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曼陀罗没有眼泪

曼陀罗没有眼泪 只言片语 2846 2016-05-25 17:45:20

  躺在病床上的甘晓媛脸色苍白,颈部,头部,右手全部被白色的纱布包裹。戴着氧气罩,昏迷中。聂圆圆看着她,比六年前老了很多,憔悴了不少。不觉鼻子一酸,眼泪就又要滚出来。此时的心酸与眼泪,纯粹的是一种心疼。她一直在心里恨她,脑袋里都是六年前的模样。她也想过总有一天会再次见到她和他,想了无数种方式,但偏偏没想过今日见面的这种方式。她心疼病床上躺着的这个女人。毕竟是自己母亲。她站在这里,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发着呆。

周晓媛办完所有的手续,交完所有的费用,急匆匆地跑上楼来。轻轻地走进病房。看着此刻的闺蜜,她的内心如同闺蜜身上白色的床单一样,苍白无力。她好想问一问甘晓媛,这两年都是怎么过活的,也就两年多不见,怎么现在就弄成了这样,她是怎么在照顾自己的。光想想就觉着心痛。

警察也进来看了一眼,见还昏迷着,又出去坐着了。

楼道上,人群已经没有集中精力往这边看了,但还是分出了很多精力在关注着。也趁着无聊,为打发时间,发挥着各自的想象力,三五成群地聚一起,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些什么。

医生知道病人家属来了,特意来告知家属病人的情况:甘晓媛被砍12刀,每刀都不致命,但也伤到了筋骨。两根锁骨被砍到了四刀,造成粉碎性骨折,右手臂有八刀,四刀在手膀子上,两刀在小手臂上,小手臂的骨头轻微骨折。总共缝针五十二针。另外头部有撞伤,应该是撞在桌子角这类的坚硬物上,轻微脑震荡。医生还交代:病人醒后先给她吃点营养的东西,流血过多,非常虚弱,尽量让病人少说话。

天暗下来了,警察等候快一天了。甘晓媛终于醒过来了。

甘晓媛睁开眼睛,模糊间,她看到病房里白色的墙壁,淡蓝色的窗帘,好似张着血盆大口要将她吞噬,她害怕,恐惧,脚往上缩,缩成一团。移动眼睛,看见的第一个人就是周晓媛,如同看见了天使一般,又像是赤裸的人在冰雪天里得到了一件棉大衣外加一个火盆,给她遮羞,让她温暖。感动的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脖子稍微扭动了一下,痛感瞬间体会。周晓媛的气流向上浮,鼻腔一酸,强忍着吞了一口气,眼眶还是噙满了泪。她拿纸为甘晓媛擦去眼泪。再把聂圆圆拉过来。甘晓媛看着聂圆圆,很平静地说了一句:“你来了。”

“我不想来。”聂圆圆不带任何情感的回应道。当她见到甘晓媛苏醒的时候,她的心不再那么紧了,之前的心疼也一扫而去。再听见甘晓媛干巴巴的言语。她习惯性反应。

“可你还是来了。这是你的命。”

“我可以走。”聂圆圆说完就转身走出来病房。愤怒再次拱上心头。她背靠着门外的墙壁,也不再管周边人群的眼光,此时,她只在乎自己的感受。

“你呀!”周晓媛望着甘晓媛叹气道。

高个警察与警员走过来,出示了警官证。甘晓媛见了他们,刚刚平静的情绪再次激动起来,她卷缩着,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她眯上了眼。

周晓媛见状,忙说:“警察同志,你看病人现在身体十分虚弱,医生也吩咐尽量少说话,多休息。对于询问当事人各种情况的事,你看,等病人好一点再问行吗?”

警察已看出了甘晓媛的紧张,说道:“好吧,那我们明天再来。”

警察走了,周晓媛买来了晚饭。

病房门口,聂圆圆一个人坐在那里。埋着头,吃着饭,流着泪,拿着手机,聊着天。是的,她有太多的情绪需要疏通了。

病房里,周晓媛为甘晓媛准备了骨头汤,营养粥,养生菜。她把病床摇起来,一口一口地喂着。

甘晓媛咀嚼着周晓媛喂的食物,眼睛望着自己的老朋友,好闺蜜。晶莹的泪珠一颗一颗地掉下来。掉进被窝里,掉进汤菜里,掉进自己的心里。内心是冰火两重天,互不相容却强烈撞击。

周晓媛为她擦去眼泪。她用力伸出自己可以活动的左手,一把抓住周晓媛的手。非常深切地望着她,吞掉嘴里的食物,抿一下嘴,然后说道:“周,谢谢你来看我。”

“两年不见,你还客气上了。说好的要照顾好自己,你是怎么弄的呢?怎么弄成今天的样子?”

