离开一边叽叽喳喳地说着。

“你好,警察同志,我们是甘晓媛的家属和朋友,这是她女儿聂圆圆,我是她的朋友周晓媛。”周晓媛向警察同志介绍道。

楼道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人从各个方向聚集在楼道,他们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这边,好像要听什么重要的报告一样。

“你们是病人家属吧,过来办手续登记并缴费。”护士叫走了周晓媛。

聂圆圆在门口站着,她不知道要做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抬起头,看着医院楼道里的人都朝着她看,各个病房都探出很多个头来,所有的眼光都射向她。好像她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一样,好像她是罪恶者,应该接受大家的这种目光审视。她的脸刷地红了,低下了头。空气里弥漫着各种消毒水的味道,混杂着她心里泛起的酸味,都一起涌向她的鼻孔。她分明听见大家唧唧歪歪的讲话声。此刻的她就感觉自己全身裸露并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她把头再向下埋一点,努力地想着怎样才可以从目前的这个环境里抽离出来。很快地,她想到了,钻进病房,看看甘晓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