“有你真好!有你真好!”甘晓媛动情地感叹着。

周晓媛见着她的神情,也没有回应自己的问话,想必有难言之隐,似乎之前的情况变得更糟糕了。

也不再继续追问。她了解她,想说的时候就一定会告诉她的。现在,让她恢复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先吃饭吧!吃完休息一下。”

“我有太多话想和你说了。你陪着我说一说吧!”

“嗯,你说吧,我陪着你。先吃完饭我们再聊天。”周晓媛命令式的语气说着,并一口一口地喂着甘晓媛。

吃过饭,甘晓媛在床上躺着,木讷地看着白色的天花板。突然转移目光对着周晓媛说:“周,我没多少时间了!”

“什么!你说什么!”

“你听到了的。”

“伤口是可以恢复的。骨头也能······”

“心里的伤口永远愈合不了啦!”甘晓媛打断了周晓媛的话,她面色沉重,痛苦地哀叹着,“我犯了很严重地错。真的,我无法承受了,你知道吗?我真的无法承受了!”

“到底怎么了?”

“周,我最好的朋友,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这句话,甘晓媛几乎是带着哀求在说。

“你到底怎么了?听得我慎得慌。凭着我两的交情,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尽全力。”

“有你这句话,我也就放心了。”

“到底怎么了?能不让我着急吗?”

“你答应我一件事吧,好吗?”

“我真是弄不明白你是怎么回事。你说吧,什么事?”周晓媛倍感无奈。

“假如有一天,我离世而去了。我想把两个孩子托付给你。聂圆圆已经长大,可以不管她了,我最担心的就是小女儿了。好吗?”

周晓媛听完,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又顿感头脑发热,火冒三丈。嗓门突然提高了八度,非常生气地吼道:“我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也不清楚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不管发生什么,你怎么可以选择丢下孩子不管呢!还有,什么叫聂圆圆可以不管了!你知道孩子内心有多大的创伤吗?是的,年龄上,她已经是成年人了,也即将步入社会参加工作了,可是她的内心非常脆弱。毫不夸张地说她是有心理阴影的,她的成长过程中,父母是缺失的,不但是缺失的,还给了她无尽地伤害。你都明白吗?都想过吗?难道,你还想在她整个人生中都缺席吗?你怎么······”

门吱的一声被推开了,打断了周晓媛的话。聂圆圆突然听到屋里大声地说话声,好像是吵架一样,便推开门进来看看。她望着她们俩,她们俩也望着她。病房一下子变得格外安静。

“我困了,休息一下。”甘晓媛打破了房屋的沉静。

“你不想管我,丢下我?你也没怎么管过我啊!你叫我来就是要告诉我这个?”聂圆圆直勾勾地盯着病床上的甘晓媛,非常平静地质问着。

周晓媛不知所措,也在床边呆愣着。

“不,不是告诉你这个,是有更重要的事情告诉你,让你去办。”甘晓媛平静地回应道。

“笑话!让我去办事?你让我去,我就要去吗?我如果不去呢?”

“你没有选择,这是你的命。”

“命运掌握在我自己手里!我现在就可以选择走掉!让鬼大爷办你的事去!”聂圆圆怒火中烧,瞪圆了眼睛龇牙咧嘴地说道。说完转身就往外走。

“你站住!”甘晓媛命令着。

聂圆圆根本不理会,一路跑一路哭。引来众人关注。楼道里的人们,对这间病房的故事更加感兴趣了。可是也无从得知到底是怎么回事。便套近乎关注起住在隔壁的邻病友,继续发挥着他们的想象,打发他们的时间。

“你帮我去追她回来吧,我真的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给她说,求你了。”甘晓媛又是哀求地语气。

周晓媛看着她,摇摇头,深深地叹着气。各种无奈。还是跑出去追聂圆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